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随着 2004年秋季学期的临近, Facebook濒临一场严重的危机。在暑期,其会员人数几乎翻番,从大约 10万上升到 20万。这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坏事。达斯汀 .莫斯科维茨说:“我们真是幸运,这一轮用户的快速增长并没有对公司的基础架构造成彻底损伤。”他和同事们共同努力,投入大量工作才防止了事故的发生。“服务器超负载了,但我们知道,在秋季的全负荷运行将会使服务器的压力加倍,服务器会变得非常不稳定。 ”
但造成这场危机的并不只是技术方面的问题。在公司的小决策团队中,剑拔弩张的气氛越来越强烈,他们争论的重点是,是否应该把 Facebook网站定为他们唯一的重中之重。扎克伯格对 Wirehog越来越有兴趣,他的一个并行发展计划是使 Facebook的用户共享图片和其他媒体的点对点文件。
在整个暑期,全国各地的大学生和学生机构一直通过发电子邮件、发短信和打电话的方式向 Facebook提出请求,希望把他们的学校加入到该网站目录中。有些人是以寄信的方式,在信中包裹了糖果或花,或者干脆到 Facebook位于帕洛阿尔托的总部去。人们简直是求神拜佛似的想加入到服务器中。
萨维林仍然严格掌控着财政大权。扎克伯格用自己的钱来支付所有费用,他和他的父母借给了公司约 6万美元。但 Facebook的工作人员知道,如果在学校开学时没有足够的服务器,业务恐怕就会渐渐停摆。莫斯科维茨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时说:“我们确实很担心公司会成为第二个 Friendster,我们觉得 Friendster没有成为校园网络霸主的唯一原因在于,他们在发展方面遇到了阻碍。 ”
此时,另一个类似 Friendster的公司在他们眼前显现。 Orkut(Google公司推出的一个社交网站)在一小段时间似乎与 MySpace并驾齐驱,但现在,它因为性能问题陷入困难,并受到巴西并购案的影响。如 Google这样了不起的公司也不能一帆风顺地培养一个社交网络。
在初创公司的财务方面, Facebook是一个异类。在融资方面,它并没有硬要外部资金的注入。到那时为止——成长前景被看好、成本增加,这样一个新成立的硅谷公司一般会寻求风投们注入大量现金,对 Facebook这种规模的公司来说,投资额大概是几百万美元。但如果风投们确实投了大量资金,那他们将厚颜无耻地拿走公司的优质资产而获益——例如,公司的极大一部分资产,也许是 1/4,甚至可能是 1/3。帕克在 Plaxo公司曾经经历过这些,在该公司与风投们的意志之战中败北,结果被踢出了他自己的公司。在他看来,这样的结果糟透了。他对风投的厌恶成功地影响了扎克伯格的看法。他俩下定决心,要对公司的未来发展保持绝对控制权。说到底,他们只是需要几十万美元来多买几个服务器。
在肖恩.帕克加盟Facebook几天之后,他打电话给他的朋友,LinkedIn的创始人雷德.霍夫曼。霍夫曼也是一个愿意向小型初创企业或创业者提供大量创业资金的投资者。在帕克和Plaxo闹得很僵的时候,霍夫曼一直指导着他度过那段痛苦的时光,并成了他的密友。帕克是个讲求实际的人,他知道,让 Facebook保持六度空间的那种独特性是非常重要的。
霍夫曼几乎是马上就看上了 Facebook,但由于他自己是 LinkedIn的创始人,因此并不想成为 Facebook的最大投资者。到了 2004年,很多互联网公司开始思考一个问题——社交网络体系是否会最终合并为一个大型网络。尽管霍夫曼个人并不这么认为,但他知道,如果他成为 Facebook的最大投资者,有人会将之视为利益冲突。因此,他安排帕克和扎克伯格与彼得 .泰尔会面,彼得是财务融资方面的天才,有着一头浓黑的头发,他是 PayPal的联合创始人,并曾担任公司的领导人,现在是一位私人投资者。
霍夫曼是硅谷里一个与众不同的亚文化群( PayPal公司以前的富裕员工)的一名重要成员,他与 PayPal公司以前的很多同事都保持着密切关系,包括泰尔。 PayPal创立了第一个成功的大规模网上支付系统,并在 2002年 10月将公司以 15亿美元卖给了 eBay,PayPal其实是在 2000年由两家初创公司合并而成的。早在投资 PayPal之前,泰尔就已经是一个专业投资者,现在主要投资于初创公司,并正准备建立一支对冲基金。他在 Friendster和 LinkedIn都有投资。
