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随笔> 超爆魔鬼经济学 > 9、用毯子把地球裹起来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9、用毯子把地球裹起来

用毯子把地球裹起来

 

我们并不是无视反对“布迪科的毯子”方案的众多潜在呼声。毯子方案首先就有个问题:可行吗?

科学实验表明,没有问题。从根本上说,这是一种模拟皮纳图博火山爆发的控制性实验,而火山爆发带来的降温效应已得到详尽的研究,结论至今还没有受到挑战。

或许,支持毯子方案的最有力的科学论断,来自保罗·克鲁岑(Paul Crutzen),他是荷兰的大气物理学家,对环保的热心比卡尔代拉来得更为深厚。1995年,因在大气臭氧耗竭方面的研究贡献,克鲁岑荣获诺贝尔奖。然而, 2006年,他在《气候变化》(Climatic Change)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认为我们排放更少温室气体的努力“完全不成功”,对此大加哀叹;同时认为,向同温层注射含硫物质“是已知可行的唯一选择,唯有如此,才可能迅速降温,反制其他气候效应”。

克鲁岑坚定地支持地球工程学,而地球工程学则被气候科学界视为异端邪说,结果他的某些同侪就试图封杀其论文。世人所推崇的“臭氧医生”怎么会去支持这样一项计划呢?那不是说环保本身的危害比环保益处更大吗?

事实上不是的。克鲁岑得出的结论是,此计划对臭氧的危害最小。二氧化硫颗粒最终会落在两极地区,但其量相对而言如此之小,因此不会对臭氧层造成重大的危害。如果确有什么问题的话,克鲁岑写道,那么问题就是含硫物质的喷洒任务“可能会突然被中止……如此一来,大气状况在几年之内又要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反对地球工程实践的另一个主要派别,则认为毯子方案是在人为地改变地球的自然状态。梅尔沃德就此给出的简单答复是:“我们已经人为地改变了我们的地球。”

仅在几个世纪之内,我们就已烧掉了大多数的矿物燃料,而这可是

3亿年生物积累的产物。与此相比,往同温层喷洒一点二氧化硫似乎就不值一提了。正如洛厄尔·伍德指出的,含硫物质不是可用于同温层保护盾的最佳化学物质。听起来没那么有害的其他物质,例如喷铝塑料微珠,或许可用来形成效率更高的遮光剂。然而,含硫物质是最优选择。“因为火山爆发证明了其可行性,”伍德说,“而且,事实证明,含硫物质也没有危害性。”

伍德和梅尔沃德的确担心一点:“布迪科的毯子”方案可能成为人们“制造污染的口实”。也就是说,这不仅没能给我们争取到足够的时间,让我们找到新的能源解决方案,反而让人们形成自鸣得意的心态。因此而非难地球工程学,梅尔沃德说,就像是在责备心脏外科医生一样:挽救了吃了大量炸薯条而又缺乏锻炼的患者的生命。

或许,反对园艺软塑料管的唯一最佳的理由在于:方案太简单,成本太低。截至本书写作之时,没有任何法规禁止政府、私人机构、甚或个人往大气中排放二氧化硫。(如果真有这种法规的话,那么全球各地大约8 000家燃煤发电厂大多都会陷入困境。)然而,梅尔沃德坦承,如果有谁单方面这么干,“这就会让大众惊恐不安”。当然,要看是谁在这么干。如果是阿尔·戈尔,那么很快他就会意外地再次拿走诺贝尔和平奖。如果是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那么他十之八九会立即招来美国战机的“拜访”。

大家也可以想象,诸如谁将控制“布迪科的毯子”温度调节开关的问题,也许会引发战争。依赖高油价的政府,可能希望调高二氧化硫喷洒量,进而使温度越来越低;而其他政府,或许看到种植季节更长会更开心。

洛厄尔·伍德还谈及了他曾发表的一个演讲。他在演讲中提到,同温层保护盾或许也能过滤掉危害人类的紫外线。但有一位听众则表示,紫外线过少会导致更多的人患上佝偻病(俗称软骨病)。

“我的答复是,”伍德说,“医生会给你开维生素D,这样一来,你的总体健康状况还会因此更好。”

听到伍德急中生智的回应,会议室里所有人,火箭科学家、气候科学家、物理科学家及工程师等都开心地笑了起来。随后,有人问,既然高智发明公司的毯子方案已可随时实施,那么现在是否应专攻佝偻病预防专利呢。笑声更大了。

当然,这并不完全是笑话。与高智发明公司拥有的大多数专利不同的是,“布迪科的毯子”方案没有明确的赢利途径。“如果你是我们公司的一位投资者,” 梅尔沃德说,“或许你会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干?”事实上,高智发明公司的大多数耗时项目,包括治疗艾滋病和疟疾的多种方案,从很大程度上说,都是公益性研究项目。

“坐在桌子另一端的人,是全球最伟大的慈善家,”伍德笑着说,并向梅尔沃德点了一下头,“不一定完全自愿,但的确是。”

诚然,梅尔沃德对世人关于全球变暖的“共识”不屑一顾,但他旋即又说明,他并不是对全球变暖问题本身不屑一顾。(如果真的无动于衷,他就不会将公司的大多数资源用于寻求其解决方案了。)他也不是主张立即实施“布迪科的毯子”方案,确切地说,在他看来,诸如此类的技术,应该反复研究、论证,当最糟糕的气候预测情形真的发生时,我们就可以游刃有余地应对了。

“这就有点像在大楼内安装消防系统。”他说,“一方面,你应采取各种措施,预防火灾发生;另一方面,万一火灾发生,你又拥有灭火设施。”同样重要的是,他说,“步入无碳能源社会之前,你就有了施展拳脚的活动空间了”。

同时,他也渴望着推动地球工程学不断发展,因为近些年来关注全球变暖的人越来越多,在他看来,这不啻“实实在在的蒸气压”。

“他们正在严肃地提出许多实施方案,这可能会对人类生活造成巨大的影响——在我们看来,很可能是负面的。”他们没有通盘考虑清楚,就希望投入巨额资金,立即实施鲁莽的无碳计划。这将严重拖累世界经济,数以亿计的穷人过上第一世界的生活的时间将要大大延迟。在美国,无论我们如何挥霍能源和破坏环境,从很大程度上说,我们都能承受其代价,但世界其他地方将为此苦不堪言。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