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人物传记> 摩根全传 > 战争(1)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战争(1)

  尽管摩根财团受到大量国内问题的干扰,但它在国外取得的最辉煌的胜利即将来临,相比之下,皮尔庞特•摩根当年的业务就很狭隘了。1914年初夏,工业出现衰退,华尔街随之出现熊市。商人们抱怨伍德罗•威尔逊对“利益集团”的大肆讨伐挫伤了企业家的情绪。美国投资者们陷入了沮丧和忧郁之中。当他们得知1914年7月28日奥匈帝国和塞尔维亚宣战后,感到非常恐慌。一向对自己的预见力引以为豪的华尔街,这次又被一个历史事件弄得措手不及。

  摩根财团一直关心着欧洲局势。尽管后来被指控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财,但摩根财团几乎参与了旨在阻止1912年巴尔干半岛各国与土耳其之间的争斗而进行的秘密外交活动。这项活动的计划是让摩根财团向双方提供贷款,贷款的条件是双方要接受美国的调解,而担当调解人的是塔夫脱总统。这项计划显然是由巴黎摩根-哈耶斯公司的高级合伙人赫尔曼•哈耶斯同美国驻法国大使迈伦•赫里克共同策划的。但杰克•摩根最后否决了这个想法,因为他担心贷款会用来进一步推动战争,而摩根财团希望战争宁息。1杰克还拒绝在没有欧洲大国全力合作的情况下继续参与此事。

  1914年7月下旬,华尔街被一股歇斯底里的情绪笼罩着,人们因误导而担心大西洋两岸的贸易将要垮台,衰退将会加剧。美国人认为,没有欧洲资本他们将无法生存。因此他们害怕纽约的黄金会被抽走,并存放到伦敦。7月29日,在沙皇调动了100多万俄国军队后,所有的欧洲市场都关闭了。海外投资商们急忙通过纽约变现证券,自1907年经济恐慌以来,纽约证券交易市场从未在一天之内发生如此剧烈的暴跌。

  到1914年7月31日清晨,一夜之间聚积起来的抛售指令达到了惊人的数字,形势岌岌可危。尽管皮尔庞特•摩根这时已经死了,但他的得意门徒哈里•戴维森已经在1907年的经济恐慌中学到了不少本领。在紧急情况下,银行家们仍然本能地求助于华尔街23号。摩根财团并非是区区一人,而是一个有连续性的机构。因为新的摩根总部正在修建,戴维森就把华尔街的银行家们召集到宽街15号那座老米尔斯大厦,此处曾是摩根的临时总部。那天在交易开始之前,证券交易所主席匆忙赶来磋商。

  虽然杰克也在场,但戴维森主持了会议。在场的还有一位新的摩根银行家德怀特•莫罗,他是一位杰出的税务和公用事业律师。莫罗回忆那次疯狂的讨论时说:“交易所的管理人员想知道是否要开门营业,而没有人能给予答复。僵持的局面持续到10点零5分。这时,主席……打电话给交易所,告诉他们宣布交易所关闭。”这真是一个危急关头:负责敲钟开盘的人当时已经就位,而得到这个通知后交易员们如释重负。莫罗补充道:“那时我初入银行业的公司,非常惊奇的是谁都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干什么。”2难以理解的是,在摩根关于这次会议的记录中忽略了一件事:那天9点30分,杰克曾给财政部长威廉•麦卡杜挂了一个电话,麦卡杜向他建议:“如果你真的想要听我的判断,那就是关闭交易所。”3

  直到12月份,纽约证券交易所才恢复限制性交易,而常规交易到第二年的春天才重新开始。一种奇怪的地下机构冒了出来——即所谓的不法经纪人的流动市场。这些经纪人在场外马路边上的证券市场游来转去,进行股票交易。按照华尔街的传说,这种机构是由“四个孩子和一条狗”发起的。但很快,上百家经纪公司蜂拥而至,在新街上做起路边交易来——终于达到了证券交易所不得不予以取缔的程度。如亚历山大•达纳•诺伊斯指出的,这群乌合之众凑起的草台班子很可能是“当时世界上唯一真正的股票市场”。4

