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科技类> 互联网> Facebook效应 > Facebook效应 三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Facebook效应 三

  大范围的信息广播实际上属于电子媒体的范畴——比如广播和电视。但是Facebook效应意味着普通个体成为信息的最初源头,就像在哥伦比亚和伊朗所发生的事情那样。你根本不需要有什么特别之处或有什么专长。Twitter则是另外一项功能精简的服务,它也可以让任何人通过互联网发布消息。Twitter同样也拥有很强的政治影响力。
      而Facebook和Twitter可能变得具有建设性或破坏性。Facebook使全世界生活在不同社会环境中的人拥有了社会化的影响力,这样也许会带来破坏性的变革。在有些社会条件下甚至会破坏那些人们已经习惯了的稳定。但是同时也给人们带来了希望——在埃及、印度尼西亚等地,人们利用它们来挑战长期以来对人民进行残酷镇压的政权和法规。Facebook使人们能够更加容易地组织起来。
      我实在不知道为什么Facebook效应的自我组织能力能如此理所当然地应用到集会中。在2008年年中,由Facebook群组组织的大型打水仗活动在英国利兹市举行。紧随其后在2008年9月有超过一千人在密歇根州的大急流城(Grand Rapids)进行了20多分钟的枕头大战。他们是在Facebook上听说的这次枕头大战。当Facebook上的年轻人们通过这种方法进行发泄的同时,枕头大战也成了全世界的流行风尚。
      作为一项营销工具Facebook效应并没有丝毫逊色,如果商人们掌握了发起活动的方法,他们就能产生更加深远的影响。同样地,Facebook效应还代表了它所具有的类似于媒体的影响力。在Facebook上,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编辑,成为内容的创作者,制作人或散布者。大家可以扮演传统媒体中的任何角色。Facebook效应可以即刻集结一群同好,他们共同喜爱的可能是一则新闻、一首歌或是一个YouTube视频。最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有一天我不经意地看到朋友的新闻源里有“道琼斯指数上涨3.5%”的字样。在过去我只有可能从雅虎新闻、广播或电视里获得这样的消息。
      游戏,作为Facebook发展中最重要的元素之一,也意识到了Facebook效应的价值所在。好的游戏借助Facebook效应可获得每周1200万忠实玩家的青睐。Playstation、X-box和任天堂Wii已经成为上一代人的玩具。而现在,所有的游戏平台都在尝试与Facebook连通。
      在Facebook不断成长到5亿用户时,我们在想的是,Facebook效应是否会因为人群数量庞大而有不同呢?它是否能够成为一种能够将当今政治宗教混乱环境经济条件恶劣的世界重新聚合起来的力量呢?拥有一个聚合了来自世界上不同国家、不同种族、不同宗教信仰的人的通讯工具,应该不是一件坏事吧,你说呢?
      说到Facebook将世界聚合起来的能力,没有人能比彼得•泰尔(Peter Thiel)更相信这一点了。泰尔是一个典型的少数派,他对石油、外汇和股票的灵敏嗅觉使他拥有了上亿身家。同时他也是一位企业家,是现在被eBay收购了的PayPal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在2004年夏天他是第一位向Facebook投资的风险资本家,从那时起,他就成为了Facebook董事会的一员。
      泰尔告诉我说:“21世纪上半叶投资行业最重要的主题是全球化的发生方式。没有全球化就没有全世界的未来。不断扩大的冲突和战争是阻碍全球化进程的重要因素之一,而现在拥有的技术能使全世界毁灭。如果全球化失败就没法进行投资。”这位世界上最伟大的投资人之一的言论让人振奋。“于是现在的问题就变成了进行什么样的投资能加速全球化的实现,而Facebook即是再理想不过的投资目标。”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