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人物传记> 摩根全传 > 变形记(2)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变形记(2)

  在社交方面,杰克和他父亲一样势利,对喧闹的美国式生活不屑一顾。他从不试图去拓展他的社交领域,或扩大他的同情心。他也许会从联合俱乐部转到联合同盟俱乐部,但这已是他社会实践的最大限度。他对暴发户特别厌恶。到纽波特避暑对其他人可能再好不过,而对杰克来讲,这个地方“到处是令人厌恶、鄙俗不堪的家伙,他们与其说使这个地方声名大振,还不如说毁掉了这地方的声誉”。12

  杰克和他父亲之间最明显的差异在于他们在两性问题上的态度。虽然他们俩都不赞成合伙人或雇员离婚,并且更喜欢在银行里使用男秘书(直到40年代前后,结了婚的妇女都要离开银行,这条规定导致了几桩秘密婚姻)。但杰克的私生活却是清教徒式的,很难想象他会宣讲黄色故事。有一次他给孩子们讲有关生命的来龙去脉时竟羞红了脸。也许是作为对其父亲好色的反应,杰克对女人总是彬彬有礼,对美丽而略带主妇威严的杰西始终忠贞不二。

  杰克和杰西的婚姻近乎天造地设,如影随形。杰西消除了她丈夫心理上的小小疑虑。杰西自信而果断,她支撑着他的自我。在许多事情上,他不言而喻地服从她的判断。杰西对其4个子女极为严格,并以扎实的专业才能照管着家业房产。她冷静得像个商人,乃至她的儿女们发现,有问题时去找他们的父亲反倒更容易些。但对杰克来说,杰西的存在是他的支撑,补偿了他一生中所存在的不安全感,确保他避免其父亲那种没有爱的命运。

  作为摩根财团新的主宰,杰克马上便面临着他父亲遗留下来的两个危机。普若听证会之后,这些危机使他对公众更加没有好感,并进一步使他感到国民对摩根的慷慨忘恩负义。第一个危机与他父亲的艺术品收藏有关,皮尔庞特在遗嘱中表明,由杰克处理这些收藏品。

  最初,大部分绘画和摆设都存放在王子门。皮尔庞特本打算将王子门改建成博物馆,但由于场地有限而放弃了这个念头(书籍和手稿一直存放在纽约,由贝勒•格林管理)。在1909年之前,美国进口关税之高,使摩根财团要把这些“外籍”收藏品运回国内极其昂贵。然而,皮尔庞特的力量之大足以搬运国会山。在他的鼓动下,一条关于100年以上的艺术品免征关税的法令获得通过。皮尔庞特之所以决定尽快将这些收藏品运回国内也是出于另一个考虑:如果皮尔庞特死时这些收藏品还在伦敦,他的继承人将不得不缴纳高额的遗产税。因此,在1912年,成千上万的艺术品被打成包,装进大板条箱运到了纽约。为了讨好摩根,美国海关甚至派检查人员到了伦敦,以便加速检查程序。

  皮尔庞特曾表示,希望将他的收藏品都集中在一起,因此这些收藏品最后落脚何处便成了颇费思量的事情。起初,他将这些收藏品遗赠给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他是这家博物馆的馆长。然而他提出一个先决条件:要求纽约市拨款,专为摩根修一个展厅。这是一个富人想要得到尊敬和感激的表达方式。然而这却招致了一片责难。首先发难的是《赫斯特报》和一些政府官员,他们指责皮尔庞特自己不提供这笔经费。

  在这一年的货币托拉斯大战中,纳税人准备对摩根展开进攻,他们相信摩根银行的钱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然而这场责难激怒了皮尔庞特。1912年底,他告诉市政府官员们,他们再也得不到这些收藏品了,这使他们惊奇得目瞪口呆。皮尔庞特是受不了一点伤害的,一旦他的自尊心受到挫伤,他便会像孩子般地发怒。因此,他把最后的决定权交给了杰克。这是他儿子在他死后要做的第一个重大决定。根据一项新的州法律,如果杰克希望豁免遗产税,那么从皮尔庞特死后算起,他可以在两年之内捐赠艺术品。

  在考虑如何做决定期间,杰克允许暂时在大都会博物馆展览那些收藏品。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事件,人们有机会在一次展览会上一睹摩根的全部收藏品。总共有4100件来自伦敦和纽约的收藏品参展。美国还从未见识过如此丰富的艺术财富。展览一词已难以概括它的范围:它好像是一个庞大的博物馆在展示一切,将艺术史上最疯狂的狂购乱买所带来的成果公之于众。展品中包括550件搪瓷制品、260件文艺复兴时期的青铜器、近700件18世纪以来的瓷器、39件挂毯、900幅小画像、50多幅欧洲绘画。浏览这些宝藏,公众心中不仅感受到它们的全部价值,而且一种占为己有的欲望油然而生。

