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人物传记> 摩根全传 > 战争(3)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战争(3)

  杰克对他的朋友们说,枪击事件使他的反德思想更加强烈,同时他也更加渴望看到美国站在协约国一边,参加战争。他痛骂德国人是“德国丘八”,是“日耳曼野蛮人”——他喜欢用华丽的形容词,从他父亲那里继承的,而又一直深藏未露的反德倾向暴露无遗。合伙人乔治•惠特尼后来解释说,皮尔庞特“总是指责德国人欺骗他……所以他留下遗训,要求我们永远不得同德国人发生商务往来”。29

  第一次世界大战也许是最后一次得以使银行家们尽显其好恶、运用其对外政策、俨然以主权国家行事的战争。在华尔街,战利品被银行家们严格按照各自的政治和宗教信仰的不同而分享。摩根财团处于极其优越的地位。通过其在伦敦和巴黎的机构,摩根财团给普—法战争中的法国提供了资助,给布尔战争中的英格兰提供了资助。杰克甚至对沙皇也心肠很软,为他提供了信贷。

  如果说战争对美国人的华尔街来讲是一个大发横财的机会的话,对犹太人的公司却是一个灾难。这些公司为反俄亲德的情绪所累。库恩-洛布公司独断专行的老板雅各布•希夫被俄国人屠杀犹太人的行径惊呆了,他视沙俄政府为“人类的敌人”。为了报复,在1904至1905年的日俄战争期间,他为日本提供了资助。然而,1914年以后,他对德国的同情有所降温,赞成通过谈判实现和平,并“不再在公共场合同家人讲德语”。30高盛公司的亨利•戈尔德曼不够慎重,他支持亲德观点,大肆宣扬尼采哲学,美化普鲁士文化——他的合伙人对此大为惊愕。祖先讲德语的瑞士人古根海姆家族则因为纷至沓来的军火合同,而收敛了他们对德国似有似无的同情心。

  战争期间,华尔街和伦敦金融区对被认为不效忠的犹太人一片谩骂和攻击。1915年,英国诺贝尔公司的爱德华•克拉弗特梅尔来到纽约,他警告协约国的无烟炸药主要供货商杜邦公司,“亲德的”库恩-洛布公司有可能控制他们公司的股份。人们担心科尔曼•杜邦可能会将其大部分股本出售给库恩-洛布公司。针对这一威胁,杜邦公司从摩根财团争取了一笔850万美元的贷款,把他们的股本牢牢地套在了一个叫做杜邦证券公司的控股公司上(当英国情报局在美国的分支机构的负责人威廉•怀斯曼爵士对有关库恩-洛布公司的警告进行调查时,他发现此事毫无根据)。德国人的金融渗透也引起了伦敦金融区的注意。英格兰银行对外国银行进行了“英化”。例如,它让皮尔森集团公司接管了拉扎德兄弟公司,因为担心一旦其巴黎分行被德国人接管,伦敦的机构也会落入德国人之手。

  在这高度紧张的气氛里,杰克•摩根的亲英情结和他的反犹太主义交互影响,愈加强烈。1914年9月,他向特迪•格伦费尔抱怨说:“‘和平’会谈很大程度上是由德籍犹太人引起,并逐步发展起来的,这批德籍犹太人同德国大使非常亲近。”31随着摩根财团向俄国提供1200万美元的信贷,他们与德国籍犹太人银行的对抗更趋激烈;10月份,英国开始通过摩根公司为沙皇购买军用物资。希夫注意到俄国对待犹太人的态度,向杰克提出了强烈抗议。杰克不得不小心处理,因为他们俩正在合作,作为联合主干事进行巨额债券的发行工作。投资银行业的银团结构形成了一种面和心不和的局面,就像入鞘的利剑。杰克控制着自己,他写信给希夫:“我并不认为应由我们通过施加金融压力迫使俄国改变态度。我觉得,俄国是不是一个信得过的有偿债能力的债务人这个问题,不能同其内部的社会或统治规定等问题混淆起来。”32当然,杰克自己并没有把国外贷款看成是不带偏见的,他常常把他的政治和金融信条混合在一起。

