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即使放眼整个硅谷,帕克也是个特别的企业家。虽然父亲是美国政府机构的海洋研究员,但他从小就显示出了编程的聪明才智。帕克在弗吉尼亚州度过了童年,因为儿时疾病缠身,所以大多数时间都用在阅读和学习电脑编程上。 1995年, 15岁的帕克在首都华盛顿第一批刚开张的网络公司 Freeloader实习。 1999年他还没有正式从中学毕业就帮助肖恩 .范宁建立了 Napster网站。这个提供点对点线上音乐分享服务的网站在 2001年初的巅峰时期吸引了 2 600万用户。它也是第一个大型消费者服务型网站,是根本不同以往的全新类型——用户不必像登录易趣、雅虎或使用微软的产品那样需要中介,而是直接与另一个用户联系,但 Napster很快就遭遇唱片业巨头们发起的全面起诉。一年多以后,由于帕克在邮件中公开谈论遭到唱片公司的诉讼一事,并透露了 Napster用户在网站的下载行为可能违法,公司由此陷入困境。帕克也因此在公司管理层重组中失去了职位,那时他才 20岁。此后不久,他和两个朋友成立了 Plaxo,这个网站能帮助用户随时了解邮件地址和联系信息的变动。
尽管没有接受正式教育,对商业模式也不够重视,但帕克仍然拥有非凡的商业头脑。假如商界与艺术家两个词可以相提并论,那么他也许就该被称为商界艺术家。帕克在 Facebook的个人简介中说自己是“一个拧脾气的双面人:一个理性的唯美主义者”。他的身上结合了对企业史、经济学细致入微的了解和艺术家的烦躁、冲动以及对更美好世界的设想。可他的视力反倒一点也不好。如果忘记戴隐形眼镜或重度眼镜,他的视线就很模糊。他的性子飘忽不定,好像他会像彼得潘那样飞来飞去,身边总会有漂亮的女朋友。
自学成才的帕克是一位求知若渴的读者,深深地沉迷于政治书籍。他会在对当前形势的分析中加上些“筹划者意图”(这里指制定美国宪法的先人们)的参考说法。他在 Facebook的个人简介中引用了艾略特、伯特兰 .罗素和阿尔伯特 .加缪的名言。帕克喜欢像“做生意的外行人”那样交谈,只要听者对谈话内容表现出丁点兴趣,他就会急切地讲起自己那套可以追溯到古登堡时代的传媒历史理论。关键在于,他喜欢讲话,语速很快,态度热情,而且谈的都是创新想法。帕克熟悉并了解商界的现实,爱好哲学思辩,这些都被他带入了 Facebook。这样的辩论也促使扎克伯格完善了自己对公司前景的设想。与帕克交流就和与那些哈佛宿舍里的同学谈天说地没什么区别,唯一的不同之处是,现在对话时讲的都是关于如何让 Facebook走向成功。
男生们很快养成了每天固定的生活习惯——起得很晚,走入餐厅然后开始工作。餐桌上高高地堆着电脑、线缆、调制解调器、相机,在它们的间隙里还挤满了垃圾和日常用的瓶子、罐头和杯子。扎克伯格是起得最迟的——他几乎都是下午才去工作,经常忙到深夜。在这个办公室里他最常穿搭的一套就是上身一件 T恤,下身一条睡裤。在詹尼弗路那间出租屋里,当这些男生都围着餐桌坐在各自的手提电脑面前时,整个屋子就鸦雀无声了,这是因为他们即使是坐在对方身边,想谈话的两个人也都是通过网上的即时信息交谈,这样就不会妨碍其他人集中精力做事。像扎克伯格和莫斯科维茨这样的网虫在编写代码时容易陷入忘我的入神状态,那时他们不会在意周围的背景音乐和电视机里传出的声音,只是受不了被人中途打扰。无论莫斯科维茨和帕克的加盟是否扎克伯格有意为之,他都借此组建起了一支理想的团队,由此可以发挥他个人的才华。莫斯科维茨具有的特质是每家创业公司都需要的——勤劳肯干、脚踏实地、多才多艺又注重实效。他负责维护网站服务的运作,为新入网的学校建立数据库(实习生帮他在这方面做了许多繁琐的工作)。必要时他会工作整晚,保证系统运行。
帕克则正相反,他创建公司的经验丰富,熟悉运作的方法手段,善于建立现实世界的人际关系,在硅谷人面很广,了解怎样得到硅谷的信息。他懂得享受生活——只要手里有余钱,就会去品尝美食、理时髦的发式、买新潮的衣服。他可能偶尔会因为参加前一晚的聚会筋疲力尽而突然取消第二天的会议,却还是最适合站在前台宣传 Facebook的人,毕竟这种能力正是网站所需要的。在硅谷,那些听说过 Facebook的人大都认为这个网站愚不可及,只是迎合了一群性饥渴的大学生而已。而帕克勾画的宏伟蓝图有助于为 Facebook赢得业内尊重。
这两个人在团队中各司其职能让扎克伯格发挥所长——思考 Facebook应该变成怎样的面貌以及为此要怎样发展,或者是依他的性子腾出精力做自己想做的事,开发 Wirehog。颇为讽刺的是,扎克伯格不是 Facebook的资深用户。事实上,其他网站的创始人和早期的成员也同样如此。 2004年的夏天,莫斯科维茨带领着网站的实习生们开始收集数据,了解用户使用网站服务的真实情况。他们发现,有些用户每天浏览数百甚至数千份个人简历。他们的设计正是为这些用户服务的。
在还没有致力于 Wirehog的时候,扎克伯格为 Facebook的一项特色服务编写了一款程序,他认为这个功能很出彩——是一种利用手机短消息( SMS)获取信息的方式。此前已经有 iPhone和黑莓手机先于 Facebook应用了这一技术,这是 Facebook与手机的接口。操作时,用户要以一个人名为内容编写信息,发送到 m@Thefacebook.com这个地址,还要把朋友的手机号码或其他回发至自己手机的信息同特殊代码一起发送到同一地址。这项服务的唯一缺陷就是用户通常用起来不够灵便,需要随身带着一张纸记住怎样使用。尽管创意很好,但没多久这项服务就停止了。
帕克搬进来和男孩们一起住,他那个房间里只摆了张床垫。扎克伯格后来说,除了他的车以外,帕克给自己印象最深的东西就是一双“很帅气的运动鞋”。据帕克回忆,扎克伯格请他担任总裁时是这样说的:“你能帮我们建立起这个公司吗?我们现在已经焦头烂额了。”作为对委以如此重任的回报——帕克会跟大家住在同一个屋子,扎克伯格与他的朋友也可以使用帕克的宝马车。
不止一位顾问劝阻扎克伯格聘请帕克,认为他懒散的态度和奢侈的生活方式会影响整个公司。一位比扎克伯格经验更老道的好友评价帕克说:“他生活放荡,没有节制。”但扎克伯格没有打消这个念头。他说自己已有耳闻,但帕克的经验和头脑远远比其个人作风给公司带来负面影响的风险重要,毕竟帕克曾经为 Napster起步时期的发展助了一臂之力。不仅如此,他还是 Friendster公司的一个小额投资人和该公司创立者的朋友。他谈到 Facebook时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可以就此纠正 Friendster犯下的错误”。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