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文化类> 法学> 寻找法律的印迹(修订•典藏版) > 《大宪章》:温莎堡草地上的羊皮纸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大宪章》:温莎堡草地上的羊皮纸

这片看来普普通通的绿草地上,近800年前,却上演过一出英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场面。

说起来,往事如烟。1215615日清晨,一阵阵急骤的马蹄声惊醒了温莎堡。几十个英国贵族身带佩剑,来到此地,齐齐聚集在我们现在站立的这一片青草地上。他们聚集在此地的目的,原来,是要向一贯专横而粗暴的国王约翰递交一份请愿书,要求国王保证:从今以后,遵守契约,遵守法律,不得再侵犯这班贵族们的这个权利和那个权利。他们的随从和一大队铁甲骑兵们则隐伏在附近茂密的树林里,时刻准备着,万一这场与国王“说法”的谈判一旦破裂,就全军出动,向会场冲锋。

以武装叛乱来反对国王,这在封建时代岂非是滔天的死罪?但“不自由,毋宁死”。这一小批意志坚定的人,在这片绿草地上为国王准备了一个小帐篷和宝座,还有一卷写在羊皮纸上的请

愿书。当然,还有密林里隐伏着的几千把军刀。在紧张的静默和等待中,连太阳也不安地躲在阴云里。终于,上午9时左右,温莎堡方向出现了一支小马队。人们逐渐看清了是约翰国王、教皇使节、坎特伯雷大主教和一小队卫士。国王一行在绿草地上漫不经心地下了马,然后,一个年长的贵族代表迎上前去,简要地说了几句话,并恭敬地,向国王献上了那一小卷羊皮纸。

约翰王展开那卷羊皮纸,大略地浏览了一下,只见上面写着:“国王在没有征得贵族同意时,不可随意收取赋税,也不能任意向臣民勒索财款……”“不经同等身份的人的合法裁决和本国法律的审判,国王不得将任何人逮捕囚禁,不得剥夺其财产,不得施加任何刑罚折磨……”

还有许多鸡毛蒜皮的不得这样、不得那样。最后的一条,令约翰王皱了皱眉头,这一条

写着:“假如国王违背诺言,贵族则有权拿起武器驱除暴君……全国人民都应站在起义者这一边”,等等。

据说当时,短暂的静默,短暂的肃穆,这片绿草地上的空气严峻得似乎要凝结住。之后,出乎意料地,国王竟点了点头,表示了同意,并将这卷羊皮纸——“贵族权利纲领”转给了他的大法官。然后,国王转身上马,不失尊严地离开了这片绿草地,返回了温莎堡。

4天后,以这卷羊皮纸为蓝本的,经大法官们修饰敲定的“英国人民自由契约”——《大宪章》诞生了,全人类历史上第一部宪法的雏形诞生了。

一场伟大的请愿,诞生了一部伟大的法律,并创造出了世界法律中一个最伟大的灵魂,产生出了一种关于“宪政”的杰出智慧。在后来的岁月里,迄今还保存在大英博物馆里的这卷羊皮纸,其内里基本的内容,已逐渐发展成为英国全部关于人民的自由、平等、人身安全、财产安全及政府的权力边界等法律制度最初的基石,也逐渐发展成为了英国宪法和法治传统的基本支柱,这倒是当天批准了这份文件的约翰国王,以及全体参与请愿的贵族们所远没有预料得到的事。英国法与罗马法相比,显然是“青出于蓝”,但却“更胜于蓝”。

我们暂且撇开宪章中那些琐琐碎碎的内容不谈,而首先来研究一下这场“羊皮纸事件”本身。虽然在13世纪的英国,贵族们并不懂得,也不关心人民大众的自由权利和议会的民主,但他们却坚信着一条光辉的原则,这原则就是:法律高于国王之上,连国王也不得违反!

国王也要受法律的约束?这是咱们中国5000年来所有的政治家、思想家们连想也不敢想的事!在我们中国的历史上,国王从来都是至高无上的“天之骄子”——天子。皇帝手操对天下万民生杀予夺的一切大权,法律只是他手上用来惩罚人民的一件工具。中国人民除身受比全世界任何地方的人民都沉重得多的封建义务和阶级压迫之外,对自己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民”,可以有什么权利、应得到什么权利,可以说,是自古以来,便一概不知。而对于像秦始皇、约翰王之类的暴君,中国人一般都只知道这两种方法:一就是逆来顺受,忍受、忍受、再忍受;二就是忍无可忍之时便群起而造反,把那家伙一刀杀掉,把他的宫殿一把火烧掉,再随便弄个刘三、李二出来当皇帝。而从来就没有人想过:要用法律去约束皇帝。因此,在中国,5000年来,社会矛盾的解决,便从来就只有一种激烈破坏的暴动,而从来就没有一条中间的和理性的道路可走。但英国人就不同了。据说, 英国人最自豪的便是他们的自由。他们个个都自称是生而自由的英国人(Free-born Englishmen),就像我们人人都自称是炎黄子孙一样。但自由需要一个稳定的社会来保障,因此,英国人对专制暴君的斗争,一般地,总是不愿简单地把他推翻,而总是想在保住他的王权、保住一个国家的稳定的情况下,去争取臣民自己最多的权利和最大的自由。温莎堡草地上的那卷羊皮纸,其实,便正是英国这种民族传统的一个最好写照。这传统就是——通过诉诸法律的方式,来确定统治者与人民之间的权利义务,在“权力”与“权利”之间划出一条清晰的边界。君主与人民要互相尊重对方的权利,但谁也不准越位,以避免社会陷入一种无谓的急剧变乱,来求得一种社会的和平、经济的进步与民族的团结。当年的约翰王很懂得适时妥协,而当年的贵族与人民,亦很懂得适当的退让。于是,法律在英国,便日渐成为了一种至高无上的东西,君主与人民,大都懂得依法来自我克制。亦正是由此,在英国,传统才得以延续,历史便没有割断。所以,今日的英国,尽管社会生活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山河却依旧是青葱,国家依然会有女王、有贵族,女王依然能保有王室华丽的马车和庄严的皇宫古堡,而人民,却享有一种比世界上大多数人民都自由和安宁的生活。这里面的道理,看来,很值得我们中国的政治家、法学家和史学家们深思。

今时今日,已常常会有许多中国游客来到温莎堡。但在这些游客之中,有人只欣赏风景的美丽,有人只惊叹王室的奢华,有人只看到大英帝国的衰落,有人却只会鹦鹉学舌般地嘲笑英国革命的“不彻底”。而对于第四种人,我只想建议他:先生,当你在捡拾前苏联历史教科书上的陈腐偏见,而对英国的宪法精义妄加嘲弄之前,你不妨先走出温莎堡的城墙之外,去好好地欣赏一下那片——碧绿了一千年的青草地。

法学链接

“宪法”这个词,是我们从日本那里“出口返内销”而传回到中国来的,它指一国全部法律体系中明确规定公民的基本权利与国家机关的基本职权的、法律效力最高的那部“根本大法”。在古汉语的意思中,“宪”与“法”本是异文同义,两者意思是一样的。但日本人却坚持认为:“宪”字比“法”字有更高级、更庄严的含义,所以,他们将最高位的法律称为“宪法”,以区别于其他刑、民、行政的基本法律和普通法律。今日中国,也采用了日本人的这种称谓,将根本大法称之为“宪法”。因为“宪法”最早的雏形起源于英伦三岛,所以英国的宪法,又被称为“世界宪法之母”。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