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人物传记> 摩根全传 > 泰坦尼克号(2)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泰坦尼克号(2)

  也许是由于与安妮和范妮发生摩擦的缘故,皮尔庞特晚年与杰克的关系有了改善。没有人对杰克入主华尔街23号会有怀疑,即使是因为银行仅仅需要摩根的名字和金钱。杰克毫不懒散,他在父亲外出期间精明地处理了银行事务。然而他并没有皮尔庞特那极强的自尊心。打孩提时起,他就一直暗暗怀疑自己是否有勇气领导一个金融帝国。1910年,他身体垮了,被诊断为精神紧张和疲劳。由于种种原因,他需要一位强有力的助手,一位有威力的摄政者来管理银行的日常事务。他喜欢充当君主立宪的作用,制定政策,下放权力。

  有两个人竞争这一职位,哈里•戴维森和乔治•珀金斯。珀金斯有几个弱点。他始终被笼罩在纽约人寿保险公司丑闻的阴影之中。但珀金斯倒台的原因也许是他认为自己本身就是帝王,而不只是摩根的封臣。他的里弗代尔住宅里,有9个仆人,一个游泳池,一个舞厅和一个保龄球场。1909年,他购买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一辆定制的轿车,那是11英尺长的法国造的庞然大物,内有乌木摆设、一个写字台、一个盥洗台。他的最大罪过可能是没向摩根家族表示应有的敬意。他看不起杰克,认为自己更有资格掌管银行。有时他做决定都不跟摩根家的人商量。1910年,皮尔庞特在伦敦告诉戴维森说,珀金斯违背他的意愿,不给史蒂倍克公司做出融资安排,戴维森把这个消息转达给了珀金斯。于是珀金斯给皮尔庞特写信道:“戴维森的一句话令我深感不安,他说你觉得我一意孤行,有意不顾与你达成的共识,为了一己之利独揽大权。”106个月后,珀金斯离开了银行。很明显,他是被迫离开的。汤姆•拉蒙特后来说珀金斯“离开并非出于自愿,摩根认为他做的某些交易只是二流水平。”11珀金斯辞职时,从银行抽走了550万美元的股份,这是他在摩根银行时聚敛的财富中的一笔。

  善于看出事物发展趋势的人发现,现在,越来越明显,哈里•波默罗伊•戴维森将成为首席执行官。1909年,他成了一个合伙人,之后,好像只有他一人才能进入图书馆去见皮尔庞特。在1907年的危机中就很清楚,英俊的戴维森有着明星气质,他那坚毅的宽下巴华尔街上人人都熟悉。他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小镇上长大,父亲是卖农具的,在一个银行家族中,他们是穷亲戚。因为哈佛大学拒绝给他奖学金,他就没上大学。他表情刚毅,与众不同:长长的睫毛,头发从中间分开,嘴巴宽而坚实。

  戴维森起先在康涅狄格州布里奇波特的一家银行供职。有位叫巴纳姆的董事很喜欢他,并邀他参加每周的打牌比赛。1893年,戴维森娶了凯特•特鲁伯为妻,并迁居纽约,这样就可以在阿斯特信托公司工作了。有一天,一个疯子出现在戴维森做出纳的窗口外,用枪指着他,递过一张100万美元的支票要兑现,说是付给“上帝”的。戴维森头脑冷静,思维敏捷,他立刻想出一条计策来挫败这次抢劫。他一边慢腾腾地数着一堆小面额钞票,一边不住地大声而虔诚地说着:“100万美元给上帝。”12银行警卫利用这一机会通知警察,逮捕了此人。

  戴维森很快成了乔治•贝克的门徒。这个尖下巴、络腮胡的贝克是皮尔庞特的好友,也是第一国民银行的总裁。戴维森从阿斯特信托公司转到贝克的另一家银行,即自由银行去工作。贝克说:“戴维森,我看你最好把办公桌挪上来,到这儿与我们一起工作。”这样,戴维森就成了第一国民银行的一名副行长。在此期间,他于1903年组建了银行家信托公司,参与了1907年的危机谈判,并在参议员奥尔德里奇的国家货币委员会中代表华尔街。这些功勋引起了皮尔庞特的注意,他后来说:“我总是相信戴维森先生告诉我的任何事情。”13

  有关戴维森的趣闻轶事表明他精力充沛、和蔼可亲而又充满自信。他勇敢果断,在缅因州打过麋鹿,在白尼罗河上游打过大象、水牛、犀牛、河马和羚羊。有一次,他梦见自己是宾夕法尼亚一个小镇银行的职员,情急之下,怎么也对不上账目。醒来后,妻子问是怎么回事,他说:“问题最后解决了,我把银行买了下来。”14他交际面非常广,每次在位于孔雀角的北滩宅邸里请客,同席的客人一般都不少于20个。他把人们集结在自己的麾下,并有办法指挥他们,有时候不免有点唐突和冒昧。他是摩根银行史上的一个了不起的天才人物,他把汤姆•拉蒙特、德怀特•莫罗、本•斯特朗和约翰•戴维斯也吸收进了银行。

  汤姆•拉蒙特说,对于华尔街的年轻金融家来说,戴维森“不仅仅是个领导者,而且是国王、偶像,确实如此”。15拉蒙特是戴维森最重要的发现。大学毕业后,拉蒙特为《纽约论坛报》当了两年的记者(后来,这段短暂的经历被他加以聪明利用,给自己弄了个资深报人的形象)。他利用巧妙的报纸广告拯救了一家行将倒闭的进出口公司后,把这家公司重新定名为拉蒙特-科利斯公司。在华尔街,他以治理不景气的公司著称。他的这一声誉引起了他在新泽西州恩格尔伍德的邻居哈里•戴维森的注意。

