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文化类> 社会学> 服务型社会的来临 > 第一节 服务与社会结构的内涵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第一节 服务与社会结构的内涵

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往往与生产力这个概念紧密相连。一般说来,经济发展总会推动着生产力的发展,同时,生产力的发展也会推动着经济的增长。特别是由于生产力发展而出现的新经济因素的产生和发展,愈加决定着这种生产方式的成熟程度,推动着一种生产方式向另一种生产方式的转变。在社会生产力较为低下的时代,人们只能运用简单的生产工具、凭借简单粗放型劳动进行生产和经营,整个社会的物质产品较为有限,经济发展的速度自然也就比较缓慢。但是,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以及科学技术在生产中的广泛运用,劳动者的整体素质得以逐步提高,劳动工具不断改进,劳动对象越来越便捷地加以控制,从而引起生产力的巨大变革与发展,并由此改变着整个社会的劳动方式,产生社会发展的新的动力系统。因此,我们要想探讨作为一种新的社会生产力形式的服务在整个社会生产力体系中的地位及作用,就必须要研究服务在整个社会结构中的变迁问题。

 

一、服务引起社会结构的动变

结构问题是社会学、人类学的一个重要概念范畴,以索绪尔、列维-斯特劳斯、C.格尔茨等人为代表,他们强调结构不仅是指事物的构成形式或外表,而且也指事物的组成部分或构成原料。列维-斯特劳斯认为,结构“与经验实在并无关系,而是与依据经验实在建立的模型有关”[1]。在社会人类学家们看来,社会结构与社会关系具有不同的属性,社会关系仅仅是社会结构的原材料,而社会结构是对社会关系的整合,它是在社会关系基础之上建立起来的,它要依赖于社会关系但是又将超越社会关系。

社会学作为从哲学中分化出来的一门独立性学科,自诞生之日起就致力于研究个人之间以及个人与社会之间的结构关系,着重分析社会结构与社会运行,探讨个人如何形成群体与组织,群体之间如何进行运行并凝聚成社会,分析社会对行动者个人的制约作用以及行动者对于社会的能动作用,揭示出社会运行的动力系统与动力资源。因此,社会结构是指“社会系统各个组成部分及要素之间持久的稳定的相互联系模式,即社会系统的静态构成状况”[2]。除了帕森斯以外,国内外一大批知名社会学家,如默顿、布迪厄、埃利亚斯以及费孝通、陆学艺等人,他们对社会结构问题都进行了富有见地的阐述,使得社会结构成为社会学的主要研究对象,被社会学家们用来分析各种社会学问题的概念工具。

一般情况下,社会结构处于相对稳定之中,但是,生产力以及生产方式的变革也会引起社会结构的变化。为此,我们着重从服务的兴起去分析整个社会结构的变迁问题。从社会结构所具有的含义来看,服务的兴起对社会结构的改变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社会结构包含着社会地位、社会角色、社会群体以及社会制度等几个方面。日本学者富永健一曾经把社会结构定义为:“构成社会的如下要素间相对恒常的结合。这些构成要素可以从接近个人行动层次(微观层次)到整个社会的层次(宏观层次)划分出若干阶段。”从微观到宏观层次,其顺序可以排列为“角色、制度、社会群体、社会、社会阶层、国民社会”[3]

服务的兴起首先引起个人的社会地位与社会角色的改变。因为每个人在社会结构中总是处于一定的服务与被服务地位,在服务他人的同时也接受他人的服务,因而个人就是服务与被服务的统一体,这是决定他们进行社会行动的前提。同时,个人的社会行动实质上就是扮演某种社会角色以便更好地为他人提供服务,进而让自身得到更好的服务。在服务过程中,每个行动者都必须按照服务的规范与标准进行着非个体化的行动。其次,社会结构表现为行动者按照服务的角色结合在一起组成具有稳定性与认同感的社会群体,以便为社会提供更加合适的服务。从历史上看,不同的社会群体之所以形成社会区隔,如藤尼斯的社区与社会、富永健一的基础集团与机能集团、伊恩·罗伯逊等人的首属群体和次属群体等都反映着特定群体的社会地位与社会角色差异。再次,以服务为标准的社会结构涉及社会生产方式的变化,农业社会的生产方式不同于工业社会,工业社会的生产方式同样不同于以服务为标准的当今社会,由此形成不同的社会阶层,产生不同的地位、角色,凝结成不同的社会关系与社会结构。因此,了解社会结构就必须要弄清社会结构各种要素之间的结合方式。

