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Facebook上的许多活动最初都是年轻人荷尔蒙作用的结果。在那里你会被问到是否对男性或女性“感兴趣”。此外,那里还会对是否列出与他人的关系提出建议,并且要求用户填写标示为“寻求”对象的内容。一个经常选到的选项是“随意不限”。在“捅一下”别人时,被捅的状态只会显示在对方的简介上,对方也能回捅自己。至少对一些学生而言,这种互动有着明显的性意味,毕竟这是面向大学的网站。
另一方面,很多人会发现 Facebook拥有实际又全面的作用——在班上建起研究小组、为社团安排会议、发布聚会的通知。这个网站是自我表现的工具,甚至在其发展初期,用户们就开始意识到个人的许多方面都能在网页上展现出来。
对许多学生来说, Facebook的另一特色是它的及时性。在网上点击一门课程就能看到谁选修了这门课,就像“课程搭配”的功能一样。网站推出时学生们正在选择此后一学期打算修习的课程。这个时期在哈佛被称为“采购周”,课程都于此时才开始,但学生能自主决定添加或放弃哪些课程。就哈佛学生而言,确定自己的选修课部分基于谁与自己一起上课。因此, Facebook的这个特色立即就能派上用场。这有助于解释网站成立之初为何能快速推广,以及扎克伯格为何在那一周启动网站。
放在柯克兰宿舍 H33寝室里的白板如今已不同于从前,它扮演的角色已经不那么抽象了。扎克伯格开始在上面绘出显示 Facebook增长数据的表格和图表——内容主要是每日增加用户数和采用了哪些特色服务。白板上还记录着哪些用户拥有的朋友最多。
就在 300名新用户注册 Facebook的那个星期一,第九期《哈佛深红报》采访了扎克伯格,该报的记者已经慢慢习惯了这样的访谈。“建这个网站的本意, ”扎克伯格接受采访时说,“就是为了使每个用户在让朋友加入自己的圈子时可以感觉更棒。”对于因 Facemash事件而受到的指责,他的回应依然机警。他在采访中强调自己“小心行事,确保用户上传的信息并非受版权保护”。这家校报对他的动机做了些调查:“扎克伯格说,他成立这个网站不是为了盈利。‘我没打算出售任何人的电子邮箱地址,’他说,‘我曾经想过,用户也可以把简历上传到我做的这个网站,然后用人公司可以从哈佛的求职者里找寻合适人选。但我不想触及这方面。这会增加网站的严肃性,会减少趣味性。 ’”
让网站有趣比让它赚钱更重要。这样的声明在 Facebook不长的历史中始终掷地有声。
Facebook也许意在取代哈佛宿舍里的花名册,但从一开始两者就有明显不同。入学第一周拍摄的那些相片中,新生们通常都是姿势别扭,既不起眼也不掩饰。而在 Facebook上贴出的相片会展示出他们最积极可亲的一面。
正如他们本人想象的那样,一派明日巨星的青春风采。关于 Facebook的第二篇报道发表于 2月 17日。《哈佛深红报》的一位专栏作家在这篇报道中颇具预见性地指出,这个网站的许多特色在成为其核心魅力后就会永远存在。 5年后成为《纽约客》执行总编的阿米丽亚 .莱斯特( Amelia Lester)那时还是名大二学生,她当初这样写道: “Facebook没有明确地把用户集结在一起,结成浪漫交友的圈子,而是表现出其他许多本性:一种寻求归属的渴望、一种虚荣的冲动和重重的偷窥心。 ”
Facebook很快在竞争中崭露头角。从启动的第一天起,一些用户就没有把它仅仅看作联系和收集有用信息的方式,还将它视为能交到最多朋友的途径。
许多用户如今仍然这样认为。
第一周结束时,约有一半的哈佛本科生已经在 Facebook注册了。截至 2月底,注册的本科生已有总数的四分之三。可是把照片传到网上的并非只有学生。
由于注册唯一需要的是一个哈佛大学的邮箱,这就意味着 Facebook的用户不仅限于哈佛的本科生和毕业生,还有校友和大学教职员工。有些学生抱怨不该让教员也加入这个网。然而,在 3月份以前,只有极少数大学员工和 1 000名左右的校友注册,大多数都是在校生。 3周以后, Facebook拥有了 6000名用户。
