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文化类> 法学> 寻找法律的印迹(修订•典藏版) > 法治的宣言:波茨坦郊外的老磨坊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法治的宣言:波茨坦郊外的老磨坊

 

追寻着当年成千上万波茨坦市民游行队伍的脚步,当天下午,我们来到了德国首都柏林最高法院的门外。据说,当年磨坊主老头就曾经在这里,郑重地向普鲁士最高法院呈递了一份古往今来破天荒第一次的“民告国王”的起诉书。起诉书的内容可能是这样的——原告人:磨坊主某某;被告人:国王威廉一世;事由:被告人利用职权擅拆民房;要求:赔偿原告人一切损失!保障国民“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财产权利!

起诉书一出,整个普鲁士震动了。整个德意志也都惊动了。小市民告大国王?相信,当时的整个欧洲,都在注视着这宗世界法律史上第一宗也是空前绝后的一宗“王室案件”的审判。开庭审判的那天,据其他的文献资料记载说,柏林最高法院的旁听席上挤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但被告席上却空着,骄横的国王拒不出庭,也没有派律师代表前来应诉。可这并不妨碍缺席审判的照样进行。

当原告磨坊主老头向法官详细叙述了事情的经过后,据说,旁听席上当即便爆发出了一阵雷鸣般的怒吼声:“赔偿!赔偿!赔偿!”

对这宗案情极其简单、事实一目了然的民事小案子,最高法院的三位大法官面面相觑,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但正义女神的雕像,就矗立在法院的门外,雕像背后的那句格言,还铭刻在三位法官的心头:“为了正义,哪怕它天崩地裂!”三位法官最后终于统一了意见——“法官只有一个上司,那就是法律!法官只忠于一个上司,那就是法律!”他们毅然地一致裁定:被告人因擅用王权,侵犯原告人由宪法规定的财产权利,触犯了《帝国宪法》第79条第6款。现判决如下:责成被告人威廉一世,在原址立即重建一座同样大小的磨坊,并赔偿原告人各项损失费、误工费、诉讼费等费用150元。”

铿锵有力,大快人心!据说当时,欢呼而出的人群几乎挤破了法院的大门。

可以想像,当那位不可一世的威廉国王接到这份判决书时,一双手,是会怎样地颤抖。据说:此时此刻,他才忽然醒悟到:在德国,如果他藐视法律,人民就会藐视他这个国王;如果他胆敢与法律为敌,那人民就会群起而与他为敌。经过一番痛苦的权衡之后,威廉一世便不得不向法律低头。他当即决定:完完全全,一一按法庭的判决书去照办。

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连国王也不能例外!

于是,一座崭新的磨坊又矗立在桑苏西宫的围墙之外,而那座崭新的荷兰式大风车,便开始成为德国法律史上一道独特的风景。150大元也送到了老头儿手上。

磨坊主告国王的案例,终于得到了一个圆满的结局。

徘徊在柏林最高法院的法庭内,回想着这个130多年前的惊世奇案,真不由我们不感慨万分。西方人有事情就找法院,而中国人受欺侮则只会找中央电视台。中国人的衙门往往是“官官相护”,而西方人的法官却是真真正正的“法不容权”。这一切,真不由我们不猛然惊觉,原来,在西方的法律文化传统之中,还真的有一些是值得我们好好学习的地方。

有一点,是特别需要在这里一提的,那就是:日后,当普鲁士的国王威廉一世成为德意志的皇帝威廉一世后,那三位刚直不阿、秉公执法的大法官,不仅没有被德国皇帝秋后算账,反而,还受到了威廉一世衷心的赞扬。据杨老先生的记载:在追忆此事时,威廉一世曾感慨地说:“吾国法

官正直如此……此吾国至可喜之事也。”什么叫法治?这就是!

用香港前律政司司长梁爱诗女士的说话来说:“所谓的法治,是指政府的行为要有法律的依据并符合法律规定,公民的权利要由法律来界定及受法律保障,以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简单一点来说:从上到下,从国王到法官、从法官到平民,人人都要依法办事,这才叫法治。

今时今日,倘若你有机会来到这柏林郊外的小镇,在桑苏西宫的围墙外,你便仍然能看到这座闻名遐迩的老磨坊。从威廉一世的时代起,这座磨坊,便被德国人尊称为一座“历史磨坊”。虽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老磨坊曾被苏联红军的猛烈炮火打成了一地的断壁残垣,但1993年,两德重新统一之后,德国政府又投入巨资,把这座“历史磨坊”修葺一新,并在此地建起了一座磨坊博物馆,而那架荷兰式的大风车又终于重新再转动起来。当日,我来到此地时,只见那座老磨坊在历经了几个世纪风风雨雨的冲刷之后,依然是那样的容光焕发,历久弥新。它就像那个小小的磨坊主老头一样,虽不高大伟岸,但却坚强倔强,一任年年的风吹雨打,却始终不屈不挠地,矗立在金碧辉煌的桑苏西宫围墙外。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