  杰克和希夫之间的摩擦导致了1915年5月的一次恶语相向。当时,一艘德国潜艇在爱尔兰沿岸击沉了丘纳德航运公司的路茜塔尼亚号,这是应皮尔庞特运输托拉斯的要求建造的两艘豪华船中的一艘。在这次事件中,1000多人丧生,其中包括63名儿童。在128名美国遇难者中有艾尔弗雷德•格温•范德比尔特。美国举国哀悼。那天早晨,希夫压抑着他的傲慢,怀着沉重的心情到摩根公司表示哀悼。目中无人而又刻板的希夫从未作过这样的造访。当他进门时,发现杰克正在他的合伙人房间里。杰克并不有礼貌地同希夫打招呼,相反,他嘟囔了几句表示愤怒的话后愤然离开了,留下希夫一个人茫然不知所措,哑口无言。他笨拙地拖着脚步独自走了。

  其他合伙人惊愕不已。因为这是对需要保持表面客套这条绅士银行家准则的公然破坏。杰克谈到这件事时很有些局促不安:“我想我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我想我是不是应该道歉?”没有人敢说话。这时反应灵敏的德怀特•莫罗赶忙在一张纸上写了一句引自《圣经》的话交给杰克。这句话是这样说的:“并不是为了你的缘故,而是为了你的名誉的缘故。哦,以色列家族!”33得到这个暗示后,杰克马上拿起他的帽子去库恩-洛布公司道歉去了。这个故事形象地描述了杰克自相矛盾的性格——温文尔雅的外表,波澜起伏的内心——以及这个要求人们保持永恒礼貌的矫揉造作的世界给人带来的重负。有了大笔的银团贷款,人们无法得罪一个可能在下次发债中成为盟友的势力强大的银行。

  这一场缄默的战争在1915年9月公开爆发了,此事发生在华尔街历史上最大的一笔国外贷款期间。这笔5亿美元的英法贷款比提供给大不列颠,用于布尔战争的创记录的1亿美元还要多5倍。斯退丁纽斯的工厂每天吞掉200万英镑,有把英国的财政资源耗费殆尽的架式。早在1915年4月1日,杰克同劳埃德•乔治一道吃饭时,就曾讨论过为支持英镑而提供一笔不少于1亿美元贷款的事情,特迪•格伦费尔和英格兰银行的其他董事们对作为权宜之计的战争筹资感到担心。

  到了7月份,筹资问题变得更加急迫了。由于外汇缺乏,英国在纽约取消了一项为俄国人签订的合同。为了向摩根按时偿还美元,雷金纳德•麦克纳不得不征用谨慎保险公司所持有的美国证券——这一特别的绝望之举深深地触动了首相阿斯奎斯。这样打仗是很难站稳脚跟的。被国务院禁止贷款的规定所困扰,摩根财团处于非常困难的时期。摩根财团永远也无法解开的谜就是,一旦美国和英国的政策出现分歧怎么办。

  威尔逊反对向协约国提供巨额贷款,但他最终被他的内阁说服了,因为没有贷款,美国的出口就会遭受损失。财政部长麦卡杜在8月下旬争辩说,美国的繁荣依赖于同协约国的贸易。取代布赖恩当上国务卿的罗伯特•兰辛直截了当地警告,如果没有贷款,“生产就会受到限制,工业就会萧条,资本和劳动力就会闲置,金融就会混乱,劳动阶级就会不安定,并受到损害”。34威尔逊相信了。

  9月份,英国内阁派遣了一个英法代表团,到纽约去筹措一笔巨额私人贷款。北大西洋到处是潜水艇,格伦费尔被告知不要将代表团的成员组成通知摩根财团。代表团由高级法院大法官里丁勋爵带领,成员包括米德兰银行总裁爱德华•霍尔登爵士,英国财政部的巴兹尔•布莱克特,以及法国代表奥克塔夫•翁尔贝。哈里•戴维森和杰克到码头迎接乘“拉普兰蒂号”到达的代表团,并把他们送到比尔特摩尔饭店下榻。

  英美摩根之间的爱情中再一次充满了口角和反诘。摩根毫不动摇地支持英国,但居然还要为提供这笔贷款去和他人竞争,他感到心中隐隐作痛,脸上无光。尽管如此,他们仍然隆重接待了代表团。里丁勋爵原名鲁弗斯•埃萨克斯,他的到来对杰克•摩根的偏见是严峻的挑战。他是一个伦敦水果商的儿子,英国气派、聪明、有贵族头衔——而且是个犹太人。他升到了检察总长的职位,在英国泰坦尼克号海难案件调查中盘问过证人。杰克和维戴森到比尔特摩尔饭店拜访了里丁,在摩根图书馆对他盛宴款待,并带他登上海盗号享受了一番。杰克和里丁之间的私人关系将肯定有助于买卖的成交。

