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文化类> 随笔> 中国,我误解你了吗 > 日本女性的生存现状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日本女性的生存现状

    而对日本女性来说,除非是演艺界、体育界等纯粹发挥个人特长的领域,在以“单位”为核心主体的社会上,一个女性能够上升到高层的位置,比如政府中的司长、处长、局长以上的位置,就非常罕见。政界的小池百合子或前首相田中角荣的女儿——前外务大臣田中真纪子等只能算是例外。除她们以外,女性在政界攀升到最高位置(副部长级别),至少我是没有听说过的。就算是在制造业和媒体等领域,女性成为社长、主编等的情况也很少。而在中国,无论是杂志的主编、政府部门的局长,还是大企业的老板,女性并不少见。经过这样的比较可见,日本社会显然是由男性主导的,女性顶多是男性的“配角”。

我曾听一位长辈说过,在近现代时期,上海是因纺织业而繁荣的。当时,纺织业是需要女性发挥其特有的细腻和柔性的行业。上海的纺织业的核心人员就是女性,她们赚钱很多,甚至比男人还多,因此地位就很高,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主导着社会的发展方向。如此强势的女性回到家里,自然而然比男性更有“面子”,因为她们赚钱赚得比老公多,男人还有什么话可说?自己赚得比老婆还少,在家中的话语权必然会相应降低,甚至完全失去话语权。现在在许多中国家庭里,女的比男的赚得要多,就处于相对强势的地位,享有更多发言权和支配权。中国的男女之间似乎更像是平等竞争的关系,这一点我特别欣赏。

曾经有多位中国女性跟我说:“我可受不了像日本女人那样天天在家里待着。”在她们的大脑里,日本女人的样子大概就是这样:

她们几乎天天都待在家里干家务活儿。每天早起为老公和孩子做饭,把他们送走之后继续洗碗、洗衣服、买东西,下午孩子回来之后再做饭给他们吃。她们的老公要么加班到晚上八九点钟才回家,要么在外面陪上司喝酒,半夜才回家(这样的话,老婆基本上就不管了,自己先睡了)。若是前者,老婆就会到门口开门,拿包,毕恭毕敬地说着“您回来了,辛苦了”,还要帮他们脱掉外套。紧接着还要殷勤地问老公:“先泡澡还是先吃点东西?”老公一般先泡澡(洗澡水当然是早就准备好了的),洗好之后再喝点冰啤酒,这对工作了一天的男人来说是最大的享受了。老公一边看电视,一边喝啤酒,往往也要求妻子陪自己喝酒聊天。男人一般要拖到 12点多才睡觉,第二天早上 7点左右起床。男人休息之后,女人还要收拾老公享受过后留下的垃圾,清洗盘子、浴室等,睡得比老公晚一个小时。第二天,她们还必须要比男人早起床,大概 6点钟吧。男人在家里只是洗澡、吃饭、喝酒、睡觉。妻子则要处理各种家务,尽可能给老公创造轻松的业余生活环境。

18岁以前都生活在日本。我承认,这是传统日本家庭每天的生活场景。对此,中国的女性也许会表示质疑和难以接受。我能理解中国女性的想法,甚至有点敬佩她们。因为,中国的女性普遍都会尽力争取获得与男性平等的社会地位。我也知道,中国的女性已经不可能接受自身明显比男性劣势或软弱的状态了。她们经常诉求所谓“男女平等”,并强调从家庭做起。当然,女性本身有她的弱势,特别是生理方面。我则觉得,与男性相比,既然女性本身有不可回避、不可抵抗的天生劣势,那么有时就不必要表现得过分强势,这样也许更现实一些。

不过,上述传统已经不适用于日本社会的所有家庭了,当然也不是日本社会大多数家庭的样板。今天,许多日本家庭与中国大城市家庭一样,夫妻双方都工作,否则很难经营家庭生活。

