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人物传记> 摩根全传 > 战争(2)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战争(2)

  华尔街上的老牌私人银行和伦敦金融区都具有变色龙的性质,他们能抓住机遇,随机应变。汤姆•拉蒙特雇用了钻石火柴公司总裁老爱德华•斯退丁纽斯,让他主持后来形成的出口部的工作。此人曾是芝加哥小麦交易所的投机商,长着一头梳理整齐的银发,留着胡须,配戴一副无框眼镜。他修饰整洁的外表反映出他对细节格外注意,甚至已到了如痴如狂的境地。后来,陆军大臣牛顿•贝克曾提到他的“令人生畏的责任感”。16每天从早晨9点直到午夜,斯退丁纽斯都把他的175个摩根职员折磨得苦不堪言,他们是所谓众所周知的斯退丁纽斯的奴隶。他并不是简单地雇用人员,他实际是让他们服役,压榨他们,把他们驱使得精疲力竭。一个苦力后来说:“如果有哪个小子能在晚上9点钟以前离开,其他人通常就会祝贺他,因为他有了半天的假日。”17

  采购工作反映了现代战争的规模和复杂性。第一次世界大战看上去既原始又现代化,高度机械化的地面部队的出击与空中袭击、加农炮火和芥子气不协调地结合在一起。致命的炮弹无休止地狂轰滥炸,仅在马恩河战斗中,一天就发射了20万发炮弹。所以,后勤需求各种各样,它们在战争中起着决定性的重要作用。

  斯退丁纽斯成了世界上唯一的最重要的顾客,他每天要聚拢1000万美元的货物。他要购买、装运并为这一空前规模的供应品投保。他要鼓励厂商采取措施进行大规模生产。有关他的采购业务的消息传开后,华尔街23号便挤满了形形色色的银行家和制造商。银行不得不在每一个门前布置警卫,而且还要派警卫到合伙人家里。斯退丁纽斯每个月所负责采购的货物相当于30年前全世界的国民生产总值。他为腌牛肉、带刺铁丝、火车头和假肢而极力讨价还价。

  德国总参谋部怎么也想象不到美国会如此之快地转入军工生产。随着当时工厂的生产能力日益紧张,斯退丁纽斯鼓励建造新厂。摩根财团和英国向温彻斯特转轮枪兵工厂提供贷款,以增加其新的枪支生产能力,而且还为其他许多公司提供资金,帮助他们完成合同。到战争结束时,美国已拥有了比英法两国之和还要强大的军火生产能力。凭着斯退丁纽斯的成就,他可以佩戴军事工业公司之父这个不太可爱的胸签了。甚至有人曾听到埃里希•万•鲁登道夫说过,斯退丁纽斯抵得上协约国的一个军团。18斯退丁纽斯成了美国工业的沙皇。曾经率领一个俄国工业代表团访问过美国的鲍里斯•巴赫梅捷夫回忆说,在一次会议上,斯退丁纽斯把一些美国大公司的老板们召集来,“把他们骂得狗血喷头,就连我也感到羞耻”。19

  因为斯退丁纽斯是协约国供应计划的关键,所以他的安全便成了头等大事,特别是在德国参谋总长埃里希•冯•法金汉决定切断协约国的供应线,以取得战争胜利之后,这个问题显得更加重要。英国情报人员通知斯退丁纽斯,他的生命受到威胁,还告诉他纽约的“某位可爱的夫人”曾看到一个德国情报人员带着写给他的信件。作为安全预防措施,斯退丁纽斯的家人在未得到事先通知的情况下,被迫迁离了他们在斯塔滕岛上占地13英亩的别墅,并被安置在长岛。斯退丁纽斯本人则在停靠在纽约港的“玛格丽特号”巡洋舰上度过了战争时期。他的房间里装饰着花瓶、亚麻布饰品、瓷器和镀银器具,所有这些都是由那个著名的装饰家哈里•戴维森挑选的。

  摩根银行还为英国人从事情报工作。当摩根合伙人得知德国投资者计划收购伯利恒钢铁公司时,就和该公司的官员进行接触,使他们将其股份转入股权信托,从而使这家国防工业承包商不致遭到不受欢迎的接管。作为对摩根公司绝对信任的一种表示,英国对进出英国的摩根公司邮件免予检验,还允许它保留由斯退丁纽斯和他的英国联系人、摩根建富公司的查尔斯•惠格姆确定的内部专用密码。因此,在战争期间的电报中,杰克使用他的密码名“沙尔利斯”和“拉蒙特•查拉多”。摩根银行坚持传统作法,不让局外人接触它的密码本。

