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文化类> 宗教> 教会史 > 主教的承传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主教的承传

主教的承传

 

  34图拉真在位第三年,克莱门在传讲圣言九年后告别人世,其罗马主教一职被移交给俄瓦勒斯图斯(Evarestus)。

35关于西面如何殉道终结此生,我们在前面已经交代过。在西面殉道后,一位名叫犹士都(Justus)的犹太人接任耶路撒冷主教一职。当时,有许多奉行割礼的犹太人改信基督,犹士都正是其中的一位。

 

安提阿的伊格纳修

 

36当时,使徒的同伴波利卡普是亚细亚一带大名鼎鼎的人物,他接受主见证人与仆人的委任,担任士每拿主教一职。与波利卡普同时代的杰出人物有:希拉波利斯主教帕皮亚,以及安提阿的第二任主教伊格纳修,这位伊格纳修至今依然享有盛名,因为他接续的乃是彼得的主教职分。根据传统说法,伊格纳修由于为基督做见证的缘故,被从叙利亚押到罗马,成了野兽口中的食物。在被押往罗马的途中,伊格纳修被严加看守,尽管如此,他还是在行经亚细亚各地教会的时候教诲和劝勉当地的基督徒团体。伊格纳修特别警告他们,要提防当时刚刚在各地出现的异端,并且鼓励他们牢牢持守使徒传统。同时,伊格纳修还指出,出于稳妥起见,有必要把这个使徒传统付诸于文字。因此,当伊格纳修来到波利卡普所在的士每拿时,他写下多封书信,发给各地教会。在写给以弗所教会的信中,他提及当地牧者阿尼西姆(Onesimus);在写给梅安德河畔的玛尼西亚(Magnesia)教会的信中,他提及当地主教达玛斯(Bishop Damas);在写给特拉勒斯(Tralles)教会的信中,他提及当地教会领袖波利比乌斯。此外,他还致信罗马教会,恳请当地教会不要为自己的即将殉道求情开脱,因为殉道乃是他的夙愿。我从上述书信中摘录出如下几段话:

 

从叙利亚到罗马的一路上,不管是在海上还是在陆地,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我一直都在与野兽搏斗。我被绑在十头豹(即一组士兵)之间,他们的好心好意有时反而使得情况变得更为糟糕。他们令人羞耻的行为虽然让我的信仰饱受了考验,但我却不能因此得以称义。但愿我能够从那些等待着我的野兽得到益处,我也祈求上帝,这些野兽真的能够行动敏捷。我愿意诱使它们尽快吞噬我,而不让它们害怕碰我。要是野兽不愿意,我就会强迫它们这样做。请原谅我这样说,但是,我很清楚,殉道对我来说最好不过:因为我这样才真正开始成为一位门徒。但愿一切可见的或不可见的,都不会阻止我得着基督。不论火烧、被钉十字架、与野兽搏斗、筋骨断裂、四肢残缺不全、粉身碎骨甚至魔鬼的百般折磨,只要能够得着耶稣基督,我都欣然接受。

 

这就是伊格纳修从士每拿所发书信的部分内容。在往后的路途中,伊格纳修在特罗亚(Troas)写信给非拉铁非的众位基督徒,并且致信士每拿教会,其中特别提到当地教会领袖波利卡普。伊格纳修深知波利卡普是一位使徒般的人物,于是把安提阿的群羊托付给这位真正的牧人,请他竭力牧养这群羊。在这封写往士每拿的信中,伊格纳修引用了一段出处不明的关于基督的资料:

 

我知道并且相信,即使在复活后,他依然有血肉之躯。他来到彼得及其同伴当中,对他们说:“过来摸摸我看,我并不是没有肉身的灵。”他们立刻摸了他,并且相信了。

 

爱任纽也知道伊格纳修的殉道,并且引用过他的书信:

 

一位与我们有着同样信仰的殉道者,在被交给野兽的时候曾经说过:“我是上帝的麦粒,野兽的牙齿将磨碎我,由此,我将变成纯净的面包。”

 

波利卡普在写给腓立比人的书信中也提到了这些事情:

 

我劝你们要操练顺从,并要操练忍耐;不仅在蒙福的伊格纳修、鲁孚(Rufus)和佐希姆斯(Zosimus)那里,而且在你们中间的其他人以及保罗本人和其他使徒那里,你们已看到了这样的顺从和忍耐。他们并没有徒然空跑,而是满有信心和公义。他们站在主的那一边,配得分享主的受难。因为他们并不贪爱现今的世界,他们所爱的,乃是那为我们死并且因为我们的缘故被上帝从死里复活的主……你们和伊格纳修都曾写信告诉我说,倘若有人去叙利亚的话,就把你们的书信也捎带上。我会这样做的,要么我自己去,要么我会以我们的名义派一名代表去。按照你们的要求,随信附上伊格纳修写给我们的书信,以及我收到的其他书信。这些书信将会使你们受益匪浅,因为其中饱含信心、忍耐和教诲。

 

  以上即为关于伊格纳修的材料。继他之后,希罗(Hero)担任安提阿主教。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