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文化类> 宗教> 教会史 > 评注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评注

优西比乌习惯于接连不断地征引一段又一段的资料,这已被公认为优西比乌的特点。因此,有些学者对他大加诟病,认为他只是连篇累牍地引用资料,很少作出他自己的历史评论。假若优西比乌是一位现代史学家的话,那么,这种批评是恰如其分的,而且尤其适用于现在的这第三卷。但是,我还是想为他辩护几句。接下来,当优西比乌记录与自己时代相近的历史事件时,他很少这样做,比如,当他处理诸如303年之后的大迫害等当代事件时,他以一位目击者的身份讲述当时的事情,很少引用前人资料。

  此外,优西比乌确实旁征博引了不少资料。然而,这恰恰是最值得庆幸的。倘若不是优西比乌的记录,这些资料,即使是残篇断简,都不可能流传至今。当然,这说法不适用于约瑟夫,其作品至今仍保存完好;也不适用于两位同名的克莱门、伊格纳修、波利卡普、查士丁、爱任纽、德尔图良等人的部分作品。但是,这说法依然适用于帕皮亚、夸德拉图斯、墨利托(Melito)、黑格希普斯、罗多(Rhodo)、阿波利拿里(Apolinarius)和其他早期作家,也适用于一些原本早已佚失的重要敕令和文件。

  优西比乌反复地指出,耶路撒冷的毁灭,乃是出于上帝的惩罚,因为他们谋害了基督。当代读者可能会对此感到难以接受。但是,不幸的是,这种观点在当时具有相当的典型性,许多早期基督徒在教会与会堂之争中都持有这样的观点。其实,就这点而言,比起同时代其他作家来,优西比乌的观点还算是有所保留的。如果说早期的许多基督教作家都是反犹的,那么同样也可以说,许多早期的犹太教作家都是反基督教的,一些地方的犹太人还煽动过针对基督徒的迫害。当然,这并不是在为双方的过激行为与互不宽容作辩解。

  优西比乌致力于寻找与使徒和早期教会命运相关的信息,这一点恰恰反映了现代人在做同样努力时的种种旨趣。此外,优西比乌并非一味地不予置评。比如,他一方面欣赏帕皮亚对早期使徒传统的耳濡目染,另一方面又毫不掩饰地表达自己对帕皮亚千禧年观的不屑一顾。类似地,优西比乌一方面表示了自己对正典中尚存争议之作品的怀疑,另一方面又试图公正地对待那些认为这些作品属于正典之列的作家。

  优西比乌以耶稣的传道生涯为切入点,试图解释《约翰福音》与对观福音书(Synoptic Gospels)的差异,也就是说,他认为,《约翰福音》记述的是耶稣在施洗约翰入狱之前的公开传道,而对观福音书关注的则是耶稣在施洗约翰下监之后的行迹。这种说法只在极个别地方才是正确的,作为一种完整的解释则是完全站不住脚的。优西比乌的这点差错让人颇感奇怪,因为他在解释圣经时通常都非常小心谨慎。

  优西比乌在开始历史叙述时采用了一些专门说法,比如,“罗马主教”或“安提阿主教”(bishop),“耶路撒冷主教职位或辖区”(bishopric),“亚历山大教区”(diocese),等等;这些说法在很大程度上都犯了年代误植的错误(anachronistic),而且反映的只是教会教阶体系在靠近优西比乌之时的晚期发展阶段。譬如,在后来的意义上,罗马的克莱门很难说是一位主教,还不如说他是一位长老,负责与哥林多信徒沟通罗马教会所关切的问题。

  优西比乌《教会史》的这一卷具有极为独特的价值,因为它追溯了新约正典的形成过程。从这一卷显然可以看出,正典的形成并不是出于某次早期大公会议的某个决议。毋宁说,早期基督教的不同中心采用不同的新约作品,正是这样的状况最终决定了什么是正典。关于正典的形成过程,优西比乌还有更多的话要说。

  至于同时期的罗马史,尼禄被手下的西班牙总督加尔巴(Galba6869年在位)赶下王位;之后的短时期内,奥托(69年在位)、维特里乌斯(69年在位)和苇斯巴芗(6979年在位)三人接连继位,因此有所谓“四王之年”的说法。苇斯巴芗在被拥立为皇帝之前,是犹太战争中罗马方面的指挥官。他创立了弗拉维夫斯王朝(Flavian dynasty),为罗马政府重新带来秩序、尊严和经济繁荣。苇斯巴芗是那种严肃认真的人,但又不失风趣幽默。年近六十才登上帝位的他,由于经常在前线作战的缘故,不仅意志坚韧,而且深得军人拥戴。他善于算术,做得一手好账,甚至还发明收费厕所[直到今天,罗马的收费厕所仍将被称作“苇斯巴芗尼”(vespasiani)]的这类事物以广开财源。他在公共建筑方面颇有建树,其中包括罗马的弗拉维安圆形大剧场。他之所以建造这座大剧场,并不是因为他想要迫害基督教,他和他的儿子提图斯都未曾重新启动过尼禄的压制政策。

  在苇斯巴芗被拥立为皇帝后,提图斯(7981年在位)接掌犹太战争中罗马军队的指挥权,并在70年攻占耶路撒冷。在父亲死后,深孚众望的提图斯继承帝位。提图斯曾和犹太公主、亚基帕二世的姐妹百尼基(Bernice)(使徒行传25)有过一段风流韵事。不过,由于政治方面的种种原因,他最终离她而去。在他上台初期,维苏威火山(Mount Vesuvius)爆发,赫尔库拉诺姆(Herculaneum)和庞培(Pompeii)两座城市被湮没。81年,一次发烧夺去了他的性命,也终结了他的短暂统治。

  继承提图斯王位的是他的兄弟图密善(Domitian8196年在位),他是一个卑劣的独裁者,大概正是他,挑起了罗马帝国对基督徒的第二次迫害。这次迫害也波及了罗马贵族——图密善的亲戚克莱门斯和图密提拉都在受害者之列。此外,这次迫害肯定还蔓延到了东方,因为优西比乌曾经提到,使徒约翰在当时被放逐到拔摩岛。《克莱门前书》大概准确地反映了这次大迫害时发生的情况。这次大迫害最晚结束于图密善遇刺的96年,这次遇刺也标志了弗拉维夫斯王朝的终结。

  接下来的96年至180年,先后继承帝位的是所谓的五位君,其中四位皇帝不是选择自己的儿子(他们其实根本没有儿子),而是选择他们认为最合适的下属充当皇位继承人。内尔瓦(Nerna9698年在位)原是一位聪明机灵的老法官,他尊重元老院的意见,尽力为罗马着想。继承内尔瓦王位的是其养子图拉真(98117年在位),他通过征服达细亚(Dacia)和美索不达米亚,把罗马帝国版图扩大到了极致。图拉真对基督徒采取温和的政策,这一点在他那封与庇推尼总督普林尼的著名通信(约112年)中表露无遗;图拉真在信中建议普林尼停止对基督徒的追捕,即使在基督徒遭到依法指控,法律不得不采取行动的时候,也是如此。尽管如此,正是在图拉真统治期间,安提阿主教伊格纳修锒铛入狱,最后在罗马殉道(约110年)。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