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中美贸易失衡求解(2)

当前最佳办法

 

当然,整体的贸易失衡确实令人担忧。美国去年的贸易赤字达到8180亿美元,是5 年前的两倍。美国需要输入资本为赤字融资,但快速积累的外债水平使美国经济在金融市场波动面前显得愈发脆弱。如果有一天外国人不再愿意向美国借贷,美国经济乃至全球经济将面临一场灾难。

中国的贸易赤字在过去两年中大幅增加,现在依然快速上升。这和中国政府控制固定资产投资规模有关,因为这类措施限制了银行贷款需求。

出口快速增长,而进口大约与固定资产投资同步增长,顺差因此不断扩大。如果美国经济降温,对美出口下滑,这种情况就将不复存在。

不过,从长期看,中国大陆的经常账户盈余仍会上升。如同日本和中国台湾在20 世纪80 年代经历的那样,由于重工业发展和城市化进程,中国内地的生产力正在大规模扩张。但中国内地的消费增长低于收入增长,因为更多的人偏好将收入用于投资而非当期的消费。类似于日本和中国台湾,中国内地人均经常账户盈余的峰值可能达到1000 美元以上,这相当于每年1 万亿美元的顺差。如此巨大的数额,当然会引发国际纠纷。

更严重的是,这将给中国带来严重的资产泡沫。中国经济现在已经出现泡沫,当这个泡沫破裂以后,还会有更多的泡沫膨胀起来。这些泡沫将会毁坏中国金融体系,危害社会稳定。

经济泡沫的破灭曾在东亚各国引发政府更迭。从韩国到印度尼西亚,执政党都曾随泡沫破裂下台。类似的情况在20 世纪上半叶的美国和欧洲都发生过。1929 年的股灾使民主党上台执政达20 年之久;经济危机也让许多欧洲国家内阁倒台,激进政党掌权。中国一直非常重视稳定问题,但可能还没有充分认识到“稳定”是一个动态概念。经济泡沫在短期内可以增进稳定,但在长期却是稳定的威胁。千百万家庭可能在泡沫破灭时变得一贫如洗。一旦他们发现少部分“内部人”是从他们身上攫取财富,就会引发社会的动荡。

缓和中美贸易紧张关系的最好办法,是中国准许美国企业在上海上市。

这将一举多得。美国需要足够的资本流入以支撑其赤字,而中国正担心外汇储备增长过快,并鼓励对外投资。没有比让高质量的美国公司到上海上市更好的方法了。中国投资者可以在上交所买入股票,从而消耗一部分外汇储备。这也有助于给中国的股市泡沫降温。美国股市的市盈率大约15倍,这只相当于中国股票估值水平的三分之一。而且很多美国公司赢利的相当一部分均来自中国市场。如果中国投资者可以购买这些股票,他们就可以分享到这些公司在中国创造的赢利。

从长期看,这样的解决方案将帮助上海成为顶级国际金融中心。中国的经常账户盈余在可预见的未来很可能进一步增长,最终达到每年1 万亿美元以上的峰值,这将为上海的金融中心地位奠定基础。东京在20 年前曾经面临同样的机会,但是日本不肯把自己的资本市场国际化,错过了这一机会。与此相反,持续的顺差使日本经济严重泡沫化,削弱了日本金融体系。随着老龄化逐渐耗去日本的资本盈余,东京已经很难成为世界金融中心。如果中国不尽快开放自己的资本市场,不仅上海会与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擦肩而过,过剩资本也会导致日本那样的破坏性泡沫。

贸易问题通常是深刻的结构性因素造成的,很少能通过政府间的谈判对话解决。只有时间才能改变一切。不过,政治家们需要证明他们正在致力于解决问题,在这个意义上,政府间的谈判也是必要的。这些对话通常是一种姿态,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亦属此类。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