  然而,出口部并非绝对成功。法国人从没有像英国人那样利用这个部门。同陆军部相比,英国海军部对出口部态度一直冷淡——这种紧张局面并未因杰克和英国海军大臣温斯顿•丘吉尔爵士的见面而缓解。有人一直怀疑摩根银行对朋友有徇私行为。虽然近1000个公司得到过合同,但许多大的赢家——通用电气公司、伯利恒钢铁公司、杜邦公司和美国钢铁公司——则牢牢地扎根在摩根的阵营之中。

  战争给古根海姆家族带来了兴旺发达的机会。1914年,摩根财团帮助他们把美国最大的铜厂——肯尼科特铜业公司组建成上市公司。丹尼尔•古根海姆在战争期间是摩根合伙人托马斯•科克伦的常客,而科克伦是肯尼科特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出口部收购了2/3在美国开采的电解铜卖给英国人,古根海姆和其他许多人从中发了大财。另一家古根海姆公司——美国冶炼公司,也因协约国大量购买制造枪支弹药用的铅而大捞了一把。数以几十亿美元计的合同金额使摩根财团赢得了几十个强大公司对它的忠诚。

  英国人试图在可能的范围内防止摩根银行滥用其巨大的权力。为了调查对摩根银行徇私的指控,英国派了一个工作组到纽约。工作组先由威尔士煤炭大王大卫•托马斯带领,后来改由朗达勋爵负责。1915年夏天,工作组在广场饭店待了3个星期。托马斯盘桓在摩根银行附近,但发现斯退丁纽斯的工作无可指责。他向英国报告,说摩根银行过多地从共和党那里购买物资。劳埃德•乔治建议戴维森让各方都能得益。戴维森答复说,他们将尽量按地理分布分配合同。

  托马斯滞留纽约期间有过一段焦虑不安的时间。一天,他接到他的秘书从广场饭店打来的电话,说一阵风把几份密级备忘录刮到了窗户外面,其中有3页绝密葱皮纸飘落到了第五大道上。这一泄密事件非常严重,在伦敦的劳埃德•乔治也得到了报告。那天傍晚,摩根银行的职员们在蒙蒙细雨中把第五大道仔仔细细搜索了一遍,连停着的汽车下边和水沟里面也没放过。但那几页纸仍没找到。为了安慰托马斯,他的人员找了3张完全相同的纸,在脏水里泡了一下,然后把烂了的纸给他看。

  尽管托马斯写了报告,英国人对摩根银行仍不放心。他们相信银行在向钢铁、化工和运输公司送人情。阿斯奎斯自我安慰,认为摩根银行只是在可以容忍的限度内接受别人的效劳。他写信给已经接替劳埃德•乔治成为财政大臣的雷金纳德•麦克纳:“关于摩根银行,我毫不怀疑他们已经而且还会继续尽可能从我们这里捞好处。我没有理由认为他们的行为不公平,更不是奸诈的。最初和他们签订的合同也许明智,也许不明智,但是现在中途易马,或使他们怀疑我们不信任他们,那将是糟糕的政策。”20

  实际上,英国人从没有愚蠢地或盲目地陷入摩根财团的情网。他们欢迎在华尔街上有一个英美联袂的监听站,尤其是因为金融权力已转移到了大西洋的彼岸。但政府战时的考虑总还是带有讥诮的情绪,相信摩根合伙人要价过高,并且狂妄自大,无谓地得罪人民。摩根和英国人的关系始终密切,但很少融洽,在双方表示忠诚的声明背后,潜藏着一种兄弟之间的紧张状态。

  虽然华尔街23号的其他合伙人对他们的英国兄弟们暗暗地怀有几分妒忌和猜疑,但杰克•摩根却没有这方面的心思。他照例每年花上6个月的时间住在英国,过着地道的双重文化生活。对他来说,战争是一个神圣的事业和商业机会。他甚至比皮尔庞特还要单纯正直。他生活在一个黑白分明的世界中,在这个世界里,对英国的忠诚和对德国的仇恨这两种情感同样强烈,相互对立。他慷慨地为英国服务,他将朱尼厄斯在罗汉普顿的乡村旧房“多佛尔庄园”捐献出来,作为受伤军官的疗养所。他吩咐沃尔霍尔庄园的人员把园林用地翻耕出来,种上麦子,以备战争之用。一旦激情上来,杰克就会全身心投入。摩根公司甚至在蒙大拿州投资种麦子,以提供更多的给养。

