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科技类> 互联网> Facebook效应 > Facebook效应 四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Facebook效应 四

  在2006年夏天,一位公关人员打电话询问我是否想和马克•扎克伯格会面,在此之前我并没有过多注意Facebook。我知道这会是很有趣的事情,于是我答应了。身为《财富》杂志的高级科技编辑,我见过各种科技公司的领导人。不过当我在曼哈顿市中心的高档餐厅和这位22岁的年轻人会面时,我实在难以相信他就是时下最著名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穿着T恤和牛仔裤,T恤上印着树上有一只小鸟的简笔画。他看起来实在太年轻了!于是他开口说话了:“我们讲究效用,”他的声音很严肃。“我们并不是想让用户在网站停留尽可能长的时间。我们所做的是让人们可以在网站拥有好的体验,使他们在上面所花的时间有价值。”他不大喜欢开玩笑,并努力让我把注意力集中在他的公司和看法上。而且他做得很成功。
      和他交谈得越多,我就越觉得他很像我经常会面的那些成功也更成熟的首席执行官和企业家。于是我不经意地跟他提到我觉得他是一个天生的首席执行官。在我看来这是很大的褒扬,我从不轻易对人作出这样的评价。而他却觉得像被侮辱了一样,表情有些扭曲,厌恶之情溢于言表。“我从来没想过要运营一家公司,”几分钟后他这样说道,“对我来说商业只是一种完成事情的方式。”后来在剩下的访谈过程中他一直在说着那些只有拥有远见卓识的商业领袖才会有的见解。从那时起我坚信Facebook的价值将会提升。在那次会面后我写了一篇名为“为何Facebook如此有意义”的专栏文章。一年之后扎克伯格邀请我去他的公司参观,以便写一篇关于Facebook将引入外部开发软件这一突破性进展的独家报道,我对Facebook的了解也开始更加深入。那一次的变革使全世界都改变了对Facebook的看法。在2007年末我开始觉得它将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公司之一。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难道不应该写本书来说说它吗?
      现在,Facebook在加州帕洛•阿尔托的总部有1200名员工,年收入达到5亿美元。25岁的扎克伯格依然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由于他的决策力、战略头脑和一点点运气,他依然掌控着公司的财政大权。如果不是这样的话,Facebook很有可能会成为某个大型媒体或网络公司名下的附属站点。收购者们不断递出橄榄枝——如果他同意,几十亿美金就能成为他的囊中之物。而扎克伯格更多关注的是“把事情做好”和让更多人使用他的服务,而不是从中盈利。他将自己的想法、人格和价值观加入到公司的精神之中,使Facebook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
      作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在过去几年中最大的任务是为公司招募经验丰富的商业拓展、营销和技术人员。他希望能使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媒体与用户进行互动的产品上,在他看来这才是Facebook的真正价值所在。因此他把产品管理当作自己的首要工作。“我觉得那些最成功的科技公司的领导者们最关注的永远是产品,”他说道。“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其他工作的顺利进行。”他又补充道:“我们希望能够使世界更美好,而我们所采取的途径是制作出合适的产品。在我们公司,技术所占的比重最大。”
      从Facebook成立之初,它一直保持着简单整洁的界面,作为一个界面设计控,扎克伯格在上面花了很多心血。在他自己的Facebook个人页面上,他是这样描述自己的:“率真、破坏欲、革命性、信息流、保守、动手制作、心无杂念”。尽管Facebook的创始人是一个保守的人,但Facebook却一直在开拓创新。Facebook一直拥有最大的信息量,同时也是至今互联网上最大的分享网站。每个月有近7亿张图片添加到站点中,还有400万个视频和1500万个诸如链接、日志、新闻之类的新内容。更不用说网站上那些小道消息、重大新闻、政治挑衅、生日祝福、挑逗、邀请、辱骂、俏皮话、冷笑话、散文和“捅一下”。Facebook上还有很多没有提到的东西。
      对于那些有的人认为没有必要上传的照片,很多在Facebook上对自己大吹特吹的年轻人是这样理解的:发布在互联网上的东西是没法完全删掉的。信息一旦曝光,想要再隐藏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Facebook虽然流行,但永远无法替代面对面的交流。尽管很多人使用的目的不是这个,但是扎克伯格和他的同事们开发Facebook的初衷就是让人们能在网络上和现实中认识的人保持联系——你的朋友、熟人、同学或同事。本书将在记述Facebook和竞争者的章节中详细交代Facebook和其他网络社交服务的不同之处。