在那段日子,扎克伯格意识到在运转和维护网站方面需要助手。于是他求助于身边最亲密的朋友——他的室友们。在网站推出一周左右,扎克伯格与达斯汀 .莫斯科维茨签订了雇佣合同。在一年后的一次访谈中,他提到莫斯科维茨加入时这样说:“我的一位室友说‘嘿,我来帮你’,我回答他‘兄弟,你不会编程’,然后他周末回家买了一本 PERL编程入门的书,告诉我‘现在我准备好了’。我就说‘兄弟,网站不是用 PERL语言写的’。”无论怎样,扎克伯格调整了网站持股份额,将其中 5%的股份让给了热心的莫斯科维茨,把自己持有的股份略为减少到 65%,萨维林的降至 30%。莫斯科维茨的主要工作是在其他校园中推广 Facebook。
早在网站运作的第二周,外校的学生就发邮件给扎克伯格,询问他们是否也能成为用户。扎克伯格起初就想过让 Facebook走出哈佛,甚至在网站主页上也暗示了这点——“一个在大学社交圈内交朋结友的在线目录”,没有指出是“哈佛”,而是“大学”。而且,他的雄心也未止步于此。莫斯科维茨说,扎克伯格聘他是为了帮助增加新的学校入网,“这样的对话类似于‘对,接下来我们会越走越远’。”
莫斯科维茨此前都尽可能地模仿扎克伯格的程序代码,而今他决定从头学起。他一般上手不快,但解决难题的惊人工作能力很快就得到了大家的认可。“马克会有点不耐烦,”一个朋友说,“但莫斯科维茨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坚持努力。 ”
柯克兰宿舍的一些学生开始把这位来自佛罗里达的大二学生称做“公牛”。
扎克伯格现在提及当初的情形时会说,莫斯科维茨在那个时期对 Facebook的成功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为了添加一个学校的用户,莫斯科维茨必须弄清在这个学校里学生、教员和校友的电子邮箱是怎样设置地址的,这样他才能设定网站的注册步骤。接下来,他会获取课程和宿舍的清单。他还必须建立校报的链接,因为 Facebook当时会把用户的个人简介与提到过这位用户的校报文章链接起来,不过这个特色后来没有保留。为增加每所学校而展开的所有信息收集和编码工作耗费了大约半天时间,即使扎克伯格与莫斯科维茨修的课程已经排得满满当当,两个人还是很快就开始扩张至其他学校。
Facebook在 2月 25日向哥伦比亚大学开放,斯坦福大学成员次日可以注册,耶鲁大学的加入则是在当月 29日。在哥伦比亚大学启动的进展缓慢,但斯坦福是第一个批准 Facebook通行的学校。一周之后,《斯坦福校刊》(Stanford Daily)上刊出了“ Facebook旋风席卷校园”的报道。据这家报纸透露, 2 981名斯坦福学生已经注册。
扎克伯格不喜欢接受采访和当众讲话,但他与《斯坦福校刊》的记者谈了很久。他在访谈中说:“我知道这听起来像老生常谈,可我愿意让人们生活得更好,尤其是社交上更顺利。”他还表示,网站每月仅仅会花他 85美元,他不觉得有任何商业行为的必要:“今后我们会以出售广告来盈利,但既然提供的服务如此廉价,我们可以选择在一段时间内不走向商业化。 ”
扎克伯格没有打算未来接受许多采访。每所新闻院校的报纸似乎都希望采访他, Facebook的运作者们正计划着吸纳大量学校。此后不久,扎克伯格录用了另一位希望之星——他自己的室友克里斯 .休斯成为网站的官方发言人。
公司的四人奠基团队就此成形。运行一个月后, Facebook拥有了 1万名活跃用户。
