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文化类> 社会学> 服务型社会的来临 > 第三节 服务成为社会结构变迁的动力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第三节 服务成为社会结构变迁的动力

由于把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相统一的生产方式作为引起社会结构变迁、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最终决定因素,努力从一种新型社会生产力——服务的角度去分析服务型社会,因此,有必要探究一下社会生产力的内涵及其结构变迁。

 

一、服务作为一种社会生产力

按照马克思的理论,生产力是促进人类社会进步的最终决定因素。人类社会所经历的各种形态以及由此产生的社会形态的更替归根到底都是社会生产力及其生产方式作用的结果。同时,无论社会政治、经济、文化以及意识形态如何发生变革,也是由生产力所决定。

在马克思的社会发展理论中,生产力这个概念有两种基本含义。第一种含义是指生产力诸因素;第二种含义则是指生产水平、生产效率。在这里,它与“劳动生产率”是同一含义。本书主要从发展性角度去理解生产力,把它理解为“劳动者或劳动力”、“劳动对象”以及“劳动资料、劳动手段或者叫劳动工具”的结合,生产力就是这几个方面的有机统一。之所以这么理解,我们可以从马克思的资本论中得到很好的证明。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五章第一节《劳动过程》中,马克思说:“劳动过程的简单要素是:有目的的活动或劳动本身,劳动对象和劳动资料。土地(在经济学上也包括水)最初以食物,现成的生活资料供给人类,少数人对土地及其自然产品的垄断,就剥夺了多数人走上勤劳致富道路的本钱。进一步地,少数人对生产资料(劳动对象和劳动资料)的垄断也是如此。而资本家之所以成为资本家,就在于对生产资料的垄断。一个真正公平的社会,不在于让所有的人平均分享所有人的劳动成果,因为那只会不公平地使一些人无偿占有其他人的劳动成果,而在于它能给每个人以最初的生存和劳动之本,使他们不至于必须在别人的残酷剥削下才能够苟延残喘。而这只有在生产资料不为私人所有的社会里才是可能的。”[①]

在这里,马克思的生产力概念包括劳动力、生产工具和劳动对象等三个方面。劳动者是生产力诸要素中的主体,劳动者自身的劳动能力、劳动水平以及劳动力的大小直接决定着生产力发展水平及其发展状况,劳动者也决定着劳动工具(生产工具)的水平。这样看来,正如马克思所说,“不论生产的社会形式如何,劳动者和生产资料始终是生产的因素”[②]。从服务型社会角度看,“服务”本身已经成为劳动者的劳动能力,劳动能力体现着劳动者的服务能力,服务能力体现着劳动者的劳动水平、劳动本领、劳动范围等,因而,服务与生产力发展水平及其发展现状相一致。在人类历史上现存的各种不同的社会形态中,由于劳动者与劳动对象以及劳动工具的结合方式不同,产生了不同形态社会生产力,并表现为不同的服务特性。

在初民社会里,劳动者所使用的劳动工具极其简陋,因而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从事生产,劳动对象以及劳动范围非常有限,这样的社会几乎没有任何的服务可言;到了奴隶社会,劳动者的主体性让位于劳动工具,劳动者自身也成为一种劳动工具,这时,人类社会实现了劳动者与劳动资料以及劳动对象的初步结合。在这个社会里,服务的范围是非常狭窄的,而且只是一种单向度的存在、单向度的服务,这种服务体现为一种“主奴”或“尊卑”关系。到了封建社会里,作为生产力主体的农民(农奴、佃农以及自耕农等)从本质上讲仍然依附于封建地主,他们只有完成了地租以及各种赋税等义务之后才能实现与劳动资料(土地)的结合,因此,他们所得到的只是有限的服务,这里的服务仍然服从于土地所有者。到了资本主义社会,工人只有把自己当成一种劳动资料——商品之后,才能与劳动工具以及其他生产资料相结合,因而,这样的服务不属于工人本身。当人类历史进入了高度发达的工业化社会以及后工业化社会,劳动者、劳动对象、劳动资料出现了高度的统一与有机结合,他们统一在生产运行的标准服务之中,服务成为一种独立的生产力要素,服务成为吸收科学技术成果的重要力量,服务与劳动者、劳动对象以及劳动资料一样成为了一种独特的社会生产力形式,而且是对劳动者、劳动对象、劳动资料的整合,社会发展出现了服务生产力,服务生产力又推动了服务型社会的形成与发展。

当然,马克思认为只有进入到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社会里,劳动者的劳动才是自由的劳动,劳动者才是以一种平等自由的方式与劳动资料及劳动工具相结合,而作为生产力的服务会更加彰显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关系,这样的服务才是在完全平等基础之上自由的服务。这表明,各个要素在不同社会形态中的生产力概念内涵地位与相互关系是不同的。

 