  在美国官方保持中立的情况下,斯退丁纽斯的出口部使摩根银行受到了煽动性的批评,这些批评使内地反摩根的情绪火上加油。这种情绪自威廉•詹宁斯•布赖恩发表“金十字架演讲”以来就一直存在着。在摩根公司大楼街角的集会上,鼓动者指着华尔街23号,指责摩根屠杀了成千上万的无辜者。参议员罗伯特•拉福莱特同源自小镇的冷嘲热讽唱一个调子,并质问:“世界大战可以使摩根和施瓦布(伯利恒钢铁公司老板)大发其财,他们怎么还会在乎世界有没有和平呢?”21曾经敦促举行普若听证会的明尼苏达州众议员查尔斯•林德伯格谴责,“金钱利益”试图诱导这个国家卷入战争,并站在协约国一边。于是,一个含有双重意义的传说便产生了——摩根是英国政府的傀儡,他们的金钱里浸透着鲜血。摩根银行收到了大批充满仇恨的信件。拉蒙特收到的一封信中写道:“亲爱的拉蒙特先生,你为英国人筹集战争贷款的行为注定了你的死亡——因为这些贷款使我的兄弟们葬身在德国战场上。如果在将来的某一时刻能够用子弹穿透你的黑心肠,那无疑将是我生命中的一大乐事。”22

  杰克尽量避免出头露面,以免刺激国会。戴维林和保罗•克拉瓦斯律师曾想组成一个政治委员会,以劝导人们支持协约国,杰克拒绝了这个建议。他还避免同他的密友、英国驻美大使塞西尔•阿瑟•斯普林-赖斯男爵一起公开露面。1915年1月,在写到一次将要进行的旅行时,杰克告诉斯普林,“对我来说,当我在华盛顿时不住在你家里”也许“更明智”,“我们正努力在尽可能不被人察觉的情况下,同英国政府作这笔交易。但是,我并不认为你外出时就不能同我们住在一起,其实那样比住在饭店里要安静”。23

  杰克一生一直对危险保持着高度的警觉。在哈佛上学时,一个侦探曾紧紧尾随他。他的小儿子哈里同他的英国家庭教师回到纽约后,老是疑神疑鬼,担心被绑架。在皮尔庞特还在世的时候,杰克在麦迪逊大街的住宅里经历过一次盗窃事件,这次盗窃带有一股稀奇古怪的阶级报复的味道:盗贼悠闲地坐在房间里,抽着雪茄。还有一次,一个讹诈者威胁说,如果不把钱放在中央公园的灌木丛下面,他就炸掉杰克家的房子。结果钱没有付,炸弹也没有爆炸。

  摩根财团的神秘莫测还像一块不可抵御的磁铁,吸引着一些疯癫古怪的人。战争初期,一个叫欣德勒的疯子接连不断地给摩根写谩骂信,他相信摩根银行窃取了他在阿拉斯加矿藏的股利,而又拒绝承认。杰克的想象力本来就丰富,而这种经常的恐吓更使他胡思乱想,而且他习惯于到处看见阴谋分子。

  事实上,杰克的恐惧并不完全是庸人自扰。1915年7月3日,一个风和日暖的星期日,杰克和杰西正在他们位于北滩的住宅中同斯普林-赖斯及其妻子共进早餐。他们刚刚吃完饭,摩根的男管家亨利•菲齐克听到有人叫门,便前去开门。当时在连接北滩和长岛岸边的堤道上还没有设立警卫室,所以闯入者可以直接走到门口。一个身材细长、穿一身灰色西装的陌生人向菲齐克打招呼,并交给他一张卡片,卡片上写着:“夏季社名录,代表:托马斯•莱斯特”,他要求见摩根先生。

  菲齐克是一个老派管家。他通常上身穿一件深色外衣,下套一条灰色条纹裤子,言行举止严谨刻板。机警老练的菲齐克这时感觉到有危险,他不让硬要往里闯的陌生人过去。他迅速跑到图书馆,看到了杰克和杰西。他大喊:“上楼去!”随着这莫名其妙的命令,摩根夫妇爬上楼,仔细检查了卧室,试图发现问题所在。终于,他们站在楼梯的顶部看到了那个持枪歹徒。他正挥舞着两把手枪,带着摩根的两个女儿往楼梯上走(后来歹徒承认,他犯的主要错误是走在了摩根孩子们的前面,而不是在她们的后面,这样实际她们已经失去了作为人质的作用)。持枪歹徒尽力保持镇定,他告诉摩根夫妇不必害怕,他想和他们谈谈。

  如果警察的证词准确的话,当时每个人都表现得非常勇敢。杰西•摩根是一个有很强的自制力的女人,她当时扑向持枪歹徒。杰西的勇敢行为使杰克得以有足够的时间向歹徒猛烈攻击并揪住他。在制服歹徒的过程中,杰克的腹股沟挨了两枪。仆人们将歹徒的双臂拧住,杰克和杰西夺下了他的两把手枪。这时,菲齐克冲进来,搬起一块煤砸在歹徒的脑袋上,时间精确得像在好莱坞拍戏。歹徒再也动弹不得(可惜这精彩的一击在警察的证词中没有提到)。制服了歹徒之后,摩根夫妇才看到歹徒的兜里有一大根达那炸药。摩根的仆人们把炸药扔进了水里,并用绳子将歹徒牢牢地捆了起来。——一次谋杀失败了。摩根的家庭医生詹姆斯•马科被急匆匆请到格伦科夫,为杰克治疗枪伤。