  现在,杰克必须在银行与美国文化两者各自的需要之间进行权衡。他和其他摩根合伙人还记得,每年当大量的账单潮水般地从伦敦和巴黎涌来时,他们都会因担心总裁能否平账而感到焦虑不安。而现在杰克怀疑他是否有能力付清300万美元的遗产税和皮尔庞特遗嘱中规定的2000万美元的个人遗赠。财产中大约价值2000万美元的变现财产已不能完全应付皮尔庞特的慷慨大方。杰克需要现金去支付遗赠,缴纳财产税,开展业务,而他手里所掌握的大都是不能变现的艺术品。怎么办?

  1915年2月,解决办法终于产生了,而艺术界却为之感到愤慨:杰克决定分散处理收藏品。首先他将中国瓷器以3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杜维恩兄弟,杜维恩兄弟又将这些瓷器转卖给亨利•克莱•弗里克。然后弗拉格纳尔的杰作——为杜巴里夫人而作的四组系列作品“爱的历程”,也以125万美元的价格转到了弗里克的名下。弗里克用它们装饰了他在第五大道的别墅。继皮尔庞特之后,弗里克脱颖而出,成为美国第一流的收藏家。显然,这一点使杰克感到高兴。他说,在皮尔庞特的生意合伙人中,弗里克对他最为友好。这以后,糖业大王哈夫迈耶买下了曾使皮尔庞特神魂颠倒的弗美尔。“看来我们确实需要钱。”贝勒•格林叹息道。13

  到这次铺天盖地的销售结束时,价值800万美元的艺术品以高价易手。这期间,格林为争取更高的价格而进行了不屈不挠的努力。艺术市场并没有因皮尔庞特的死亡而衰败——军火制造商们在世界大战中积累起来的新的财富又弥补了这个空缺,而这些财富往往是由摩根银行自己经手给他们的。格林的朋友伯纳德•贝伦森评论说,皮尔庞特人虽死了,“但他的灵魂还在游荡”。14

  鉴赏家们对这次大规模出售感到震惊,他们形容这是一次对世界杰出的艺术收藏品惨无人道的大屠杀。尽管约瑟夫•杜维恩从这次销售中获了利,但他把这次出售称之为“艺术领域的大悲剧,一如当年共和政体散发英王查理一世精心挑选的艺术宝藏”。15作为对受到感情挫伤的大都会博物馆的安慰,杰克把40%的收藏品送给了他们。这一纪念性的遗赠包括7000件作品,其中有拉斐尔的《科隆纳•圣母》。皮尔庞特花10万英镑买的这幅画在当时是世界上最昂贵的画。尽管大都会博物馆感到非常失望,但这幅画却是博物馆有史以来得到的最大的意外收获,它成为博物馆中世纪收藏品中的极品。

  皮尔庞特的文学收藏品约有20000册,包括谷登堡版本《圣经》、纸纱草纸手稿、济慈、雪莱、斯威夫特和约翰逊博士的手稿等,都保存在图书馆,完好无损。还有许多稀奇古怪的玩意也没动,其中有一件是玛丽-安托瓦妮特扇子。1925年,杰克把这把扇子送给了法国政府。另外一个受益者是哈特福德市瓦兹瓦斯博物馆的摩根纪念馆。这座纪念馆是皮尔庞特为纪念朱尼厄斯而建造的(在皮尔庞特的坚持下,他和朱尼厄斯的画像被并排悬挂在纪念馆豪华楼梯的顶部)。1917年,杰克把一大批古青铜器和欧洲装饰艺术品捐赠给这家博物馆——共13000多件,这使瓦兹瓦斯博物馆一跃而成为美国第五大博物馆。

  杰克在没有作任何解释的情况下,就突然出人意料地向公众宣布了他的决定。之后,他便退避三舍,保持缄默,并遵从皮尔庞特在世时的教诲,对报界的攻击一概置之不理。这使人们觉得他是因为感到内疚而采取的一种守势。人们只能从他自拆台脚的沉默的背后去揣测其中的原因了。作为一个私人银行家,他本不应该有任何需要支撑其银行资本的暗示——商人银行家最需要严格保密的莫过于其资本状况。直到此时,摩根财团还从没有被管理人员检查过,也没有披露过一张资产负债表,杰克此时也并不打算对外公开摩根的资本问题。很难解释杰克为什么这么急需要钱,而又不间接地批评他的父亲挥霍无度。如果真有什么怪罪的话,也许应该针对皮尔庞特,他的收藏品之多远远超过了他的储藏和陈列能力。没能做到既增加银行资本又丰富艺术收藏品的是皮尔庞特,而不是杰克。尽管杰克的做法有些粗鲁,而且藐视公众,但他这样做也许只是在纠正失误。