第二,如果说社会结构是由社会地位、社会角色、社会群体以及社会制度构成的,那么以服务为标准所形成的社会结构主要表现为行动者如何通过服务使个体整合成群体并展开经济社会行动。这种处于社会结构中的个体就不再天然地形成各个有差别的等级或阶层,而是彼此平等地生活在同一个社会里,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推动整个社会目标的实现。为此,这样的社会结构主要以平等的服务把不同的人口组织成扁平式或橄榄式结构,而不宜形成贫富差距不断拉大的金字塔结构。另外,社会结构也涉及个体在社会行动中所处的地位、所扮演的角色,由此就关系到行动者所属的社会阶层以及这个阶层所形成的时空结构。因为不同的社会阶层生活在不同的时空情境之中,形成不同的时空结构,体现着不同的时空特性。而在以服务为标准的社会里,各个阶层彼此平等,服务与被服务结合为一个平等的主体。同时,社会结构还涉及行动者在行动过程中面临的政治、经济、文化、法律等各个方面,从而形成了社会的政治、经济、阶级、组织、制度以及文化等结构。

从历史上看,以种植为主的生产方式把整个社会日益划分为种植业主以及种植业者两大阶层,在这里,土地把种植业主以及种植业者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形成对土地的支配与依赖关系;以制造为主的生产方式则把社会分化为各种不同的产业工人,在这里,资本把企业主与产业工人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形成对资本的支配与依赖关系;而以服务为主的社会则把社会群体分为服务者以及服务对象两大阶层,服务则是维系各个服务主体以及服务对象的桥梁,整个社会形成对服务的依赖。于是,这些社会结构就成了联系社会成员、形成社会秩序的网络。

第三,社会结构是共时性与历时性的统一,由此使得社会结构呈现出动态性特征。共时性与历时性是荣格、索绪尔等社会心理学家提出的重要概念。它们指行动者能够在撇开整个社会系统前提下着重关注处于某一特定时空情境下的社会结构,也就是说,行动者可以从静态方面去把握经济社会结构全体及其体系。在服务型社会里,它所关注的只是这个社会在不同的地区、不同的国家所形成的各种服务类型及其服务方式,寻求对各个国家不同的服务特性的比较。而历时性则是指要从历史的角度去理解社会结构的产生过程、变迁特点、基本性质、社会价值以及未来走向,进而把社会结构看成是一种纵向发展的动态过程。共时性与历时性的统一就是要从横向与纵向相结合、静态与动态相统一的高度去理解和把握作为社会结构以及社会形态的服务,把服务看成具有动态性与稳定性相统一的统一体。

一方面,服务型社会的结构一旦形成,社会结构的服务要素及其组成部分也就相对稳定,大规模的社会结构变迁一般不会轻易地发生,也不会轻易地消失,这体现出相对稳定性的一面。由于服务型社会是从工业社会内部分化出来的一种新的社会类型,因此,即使服务成为这个社会的核心与主导,前服务型社会或者说工业社会形态中所存在的种植业、制造业等产业类型以及由此形成的工业社会类型等仍然存在并发挥着作用。

另一方面,这种稳定的社会结构以及社会类型并不意味着它永远不会发生变化而成为僵死的东西,稳定只是相对性的稳定,是指服务型社会一旦形成其社会结构内部所具有的各个要素之间的相对稳定性,这样的稳定具有暂时性特征。而“动变不居”才是包括服务型社会在内的各种社会类型的实质,也是社会结构所表现出来的常态。在服务型社会里,社会变迁就是社会结构不断转变的过程,是整个社会不断“解构”工业社会、“建构”服务型社会的过程,进而也就是“建构”服务型社会并将服务型社会“结构”化的过程。其中,每一种社会结构形态都蕴涵着特定的社会历史条件,每一种社会结构形态也蕴涵着未来的发展图景。这正如马克思所言:“手推磨产生的是封建主的社会,蒸汽磨产生的是工业资本家的社会。”[4]从这个角度看,服务型社会中,尽管作为一种生产方式的服务始终贯穿于这个社会的核心,成为这个社会的发展动力,但是,服务的内容与形式、结构与体系等则也将会不断地发生变化。

 

二、服务视阈中的社会结构理论

什么是社会结构及其变迁?从种植业角度看,社会结构就是个人如何连接成以农业为纽带的社会关系网络。这样的社会注重经验,强调地域,关注人伦,整个社会由此形成了种植业主与种植业者之间的阶级或阶层关系。从制造业角度看,社会结构就是人们如何形成自由的劳动力并进行自由的职业流动、职业分工与职业组合,进而把人连接成以行业为纽带的职业阶层,社会又通过行业组织进一步强化了整个结构的安排。从服务本身的角度看,社会结构就是一种更加平等与自由的社会设置及社会安排。在这里,人的平等性、主体性地位不断提升,人越来越从“对物的依赖阶段”经过“建立在物的依赖性基础上个体独立性阶段”,逐渐走向“人的个性自由与个性解放”的阶段[5]。在这里,人借助于服务获得了自由和平等、尊重与实现,社会各个阶层处于相对稳定、相互依赖、相互需求、和谐共生之中。