      Facebook效应经常出现在一个小群体里的朋友之间。它使交流更加有效,培养共同点,增加亲密度。你的朋友会从你的状态更新中获得信息,比方说其他人会知道你过会要去商场。他们会说“到时见”,然后在商场和你会面。
      如果Facebook被用于使在现实生活中已经认识的人在线上保持联系——这也是它的设计初衷,那么它将具有很强的感情影响力。它是一种基于两人之间真实关系的新型交流工具,能够使人们以一种新的方式进行互动。它会带来快乐,抑或痛苦,但是毫无疑问将改变Facebook用户生活的大方向。科技权威、作家、投资人伊瑟•戴森(Esther Dyson)认为“Facebook是人们的首选平台。”
      Facebook和它之前的网络服务有很大的不同。首先,Facebook的用户使用真实的身份登录网站。从2004年2月在哈佛大学首次上线到现在,Facebook一直在努力成为你真实生活的一部分。匿名、角色扮演、假名和冒充名人一直都是互联网的主旋律——大家应该都有AOL的用户名吧?但是在Facebook上,他们扮演的是自己。如果你在Facebook上使用假身份或浮夸信息的话,你可能体验不到Facebook的优越性所在。如果不使用真实的身份,你的朋友不会去找你,或认不出你来。有的人判断Facebook上的好友是靠观察他的好友,而这些好友,则是验证你身份的重要证据。但是归根结底,想要通过这样的严格验证,你还是得用自己的真名。还有的人直接在个人页面上放了自己的照片。
      坚持使用真实身份意味着隐私保护和用户的控制。虽然有时不太奏效,但是扎克伯格和公司的其他员工称他们非常关注隐私保护。“交友使用的真实身份是保护隐私的最终关键,”Facebook隐私总监克里斯•凯利说道,他最近离职去了加州司法部长那里。“如果你不认识网上的好友,那么你的隐私就有危险。如果你网上的好友都是你认识的人,那么你就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来决定谁能看到谁不能看到你的信息。”
      在本书的后几个章节,我们将对于隐私这一用户关心的问题进行详细描述。Facebook的用户们感觉不到他们的隐私受到了保护,所以经常会对此抱怨不停。不过Facebook能够很快平息用户的怨气。然而事情却没有那么简单——不仅仅是用户关注隐私问题,扎克伯格也对此很在意。他意识到Facebook最终能够成功的关键在于它能否保护用户的隐私。最近公司在努力简化并加强隐私设置。
      Facebook效应带来的社会变革并不一定全是积极的。每个人开始公开自己的个人生活意味着什么?我们是否已经变成了一个由展示者组成的国家或世界呢。很多人仅仅把Facebook看作生活的一小部分。这些人把Facebook作为自恋的平台而不是交流工具。其他人则质疑如果一个人的行为甚至想法始终能够被朋友知道的话,他的成长和改变的能力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这是否会导致大量模式化的生活呢?那些天天呆在Facebook上的年轻人失去了体验真实世界变革的能力了?我们是否过分依赖朋友作为信息的来源?Facebook是否只能带来信息过载?我们能否变得不那么消息灵通呢?
      Facebook上成为一个“好友”意味着什么呢?Facebook的用户平均拥有130个好友。而在现实生活中,你是否有可能真的有500个好友呢?(我有980个好友,在书中会详细写到这些。)那么Facebook的上限是5000个好友,谁有可能达到?对于有些人来说,Facebook会产生一种友谊的错觉,时间长了以后会产生孤独感。至今还没有相关数据显示这一现象的范围有多广,不过基于我们对于电子媒体的应用,在后面几年这样的问题会受到广泛关注。
      有一次我和扎克伯格坐在距离Facebook总部一两英里的一个很低调的法式餐馆里,当时快要打烊了。他跟我说他从没吃过煎牛排,于是我劝他点一份尝尝。等到其他桌子的人都走空了的时候,我们又点了杯咖啡,这时餐馆的服务员开始扫地。扎克伯格依然穿着T恤,不过由于那天有点冷,他还穿了一件羊毛夹克。我问他在他刚建立Thefacebook(Facebook的前身)时是怎么想的,以及他是如何看待Facebook的演变。他的回答很直率,点到即止。他的耿直让人着迷。
      “我的意思是说,假设你在大学里,”他开始说道。“你整天在学习理论,对不对?然后你就会用这种抽象的方法来思考事情,这样非常理想化也非常自由。所以诸如世界需要由人来治理这样的理论就会天天萦绕在你耳边,这些说法让我定了型,这也是Facebook将要改变的状况。”
      “达斯汀、克里斯(他的哈佛室友)和我会和一起上计算机科学课程的人坐下来聊天。我们会谈到世界的透明化趋势,(由于互联网的作用)随着信息的开放和分享程度越来越高,将会不可避免地改变重大事件的走向,但是当时我们并不知道我们处于这样改变的风口浪尖之上……我们只是一群在上学的孩子。”然后他描述了Thefacebook上线时的情形:“一点一点地——‘哦,越来越多的学校想加入进来’然后是‘好吧,越来越多的人想要这个’……然后这样的情况会越来越多,最后我们就只能‘哇噢!’了。”
      “后来有一天,我们发现自己成为了推动这些事情发生的领路人,然后就有点震惊了……我们那帮人一看就知道都是那种只说不做的知识分子,基本上只是在学校里聊聊关于在信息透明后,人们改变世界或者管理机构的方式的变化——简单说来就是‘也许其他人不是去推动变化,只不过是让这个群组里的那些本来就有这种想法的人把这种价值观推广出去。那么我们就不应该放弃,应该继续下去。’”他笑了起来。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