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到了 2003年秋季开学的第一个学期,扎克伯格开始通过一些特别的社交应用程序来造势。首先是 Course Match,然后是 Facemash。纳伦德拉和文克莱沃斯兄弟知道了 Facemash,他们与扎克伯格取得联系并进行了会谈。扎克伯格答应帮忙,但是现在的说法却是把这个当作是自己很多社交软件“项目”之一。
扎克伯格为 Harvard Connection编写代码的工作时断时续。几周后,他就对此失去了兴趣,可又没有向文克莱沃斯兄弟和纳伦德拉挑明,对方开始抱怨他拖了太长时间。扎克伯格一度为工作进度拖延而道歉,他解释说是因为感恩节假期里忘记把手提电脑的充电器带回家。后来, Harvard Connection的三位创始人向联邦法院提出起诉,指控扎克伯格窃取了他们的知识产权。这件官司于 2008年年中了结,按要求当事人均不得向外界透露案件的具体细节。但是现在已经有部分审理文件公开了,其中包括控方和扎克伯格之间的电子邮件记录,从中可以勾勒出哈佛联谊会当初的蓝图。在一封邮件中,卡梅伦 .文克莱沃斯花了一页篇幅提到了以下相关内容: “HarvardConnection编制了一份清单,上面可以看到波士顿地区最火爆的俱乐部和酒吧哪天晚上有表演。我们已经与筹办方协商,在有那些表演的夜晚,让这些俱乐部为我们所有的注册用户降低入场收费。”这种参加派对打折的方式似乎就是 Harvard Connection这个网站计划的主攻方向。
12月 6日,卡梅伦 .文克莱沃斯又一次给扎克伯格发了邮件:“我想到个点子:‘近亲交往等级’……实际上,这种方式是用来衡量你的兴趣和你关注对象的兴趣有多接近……看到相关的联系有多密切,而且假如向这个人提出约会邀请将很像‘近亲间的交往’,这会很有趣。”他还建议网站向用户推荐谁是适合去约会的对象,并且开玩笑说 Harvard Connection如果扮作用软件测算姻缘的红娘绝对可以蒙骗用户:“也许网站里可以结合些随意性元素(浏览网站的人显然不知道这种情况,因为他们只知道这是一个精心计算出的推荐结果)。”文克莱沃斯认为自己的想法很有创意,正如他在邮件中提到的,是一个“约会网站”。
这些披露的邮件显示,扎克伯格逐步开始躲避三位网站创始人。 2004年 1月 8日,他发邮件给卡梅伦说:“我还有点怀疑,这个网站是否有足够的功能确实吸引用户注意,赢得网站运营必须拥有的挑剔大众。”而在 11月末,他又在邮件中写道:“我一拿到那些图表,我们就能正式启动了……看起来一切都在正常进行。 ”Harvard Connection的三位发起人一再要求召开会议。 12月 14日,四个人终于坐在一起开会,扎克伯格却在会上表示,他再也没有时间为这个项目工作了。
扎克伯格和 houseSYSTEM的创始人格林斯潘也有过接触。 1月初,两个人在柯克兰宿舍的饭厅吃晚餐时碰到。碰面后,扎克伯格邀请格林斯潘加入自己创建的新项目,不过没有描述项目的详细内容。格林斯潘当时没有同意。他后来自己出版了一部 333页的自传,借此表明心志。其中提到那时的想法:“我不喜欢为一个因为无视大众隐私权而刚刚受到处分的人工作。 ”(他指的是 Facemash事件。)格林斯潘比扎克伯格高两级, 15岁时起他就开设了自己的小型软件公司,那时在二年级的学弟面前显然很有优越感。
同样在那次见面时,格林斯潘也邀请扎克伯格与自己的项目合作,不论是什么新项目,都可以加入到 houseSYSTEM中来。在他的自传中提到,扎克伯格回答说不想那样做,因为 houseSYSTEM“用处太多”了。格林斯潘在书中说,这番话让自己很费解。“只是因为它有太多东西了,”书里扎克伯格这样说,“有这么多的用途,感觉不知要怎么办才好。”如今,扎克伯格没有再对 houseSYSTEM发表太多评价,只是说“这种把戏不是在添加东西,是在去掉东西”。houseSYSTEM最终销声匿迹。扎克伯格的同班同学山姆 .莱辛自己也是个编程员,如今开了一家网络公司。回忆起 houseSYSTEM网站时,莱辛说它是“一个庞大的系统,有各种用途”。相比之下,他说 Thefacebook的功能极其精简,“用户马上要去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邀请更多的朋友。这个网站发展的推动力就来自这种专一性。 ”
2月 4日, Thefacebook上线。 6天后,卡梅伦 .文克莱沃斯发了一封信给扎克伯格,称对方盗用了 Harvard Connection的创意成果,给自己的团队带来了伤害,信中要求扎克伯格停止运行 Thefacebook。他和同伴向校管理委员会投诉,正是这一机构在 Facemash事件中宣布了对扎克伯格实行惩罚。哈佛的一位系主任也介入了此事,他让扎克伯格说明事情原委。
在 2月 17日写给系主任的一封长信里,扎克伯格说,从刚为哈佛联谊会的项目工作时起,他就“对起先的编程员的工作质量有些失望”,他称之为“又散乱又臃肿”。他觉得文克莱沃斯兄弟与纳伦德拉的构想不值一提,认为“学校里我那些交际最广的朋友都比他们清楚要怎么去吸引用户”。他还抱怨这三人的计划安排:“我不喜欢他们的做事方式,因为他们原先许诺提供广告宣传、运行网站必需的硬件设备、甚至是网站用的图表,但是都没能顺利进行。
我最后一次检查的时候,他们的首页还在用一幅直接从 Gucci广告上挪过来的图。 ”