从结果来看,泰尔投资 Facebook对双方来说是双赢。他以在 PayPal的成功经验为基础来看待这个领域。泰尔是肖恩 .帕克的狂热支持者之一,他在 Plaxo公司结识了帕克,并在 Friendster公司对其有了进一步了解。泰尔也是一个逆市而行,有自己想法的人。一般投资者仍在观望消费互联网公司,并回想当网络泡沫破灭时他们的损失有多么巨大。泰尔回忆道:“因此,我们觉得这是一个潜藏机遇的领域,而且在消费互联网这个领域内,社交网络系统似乎处于萌芽阶段。但在 2004年,社交网络被认为是一种朝开暮谢的行业,人们觉得投资于这种公司就像投资于一种牛仔裤品牌一样。人们怀疑,所有这种类型的公司是否会像流行时尚一样昙花一现。 ”
但是泰尔所了解到的 Facebook的意义给予了他信心。在他的办公室里,肖恩 .帕克、马克 .扎克伯格和公司的新律师史蒂夫 .温内托( Steve Venuto)齐集一堂,泰尔也邀请了霍夫曼和他在 LinkedIn公司的追随者马特 .科勒( Matt Cohler)加入。一头棕发的马特是耶鲁毕业生,性情乐观开朗。才 24岁的帕克已经是个老练的销售员,整个会议过程几乎都是他在讲话。他解说道, Facebook之所以相对来说规模仍然较小,那是因为注册为会员必须要提交一个教育网站的电子邮件地址。 Facebook刻意限制了潜在用户的规模。只有被选中的学校学生才可以加入该网。 Facebook一旦对一个新学校开放注册,用户的热情着实令泰尔心动不已。几天之内,几乎所有学生团体都被揽入 Facebook旗下,而且每天有超过 80%用户不止一次访问该网站!从来没有第二个互联网初创公司能够达到如此出众的成长和使用率。
扎克伯格穿着那时统一的服装—— T恤衫、牛仔裤、阿迪达斯露趾的橡胶人字拖鞋,穿这套行头肯定不是为了给泰尔留下深刻印象。泰尔回忆起那时的情景,觉得他似乎有点内向。扎克伯格说话不多,时不时回答一下问题,也问了几个问题。确实,他们收到来自几百个学校的请求,希望把学校列在 Facebook的目录上。在事业应该如何发展方面,他提出了几个想法,还简短地讲了一下他对 Wirehog的期望。他并没有半分示好的意思,结合 Facebook在当时取得的实际成就,使得他给人的印象更加深刻。他并不需要穿正装来说服别人——他是一个值得支持的企业家。
但扎克伯格并未装腔作势,也没有不懂装懂。当谈话内容很快转换到投资的技术性细节上时,有关投资合作事宜,泰尔抛出了一堆技术术语和行话。扎克伯格不断打断他的话:“向我解释一下,那个词是什么意思?”几天之内,在与帕克来来往往地进行了一些交流之后,泰尔同意了这项投资,这也许是硅谷历史上最重大的投资之一。他决定向 Facebook投入 50万美元换取公司 10%的股份。那么,公司的估价则为 500万美元。起初,泰尔同意以借款的方式提供一些资金,因为直到萨维林把账目弄清楚之前,一项正式的股份投资买卖仍然面临着法律障碍。相比其他人摆在扎克伯格面前的条件, 500万美元的估价稍低,但他很高兴能找到一位这样的投资者,他觉得泰尔应该不会对他的经营设置诸多限制。
泰尔回忆起这一情节时说道:“他们追求原定的发展方向,我对此并无意见,而当时 500万美元是非常合理的估价。我觉得它将是一项非常可靠的投资。”如今,他所占的股份价值至少为几亿美元,泰尔也加入了公司的董事会。
霍夫曼投入了 4万美元,他的朋友马克 .平卡斯,以及公司的几位友人也注入了小额投资,这使得总融资额达到了约 60万美元。帕克认为,拉平卡斯和霍夫曼入伙 Facebook是明智之举,因为他们持有关键社交网络的专门执照。霍夫曼的支持者马特 .科勒出席了投资仪式,他对此深感兴趣,希望能够购入一些 Facebook的股票,但扎克伯格和帕克不想再售出任何股票。不过科勒此后还是想办法得到了一些股票。
当哈佛大学的校长,美国前财政部长拉里.萨默斯(LarrySummers)向2004年秋季的准新生们打招呼时,他宣称自己已通过查看很多学生在Facebook上的简历来熟悉了解了他们,学生们对此感到既荣幸又惊讶。哈佛大学的服务器当时已处于超负荷运转状态,准大学新生们听说后就在到学校前在 Facebook上建立了各自的简介,但他们列出的信息是为了给其他同学留下印象,而不是为了给大学校长看的。这使得一些人感到不安,觉得他们的私生活细节和琐事现在是完全对校方当局(例如:萨默斯)开放了。 Facebook已经使人们开始思考——在网上自曝私隐,什么程度才叫适当?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