  起初,战争使摩根财团陷入了迷茫。同其他银行一样,摩根也通过经纪人短期贷款——凭保证金额度购买股票用的贷款——赚了大钱。而战争的爆发使摩根士气低落。沮丧的情绪掩盖了国际金融中发生的一次重大转变:美国即将从英格兰手里夺取金融霸主地位,并成为头号债权大国。尽管最初没有人充分认识到这一点,但英国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战后的国际货币市场将从英镑本位变成美元本位。

  战争的消息传来,杰克•摩根作了一番极为夸张的不祥预见,他预见到“在这个国家中从未发生过的骇人听闻的证券价值暴跌”。5后来,他被孤立主义者咒骂为“死亡贩子”,但他的第一个反应实际上是极其仁慈的。7月13日,他甚至难得地向公众发表了一项和平呼吁:“如果这一微妙的局势在几个星期后仍然悬而未决,我相信那些将要为战争付出生命和财产代价的人们必将掀起一场抗议浪潮。”6他绝没有因可以发战争财而感到得意,他嘲笑那种纽约很可能取代伦敦而成为世界金融中心的看法。

  对这地震般大变迁最敏感的合伙人是哈里•戴维森。战争造就了他的一段辉煌时期,他几乎立即就嗅出这是一个可以使摩根大发其财的好机会。他马上给正在蒙大拿州一个农场钓鳟鱼和骑马的拉蒙特发去几封电报,那些电报充满了兴奋之情:

  整个欧洲的信贷已经绝对停止。硬币支付已经停顿,延期偿付已在法国,实际上已在所有国家生效,但英国还未正式生效。……

  假如你在这儿可能也无能为力,但唯一的关键在于,其中充满了特别的利益,当然,还有各种极大的可能性……也许我该这样形容现在的形势:好像发生了一次地震,人们还有点不知所措,但很快就会恢复正常。7

  战争的一个直接受害者就是摩根摆脱不掉的继子——纽约市,该市有约8000万美元的欧洲债务就要到期。随着美元的猛跌,还本付息的负担加重,再加上美国面临着可能出现的泛大西洋贸易的停顿,支持暂停偿付债务的情绪十分强烈。为什么不利用欧洲的混乱省点钱呢?摩根财团同库恩-洛布公司组成了一个辛迪加以偿清债券,组织了一次临时的拯救活动。他们将黄金运到英格兰银行,然后记入摩根建富公司贷方,为纽约市偿清到期的债务。这项业务是金融成熟的标志,它向世界发出了一个信号:纽约作为一个金融中心,可以像伦敦一样提供安全保障。

  对许多美国人来说,这场战争与自己毫不相干;而对于孤立主义者,这场战争提供了另外一个例证,说明美国为什么必须避免同其他国家发生纠葛。尽管威尔逊同情协约国,但他还是发表了一个中立声明,请求美国人“在思想上和行动上”不偏不倚。对摩根合伙人来讲,这是根本做不到的。正如汤姆•拉蒙特所说的:“从战争一开始,我们就想要协约国打赢。从遗传上,从本能上,从观点上,我们都是协约国的支持者。”8作为一个在伦敦和巴黎都有分支机构的世界性银行,摩根合伙人深深地卷入了欧洲人的生活,他们笃信盎格鲁撒克逊的文明,因此不可能袖手旁观。然而,不违抗政府的法令也是外交时代的一项基本准则,银行贯彻执行了华盛顿的政策。

  法国人把J.P.摩根公司选定为他们的财务代理人。8月初,他们同摩根公司探讨了贷款1亿美元的可能性。威尔逊政府非但拒绝了贷款请求,国务卿威廉•詹宁斯•布赖恩——摩根历史上讨厌的家伙——还谴责给交战双方贷款是“最恶劣的非法交易”。9几天以后,他告诉报界,美国银行家给交战国家贷款“与中立的真正精神背道而驰”。10

  然而,不到6个星期,布赖恩关于非法融资的政策便发生了逆转,因为威尔逊倒向了协约国一边——虽然微妙,但却明白无误。国务院顾问、那年秋天代理国务卿之职的罗伯特•兰辛想出了一个法律上的花招,以使美国回避中立立场。他建议威尔逊务实地把禁止通过国外战争债券提供“贷款”,同允许提供“信贷”供协约国用于购买物资区别开来。战争刚刚进行了两个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突然的转变呢?美国对欧洲的出口使国内摆脱了衰退,甚至连目光狭隘的农民也担心协约国会因为缺少信贷而减少购买他们的粮食、肉类和棉花。正如戴维森对财政部长麦卡杜所说的:“要想保持繁荣,我们就必须提供资助。”11摩根财团用假象维持着中立的外表,而实际却拒绝接受中立的精神。