  英法贷款对纽约作为一个金融市场的能力是一个考验。获得胜利的摩根财团必须同广泛的仇视英国的势力作斗争,因为十分之一的美国人是德国后裔,而许多第一代爱尔兰移民也反对这笔贷款。议论中的这笔贷款数目惊人,他们怀疑这笔高达10亿美元的贷款能否做成。这样一大笔金额使美国人震惊和恐惧,其程度不亚于几年前的巨额信托资金所引起的震惊和恐惧。现在回忆起来,英法贷款标志着美国作为世界头号债权国的崛起。然而,虽然摩根财团主导了这次金融权力的转移,但杰克对这一转移的持久性仍半信半疑,他对格伦费尔肯定地说,“当战争结束后,你会发现,美国将重新把欧洲金融市场作为票据交换所,就像以前一样”。35杰克没有因欧洲的衰落而欢欣鼓舞,他不愿预测他可爱的伦敦走下坡路。

  杰克在摩根图书馆款待里丁后,把他请到二楼的书房享受雪茄。他和他的合伙人不得不给英国膨胀的期望泼点冷水。透过雪茄冒出的烟雾,杰克漫不经心地将贷款额削减了几亿美元。他说:“里丁,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不要求10亿美元的贷款。我觉得将第一次大规模发行的债券限制在5亿之内更为明智。”36杰克没想到里丁居然同意只发行5亿美元(1亿英镑)。加上银团包销费用,利率高达6%。杰克说,作为银团主干事,摩根财团将放弃任何额外补偿。

  里丁勋爵使杰克对他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且对他的信仰也入了迷:

  里丁勋爵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头脑清楚,能很快抓住要点,同他讨论问题是一个很大的乐趣。他的唯一缺点是与犹太人不可避免地往来甚密,这使他广泛接受了他们的观点。当然,这是很自然的,但鉴于这个国家大多数的犹太人是亲德派,而且他们中的许多人反对J.P.摩根公司,他最好不要同他们有非常密切的关系。37

  这是一封奇妙的信。里丁勋爵贷款代表团团长的头衔本应消除那些对他的忠诚所表示的怀疑,并使犹太人观点铁板一块的说法不攻自破。但杰克却令人难以置信地察觉到了里丁和德裔犹太人之间的某些共同特性。事实上,当里丁会见希夫时,后者提出了库恩-洛布参加提供贷款的一个自取灭亡的先决条件,即不能给英国的同盟国——俄国——一分钱。里丁直截了当地回答:“没有哪个政府可以接受歧视其战争中的盟友的条件。”38从此之后,库恩-洛布公司成了伦敦筹资中的不受欢迎的人,这为摩根的胜利向前进一步扫清了道路。

  高盛公司内的争论更具破坏性,因为他们的合伙人在重要事情上有否决权。由于对德国忠心耿耿的亨利•戈德曼拒绝分担摩根主办的债券发行,在公司中引起了一场危机,并导致公司脱离华尔街的战时融资,自动靠边站。据斯蒂芬•伯明翰说,当“克兰沃特银行从伦敦给纽约发报说,高盛公司有被英国列入黑名单的危险”时,亨利•戈德曼被迫从家族公司中辞职。39戈德曼和菲利普•雷曼这对被称为华尔街上的“最走红的承销伙伴”反目成仇,相互不再讲话。以后30年的时间里,华尔街上的犹太人银行因其同德国的关系而处境困难。

  这笔5亿美元的英法贷款比皮尔庞特组织发行的任何一期债券都要大得多。61个承销商和1570家金融机构销售这批债券(摩根财团对没能被指定为独家代理负责支付债券利息而感到不满)。这是一次极为艰难的销售工作,特别是在孤立主义者占主导地位的中西部地区。为了改善债券发行的条件,参加银行被允许将它们通过存款筹集的资金的一部分保持一段时间,而且还广泛宣传这笔钱将只用于美国。尽管有此好处,在芝加哥只有一家大银行加入了联合贷款——当地亲德的存款人威胁要进行联合抵制。而密尔沃基市根本就没有银行参加。摩根合伙人同许多名人签订了协议,包括安德鲁•卡内基,甚至包括因普若听证会而出名的塞缪尔•昂特迈耶。他们还同军用物资供货商们签订了协议,如古根海姆兄弟公司,以及伯利恒钢铁公司的查尔斯•施瓦布。这些人觉得有义务保护他们兴旺的军火生意。然而,摩根合伙人的这些协议无法弥补他们在中西部地区的销售不佳的情况,直到年底,仍有1.87亿美元的债券。