当然,社会结构本身就是经典社会学家提出的基本概念,用来表示具有某种共同属性要素的集合。马克思、涂尔干、韦伯、帕森斯以及吉登斯等社会学家对于社会结构都有较为深刻的阐述。马克思认为,“经验的观察在任何情况下都应当根据经验来揭示社会结构和政治结构同生产的联系,而不应当带有任何神秘和思辨的色彩,社会结构和国家总是从一定的个人的生活过程中产生的。”[6]在这里,马克思还指出:“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合的生产关系。这些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结构。”[7]很显然,马克思是从广义与狭义相统一的高度来理解社会结构这个概念,把社会结构与社会生产方式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在马克思看来,广义的社会结构侧重于社会各个基本活动领域,并与特定的社会生产方式相联系,它主要包括社会的政治结构、经济结构以及文化结构,它涉及整个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其中,社会经济结构相对于社会政治结构、社会文化结构等具有根本性作用,它是社会其他结构的基础,能够将整个社会的其他结构整合为一个有机整体,发挥着如帕森斯所说的“整合”功能。其他的社会结构如社会政治结构、社会文化结构等则属于上层建筑部分,具有相对独立性与稳定性,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社会的经济结构。而狭义的社会结构则主要由于社会分化所产生的社会群体之间的相互关系,如社会阶级结构、社会种族结构、社会群体结构、社会分层结构、社会组织结构等。马克思认为,阶级结构是阶级社会中理解其他社会群体地位、认识其他社会组织等结构的基础,但是在服务型社会里,阶级对立与阶级对抗已经出现了新形势,其中,服务在整个社会生产中的作用与日俱增,服务对社会阶层进而对整个社会的发展具有更直接的现实价值。

马克思对于社会结构的理解具有重要的指导价值,并成为帕森斯、默顿等社会学家探讨的基本问题。帕森斯的结构功能主义理论就是其中最为杰出的代表[8]

帕森斯认为,一个完整的社会结构应当包括两层含义:一是社会系统内部共同维持某种价值观或目标以抗拒外来压力。例如人格系统对于社会系统的整合主要通过社会化与社会控制。二是社会系统与外部环境之间的和谐相处,以便使各种社会行动达到和谐发展状态,进而促进社会变迁。也就是说,任何社会系统要想得以生存就必须能够采取适当的手段处理好系统内部各种影响系统和谐发展的各种问题,同时也要处理好系统与外部环境之间的关系,以便能够实现系统目标。它们是任何一种社会系统维持生存和发展的必要条件,这些条件主要包括适应、目标实现、整合以及模式维持四个方面:

首先,社会系统要具有适应外部环境并从外部环境中获取足够的资源,在系统中加以分配与使用,以使之适应环境,即对“环境”的适应,从而获得维持社会系统存在的各种物质与能量。帕森斯把它称之为“适应功能”。比如,在服务型社会里,整个社会要从服务中获取自身发展的基础,社会系统中的各个阶层、各个组织或群体都围绕服务而生产,以服务为主导统领整个社会的生产与生活,进而决定着整个社会阶层与社会组织的生活。

其次,社会系统要能够最大限度地调动各种资源、利用资源去实现系统自身的目标,这是社会系统的特征之一,帕森斯将此称为“目标实现”功能[9]。例如,在服务型社会里,服务成为贯穿于各个产业的主线,服务也成为联系各个产业的核心,服务成为调动社会各种资源的重要手段,社会资源也围绕着服务而集中,谁能提供更好的服务,谁就可以最大限度地整合社会资源。

再次,任何一个社会系统都是由各个部分组成,要想实现社会系统的目标,就必须要求社会系统各部分之间能够协调一致,使它们能够开展合作并作为一个整体发挥功效,并发展出对付由各部分形成的社会越轨行为方法,这就叫做“整合功能”。比如,在服务型社会里,服务成为一种社会整合手段,服务很好地甄别和筛选特定的目标人群,使得这些群体按照社会的要求进行生产与生活。

最后,社会系统要能够根据规范与原则维持系统秩序,确保社会系统中行动的连续性,同时也要能够处理社会系统内部以及系统各个部分之间的紧张关系问题,确保社会系统中的连续性。这就叫做“模式维持”功能。在前服务型社会以及整个服务型社会里,这样的“模式维持”是比较普遍的,不同的只是在服务型社会里,服务开始把各个个体紧密地结合起来形成一个互相联系的整体。在这里,服务的维持功能不断显现,没有他人的服务任何个体终将无法生存与发展。

