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推陈出新是社会运行的主要方式。社会之所以不断地变化与发展,往往是由于在它内部出现了新的动力要素。及时发现这些要素,观察它们在社会发展中的作用过程,判断在这个过程中是否会出现新的社会类型,是对研究者的理论勇气的一种考验。摆在我案头的这部《服务型社会的来临》书稿,提出以“服务型社会”这个概念表达自己对当代社会变迁的理解,无疑是一个大胆的尝试。

看到这个书名,自然会联想到丹尼尔·贝尔的《后工业社会的来临》。那么,“服务型社会”与“后工业社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是不是属于后工业社会之后的新的社会类型?两者是不是展现出一种时间上的先后相承关系?提出“服务型社会”这个概念,能否概括“工业社会”、“后工业社会”这些概念难以概括的新现象和难以解答的新问题,亦即“服务型社会”在何种程度上揭示了当代社会变迁的新特征?这是我们作为读者想要追问的,也是作者应该明确回答的。

在该书作者看来,“服务型社会”的出现并不意味着“后工业社会”的终结,也不意味着是服务业为主导的社会,它本身也并不必然地产生于“后工业社会”之中,它同样可以出现在工业社会里(也可能只出现某些征兆),因而它与“后工业社会”就不是一种前后相继的时间序列关系。在“服务型社会”里,各个行业及部门,生产与消费、经营与管理都是以服务为理念、以服务为手段、以服务为目的。在这样的社会里,服务不仅普遍性地存在于服务行业,而且也存在于生产领域以及日常生活领域,使得服务成为引领社会潮流的标准。在这里,现有的各个产业都成为服务的一部分,人们的生产与生活都离不开服务,也都体现为服务,并以服务表现着自己的存在。于是,服务构成了经济增长与发展的动力,服务由此成为这种社会类型的核心要素。

“服务型社会”是一种以“服务”为主要特征的社会,它不是“社会形态理论”意义上的一种新的社会形态(一种社会形态可以构成一个历史时代),并不意味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将从原有的社会形态转变到服务型社会形态。它只是现代社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新特征,以及以这种新特征为标志的社会类型。正如“网络社会”“信息社会”“消费社会”等等概念一样,都是指具有某种特征的社会,这些特征可以同时出现,也可以相继出现,但它们并不是与“社会形态”同一层次的概念。

作者敏锐地注意到,在现代社会的某些方面、某些领域、某些阶段出现了服务型社会的曙光。而这个“曙光”可能会改变我们的生活习惯以及思维方式。作者把服务型社会当做一种新的社会类型,并以此去解释当代社会发展的新情况、新问题,这无疑是提供了一种观察当代社会发展的新视角,对于我们丰富已有的社会类型理论具有启迪意义。

作者是我的学生,在师生相处的岁月里,希有给我的印象是追求上进、勤于思考。他既是一位勤奋的学者,也是一位在政府部门从事实际工作的干部。作为学生,他能利用自己所能利用的时间和条件,阅读我所推荐的书目,扩大自己的知识面,努力提升自己,形成认识社会、理解社会的理论视角;同时,他能结合自己分管的工作,关注世界上一些发达国家或地区产业发展的新特点与新趋势,如代工的兴起、服务外包的普遍化、物联网的形成等,思考新兴产业发展的实质,探索推动产业发展的新因素,把它们归结为“服务”。他认为,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以及生产方式的变革,服务越来越作为社会运行与发展的重要手段与形式,成为现有的种植业、制造业、服务业等各种产业的基础与核心,服务改变着现有的三大产业发展与推动模式,服务由此将成为社会生产力诸要素中的“重要变量”与“独立要素”,使得如今的种植业、制造业与服务业越来越变成“服务型种植业”、“服务型制造业”、“服务型服务业”。因此,这样的社会类型可以称之为“服务型社会”。

在该书的写作过程中,希有数次利用来北京出差的机会与我讨论和交流,但该书的重要观点或者说真知灼见,是他独立钻研的结果。书稿完成以后,他又能吸取其他老师的建议,及时加以补充与完善,展现了作者勤于学习、勇于探索的品格。

当然,作为一种探索性的新作,书中有些地方还需要认真斟酌:例如,如何从个案分析上升到普遍性、规律性的认识,这不仅需要案例本身的典型性和客观性,同时也需要论证的科学性和严密性;又如,“服务型社会”与“工业社会”以及“后工业社会”的对话还可以进一步深入开展,“服务型社会”对于当代中国社会变迁的价值也要加以阐释等。但是,这些缺憾都无法遮蔽本书的创新锐气。在此也祝希有更上一层楼!

 

 

                                                                        景天魁

2010829于北京昌运宫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