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导论

  

 

迄今为止的社会发展表明,作为一种与自然相对的存在形式,人类社会进行着一种类似于加速度运动的发展方式,从而使得人类的社会行动有别于自然界中的任何一个物种,人类由此也就成为超越于任何一个物种的社会性存在物,使得人成为自然与社会的主体。

从人类历史所经历的时间性来看,每一个时代的人类所经历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展现出时间的压缩性。从500万年前人类起源,距今约250万年至约1万年前人类才进入旧石器时代,而迈进新石器时代的大门则是从1.8万年的事情。此后,人类以及人类社会的发展速度似乎越来越快:距今5000年人类进入了青铜器时代,距今4000年则进入了铁器时代,耕作技术以及由此形成的社会生产力得到了显著提高,并使得人类逐步迈进农业社会。大约到了17世纪,人类开始迈进工业社会,进入到工业社会时代,19世纪70年代人类已经进入到电气时代,到了20世纪40年代进入原子能时代。仅仅过了50年,人类就进入了互联网时代,而物联网时代的到来更使得人类社会的发展进入到全新的概念时代。21世纪的今天,数码产品的更新换代甚至以月计算,也许用不了多久,人类社会还将出现一个更新的社会类型以及出现更新的经济社会运行动力,出现更新的推动进步与发展的工作手段和标准。

从社会发展所经历的空间性来看,人类活动的能力越来越强,拓展的空间范围也越来越广,由此也展示出空间的扩展性。早期的人类处于彼此独立、难以交流的状态之中,形成了个性鲜明、自成体系、相对独立的文化模式,产生了具有相对稳定性与独立性的“器物、经济、社会、道德、宗教”等规范与文化要素。当然,那时的人类社会交往的空间范围极其有限。随着社会生产的发展,人类交往的空间范围日益扩大,人们之间的联系逐渐密切,不断从单一的民族国家走向世界。今天,现代科学技术尤其是信息技术的发展使得人类日益突破了空间限制,把茫茫宇宙连接成名副其实的地球村、空间站,使得整个社会的生产方式发生了革命性变革。为此,吉登斯曾经说过:“早在1892年,一个评论家就曾写道,由于现代报纸的作用,某个边远乡村的居民对当时所发生的事件的知晓程度,超过了一百年前的一位首相。阅读某一份报纸的村民自己就同时关心着发生在智利的革命,东非的丛林战争和发生在俄国的饥荒。”[①]

所有这些充分表明,人类的活动是一个时间压缩、空间延伸的过程,人类社会的每一个发展阶段所经历的时间间隔会越来越短,每一个发展历程所拓展的空间范围会越来越广。我们可以借用吉登斯的“时空抽离化”范畴加以表达,这种时空抽离化机制的出现体现出人类社会发展的迅捷性,预示着新的社会类型将不断推陈出新。

马克思认为,人类社会发展所展现出来的这些特质究其原因就在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和辩证发展,也就是生产方式发生革命性变革的使然。在马克思看来,生产力是最活跃、最革命的因素,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有什么样的生产力就有什么样的生产关系以及与之相适应的上层建筑。社会的发展一定是物质生产力发展的结果,物质生产力构成了社会发展的强大动因。当然,马克思认为,作为“生产能力”与“物质力量”相统一的“生产力”本身是一个内涵十分丰富的概念,既可以表示“生产工具、劳动对象、劳动者、科学技术”等东西,也可以表示“生产能力”、“生产效率”、“生产资料”、“生产关系”、“劳动者”、“科学技术”以及“发明创造”等。

因此,生产力的发展内在地决定着生产方式的进步。马克思说:“组织共同家庭经济的前提是发展机器,利用自然力和许多其他的生产力,例如自来水、煤气照明、暖气装置等,以及消灭城乡之间的对立。没有这些条件,共同经济本身是不会成为新生产力的,它将没有任何物质基础,它将建立在纯粹的理论上面,就是说,将纯粹是一种怪想,只能导致寺院经济。”[②]在这里,马克思把“自然力和自来水、煤气照明、暖气装置、机器”等“生产资料”、“生产工具”都看做是生产力。这也表明,生产力以及生产力中的各个要素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这就为我们把服务当成一种生产力提供了理论支撑。

马克思还说,“所有这些对不同土地的不同肥力的影响,都归结为一点:从人工肥力的角度看,劳动生产力的状态,这里指的是农业可以立即利用土地自然肥力的能力,——这种能力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上是不同的,——和土地的化学结构及其他自然属性一样,是土地的所谓自然肥力的要素”[③]。在这里,马克思直接把生产力理解为一种能力,一种“生产的能力”。