  由于协约国大部分工业开工不足,美国成了这场战争的理想的兵工厂。协约国为得到美国的物资相互竞争,哄抬物价;甚至英国政府内各部门之间也展开了激烈的竞争。为了缓解价格压力,当时的财政大臣劳埃德•乔治问特迪•格伦费尔:摩根公司在纽约能否在扩大步枪生产方面出点力。杰克•摩根咨询了雷明顿和温彻斯特军火公司。但是要阻止发战争财,只扩大生产是不够的。1914年10月,英国财政部派乔治•佩什爵士和巴兹尔•布莱克特去美国研究处理这个问题。白厅官僚机构中最有影响的英国财政部需要在华尔街有一个前哨阵地,结果找到了他们的纽约代理人——摩根财团。11月下旬,当财政部的人返回伦敦时,随行的还有另一个乘客——哈里•戴维森。因为威拉德•斯特雷特闲不住,戴维森也把他和多萝西带上了。当时,斯特雷特的新杂志《新共和国》正在着手刊登一封来自雷•斯坦纳德•贝克的信,信中警告美国商界不要利用这场战争“发展自己的商贸”。12

  戴维森已经提出了一个富有灵感的想法,但斯特雷特认为这个想法是从他那里偷去的。戴维森琢磨摩根财团能否将协约国的采购集中由一家机构代理,从而摆脱掠夺性的中间商,这家独家代理机构可以凭实力进行谈判。他知道哗众取宠从来就不是摩根喜爱的风格,因此他建议杰克•摩根同财政部的人同船去伦敦。杰克回答道:人永远不能窃取荣誉,“你自己跳上船去吧,因为这是你的主意”。13杰克的朋友、英国驻华盛顿大使塞西尔•阿瑟•斯普林-赖斯爵士也有类似的想法,并为此进行游说。他告诉外交部在伦敦和纽约需要一个有身价的合伙公司,英美联袂的摩根财团便是合乎逻辑的选择。

  戴维森刚在克拉里奇饭店安顿下来,特迪•格伦费尔便带他参观了英格兰银行,并拜访了白厅官员。英国官员很喜欢戴维森的计划,这不仅仅因为该计划可以使价格降低,在政治上,他们还将把摩根财团变成一根避雷针,化解因战时合同而产生的不可避免的所谓徇私行为的指控。公司的不利条件也是很明显的。一些官员担心同华尔街的联系将使英国的那些激进分子有机可乘。还有一些官员担心这家银行在美国社会的某些行业中人缘不好。摩根财团也知道自己在密西西比河以西地区不受欢迎。1914年4月,摩根财团曾考虑在芝加哥开设一家分行,以缓解中西部的人们对摩根的抵触情绪。

  1914年12月16日,戴维森同首相赫伯特•阿斯奎斯以及财政大臣大卫•劳埃德•乔治共进午餐。他带了一份有关建议摩根公司为协约国采购代理的合同。首相逐字逐句地审阅了合同,并说他“同意每一个字”。141915年1月15日,摩根公司同英国陆军委员会和海军部签订了《商务协议》。第一批采购的是当时急需的马匹,金额1200万美元。这年春天,通过在巴黎的摩根高级合伙人赫尔曼•哈耶斯,摩根同法国人完成了另一批类似的采购。

  没有人预见到将要进行的采购业务量有多大。陆军大臣基钦纳勋爵告诉戴维森,采购金额也许能达到1000万英镑——他强调他所估计的是最高限度。而实际上,采购金额达到了30亿美元的天文数字——几乎是战争期间美国向协约国所出售的物资的一半。摩根财团捞到1%的佣金,获得了惊人的3000万美元的进账。这可能是其历史上最为重要的交易。不仅在于获利丰厚,而且还在于所建立起来的政治联系。杰克•摩根对银行卷入这类国外业务存有顾忌,担心如果继续发战争财,英国对美国会产生政治上的强烈不满。1915年1月下旬,杰克在白宫得到了伍德罗•威尔逊的保证,威尔逊说他不会干预任何“促进贸易”的行动。15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