二、服务视角下的生产力演变

生产力是最活跃、最革命的因素。人类社会形态的演变、社会结构的变迁从根本上讲都是生产力发展的结果,也是由生产力推动的。生产力之所以成为社会生产中最具活力和革命性的因素,除了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之外,还有其内涵的不断变化以及不同的生产力要素在不同社会形态中作用的不同等因素。这种内外部因素的变化使得生产力得到了极大发展,社会形态的逐渐更替,愈加显示出生产力具有动态性、变革性、动力性特征。从人类社会生产力发展形态来看,借鉴国内外学术界的观点,我们可以把生产力大致划分为四种形态。

第一,生存型生产力形态。生存型生产力形态就是从旧石器时代的原始社会开始,或者说从人类能直立行走开始的生产力。无论是在旧石器时代,还是在中石器时代,以及到了新石器时代,人类的基本生活和发展目标就是如何抵御来自自然的威胁,保护自己的生命存留而不被毁灭。石器时代人们基本的生产工具就是简单的打制石器。后来为了对抗动物的侵袭发明了弓箭等,这拓展了生产力内涵。大约在公元前3000年,青铜器成了生产力象征。总之,原始社会无论是打制石器、青铜器等,还是由于母系氏族的维持而产生的生产力,其目标就是人类本身的生存。

第二,个体体力型生产力形态。这一阶段主要指封建社会阶段。在工业革命以前,社会生产主要以体力劳动为主,人们只拥有相对简单的生产工具进行简单的劳动,这种劳动主要依靠世代积累的经验、常识乃至宗教与巫术进行生产,而基本没有人的身体替代力量的技术和工具,即使有相对可以给人体带来些许解放的粗糙工具,也是要首先靠人的力量作为支配,此时,基本谈不上掌握科学技术知识,生产力水平极其低下,人们主要是围绕土地生活,生产中的服务因素基本上没有形成力量,劳动者直接面临着人与自然的矛盾和挑战,劳动者不得不在适应自然的过程中改造自然,与自然抗争,相应地,整个社会的产业结构类型就表现为种植业、养殖业以及简单的手工加工业,服务也仅仅在生产中成为一种生产过程的延续。

第三,技术型生产力形态。近代以后随着“知识就是力量”口号的提出,人们把自然作为服务自身的对象,发出了“向自然进军”的号召。这样的生产力实现了体力与智力的结合,人们更多地依靠科学技术而不是经验与常识从事日益复杂的社会生产,此时,生产当中出现了自动化方向,而且生产的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以至于替代人的体力而进行生产和社会活动。将科学技术运用到生产领域并越来越显示出替代人体的动力,使得人类在改造自然、使自然为人类所服务的过程中越来越得心应手、游刃有余,科学技术极大地推动着整个社会生产力的发展。

从生产工具的角度看,人类社会从摆脱生存型生产力形态到进入技术型生产力形态时代,从普遍地使用人力、畜力以及其他简单自然力进入到使用机器等较为复杂的动力时代,直至进入到电气化时代。在这里,工业品的制造成为整个社会的核心,服务成为工业生产中的一个方面,为工业生产所配套,成为工业生产链条中的延伸。从这个意义上讲,“服务”就是延伸了的“制造”,“制造”就是包含“种植”与“服务”的制造。事实上,正是这种生产方式的变革引起了近代工业社会的生产力极大发展。这正如马克思所总结的那样:“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③]所以,马克思不无中肯地指出:“资产阶级除非对生产工具,从而对生产关系,从而对全部社会关系不断地进行革命,否则就不能生存下去”,“生产的不断变革,一切社会状况不停的动荡,永远的不安定和变动,这就是资产阶级时代不同于过去一切时代的地方”。[④]

第四,服务型生产力形态。主要表现在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科学技术、生产分工的细化,人们更加注重优势专业的发挥,而信息技术的发展与应用,更使全球化成为可能和样板。在这样的社会形态里,农业的生产过程延长,农业注入了服务的要素,并以服务统领整个农业;以机器大生产为主导的制造业分工变细,使得整个制造业成为服务中的链条,制造服从于服务的需要,成为服务的一部分;以现代服务业为核心的第三产业显示出更高的效益,各种产业在发展过程中都逐渐改变自身原有的形态,而成为“服务”作用下的成果,此时,服务已经成为各个产业的主导,服务也成为整个社会运行的主导。相应地,服务就越来越成为传统三大产业的统领核心和灵魂,作用于整个产业之中,“服务”也就成为包含第一、二、三次产业在内的“服务”,三次产业只是在“服务”的背景下才具有价值。于是,整个社会的生产力也越来越从自然和机器、技术形态的生产力转变为服务形态的生产力,服务成为产业发展、进步、成功的标准。在这里,服务更多地依靠那种高度分化的产业结构类型,高度发达的信息技术和现代管理知识得以形成,并融合了经济学、社会学、管理科学以及法律等诸多科学的经济社会活动。因而,它一旦作为一种独立的生产力形式就引发了整个社会类型的巨大变革。