在这些不同的生产方式中,每一种社会类型都会形成自己的独特动力因素,推动这个社会的发展。亚当·斯密认为,农业社会里,土地成为财富之母,推动社会发展的动力要素是土地,谁拥有了土地谁就拥有了充足的生产资料,进而也就掌握了一切。马克思发现,在资本主义社会里,资本作为一种生产要素被绝大多数经济学家们所认同,把它作为推动社会发展的动力资源。有了资本就有了土地、机器、劳动力、先进的科学技术以及生产方式。马克思认为,“随着资本主义生产的扩展,科学因素第一次被有意识地和广泛地加以发展、应用并体现在生活中,其规模是以往的时代根本想象不到的”。[④]为此,邓小平精辟地指出,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中,科学技术的作用与日俱增并成为“第一生产力”。

这表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对于推动社会发展的生产力要素的理解是丰富的,不仅有“自来水、煤气照明、暖气装置”,而且还包括“城乡之间的对立”,以及随着社会发展凝聚而成的特定“生产方式”,甚至包括“创新”、“资源”等,它们共同成为人类社会发展的动力资源。这也表明,推动不同社会形态以及不同社会发展阶段的动力要素不尽相同,在不同的社会发展形态下社会发展动力要素也应当有所不同,由此形成的生产方式也不相一致。在笔者看来,在当今社会中已经诞生了一个崭新的、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思维和工具——服务,服务成为社会运行的一种标准,并由此使得整个社会出现了新的类型。

在当今社会,无论是农业生产、工业制造、服务贸易等,也无论是光电子技术的运用或互联网乃至物联网的发展,它们的运行都将把服务贯穿于其中,把服务作为动力和工具,各个行业的生存与发展离不开服务,服务成为今天社会运行与社会发展的思维及工具。换句话说,今天,现代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为人类社会创造了一个新的发展动因——服务,服务由此构成了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由此,我们也可以进一步说,整个社会的运行与管理必然受到服务的主导。

为此,我们把推动当今社会发展的动力要素、构成社会发展的生产方式称之为“服务”,把“服务”当成一种社会生产力以及生产中的独立要素,进而把这样的社会称之为“服务型社会”。之所以把“服务”作为当今社会发展的动因,主要在于以下几点:

第一,从社会生产运行来看,当今时代,市场经济高度发达,同质化运营主体越来越多,竞争成为人们普遍接受的观念,买方市场已经成熟,产业链、产品从生产到消费的整个流程,加入其中会充满竞争,各个运营主体要为整个生产流程提供符合标准的服务,否则它将被排除在整个流程之外,它也就无法从这个流程当中获取收益,于是,“服务”越来越成为企业成功的力量之源与可靠保证,企业只有在为经济流程提供符合服务标准的前提下,才能很好地进行自己的生产与经营。如果企业生产的是中间产品,那么就必须为企业的下游或者下一个环节提供符合标准的配套产品,而这种符合标准的产品其实就是为对方提供服务;如果企业生产的是终端产品,那么它就必须为最终消费者提供符合标准的产品服务以及售后服务。这样就使得企业的一切生产与经营活动都进入了“服务”范畴之中,成为“服务”的一种行为类型。

第二,从产业结构来看,今天的产业结构已经不能简单地划分为“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了,不能简单地划分为农业、制造业和服务业了。这些划分实质上是工业社会的产物。当今社会,各个产业结构之间不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且更直接体现为它们都是以服务为载体、以服务为手段、以服务为依托、以服务为目标,按照服务的标准来经营所有的产业,按照服务的标准进行自己的行动。如果从这个角度看,传统的三大产业在今天甚至可以直接叫做“服务型种植业”、“服务型制造业”以及“服务型服务业”,所有企业、产业均已经服务行为化了,服务由此成为贯穿于各个产业的主线,服务成为联系传统三大产业的核心,服务成为引领和统摄产品形成过程的“纲”。

第三,从社会类型来看,服务在整个人类社会形态中尽管早已存在,只不过随着人类社会由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以及后工业社会的转变,服务因素的重要性逐渐显现,其重要性与日俱增,服务逐步处于现代社会发展中的核心地位,也就是说,社会的发展日益把原来遮蔽的服务元素功能清晰地解蔽出来。无论是产业的运营,还是政府管理等,都开始显现出必须以服务为核心、以服务为理念、以服务为手段、以服务为宗旨,以服务为归宿的标准、理念和趋势。对此,本书认为,服务已经成为当今推动社会发展的动力,因而构成了生产力要素中的“独立变量”。

