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文化类> 随笔> 中国,我误解你了吗 > 缺乏独立生存能力的“80后”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缺乏独立生存能力的“80后”

缺乏独立生存能力的“80后”

我认识到日本年轻人的独立生存能力比较强,尤其是他们从中学走向大学这一时期内的独立生存和思考能力较之同龄的中国? 年轻人优势相对明显。这是我到中国以后,经过对中国学生长期观察后的发现。

2004年,我开始在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教日语,经常有机会跟中国的中学生交流,这一平台让我更直接地接触了中国的青年一代。他们确实很聪明,做事效率很高,应试能力非常强。我相信他们只要保持如今的姿态,一定能在中国、甚至在全世界的舞台上站得更高、走得更远。

但是从“做人”的角度看,我又觉得他们的生活状态的确很成问题。他们长期处于激烈的竞争环境和高度紧张的状态中,还受到来自家长、学校和社会的巨大压力,其生活方式就是“只要学习好即可”、“努力争当三好学生”。不管是家长、老师,还是媒体,大部分时候只是要求学生们好好上学、好好学习、好好考试,而不是鼓励他们如何“做人”,比如说学习必要的社交礼仪、处理家务的能力等。难道把这些做人的培养过程忽略掉,换取上大学的资格,年轻人就会走好自己的人生吗?我绝对不相信,甚至认为结果正好相反:只有做好“人”,才能做好“事”。这一点对一个人的人生来说似乎更为关键。

但现实是,有些年轻人直到高中毕业,基本上还是一些只懂得学习和死背应考知识点、在爱情上懵懵懂懂、自私幼稚而不懂得跟人协作的小孩子而已。责任当然不在于这些年轻人,而在于家长和社会,往深处说还跟国情和时代有关。转型时的国情和变革中的时代只能让家长和学校强迫孩子学习再学习,而不做其他事情。这一问题当然要三七开了, 70%是正确的,剩下的 30%意味着有待改进以及对不确定未来的希望与信心。

我在中国待得最长的地方无疑是北京大学。在北大,我也遇到了许多人大附中考上来的大学生,很多就是我以前教过的学生。在北大的所闻所见,让我有机会对中国的青年一代进行认真的观察和积极的思考。

对中国的一些中学和大学有一番粗略了解以后,我觉得中国的大学教育基本上相当于发达国家高中阶段的教育。当然,我无法否认大学学习的内容更加专业,也无法否认中国大学的师资水平越来越具有国际水准,学生生活的自由度和弹性更加宽松了,并且大学还是一个人走向社会的初级阶段,所以,大学与高中本质上是截然不同的学习阶段和生活环境。在学习的姿态和方式上,我觉得,即使北京大学那些优秀的大学生,他们有些基本上仍然以听课、背书、应考为中心。我发现,一些老师和学生都很被动,似乎各忙各的,给人的感觉是,老师和学生都是在“为了上课而上课”,学生则是忙于应付点名,讨好老师;一些老师也有自己的想法:“我本来不想给你们上课,想做好我的研究、写论文,但没办法,不上课就只好被开除。”因此不断忙着开会、出差,还有应酬。一些中国的老师和学生之间似乎形成了明确而死板的默契,至少在北大,有些老师和学生之间存在着这种“冷静”的关系,绝不热情(当然,也有例外,有些老师做得确实很好,很无私,全力以赴地帮助学生,成为学生的人生恩师,我在北大也遇到过这样的老师)。有的学生平时不怎么学习看书,觉得“高中期间上课已经够令人疲倦了,大学就随便上,反正通过考试,写好论文就 OK了”。我相信,北大学生应考的能力绝对“一流”,除非有特殊情况,不会考得太差,他们是背书天才。在这一点上,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的大学生都无法企及,因为这是中国的国情与民族性造成的。

    不过,在这种环境之下,这些在高中阶段就无法做到积极主动思考的大学生能够在大学阶段掌握独立思考的能力吗?我很怀疑,大家更多的是看着同学的动向和老师的脸色行事,然后决定怎么写,怎么说;也以此来决定是申请出国、找工作,还是“保研”。很少有年轻人能够由衷地出于自己的目标和愿望,违背大家既有的默契,坚持走自己的路。在我看来,许多学生很不幸,他们的人生完全被家长、老师、同学、大环境、国情等错综复杂的因素“没收”了。我再重复一遍,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责怪这些学生,因为他们是无罪的,而更应该反省的是家长以及跟社会教育相关的人士。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