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科技类> 互联网> Facebook效应 > 作者后记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作者后记

当读者看到这本书时,Facebook的活跃用户人数很可能已逾6亿。2010年7月时,对外公布的这一数字为5亿,并且每月以2 500万用户的速度递增。
Facebook这家公司正不断地融入现代文化和生活。世界上不论哪个国家、不论在哪种语言区,几乎都能在公开场合不经意地听到Facebook这个词出现在人们的对话中。2009年,有一部字典将“移除好友”(unfriend)选为当年的年度词汇。Facebook也走进了电视荧屏。
Facebook的社会影响力还在继续扩大。世界各地的人们因它而重新点燃人际交往的热情。在书中,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的一位营销顾问乔恩 • 威斯布À¬特(Jon Weisblatt)为本书写下了一段赠言,其中有一个他自创的说法“Facebook 眩晕”。这个词语描述的感觉就发生在他突然在网上见到多年老友的名字和面孔之时。而对那些寻觅爱侣的人而言,Facebook提供了一个旧情复燃的机会。既然几乎每个从前的朋友都能以简单的Facebook信息保持联系,许多人就此可以重燃高中或大学时的爱火,因而出现了一个指代这种现象的词——“重拾旧爱”。
但Facebook也成了又一个滋生不良社会影响的地带。一些蓄意破坏的商业流氓如今常常建立些看来像Facebook的虚假网站,以此获取登录者的Facebook密码。然后,他们用窃取的密码登录Facebook,向密码名下用户的朋友们发送垃圾信息,企图以这些信息得到更多用户的密码。 这样一种“网络钓鱼”的网页甚至欺Ƭ了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主席朱利斯 • 吉纳乔斯基(Julius Genachowski)。他在Facebook上的一群朋友都收到了一则莫名其妙的信息,上面提到“亚当让我开始用这种方法赚钱”。
在利润攸关的社交网络领域,Facebook的竞争对手们如今都在盈利线上挣扎。MySpace正在亏损。社交网Bebo于2008年被AOL以8.5亿美元价格收购,而今又被转售。着眼于联系高中时代老朋友的初级社交网络MySpace与Classmates.com都将自己的服务搬上了Facebook的平台,并且开始使用Facebook联谊会这项服务。
对扎克伯格而言,成名让他觉得不自在。因为在硅谷时他出外吃饭也会被人认出来,进餐中途还会有人索要签名或请求合影。这也算是为成功付出的代价。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