  使杰克执掌摩根之舵初期蒙上阴影的第二个危机,则是纽约—纽黑文—哈特福德铁路公司。皮尔庞特的祖父约瑟夫•摩根曾资助过这家铁路公司的前身,并在铁路家族中给予其特殊的地位。1892年以后,皮尔庞特进入并开始统管铁路公司董事会。他盲目自负,有时多愁善感,有时暴跳如雷,这在摩根财团的历史记载中绝无仅有。1903年,他请来查尔斯•梅林——人称“铁路末代沙皇”——经营纽黑文铁路公司。梅林头顶圆滑,留着胡须,态度冷淡而爱挖苦人,这使他成为波士顿最遭人痛恨的人。纽黑文铁路公司是摩根和梅林的病态感应,使他们表现出了对公众的极大的藐视。

  摩根和梅林计划接管新英格兰的所有运输业,并蛮横地夺取水路航线、市内有轨电车线、高速运输系统——凡是威胁他们实施垄断的东西皆在夺取之列。纽黑文公司吞并了康涅狄格州、罗德艾兰州和马萨诸塞州南部的每一条铁路。1907年,他们买下了波士顿—缅因州铁路公司,这是他们的计划的核心部分。这次收购引起了极大争议,以致皮尔庞特和梅林前去会见了罗斯福总统,以防止出现反托拉斯问题。虽然总统默许了他们的收购,但后来他承认对纽黑文铁路公司“所犯罪过给予宽恕实为不妥”。16

  纽黑文铁路公司的扩张既不明智也不审慎。当它支付高价吞并竞争对手时,它背在自己身上的债务负担也使其喘不过气来。铁路公司膨胀成了一个庞大的控股公司,它的子公司多达336个,雇员达12.5万。为了掩盖公司财务方面的诡计,它又成立了几百家挂名公司,一些不知内情的职员当了这些公司的头目,他们定期被叫来签订合同。摩根财团通过这种设立“公司迷宫”的方式赚取了大量利润,并从频繁的股票和债券交易中获得了近100万美元的佣金。与此同时,纽黑文铁路公司未来真正的竞争对手——汽车——却从皮尔庞特在新英格兰运输业撒下的天罗地网下逃之夭夭。

  鲜为人知的是,摩根财团本身对梅林的经营管理也感到局促不安。1908年5月,乔治•珀金斯写信给皮尔庞特:“我仍然觉得,就像我过去两年的感觉一样,梅林先生正在用他的财务手段把纽黑文铁路公司引入一片混乱,我想这一点正在或多或少地成为大家的共识。”17银行开始悄悄地将铁路公司的证券卖掉。

  梅林是一个言语坦率的皮尔庞特崇拜者,这一点对皮尔庞特的形象很不利。他曾说,在没有征求皮尔庞特的意见之前,他从未敢自行其是。他向记者们吹嘘:“我戴着摩根给我系的脖套,但我为此而感到骄傲。如果摩根先生命令我明天为他去一趟中国或西伯利亚,我会拿着行李就走。”18他使人们头脑中形成了一个无法抹去的形象:皮尔庞特是一个独断专行的董事会成员。梅林说:“这是摩根先生的行为方式。当他不想再听反对意见或想结束讨论时,他会扔掉火柴盒,然后把拳头向下一挥,说:‘我们表决,看看这些先生们站在哪一边!’”19梅林说,这时其他董事会成员会噤若寒蝉,向他屈服。

  摩根财团的资助使铁路公司获益匪浅。纽黑文铁路公司的股票被认为是最保险最赚钱的投资,红利很高。查尔斯•梅林具有从事铁路行业的天赋,他第一个使旅客不必换车便可以从纽约直达波士顿。问题是梅林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无赖。威廉•艾伦•怀特给他下了这样的结论:“梅林在自由经济派人士的眼里,是马萨诸塞州和新英格兰州财团统治集团中的头号魔鬼……在政治上,梅林为实现自己的目标,可以凭着财阀的意识心安理得、直截了当地行事,根本不把民主的道德原则放在眼里。”20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