对应上述四种功能,整个社会系统可以分为社会系统、人格系统、文化系统以及行为有机体系统。其中,行为有机系统具有适应功能,它是整个社会行动系统的核心;人格系统具有目标实现功能,它是整个社会行动系统的存在依据和发展方向;以规范为主要内容的社会系统具有整合功能,它包括法律、规范以及社会制度等;而文化系统具有模式维持和传承功能。就现实的经济社会而言,经济系统、政治系统、社会控制以及文化系统,它们分别承担着适应、目标实现、整合以及模式维持功能。这就是说,任何行动系统要想维持其生存就必须满足某些特定功能,即所谓的四种功能先决条件。包括体系内需求与环境的需求、需求的实现以及满足这些目标所必须运用的手段。

但是,在今天的社会里,尽管维持社会系统运行的先决条件仍然是上述所说的“四种功能”,这“四种功能”在整个社会的运行过程中仍然发挥作用,但是,这“四种功能”的发挥都倚仗着服务,都依赖于服务,都以服务为纽带,没有服务,系统就无法适应环境;没有服务,就无法实现系统的目标;没有服务,系统就无法整合各种要素;没有服务,就无法维持整个系统的存在,促进系统的发展。

 

三、服务视角下的社会结构功能

在社会学领域,默顿对“功能”这个概念的分析比较透彻,形成了“中层功能理论”。默顿认为,社会结构所涉及的“功能”不是指“某种公共集会”或“节日庆典”,也不是指某种“职业”、“活动”,更不是特指数学上的“函数关系”,而是强调维持社会结构、社会系统的“运行”以便使“整个系统能够存在”[10]

默顿认为,在一个社会文化事项中,不仅有“正功能”也有“负功能”,甚至还有“无功能”,它们都会存在着。为此,我们在进行功能分析时应当裁定所分析的对象或社会文化事项的性质和界限,能够区分出负功能、正功能甚至是无功能。在他看来,凡是社会结构、社会要素对社会整合起到促进作用的是正功能,而导致社会结构瓦解及其关系破裂的则是负功能,另外,对社会结构不发生任何影响的则是无功能。例如,在服务型社会里,凡是能促进服务的形成、丰富服务的内涵等活动就具有正功能,反之则具有无功能或反功能。

不仅如此,默顿强调,在进行社会结构功能分析时,我们应注意分析社会文化事项对个人、社会群体所造成的客观后果,也就是要区别“显性功能”和“隐性功能”。他认为,那些有意造成并可以认识到后果的是显性功能,而非有意造成的以及不能够被认识到后果的则是隐性功能。默顿指出,我们既要去研究某种社会结构所产生的显性功能,更要分析不为行动者所觉察到的后果,也就是努力揭示隐性功能[11]。在他看来,奴隶制度对于美国南方阶层的显性功能就是促进生产力发展,但是却由此产生了大量的社会底层阶层,引起了社会结构矛盾,这是奴隶制度的隐性功能。同时,某种生产形式在不同的社会类型中其功能亦有所不同:在今天,“服务型制造业”、“服务型种植业”以至于“服务型服务业”对于整个服务型社会的形成具有显性功能,而在工业社会里以及前工业社会里,由于服务处于次要地位,因而它们只能具有隐性功能。

从功能主义大师默顿的这些分析我们不难得出,任何一种社会结构都具有一定的社会功能,而这种社会功能的性质、大小、水平不仅取决于社会结构本身,而且也取决于社会结构的构成要素性质及其组成方式,尤其更要取决于社会生产发展的状态。另外,即使社会结构的要素相同,由于其组成方式不同,也会导致社会结构本身所具有的功能发生变化。

当然,构成社会结构的各个要素之间也是相互作用,它们都有自己的特定功能。以服务为主导的经济变革为人类生存提供必需的生产资料以及生活资料,强调服务的政治结构则表征了经济社会发展的有序进行,而注重服务的文化结构则为人们提供具有时代精神的文化产品,使人们形成具有某种价值导向性的精神产品。同样,社会结构内部各个要素的组成方式不同,社会结构所展示出来的功能也不会相同。所有这些表明社会结构的功能是多元一体的。

 



[1] [法]列维-斯特劳斯:《结构人类学》第1,张祖建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299页。

[2]郑杭生:《社会学概论新修》,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74页。

[3] [日]富永健一:《社会结构与社会变迁》,董兴华译,云南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19页。

[4]马克思:《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42页。

[5]马克思:《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106页。

[6]马克思:《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71页。

[7]同上书,第32页。

[8]在当代社会学家当中,吉登斯对于社会结构作出了重要的理论贡献。参见[英]吉登斯《社会的构成》,三联书店1998年版。

[9]有的文章中将它翻译为“达鹄功能”。

[10] [美]罗伯特·K.默顿:《论理论社会学》,何凡兴译,华夏出版社1990年版,第99101页。

[11] [美]罗伯特·K.默顿:《论理论社会学》,何凡兴译,华夏出版社1990年版,第150页。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