 

三、服务作为社会生产力的特征

从服务的视角审视生产力的演变,我们发现,服务型社会中作为生产力的服务是一个相对的动态概念,它显示出如下三个基本特征。

第一,服务作为生产力具有社会性。在社会领域,服务型社会中的行动者同样不是单一的自然个体,而是社会的结合体,在它的身上体现着社会的因素。所以,马克思就曾经说过:“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个体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社会关系的总和。”[⑤]这就是说,生产力这个概念更多地体现着社会的因素,是不同的个体组成社会群体进行大规模的社会生产。在这个过程中,各种生产要素在社会范围内进行配置和流动,所有的生产资料从单个个体的使用转变为全体社会成员的共同享有,社会产品也从个人的直接生产转变为社会的共同生产物。随着社会的发展,这种社会性趋势会越来越明显。从历史上看,生产的社会化到了封建社会后期就已经开始;而到了资本主义时代,生产的社会化、国际化越来越明显,总体上看,在那个时代,服务仍然还没有成为一种独立的生产力要素,服务还没有完全成为一种社会性的存在。

今天,服务已经成为一种重要而独立的生产力要素,一种重要的生产方式,服务推动着生产要素的重新组合,服务推动着社会生产力的空前发展,社会大生产、大流通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使得服务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与社会存在,跨国公司的产生把服务的配置推向了更加广阔的范围,服务日益突破了民族与国家的界限而成为全球化共有的生产方式。

第二,服务作为生产力具有知识性。生产力的发展历史表明,生产力的一切发展是以科学技术为支撑点,科学技术的发展推动着生产力的发展,生产力则是科学技术发展的必然结果。当今社会,服务作为一种生产力其中仍然凝结着整个社会的智力,体现着劳动力的体力与智力的完美结合。这正如恩格斯所言:“科学的发生和发展一开始就是由生产决定的”,“社会一旦有技术上的需要,则这种需要就会比十所大学更能把科学推向前进”。[⑥]这就是说,科学技术的发展标志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反过来又会推动科学技术的发展,科学技术由此便从原来的非独立因素变成相对独立的因素,对整个经济社会的贡献越来越大。服务作为生产力,是在科学技术高度发达之后出现的。不同行业、不同门类、不同单位等分别掌握着不同的技术和优势,连接这些技术和优势互补是社会发展的成就,将产生更强大的生产力。在服务型社会里,服务依靠现代科学技术把不同技术集合在一起,不同资源集合在一起,形成了新的技术、新的资源,成为更有力的推动社会进步的强大力量,进而成为社会发展的推动力。在这里,服务因技术分工的需求应运而生,服务也因技术进步而从原来的被支配地位转变为主导地位,从而体现出服务的必然性与可行性的统一。

第三,服务作为生产力具有发展性。变化与发展是生产力概念最基本的特征,变化与发展体现着生产力的发展性。劳动者自身能力或素质的提高、劳动工具的改进都对生产力的发展产生巨大影响。这就是说,在不同的社会历史条件下,生产力有着不同的内涵,原始的初民社会里只能形成简单而粗放的生产力,生产力中的各个要素及其配置相当简陋;而到了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则形成了高度发达的社会生产力,生产力要素之间的配置更加科学合理,更加精细和富有效益,使得生产力所包含的三个基本要素及其内容在不断地向前发展,从而推动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今天,生产力在自身的发展过程中把服务纳入于其中,并使得服务成为生产力诸要素中的重要一环:种植业成为服务的存在物,种植的本质就是为服务所为;制造业成为服务的载体,制造成了为服务而存在的制造,没有服务的制造是无法生存的,更不要说发展了。与此相应,在服务型社会里,没有服务的农业,没有服务的制造业,没有服务的服务业是不可能存在的,这就使得服务成为各种生产力要素当中的一个独立要素。但是技术的进步,生产形态的变化对服务的要求和标准也会不断改变,所以,服务的手段、方式、模式等也必须不断发展与提升,这样才能适应不断变化的社会生产运行,这就使得服务生产力具有发展性特征。

当今社会,服务作为生产力的一种所具有的知识性、社会性以及发展性等特征令整个社会的产业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服务在整个社会各个产业中的作用越来越大,地位越来越突出。各个产业越来越依托于服务、服务于服务,都在为社会提供力所能及的服务,使得服务成为这个社会的标准,服务型社会已经来临并浸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之中。因此,积极探索由社会生产力变革所引起的产业结构调整情况以及由此兴起的服务型社会就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重要课题。



[]马克思:《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202页。

[]马克思:《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4,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44页。

[]马克思:《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77页。

[]同上书,第275页。

[]马克思:《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56页。

[]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732页。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