  在拿骚县监狱里,持枪歹徒供认他的名字叫弗兰克•霍尔特。后经证实,这个名字是埃里希•明特尔的化名。明特尔此人来历不明,曾是哈佛大学德语讲师。1906年,他在被告发用砒霜毒死其妻子后失踪。在审讯中,他供认他是一个和平主义者,反对美国向欧洲出口武器。他说他并没打算杀死杰克,只是想把他当人质,直至军火运输停止。他对摩根权力有着发狂的、梦幻般的感觉。审讯员问他:“你认为你一个人单枪匹马就可以阻挡时代趋势吗?”“不,但摩根先生可以。”“你认为他可以控制那些国家吗?”“如果他的钱没有流进他们的钱柜里,他可以用他的钱控制那些国家,并阻止弹药运输。”24除袭击摩根之外,在前一天,明特尔还在美国参议院会议室安放了一枚炸弹。明特尔是否有同伙,不得而知。两个星期以后,明特尔在拿骚县监狱中自杀身亡。

  从表面上看,杰克对枪击事件似乎表现得很平静,甚至很漠然,好像只是做了一次不愉快的实验,并把实验结果记录下来。那两颗子弹奇迹般地绕过了他所有的要害部位。他在“海盗三号”游艇上休养,伤口愈合得很快。他说:“这是一个非常不愉快的经历,尽管枪伤并不像我以前想象的那么疼痛。”25杰克把挫败这次刺杀阴谋归功于杰西的冷静。他说当歹徒用枪对着他的亲人的时候,他作为父亲理所当然有所反应。他认为自己的勇敢行为不值得一提,但堆满当地电报局的祝贺电仍使他大吃一惊。8月16日,他第一天回到银行。当他从华尔街23号走出来钻进他的豪华轿车时,等候在那里的人群向他欢呼。他惊奇得像孩子似的,伸手碰一下帽檐儿敬个礼,微微挥挥手。他不习惯于公众的奉承,但在瞬间却成为了一位民族英雄。

  杰克的平静是虚假的,因为枪击事件对他造成了深刻的影响,而他只是若无其事地把这影响掩盖起来。尽管永远无法证明枪击事件是一个阴谋,但杰克仍然坚持认为明特尔的行为绝不是孤立的精神错乱者的极端行为,而是恐怖分子阴谋计划的一部分。在他的阿迪朗达克里山的休养地安卡斯营,他让管家把德国人和奥地利人从工资名单上清除掉。26突然之间草木皆兵。杰克从海盗号游艇上给特迪•格伦费尔写信说,杰西“觉得有人正在想方设法再给我一枪,为了让她放心,我不得不加倍警惕,小心提防”。27许多事情说明痛恨摩根的绝非明特尔一人。当1915年的枪击事件传到维也纳时,兴高采烈的人群燃放焰火,发表演说,表示庆贺。

  枪击事件使杰克更加深居简出,沉湎于在富人休养地幽居独处。结果,他把更多的时间消磨在英国的乡村别墅或驾驶游艇巡游上,因而他在海盗号上康复也就绝非巧合。枪击事件还使杰克感到危机四伏,他本来就天性诡秘,这下更是处于紧张状态。他秘密地频繁搬迁。战争期间他到巴尔的摩市看他的大儿子朱尼厄斯时,写信给一个朋友讨论安排旅馆的事:“我非常希望饭店不要逼我登记,或要我说出行期。因为显然德国人仍在追踪我,而且家人也要求我不要声明我要到哪儿去、什么时候去。”28枪击事件后,杰克雇了一批保镖,他们都是前海军陆战队军人。不幸的是,这样严密的保安措施使他更加疏远了大众,人类的种种苦难对他来讲宛若隔世。

  杰克的安全是对他严加保护的合伙人时刻不放松的责任。他常常不知道人群里有保安人员。每当杰克访问巴黎时,高级合伙人赫尔曼•哈耶斯都要通知巴黎警察厅。侦探们靠得很近,但不暴露身份。杰克的活动受到暗中保护,他享受着国家元首级的待遇。

  枪击事件只是一系列事件中的一件,这些事件使杰克对世界的看法变得阴暗了,并使他对敌人的怨恨更加根深蒂固。这些事件也使杰克感到恐惧和困扰,并促使他动辄痛斥他的敌人。尽管有钱有势,但杰克觉得受制于其所无法控制的力量。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