在哈佛发展时,扎克伯格一直没有采取任何正式的商业举动。而一旦拓展到其他学校,他就开始展示出一名首席运营官制定策略的直觉以及面对竞争的强烈愿望。如今他透露,当时扩展的首批学校是哥伦比亚、斯坦福和耶鲁,这样做的原因在于,那三所大学都已经拥有了自己成熟的社交网。这就像某种市场调查——让自己的产品投入产地以外的市场,让它在最激烈的竞争环境下成长。“假如 Facebook在那些学校还能获得成功,并且取代已有的网站,那么我就确定它在其他所有学校都能所向披靡。”扎克伯格如是解释。
在斯坦福, Facebook窜红的速度堪比火箭,那里的校内社交网 Nexus俱乐部之前已经差不多偃旗息鼓。斯坦福的学生见到 Facebook后都感到那正是他们期待的形式。一名 2005年的毕业生说:“这是无需解释的现象。 ”
而在哥伦比亚大学,一位名叫亚当 .戈德堡( Adam Goldberg)的学生在 Facebook诞生前一个月就推出了商务网站“ CU社区”。四周后,当扎克伯格将网站推广到哥伦比亚大学时, CU社区已经在其本校的 6 700名本科生中拥有了 1 900名活跃用户。 Facebook在当地要超越这个成绩得花好几个月时间。更有甚者, CU社区也很快开始扩张到其他学校。在耶鲁,由学生管理的学校理事会已于 2月 12日推出了一个名为 YaleStation的约会网站和在线相册。尽管没有 Facebook那么多的特色服务,但它也受到了相似程度的追捧——截至 2月末,已有三分之二的耶鲁本科生注册。
不过,扎克伯格深信自己的服务有立足的资本,因此他决定将网站的服务对象进一步拓展到整个常春藤联盟学院——达特茅斯学院和康奈尔大学都于 3月 7日星期日成为 Facebook的服务对象。在达特茅斯,一位扎克伯格在艾斯特高中的校友担任了学生会的学生服务委员会主席。像哈佛、宾夕法尼亚大学、耶鲁和其他学校的学生会一样,达特茅斯的学生会也开始在线推广 Facebook。扎克伯格的朋友同意利用学生会的邮件系统向所有学生群发邮件。推广的信息于晚上 10点发送后,到了第二天晚上,学院 4 000名本科生中就有 1 700位成为用户。
这所大学对 Facebook如此迅速的认同让扎克伯格极为兴奋,所以他又一次同意接受当地校报《达特茅斯报》的采访。
(The Dartmouth)“大家真的登录了网站,这让我感动,”他对记者说,“我很关心用户的感受,还有他们认为怎样利用这个网站的服务来适合自己的需要。这样感觉好极了。”扎克伯格在斯坦福也得到了帮助,那里有一位他在杜伯斯时的好友。这位儿时的朋友给了他进入斯坦福局域网的密码,以及学生邮箱地址和宿舍的清单。
虽然 Facebook开拓市场的势头迅猛,但对这个网站来说更重要的不是激发用户兴趣,而是抵制一些热捧的诱惑。扎克伯格开始收到来自全美各地的邮件,内容都是恳请他把 Facebook带到其他学校去。在几周时间里,负责网站的四位哈佛大二学生即使学业都很紧张,也还是把他们的网络服务推进到麻省理工学院、宾夕法尼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布朗大学和波士顿大学。到 3月中旬为止,全部用户已经达到 2万人。这时,扎克伯格在艾斯特高中时的另一位同班同学加入了网站的管理团队,这位新成员就是艾斯特中学曾经的另一位编程天才亚当 .德安杰罗。德安杰罗在自己位于加州理工学院的宿舍里帮助莫斯科维茨编写添加新学校用户的程序。常春藤联盟和类似的高等学府是首批推广 Facebook的学校,这主要是因为那些院校都属于网站的哈佛用户在现实中的社交网络覆盖范围——大多数朋友都是高中时的校友。 Facebook由此聚集了一群精英。
到此时为止,每所学校的用户在这个网站上都能看到所选择对象的个人简介。用户可以特意严格设定自己的隐私设置,但大多数学生都不会这样做。比如哈佛的所有用户都能在网上看到大部分哈佛学生的个人简介,这是网站的默认设计,但哈佛学生不能在默认状态下看到斯坦福学生的个人简介。不过,由于 Facebook在不断发展,就需要建立跨校的校际链接,而一些质疑的声音认为这是不可能实现的。因此,扎克伯格与莫斯科维茨决定让这类链接在当事人双方共同协议的基础上形成。这成为 Facebook创立链接的模板,并一直沿用至今。
