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文化类> 宗教> 教会史 > 基督的本性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基督的本性

基督的本性

  

  [与一般的教会史著作不同,本卷第二节至第四节接下来要处理的主题是先存的基督(the preexistent Christ)。从第五节开始,优西比乌才开始叙述通常所谓的教会史。]

  2基督有两重特性:一方面,好比我们身上的头,他是上帝;另一方面,好比我们身体中的脚,他为了拯救我们,披戴上人性,成为与我们有一样性情的人。在讲述基督的故事之前,我首先交代几点最为重要且最为基本的内容,以证明基督教的古老和神圣。其实,基督教并不是一些人所以为的产生没多久的外来新兴宗教。

  诚如圣灵在先知书中所说的:“谁该宣扬他的起源?”(以赛亚书538),没有任何一种语言足以描绘基督的起源、本质和特性。因为除了圣子之外,没有人知道圣父,除了生出圣子的圣父之外,没有人能够完全认识圣子。圣子是未有世界以先就已存在的光,是超越时间的智慧,是太初就与圣父同在的永生之道和上帝,

  除了圣父之外,有谁能够认识他呢?圣子在一切可见的、不可见的受造者之先,是上帝首生的和唯一的后裔,是属灵天军的元帅,是大有智慧的使者,是圣父奇妙计划的执行者,是与圣父一起创造万有的创造者,是仅次于圣父的宇宙之第二因,是上帝真正的独生子,是一切受造之物的主、上帝君王,他的权柄(lordship)、能力、尊荣和神性都来自圣父。在圣经中,神性被神秘地归于基督:

  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万物是藉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他造的。(约翰福音113

  实际上,这也是伟大先知摩西的教导。藉着圣灵的默示,这位最早的先知如下描述宇宙的起源及其秩序的产生:创造主把一切次等事物的创造都单单交给基督,而且还与基督讨论人的创造:“上帝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创世记126

  另一位先知也满有确信地把神性归于基督:“他说有,就有;命立,就立。”(诗篇339,另参见诗篇1485)按照这位先知的看法,圣父创造主是至高的君王,藉着尊贵的点头发号施令,次一位的圣道则是圣父命令的执行者。

  自被造以来,凡满有公义的有德之人——摩西、摩西之前的亚伯拉罕及其后裔、摩西之后的众义人和众先知——都藉着心灵的眼睛认出他,并且把当有的敬拜献给这位教导所有人类认识圣父的上帝之子。据载,耶和华上帝(the Lord God)曾取了一位普通人的形象,向坐在幔利橡树底下的亚伯拉罕显现。然而,亚伯拉罕还是把他当作上帝来敬拜,说:“主啊,审判全地的主啊,你岂不行公义吗?”(创世记1825)既然理性绝不会允许全能者的永恒本质化身成人的样子,即使是幻觉中的化身也不允许,圣经也不可能杜撰这个故事,如果称他为宇宙第一因并不恰当,那么,在这故事中所描写化身成人的,除了先存的道之外还有谁呢,关于这先存的道,《诗篇》有言:

  他发命医治他们,救他们脱离死亡。(诗篇10720

  摩西清楚地写道,他是与圣父一致的第二位的主(a second Lord after the Father):“当时,耶和华将硫磺与火,从天上耶和华那里,降与所多玛和蛾摩拉。”(创世记1924)当他化身成人向雅各显现时,圣经又一次称他为上帝,他对雅各说,“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为你与上帝……较力……得了胜”。此外,雅各还给那[较力的]地方起名为“神之面”(the Vision of God),意即,“我面对面见了上帝,我的性命仍得保全”。(创世记322829

  倘若有人以为在上述神显记载中显现的不是上帝,而是次级的天使或上帝的侍从,这样的说法显然是错误的,因为在谈到天使或侍从向人的显现时,圣经在无数章节中都已再清楚不过地指出,他们是天使,不是上帝或主。

  尽管只看到以人形显现的他,摩西的继任者约书亚还是把他称为耶和华军队的元帅,也就是说,他被当作众天使、众天使长和天上诸军的首领,他是圣父的能力与智慧,在对宇宙万物的统治中居于次位。相关记载如下:

  

  约书亚靠近耶利哥的时候,举目观看,不料,有一个人手里有拔出来的刀,对面站立。约书亚到他那里,问他说:“你是帮助我们呢?是帮助我们的敌人呢?”他回答说:“不是的,

我来是要作耶和华军队的元帅。”约书亚就俯伏在地下拜,说:“我主有什么话吩咐仆人?”耶和华军队的元帅对约书亚说:“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的地方是圣的。”(约书亚记51315

 

以下的记述同样表明,与摩西说话的那位也是他:

 

耶和华上帝见他过去要看,就从荆棘里呼叫说:“摩西!摩西!”他说:“我在这里!”上帝说:“不要近前来,当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之地是圣地。”又说:“我是你父亲的上帝,是亚伯拉罕的上帝,以撒的上帝,雅各的上帝。”(出埃及记346

 

还有许多其他证据表明,被称为上帝之道和智慧的存在者确实存在,他存在于世界被创造之前,曾协助全宇宙的上帝创造一切事物。藉着所罗门的口,智慧清楚地揭示出她自己的秘密:

 

我智慧以灵明(counsel)为居所,又寻得知识和谋略。帝王藉我做国位,君王藉我定公平。王子和首领,世上一切的审判官,都是藉我掌权……在耶和华造化的起头,在太初创造万物之先,就有了我。从亘古,从太初,未有世界以前,我已被立。没有深渊,没有大水的泉源,我已生出。大山未曾奠定,小山未有之先,我已生出。耶和华还没有创造大地和田野,并世上的土质,我已生出。他立高天,我在那里;他在渊面的周围划出圆圈,上使穹苍坚硬,下使渊源稳固,为沧海定出界限,使水不越过他的命令,立定大地的根基。那时,我在他那里为工师,日日为他所喜爱,常常在他面前踊跃。

 

  以上,我简要地证明了圣道是先存的,他曾向一些人——如果不是所有人——显现过。

  那么,在很久以前,基督为什么没有像现在这样遍传万民万国呢?我的解释如下。以前的人不能全然领会基督教导所具有的智慧和价值。起初,在原先的蒙福境况中,初人(the first man)轻忽上帝的命令,堕入必死境况,原先享有的天堂喜乐变成了地上的咒诅。他的后代虽满布世界,但仅仅只有一两位义人,大多数人比他这位祖先更为败坏;他们选择一种并不值得过的野蛮生活,全然不曾知晓城市、国家、艺术、知识、法律、美德和哲学这样的名词,生活得如同沙漠中未开化的游民一样,藉着过度的邪恶不断地摧毁理性与文化。他们全然败坏,互相腐蚀、互相谋杀、互相吞食,甚至在地上搭建堡垒,狂妄地准备与至高统治者上帝开战,像英武有名的伟人那样作战。

  为了遏制他们灵魂中的顽疾,上帝降下洪水、烈火、饥荒、瘟疫、战争和霹雳,一次比一次更为严厉。然后,当人类罪恶快要满盈的时候,上帝首生首造的智慧,也就是那先存的道,藉着他伟大的良善,或以天使的异象,或以他作为上帝拯救大能亲自向古时少数几位敬畏上帝的人显现,当然,他始终是以人形显现,因为他们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接待他。

  这少数几位在众人之中播撒真敬虔的种子;于是,整个民族从希伯来人中产生,并且继续操练这种真敬虔。他透过先知摩西,向这些操练真敬虔的人启示神秘安息日与割礼的各种标记与象征,并且还教导他们其他一些属灵原则;不过,由于他们依然受到旧有习俗的束缚,他并未向他们启示所有的奥秘。他们的律法日渐驰名,如同香气一样散布全地;各地的异教立法者和哲学家都藉着这律法来教化自己的百姓。由此,大多数异教徒从野蛮暴虐变得温柔和善,深层的和平、友谊和顺畅的社交开始风行于世。

最终,当全世界所有人都已预备好接受对圣父的认识时,同一位圣道在罗马帝国初建之际化身成人,他在人性上与我们并无二致,而且,他所行之事和所受之难与先知书的相关预言前后呼应。先知书曾预言,一位同时是上帝的人将会施行奇妙的事,教导万国当如何敬拜圣父。先知书还预言过他的诞生奇迹、他的崭新教导、他的奇妙作为、他的受死方式、他的死里复活,以及他藉着上帝大能的升天。关于他的最终执掌王权,先知但以理曾得着圣灵的默示,以人的语言进行过如下描述:

 

我观看,见有宝座设立,上头坐着亘古常在者,他的衣服洁白如雪,头发如纯净的羊毛,宝座乃火焰……侍奉他的有千千,在他面前侍立的有万万。他坐着要行审判,案卷都展开了……我观看,见有一位像人子的,驾着天云而来,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得了权柄、荣耀、国度,使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侍奉他。他的权柄是永远的,不能废去,他的国必不败坏。(但以理书79101314

 

  这些话说的显然只能是我们的救主,他是太初即与上帝同在的上帝—道(GodWord),由于最终的道成肉身,他又被称为“人子”(Son of Man)。我已在一些特别的注释中收集了关于我们救主耶稣基督的预言,在这里就不多谈了。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