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文化类> 法学> 寻找法律的印迹(修订•典藏版) > 贝克街游记:不死的福尔摩斯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贝克街游记:不死的福尔摩斯

 

世界上有一个人,像耶稣与圣诞老人一样,是纯属被人们所虚构出来的,而且,他也像耶稣与圣诞老人一样,被世人寄托了很多的崇拜、热爱和希望。以致在100多年前,他连“死”都不得安生,被公众的狂热迫着要再次“复活”。他的故事,被全球各国拍成了211部电影,他的名字,在百年间可说是响彻全球。直至今天,在许多人的心目中,这个人依然还活跃在伦敦的大街小巷里,还拿着个放大镜,到处去侦查罪犯的行踪……说到这里,已不消再说,你一定会知道:这个人的名字,就叫做“福尔摩斯”。

我们现在就正站在英国伦敦老城区的中心、一条繁华热闹的大街——贝克街221号B座的门前,站在那个塑有福尔摩斯头像的椭圆形门牌下,向读者朋友们讲述着这个世界伟大的侦探之王的神话。

说实话,歇洛克·福尔摩斯这个神探,只不过是苏格兰医生柯南·道尔在他一系列侦探小说里创造出来的一个人物。我们的世界法律之旅,与其说是对福尔摩斯感兴趣,倒不如说是对柯南·道尔更感兴趣。所以,早在来游览贝克街之前,我们便先驱车去了一趟爱丁堡,因为爱丁堡,才是这位伟大的侦探小说先驱者——柯南·道尔的故乡。

苏格兰东部的名城爱丁堡,素有英国“北方的雅典”之称。这座古城的绿阴之下,到处矗立着一座座希腊式的古老建筑,而“城堡岩”山麓的旧城风光,更几乎是雅典卫城一模一样的翻版。此地历史上,曾涌现过一大批如大卫·休谟、亚当·斯密和沃尔特·司考脱等等杰出的文化学术名人。漫步在林阴匝地、塔尖高耸的司考脱纪念碑下,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种优雅的文化气息。

1859年,柯南·道尔就诞生在这座古城里,长大后,就在这所著名的爱丁堡大学里学医,并取得了博士学位。毕业后,他曾当过随船医生,又曾经到伦敦开过诊所,但当时,由于当医生收入实在太过微薄,于是,柯南·道尔便开始转向小说写作。谁知这一转,便使他获得了极大的成功。

1887年,柯南·道尔出版了他的第一部侦探小说《血字的研究》,在这部精彩的小说中,福尔摩斯的形象首次出现在读者的面前。而在这部小说里面,柯南·道尔广博的医学知识大派了用场。一炮而红以后,他又接连写了许多篇关于福尔摩斯的故事,如《四签名》、《巴斯克维尔庄园的猎犬》等。不仅名声大噪,收入颇丰,而且,《猎犬》一书出版后,他更被英王室册封为爵士。写小说,居然可以写出个“爵士”的头衔,这真是这个高大俊朗、留着一撇威严的英式小胡子的苏格兰医生当年所远远没有预料得到的事。

在柯南·道尔的笔下,福尔摩斯是一个研究犯罪学的专家——他年龄在30~40岁,永远都穿戴得像个大学生。他的标准形象,就是任何时候都叼着个大烟斗和手持放大镜,仔细地勘察着犯罪的现场。在柯南·道尔创作这个角色时,英国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光辉成就如电力、电器、内燃机、电报、电话等新发明,令那时的英国人豪情万丈。那时的人们普遍认为:科学能够解决人类的一切难题。而在司法界,侦查犯罪,获得证据,却基本还停留在中世纪的刑讯逼供、酷刑恐吓等古老手段上。柯南·道尔怀着一种“知识就是力量”的人文主义激情,塑造出福尔摩斯这位与时俱进、用科学的方法去解决疑难犯罪案件的高手,不仅赢得了广大读者的喜爱,在客观上,也有力地推动了当时英国刑侦司法活动的科学化。漫步在爱丁堡大学的林阴道上,我们在心底里默默地,向这位现代法庭科学的先驱者致敬。

