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扎克伯格不只是个古典文化的热爱者,还是个想成为希腊战士的人,也是个击剑手。击剑手用的护垫是现代版本的阿基里斯护甲,花剑相当于他的矛。这个世界可能对扎克伯格来说,就像一场击剑比赛,一个竞技场,在这里,最完美的一击就是——趁对手不备一剑砍倒他。
在此后即将迎来的一场战斗的对手是文克莱沃斯和纳伦德拉组成的联盟。
Facebook当时雇用了另一家法律事务所,目的是为了在诉讼中为其辩护。这件诉讼案由此开始,闹到了波士顿联邦法院,并吸走了不少公司原本就有限的资产——每个月大概要花去 2万美元律师费。在与律师们谈了一通电话后,扎克伯格将最新消息告知了莫斯科维茨,然后,他站直了大声宣称:“现在你知道你战斗的对手是谁了!”比起其他时候来,这句话放在这里还比较应景。
虽然不知为什么,引用不合时宜的电影对白给扎克伯格带来了极大的快乐,不然的话,他经常就是长时间不说话。他还把这些对白穿插入了 Facebook中。
在那时,不论你搜索什么,总会在搜寻结果下有个小方框。起初,上面有一些小字,写的是:“我会找到东西放在这。”后来,这句话被代替为:“我甚至都不知道鹌鹑长得是什么样。”那是《婚礼傲客》 (The Wedding Crashers)中的一句信口而言的台词。另一句出现在那儿的引言是:“太近了,不方便发导弹,换成用枪。 ”
那是汤姆 .克鲁斯在《壮志凌云》中扮演的飞行员在一个关键时刻所说的台词。这些没有前言后语的引用词晦涩难懂,像一种学校男孩之间才懂的笑话一样,渐渐概括成了企业的精神文化。尽管其在表面上显得复杂,并有一些幼稚,但它俏皮、鼓舞斗志。美国各地的大学生们花大量时间争论这些令人费解的名言的意义。在此之后不久,阿伦 .西锡格设计了公司的 T恤衫,上面显示一架战斗机飞快地从几只鹌鹑旁边掠过。
他们在夏季购买的那辆有 12年车龄的福特 Explorer终于彻底玩完了。某一天,车子打不着火了,有没有钥匙都一样。扎克伯格和帕克在此后的董事会会议上向泰尔提出这个问题,泰尔同意购买一辆公司用车但告诫他们说:“不要超过 5万美元。”他们买了一辆黑得发亮的新车——英菲尼迪 FX35,豪华多用途跑车。该车是流线型设计,外观隐约显示出“坏小子”的感觉,它似乎做好准备跳到某辆没有防备的福特车头上一样,“现在你知道你战斗的对手是谁了!”
他们经常在他们的 X-box游戏平台上玩视频游戏 Halo,在某次疯狂玩过该游戏后,他们给这辆车起了个昵称——疣猪。公司使用的非办公用具越来越高档了。
Facebook似乎正在茁壮成长,但扎克伯格对Wirehog的期望也是一样大。“在当时,Facebook发展的规模太异乎寻常了,”肖恩.帕克说,“马克只是不完全坚信它会发展得那么好,他想花精力把其他所有的事业做好。”扎克伯格觉得,他有必要分散风险,不能把鸡蛋全放在一个篮子里。他担心,一旦Facebook开始试图扩张,跳出目前以大学为中心的业务范围,可能会遇到大量
阻力。对于哪一门事业将最终为公司带来最好的效益,他真的不确定,而且这不仅仅是做生意。扎克伯格与他刚从艾斯特高中毕业时并没有太大不同,他当时和德安杰罗一起开发了一个 MP3播放器插件,但拒绝了 Synapse公司百万美元的加盟邀请。变得富有或者追求自己的理想,他并不是觉得前者不重要,他只是觉得后者更加重要。

  不管怎么说,他有信心他的其中一个事业将会大获成功,也许会是 Wirehog。“马克经常说,他就是喜欢创业,尤其是那个时候,”莫斯科维茨如是说,“就好像他说,‘我的人生计划基本上就是——我将以大量的这种计算机应用程序为雏型,然后试着找到人才来为我运营它们。 ’”
另一方面,说到底,帕克仍然坚决反对投入大量精力到 Wirehog。他回忆自己曾经说过,“我特别提到了, Wirehog是一个很糟的点子,它会分散我们大量精力,我们不应该继续投入发展它。”但扎克伯格还是说服了帕克,帕克不情愿地聘请设立 Facebook公司的那个律师创建了 Wirehog公司。为了设法吸引到帕克的支持,扎克伯格使其成为 Wirehog公司的 5位股东之一,其他 3位是麦克科伦、德安杰罗和莫斯科维茨。而莫斯科维茨对 Wirehog的感情是矛盾的,他回忆说:“我需要马克把注意力放在 Facebook上。”回想这段往事,扎克伯格承认,他并不总是让他的搭档们好过,“达斯汀当时完全看好我们所做的事业(与 Facebook相关的业务),而我总是考虑下一步该怎么走。在我们遇到这个巨大的转折点之
前,据我当时的分析,它也许不值得投入如此大量的工作。 ”
团队分工作业。麦克科伦和德安杰罗几乎把精力全放在了 Wirehog上,而帕克和莫斯科维茨只专注于 Facebook。扎克伯格对这两个公司两手抓。德安杰罗说:“对我们中的很多人来说社交网络有很多,但 Wirehog更有吸引力。我自己就使用 Wirehog,我对它极有兴趣,它在技术方面也更有意思一些。 ”
Wirehog是一个单机程序,用户可将其下载到他们的电脑上。创立者为它在 Facebook设立了一个小的简介工具条,它可以帮助你了解你的朋友们,而且了解到他们是否也下载了 Wirehog软件。它给予用户一个与其他人在电脑上交流的手段,让你可以知道其他人愿意分享的文件是哪些。 Wirehog起初的用意是图片方面,因为那是 Facebook的用户大声疾呼要求与他人共享的功能。(在当时,用户只允许在简介页面中上传一张自己的图片。)但在 Wirehog上,你还可以分享视频、音乐和文件。“我们差不多是把 Wirehog当成我们建立的第一个应用程序(除了 Facebook之外)。”德安杰罗如是说。扎克伯格也是,他谈及 Wirehog时,就像他们第一次将 Facebook视为一个承载其他各种应用程序的平台时一样。德安杰罗在那个秋季一直为 Wirehog写编码,一直到他返回加州理工学院上学为止。
由于帕克和莫斯科维茨的反对, Wirehog作为一个需要邀请才可加入的网站,在 2004年 11月才面向几个大学开放。在 Facebook上有一个网页解释道:
“Wirehog是一个社交用途的应用程序,使朋友们可以通过该网站互相交流各种类型的文件。 Facebook和 Wirehog是兄弟公司,因此 Wirehog知道你的朋友是哪些人,这样就可以确保只有你的网络中的那些人可以看到你的文件。”其网站上列出了你可以利用网站来进行的功能:“与朋友分享图片和其他媒体文件;通过该网站浏览并存储文件;经由防火墙转送文件。 ”
但是,正如帕克所预料的,对于大多数 Facebook用户来说, Wirehog太复杂了。他拼命地想关闭这个项目,以避免将来会对 Facebook造成损失的诉讼。它们虽然是两家不同的公司,但用户是通过 Facebook来下载 Wirehog软件的。不久,连扎克伯格也开始把 Wirehog打入冷宫。莫斯科维茨说:“他只是认识到了现实,他在这上面花的时间太多了。 ”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