就我自己的情况来说,我出生在日本农村,后来因为父亲工作的关系全家就搬到了一个小城市。父亲每天早上 7点出门,晚上 11点多才回来。母亲则每天早上 8点出门,晚上 9点回来。显然,母亲的工作时间比父亲少 3个小时,但这 3个小时基本是做家务的,我们三个孩子也轮流帮母亲做家务,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遛狗等。我从 13岁开始送报纸,比我小一岁的弟弟也是这样,年龄最小的妹妹也是从高中起开始打工。反正,我家是全家工作,无论是赚钱还是做家务,都是大家一起做,取长补短,各自发挥自己的特长。但毋庸置疑的是,一家人中最辛苦的还是母亲,睡眠最少的也是母亲,因为她除了工作和家务之外,还要管理家中财务等众多事务。那么多年,我几乎没有看到过母亲哪一天睡过 5个小时以上。父亲干家务活儿的时间最少(他只是偶尔做饭,遛狗),但是他的劳动时间最长,赚回来的收入也最多。所以,我们都认同,他有权利少干家务活儿。每天的晚饭、傍晚收衣服和遛狗的活儿都是三个孩子轮流承担。母亲主要负责的是做早饭和三个孩子的午饭、打扫卫生以及洗衣服,还有去超市买食物以及其他生活必需品。

如此一来,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大人还是孩子,我们全家五口人的“家庭经营”状况基本实现了均衡,没人有过抱怨,忘了自己的任务就会被惩罚,通过相互施加压力来认真完成。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母亲凭什么承受最大压力,承担最多家务呢?其实,在日本,即使是“夫妻共同工作”的家庭里,家务基本上都是由母亲来全部承担(我家有一些特殊,所有孩子同时打工、做家务的情况在日本当然也不太多)。因此,母亲是最辛苦的,也是最受尊重的。但是有一个问题,只是尊重是不够的。只要满足母亲的精神需求,母亲就会心甘情愿地承担身体的辛苦和疲惫了?事情没那么容易吧!在日本,这个问题的解决有个关键的秘诀,即全家的一切财务权都掌握在母亲手里。

是的,在我看来,日本女性之所以愿意背负最重的担子,是因为她们能够控制全家的“财政”。而且,据我个人了解,几乎所有的女性都有自己的“小金库”,可供自己自由支配。除了母亲之外的家庭成员是怎么拿钱的?答案很简单,都是由母亲来分配,作为“零花钱”,父亲也不例外。比如,父亲的月薪平均为 30万日元,每个月要么由公司直接汇到家庭账户上(由母亲管理),要么由父亲直接把现金拿给母亲。最后由母亲来分配给父亲,我估计是每个月 5万日元左右。

我们一家五口人一起工作,从 2001年到 2003年期间,父亲、母亲、我、弟弟、妹妹的平均月薪大概为: 30万、 20万、 10万、 5万、 5万,一共加起来 70万日元(约为 46 000元人民币)。而母亲给父亲、我、弟弟、妹妹的月零花钱分别为: 5万、 1万、 1万、 5 000。母亲自己到底拿多少,我们从来都不知道。我相信,母亲用的钱都是为全家用的,她有责任把全家收入合理分配,尽量不造成财政赤字,包括贷款、房租、食品费、学费、油费、杂费等,但她至少可以自由分配这些,决定买什么,用多少钱。我们也曾背着母亲开玩笑说,母亲肯定从中拿些钱用在什么别的地方了,当然我们也不敢跟母亲说。因为,在我看来,“除非有特殊情况,不向母亲询问财政状况”似乎是日本家庭普遍的“潜规则”。

总之,无论是身为“全职主妇”的女性,还是与老公同时工作的女性,她们宁愿承担更多家务的关键原因,应该是她们控制着全家的财政大权,否则她们凭什么如此辛苦?我还是比较相信这句话:“人本质上是自私的动物。”在没有任何利益或好处的情况下,任何人都不可能长期忍耐辛苦的工作。日本女性凭什么当家庭主妇,也许是同样的道理。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