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哈佛为扎克伯格开拓业务提供了特有的资源。“在哈佛,建立网站是很常见的,”莫斯科维茨说,“甚至有一只表现出色的对冲基金也是学生在读本科时创立的。因此,诸如‘我的室友喜欢做那些大型消费网站’这样的话也并非不可思议。”其他许多像文克莱沃斯与纳伦德拉这样的年轻学生甚至在为社交网站工作。
而且,扎克伯格的室友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才华。在其他学校他无法找到具有莫斯科维茨那种天分的人,而这个天才和他只有一墙之隔。两个人直到那一年年初搬入同一个套间时才相遇,扎克伯格发现这位室友不只是个勤奋的编程员,而且是一位知性的领导者,能够多年胜任 Facebook的首席技术官。而与扎克伯格共处一室的克里斯 .休斯则能说会道,极有教养,他后来充当了 Facebook的发言人。几年后,休斯还在 2008年奥巴马总统的竞选中发挥了重大作用。
当然,假如一件事物源于学术界最卓尔不群的殿堂,那必定会具有吸引力。哈佛的声名赋予了一种认同,这种认可在任何领域都不容忽视。与哈佛千丝万缕的联系使一个产品更为可信,任何人如果加入一个发端于哈佛的社交圈都会顺理成章地洋洋自得。这是 Facebook在初期就炙手可热的重要因素。
这种网络服务也没有给哈佛学生异常珍视的名校身份带来影响,它在评估用户成功的同时也确认了该用户的社交影响力范围。扎克伯格的朋友山姆 .莱辛(Sam Lessin)是他的一个同班同学,也是 Facebook的早期用户。他表示:“哈佛存在不容忽视的潜在社交竞争,我认为这是 Facebook在成立之初的推动力。 ”假如要在网上展示并保留个人简历和社交圈子,就读于哈佛大学的这些天才精英们就不会为自己努力构思最佳简历和构建最广的社交网而后悔。
回忆下《哈佛深红报》在 Facebook成立不到两周时发表的那篇评论文章,作者阿米丽亚 .莱斯特一针见血地指出:“至于为什么以哈佛学生为首的大学生会寻找机会以一种诱人的网络自我形象为时尚,很少有人表示不解。大多数人在高中学习时都累积了让自己在竞争中立足的丰富经验,这种经历会体现在递交给大学的入学申请中。用户多数时候都是在作秀,让大众了解为什么我们是世界上举足轻重的个体。简而言之,那就是哈佛学生最优异的表现。 ”
然而,对于扎克伯格又为何在哈佛启动 Facebook,有些人将其描述得阴暗险恶。以这些叙述来看,扎克伯格就是个小偷, Facebook是其他哈佛学生的创意。卡梅伦 .文克莱沃斯、泰勒 .文克莱沃斯和迪夫亚 .纳伦德拉对此提出的指控性质最为严重。这三人起诉时称,扎克伯格在被他们雇用进行编程期间窃取了他们三人关于联网哈佛计划的无数构想。为他们工作了一两个月后,扎克伯格得出结论,认为这三人的计划不可能成功,而此后不久他就开始筹备 Facebook。对扎克伯格那刚起步的公司而言,这一纠纷会成为一个代价颇高的难题。 截至 2004年 4月中旬, Facebook已运行了两个多月,如今的首席财务官萨维林当时还是业务经理。他从那时起就采取行动,让 Facebook以正式的商业经营形式运作。萨维林在自己中学母校的所在地佛罗里达成立了一家有限责任公司,公司的注册合伙人有扎克伯格、莫斯科维茨和萨维林。
虽然 Facebook在最初几周没有收入进账,但到 2月中旬为止,一些投资人已经开始致电扎克伯格,表达了他们的融资意向。听说这个新兴的网站发展迅猛,这些人就想分得这块利润蛋糕。扎克伯格的一位同班同学莱辛,其父亲是一位知名投资人。那个学期末,莱辛带扎克伯格去了纽约,与一些风险资本家以及金融和传媒界的高管会面。
在 6月里的这些会面中,有一位金融家为扎克伯格的公司投资了 1 000万美元。那时扎克伯格刚满 20岁, Facebook只运转了 4个月,他还没有时间慎重考虑接受融资。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