“我实在有些吃惊,”他接着写道,“我已经为这个网站做了工作,他们竟然要挟说不付钱给我……我努力不去想它,不把这样的烦恼当回事,因为只要我做成功了,就没有哪个资本家不想来插一脚。”在信的结尾,他提到“可笑的威胁”时这样说:“我不会仔细观察自己的网站和他们的有什么不同,因为这两者根本是天差地别。”于是,系主任决定不再插手这次争端。
那么这两个网站是不是完全不一样呢?卡梅伦 .文克莱沃斯的邮件透露出, Harvard Connection主要致力于派对指南和约会服务,他们的目的是“与筹办方协商”,希望对方能为参加派对收取的费用提供折扣。 Thefacebook则没有商业性,主要为了能替代现实中的肖像影集,它关注的是用户个人的信息。
Thefacebook上的所有内容都是用户自己设置上去的,而哈佛联谊会是主动地把包括“酒吧评论”在内的信息纳入网站中。
Harvard Connection后来更名为 ConnectU,最终在 2004年春天快过去的时候正式推出。那年秋天, ConnectU的创始人向波士顿联邦法院提出起诉扎克伯格。他们诉称,扎克伯格窃取了己方创意,其中包括“为大专院校的学生建立第一个微型的社交网站”,“成为用户个人信息、兴趣爱好、学历的名录指南、一个表达观点和设想的论坛、一个安全的关系网络”,要求用户以自己的“ .edu”结尾邮箱地址注册,先在哈佛推行接着拓展到其他学校,最终计划覆盖“美国和国际上所有公认的学术机构”。
在为 Harvard Connection工作期间,扎克伯格可能渐渐不安起来,因为那时他自己的社交网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当然,他本应该早些让文克莱沃斯兄弟与纳伦德拉有所警觉,他表现失礼,变得很不合作。但在遇到这三人以前,扎克伯格很早就已经在冥思苦想,设想互联网上可能需要怎样的社交软件服务,这也是哈佛联谊会项目起初会吸引他的原因。代表这三位创始人提出的民事诉讼称,扎克伯格的行为远远比失礼的性质恶劣:“侵害版权、违反实际或暗示合同规定、盗用商业机密、违反信托责任、不公正地改进、不公平的商业行为、故意阻挠预期的商业利益形成、破坏诚信和公平交易、欺骗以及违背信任。”三位原告要求接管整个 Facebook网站,并且赔偿与网站等值的损失,这样的指控实在有些过重。毕竟哈佛联谊会这个项目的工作预计扎克伯格可能只花十小时就能完成,而这份工作他此前从未签署过任何书面合同,后来也从未得到过任何报酬。
在为 Harvard Connection工作的过程中,扎克伯格很可能完善了自己的构想,可两个网站看上去没有什么共同点,此前也没有其他网络服务启用过它们的思路。在当时,全球所有的社交网站方案都主要还是受着 Friendster的影响。当然, Thefacebook的确在用户注册中要求使用“ .edu”的地址,这一点的确是遭到质疑的有力证据,但其他的大学校园网站此前已经开始采用同样的方式。早在 2001年秋天, Club Nexus就设定了限制,注册时必须用斯坦福的电邮地址。
在巅峰期 2004年 9月份, ConnectU拥有 50万用户,遍及 500所大学。 Thefacebook和它的竞争十分激烈。它的创建者们的确赢得了一场巨大的胜利—— 2008年,扎克伯格与 Thefacebook以财务手段解决了 ConnectU提出的诉讼纠纷。后者的三位创始人得到了大笔偿付金——据报道有 2 000万美元现金和相当于 Facebook市值至少 1 000万美元的股票。
亚伦 .格林斯潘也控诉扎克伯格盗取自己的想法。在名为《权威之见:进入哈佛的一名学生缔造 Facebook的时代》(Authoritas:One Student’s Harvard Admissions and the Founding of the Facebook Era)的自传中,格林斯潘提到自己“在进入哈佛学院时就创造了 Facebook”。2008年 4月,他向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正式提出申请,请求取消“ Facebook”这一商标注册。格林斯潘称自己才是 Facebook的合法所有者,因为 houseSYSTEM中以 Facebook命名的功能比扎克伯格提早了几个月上线。在申诉中,格林斯潘充当了自己的律师。商标评审委员会( TTAB)裁决他的诉请完全合理,认为应该按申请要求执行。几个月后, Facebook网站所在公司以一笔未透露金额的费用与格林斯潘和解。
格林斯潘不只起诉了扎克伯格。他在自己的书中写道,文克莱沃斯兄弟与纳伦德拉也吸收了自己的构想, Harvard Connection也是在模仿 houseSYSTEM。
社交网络如今已覆盖全球。 Facebook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站,几乎没有哪个高中生和大学生平时不用 Facebook和 MySpace的。这些网站在交际中如此普及,因此年轻人已经很少再使用电子邮件了。从六度空间到 Friendster再到 Facebook,社交网站已成为不可阻挡的潮流现象,彻底融入了我们的日常生活。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