  为了筹集更多的美元,英国开始对美国股票的红利征税,英国公民急忙把他们的股票出让给政府。由于人们都去兑现证券,英格兰银行董事会的会议室里堆满了单据。摩根财团变现了30亿美元的这类证券,然后巧妙地把它们投放到了纽约市场,以避免股票价格的暴跌。

  英法贷款很快便被用光了。到战争结束前,摩根财团为协约国筹集了15亿多美元信贷。在美国卷入战争之前,英国对摩根的作用大加赞赏。在摩根建富公司的茶室里挂着一封劳埃德•乔治1917年写的信,信中写到:“我们幸运地得到了一家公司提供的援助,这家公司自始至终不遗余力地保护了英国政府的利益。”40几年后,当报业大王诺斯克利夫勋爵访问摩根公司时,他惊呼:“战争是在这些墙里赢得的。”41英国军火委员会主席莫尔顿勋爵说,杜邦公司、伯利恒钢铁公司和J.P.摩根公司在1915年拯救了英法军队。

  然而,摩根和英国的关系总是这样,在公开表现的友好背后,也隐藏着相当程度的紧张气氛。英国人常常觉得摩根银行尽管把金融活动处理得很好,但其政治作用则搞得一塌糊涂。1916年,伦敦《泰晤士报》驻华盛顿记者阿瑟•威勒对摩根财团作了如下描述:“摩根财团是这个国家中最不受欢迎的财团,对激进的西方来说,它是华尔街邪恶的金钱力量的化身,它从不去设法谋求人民或政治家们的好感。”42那一年,杰克帮助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查尔斯•埃文斯•休斯进行竞选——英国人认为这是不明智的举动。杰克和哈里•戴维森对待新的联邦储备委员会的态度也有些专横,特别是戴维森,似乎冒犯了英国人。他敢说敢干,处事果断,这激励了部下,但不圆滑,显得傲慢自大。外交部说他“不慎重”,斯普林-赖斯大使说他具有“老摩根所有的进取心,但缺乏他的天才”。43

  或许戴维森粗暴地对待了同威拉德•斯特雷特的关系,或许他断定浪漫而鲁莽的斯特雷特从来就不适合待在摩根公司。斯特雷特期望在英法贷款谈判中有所帮助。他说:“我想我可以做些同这些谈判有关的工作,但什么也没让我干,这使我感到愤恨。”44他没有被指派负责什么,威严的摩根财团也不像他那样对贫穷国家感兴趣。那年9月,他在34岁的时候,辞去了摩根银行的工作。他从未将在中国早熟的成功变成华尔街世俗环境的落脚点,他为没能成为摩根公司的合伙人而觉得受到了刺伤。他更喜欢马球、高尔夫球,业余爱好文学,而不喜欢华尔街23号所要求的那种拼命的投入。1918年,战时服役后不久,他便死于流行性感冒和肺炎。他的遗孀多萝西后来帮助创办了纽约的社会研究新学校和英格兰南德文郡的一所名叫达廷顿霍尔的实验学校。

  到1917年,英国信贷资金实际已经告罄。此时,德国潜水艇恢复了对美国运输船只肆无忌惮的袭击,这一下倒是拯救了英国。当美国卷入战争后,1917年4月6日,华盛顿立即向协约国发放了10亿美元的信贷,J.P.摩根公司的重负就此得到解脱。美国进入战争后,摩根希望能够从第一次“自由事业贷款”的本金中收回它给英国的4亿美元贷款。但财政部长麦卡杜担心,如果政府的资金到了老民主党的冤家货币托拉斯的手里,国会将会不高兴。使摩根合伙人感到诧异的是,英国政府似乎并未被这种骗局所困扰。特迪•格伦费尔在他的日记里记录了摩根合伙人心中的不快:“尽管摩根公司把它的资金以及其他的资源交给英国政府,由它自由处理,可大臣们,特别是财政大臣并没有多少感激之情。……摩根财团感到非常痛苦,不仅因为对他们的帮助没有任何感谢之意,而且因为英国政府一拿到摩根公司所能借给他们的,或摩根公司为英国从朋友那里借来的所有的钱,财政部便有意向他们封锁起全部信息。”45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