说起来也真有趣,尽管柯南·道尔写侦探小说获得了很大的成功,但他对自己的成功却很不以为然。他真正的梦想,是要当一名历史小说家。因此,1893年,他曾狠狠心,在《最后的难题》一书里让福尔摩斯死去。但岂料,万万千千对福尔摩斯极端痴迷的英国读者们却竟然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这个结局,因此,成千上万的伦敦警察、工人、市民们情绪激动地上街集会,浩浩荡荡的人们抬着棺材,在贝克街221号门前游行,一遍又一遍地高呼“福尔摩斯,复活!”的口号。这种情景,让柯南·道尔感动得热泪盈眶,于是,他不得不让福尔摩斯在下一个故事里面,又奇迹般地“起死回生”。

20世纪20年代,有个美国医生误以为福尔摩斯是个真人,便不远万里地来到伦敦,找到车水马龙的贝克街那幢钉有221B座的门牌下。谁知,贝克街除了一个镶有福尔摩斯头像的门牌之外,什么也没有。今天的游客,若想瞻仰福尔摩斯的“遗容”,便应该到贝克街地铁站的门口,那儿矗立着一尊高大的福尔摩斯铜像,而想参观福尔摩斯的故居,便应该去附近的另一条街——诺森布兰德大街1 0 号的一家小酒店。由于这家酒店是建筑在柯南·道尔小说里的一个破案现场上,于是,英国的侦探迷们便把它改建成一家福尔摩斯的博物馆。走进小酒店的大厅,只见大厅的一角, 完全布置成与柯南·道尔笔下所描述的“贝克街221B”——福尔摩斯住宅的场景一模一样:全套古色古香的维多利亚时代家具,放大镜放置在壁炉上,壁炉旁边,是福尔摩斯研究分析各种犯罪证据的化学试验设备。

这里还成立了一家“福尔摩斯公司”,专门负责管理这家博物馆和开展一个叫“贝克街顾问俱乐部”的活动。这个俱乐部规定所有参加的成员都必须是男性,凡是懂得一个福尔摩斯故事里的暗

语,就有资格加入并登记成为会员。因此,这个俱乐部的门前,便经常聚集了一大群女福尔摩斯迷在集会示威,抗议该俱乐部的“性别歧视”及要求“男女平等”。我女儿余君慧也是一个小福

尔摩斯迷,如果她此刻置身此地,我想她也一定会愤愤不平地加入人群,高呼口号,表示抗议。除了“男女不平等”之外,这家俱乐部其实办得还是很不错的。他们会经常开展一些关于福尔摩斯破案科学的知识竞赛,竞赛中的优胜者,会被授予“贝克街顾问侦探”的荣誉称号。有趣的是,美国前总统罗斯福也曾加入过这个俱乐部,据说,他还认认真真地写过一篇论文,题目是:“福尔摩斯的祖先是一个美国人”。

在今日的世界上,福尔摩斯还真的是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世界各地的读者们都仿效“贝克街”,成立了许多福尔摩斯的俱乐部。福尔摩斯的形象,从书店海报登上舞台,步入银幕,甚至还出现在时装表演的T形台上,百年以来,长盛不衰。据说,1987年,在“福尔摩斯诞辰100周年”之时,世界各地的影迷们曾蜂拥而来伦敦,不同性别、不同肤色、不同种族、操不同语言的人们,都无一例外地头戴各式各样的双舌呢子帽、披深灰色斗篷、嘴叼大烟斗、手持放大镜云集在贝克街,来纪念他们心目中的这一位平民英雄,来寻找一回自己的英雄梦。那种壮观的盛大场景,想起来也令人动容。

从这些福尔摩斯迷的身上,我们看到的是:一种公民参与法治、推动刑事司法文明进步的巨大热情。

临走前,在这家“福尔摩斯公司”里,我们还见到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女秘书,她的职责就是专门处理每年从世界各地像雪片般寄来给福尔摩斯的信件。她热情地展示这些信件的原件给我们看,有些是从英国各地寄来的,有些是从德国、法国,最多的是美国。这些信封上都写着:“Mister Sherlock Holmes,London ,England, 221B-Bakerstreet”。在这些热情洋溢的来信中,人们向这位“Holmes”先生提出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有人问他最近身体健康如何、婚姻的状况如何,有人向请教破案的灵感,有人请他发表对墨西哥禁毒问题的看法,居然还有人会向他报告——他发现了拉登在阿富汗的行踪!

用一位名作家的名言来说就是:在世人的心目中,这位神勇的大侦探,显然是长生不死的。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