随着运营成本的增加,扎克伯格想起把自己奉为偶像的《哈佛深红报》上提到过:“今后应该在网上发布一些广告。”到 3月底,活跃用户超过了 3万人。 Facebook每个月为托管 5个服务器而付给 Manage.com 450美元。扎克伯格与萨维林都同意各自向公司注资 1万美元。同时,萨维林开始出售一些网站空间用做广告,并且得到了一些小笔金额的合同,多是为搬迁服务、 T恤和其他大学生常用的产品做广告。这些广告在 4月时开始出现在网站上。
这时,保持 Facebook的顺畅运行变得越来越困难。数千名用户会同时在线,让服务器负荷过重。在解决现有客户在线时可能带来服务器宕机的问题以前,扎克伯格与莫斯科维茨都极力推迟添加新的学校入网。
“我们在其他院校的发展总受到网站服务器性能的限制,”莫斯科维茨回忆道,“我们只是不能衡量处理速度应该多快才合适。”幸运的是,在没有解决服务器面临瘫痪的难题时,他们还能抵制新学校入网的诱惑。两位程序员不断就网站运行和网站更高效地运转再次设计软件架构。这期间,莫斯科维茨就努力地向比自己更有经验的扎克伯格和在 2 500英里外加州理工学院的德安杰罗学习。
如今回想起莫斯科维茨在那段日子里对公司的贡献时,扎克伯格就满怀谢意。“达斯汀很重视市场竞争,”他回忆道,“我一说:‘嘿,我听小道消息说另一种服务正考虑在这个学校推出呢。’他就会回答:‘真的?没门!’而且他会把猜想他在做什么的报道扔到一边,到做报道的那所学校进行推广。他就是个工作狂,像个不知疲倦的机器。起初我只是把这个网站看作一个项目,没有对它投入太多,因为我并不知道它会发展到如此大的规模。我一般会说‘是的,这很简单,不是一锤定音,但很酷。我还有其他这类项目可做’,可达斯汀加入后确实对重新定位网站提供了帮助。 ”
管理 Facebook的小伙子们使用 MySQL数据库和 Apache在线服务器工具等免费开源软件,它们能担负起全部运行任务,但由于都是免费软件,操作时就不大方便。虽然扎克伯格是一位比莫斯科维茨更富有经验的编程员,但此前也从未操作过这类程序。他从那天开始学习这方面的知识,而当时他已经修了四门课程,其中还包括一门计算机学的必修课。即便如此, Facebook在学期结束时已经广受欢迎,每次新添加一所学校入网,那里的学生几乎全部都会在网站注册。
扎克伯格对于尝试新鲜事物怀有强烈渴望,可他能在课余时间创建出一个快速成长的网站却与自己所处的环境有很大关系。“只有天赋和雄心并不一定能够成功,真正重要的是要有运气,”莫斯科维茨说,“马克就够幸运,所以三者兼备。他处在合适的环境下,把握住了最佳时机。在他看到自己希望追求的好构想时,别人可能觉得应该首先完成学业。 ”
Facebook最终的成功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它在大学里起步。那里是人们社交网最密集的地方,通常也是人们一生中最精力充沛地结交朋友的地方。在那个重要的春季学期,莫斯科维茨真正研究了这个问题。他运用来自 Facebook的数据写了一篇统计学论文。正如他在文章中所说,数据表明,“在某个校园,每个学生都与其他任何人有两点不同。”平均来看,学生们与他人的分别都体现在不止一种中间关系上。“这就是为什么 Facebook在大学发展得如此成功的原因。 ”莫斯科维茨解释说。凭着这篇论文,他的统计课得了 A。那学期的大多数时间他都在为网站工作,不过并没有带来负面影响。“因为那些数据集合,我还尝到甜头,得到了一些加分。”莫斯科维茨这样饶有兴趣地回忆道。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