第四,从服务本身来看,服务本身也已经成为经济社会中的一种产品,也就是说,服务本身可以作为一种完全独立的产品来进行售卖,而作为服务产品的售卖者,它本身可以不生产一个有形产品,也不售卖别人的有形产品,而仅仅售卖自己的服务方式、服务行为、服务手段等,通过对服务的售卖可以体现自我的存在价值,实现自身的利润。突出的例子如google、百度等搜索引擎对人们日常生活的广泛影响,这些搜索引擎所提供的完全是一种没有物质内容的服务;像阿里巴巴淘宝网、携程网那些B2BB2C等网上交易行为的存在和发展,同样是人们通过服务行为实现价值的一种表现,这些网站平台本身没有任何工厂和店铺,它们卖的就是一种品牌——对本网站平台的信任度与认同度,它们卖的仅仅是一种服务,而实物品的让渡,交易行为的发生却是物品所有者、场所经营者和需求者之间的事情。

总之,在今天的社会里,“服务”贯穿于整个社会发展的全过程,“服务”无时不有、无处不在。“服务”是我们人类生存于这个社会的法宝,服务是企业成功的保证,“服务”是生产过程的统领,“服务”是整个社会运行的动力源泉。一句话,服务已构成了这个社会发展的核心、源泉与动力,服务成为这个社会的标准。

普遍的看法是,当今社会已经进入到第四次产业革命阶段,第四次产业革命的兴起推动着整个产业结构的深刻变化,使得在传统的第一以及第二产业内部诞生了服务性经济,导致种植业与制造业的性质及功能发生了嬗变,其中日益彰显并逐渐拓展的就是服务的功能以及服务的地位。与此同时,参与农产品、工业品以及服务业的生产与经营的主体会越来越多,服务对于农业、工业、服务业的作用越来越明显,并将成为推动产业发展的强大动力与可靠保证,由此使得服务在整个经济中的地位越来越突出,越来越活跃。

需要指出的是,对今天产业行为当中的服务行为,不能简单地认为凡属服务性行为就是服务业行为,也不能简单地把服务性行为产生的效益就认为是服务业的效益,以致将人们的服务性行为、服务性行为的载体、服务性行为的效益皆视为服务业之中的属性,而应当把服务性行为独立于某一个产业来理解。当今社会产业结构中服务功能的扩大并不在于服务业本身的发展,而是整个产业的发展给人类社会的发展提出了崭新命题,努力把服务当做一种整合传统种植业、制造业与服务业的重要杠杆,强调服务理念的产生、服务内涵的改变、服务性思维模式以及服务性手段与工具的应用等是足以引起我们研究和关注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讲,今天所谓服务型经济的扩大,其真实意义就在于服务性的思维模式与工具在整个经济社会中的广泛使用与渗透。

需要说明的是,服务功能的日益扩大,服务重要性的日益增强,服务能力的日益凸显,并不在于服务业的兴起与发展,而是整个社会的发展越来越离不开服务的功能、服务的标准。

具体来说,在服务型社会里,农产品的生产不只是单纯为了满足生存的需要,更多地体现着为人的身心健康、休闲娱乐、怡情养性等服务;农产品也不是简单粗放的提供给市场、提供给消费者,而是变成了为下一环节提供标准的供应品,这实际上就是一种服务行为,农业已经内化为服务的一部分。在服务型社会里,工业产品从原料的选购,工业产品的设计、生产、包装、营销以及售后保障等都体现着服务的特性。原材料从开采到选购再到加工都围绕着为消费者或者下一个生产运行环节提供标准化的服务而展开的。你的需要也是我的需要,我的需要也是他的需要,他的需要就是我们共同的需要,所有的需要构成了经济运行的需要。一个生产产品的企业,它能生产什么已经不占主要地位,“他”、“他们”构成的社会需要才更重要。生产在这里其实已经变成为某种服务标准的简单、被动行为。因此,在服务型社会里,单一的农业或种植业、制造业以及服务业已经不复存在,或者说,今天的各种产业类型都是体现着新内涵、新概念的“服务业”的一种,整个社会唯一存在的一种生产经营活动就是服务活动,而这种服务活动绝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服务业,由此预示着经济社会进入到了一个崭新的阶段,形成了新的经济社会类型。

这表明,当今社会,人们的一切经济和社会行为都是为他人、进而也是为自我提供服务,服务是推动社会发展的手段与动力,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独立要素。正是从这个角度看,今天的社会已经出现了一种崭新的社会类型,那就是服务型社会,服务就成为这种社会类型的显著标志,服务自然也就成为这种社会类型的灵魂。

为此,我们就要揭示出服务型社会的内涵、特征,找出服务型社会与农业社会、工业社会以及后工业社会等社会形态的异同点,分析“服务”在服务型社会中的地位与作用,揭示出服务型社会中的“服务”与前服务型社会中的“服务”所具有的不同含义,服务与其他各个产业之间的关系,探讨作为一种社会类型的服务型社会的提出对于整个经济社会发展的意义与价值等。

 



[] [英]安东尼·吉登斯:《现代性的后果》,田禾译,译林出版社2003年版,第13页。

[]马克思:《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第33页。

[]马克思:《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人民出版社1974年版,第734页。

[]马克思:《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7,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572页。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