  汤姆•拉蒙特从不争着挤着往上爬。他做事轻松自如,从容不迫。1903年,拉蒙特33岁,在一次坐火车班车回恩格尔伍德时,戴维森已经把他的命运掌握在手中。当拉蒙特走进车厢时,戴维森正在考虑新成立的银行家信托公司的财务总管人选。他一看见拉蒙特,就意识到这就是他要找的人。听了戴维森的提议后,拉蒙特笑了,他说:“可是我连银行业最起码的知识都不懂。在我那短暂的商业生涯中,我一直是向别人借钱的,而不是把钱借给别人。”戴维森听后说:“很好,这就是我们要你的原因。像你这样无畏的借款人,理应成为谨慎的贷款人。”16多么了不起的直觉啊。

  拉蒙特步戴维森的后尘,于1909年任第一国民银行的副行长。1910年下半年,皮尔庞特把他召来,对他说:“看见那间房子了吧?现在它空着,从下星期一开始,我想让你用那间房子。”17拉蒙特困惑地问道:“可我能为你干些什么有价值的事情呢?”“噢,你会有好多事忙乎呢,把你面前那些要做的事做完就行了。”18拉蒙特勉为其难是朴实的坦诚呢,还是另有一番深谋远虑呢?

  有趣的是,无论是戴维森还是皮尔庞特给他的王冠,拉蒙特都拒绝接受。他告诉皮尔庞特,他曾梦想每年外出旅游3个月。这个要求远未能搪塞皮尔庞特,他说:“哎,当然,想离开多久随你便,这完全由你掌握。”19他建议拉蒙特去游览尼罗河,并带上两三个保姆照看他的孩子。拉蒙特在处理对他的聘任时肯定耍了手段,他肯定知道皮尔庞特每年去海外待几个月,他是否举着面镜子对着这位老实业家,默默地说:“往这儿看,我是不是让你想起了你的年轻时代?”拉蒙特温文尔雅,富有魅力,同时又是个出色的天才,并且他的天赋表现得如此谦逊,变得更加能打动人。

  为了做好接班的准备工作,皮尔庞特对伦敦的J.S.摩根公司做出了最后处置。朱尼厄斯规定这家银行只能存在一代人,或者说皮尔庞特在世多久,它就存活多久,因此他允许死后继续用他的名字。现在20年即将过去了。杰克解释说:“随着1910年的到来,父亲说:‘若不为公司搞个新名称,我死后你们将有大麻烦,我提议名称现在改为摩根建富公司,并让J.P.摩根公司成为它的合伙人,它们将占100万美元的资本。’”20

  1910年1月1日,摩根建富公司问世了。如果说公司第一次用一个英国名字,那么其声望则是由纽约的金钱和关系予以担保的。尽管特迪•格伦费尔的名字在伦敦金融区有一层英国保护色,但是其资本依然基本上是美国的。1910年之前,皮尔庞特和杰克是J.S.摩根公司的合伙人。而在新的安排下,J.P.摩根公司本身将是在伦敦的一个合伙人,并与费城的德雷克塞尔公司一起分享一半利润。重要的是,这一安排从未被推翻。无论是位于英国的摩根建富公司,还是位于巴黎的摩根-哈耶斯公司的合伙人,都因此在摩根王国里处于二等公民的地位。摩根王朝的安排总是很周全,这样华尔街23号就会在同行中永远独占鳌头。

  皮尔庞特的晚年祸不单行,好像神灵对其惩罚的程度必须和他的辉煌相匹配。他的航运托拉斯国际商业海运公司遇到了来自丘纳德航运公司的激烈竞争,后者用英国政府的补贴建造了毛里塔尼亚和露茜塔尼亚两艘快速豪华轮船。为了对付丘纳德,国际商业海运公司总裁布鲁斯•伊斯梅和造船商洛德•皮里决定建造一对巨型轮船。皮尔庞特一向对宏伟大业情有独钟,因此批准了这一计划。这两艘巨轮便是白星航运公司的泰坦尼克号和奥林匹克号。摩根银行甚至游说纽约港董事会,要将哈得逊河上的突堤码头延长100英尺,以便接纳这对姊妹船。

  1911年5月1日,皮尔庞特参加了在贝尔法斯特举行的泰坦尼克号的命名仪式,并查看了B层甲板,这里将安排他专用的私人舱位,其中包括一个会客室和一个散步甲板,有都铎王朝式样的木板墙,洗澡间里有特制的雪茄烟盒。虽然皮尔庞特和摩根建富的维维安•史密斯都预定参加1912年4月份的处女航,但又都取消了此项行程。

  皮尔庞特75岁寿辰前夕在法国接到了北大西洋惨祸的报道。他给纽约发报说:“惊悉谣传泰坦尼克号轮船触及冰山,但无详细报道,看在上帝的分上,希望这不是真的。”21随着消息的传播,欧洲的记者便竭力打听皮尔庞特的下落。他们终于在一座法国古堡里找到了他,他完全垮了,说:“想想那些被毁灭的生命,那可怕的死亡。”22

  遇难者有1500多人,其中包括约翰•雅各布•阿斯特四世,乔治•怀德纳,他是P.A.B.怀德纳的儿子,以及本杰明•古根海姆。幸存者被丘纳德航运公司的卡帕思雅号轮船救了上来。对于这个航运托拉斯来说,这是一场极大的灾难,为此人们公开指责白星航运公司和摩根。这艘为美国人所有而由英国人运行的巨轮,被认为有许多缺陷:救生艇数量不足,船上工作人员对有冰山的警告信号置若罔闻,救援行动组织不善,甚至没有把双筒望远镜放在瞭望楼上。报纸把皮尔庞特等人奢华的舱室作为证据,说明他们错误地把重点放在吸引客运量,与丘纳德争夺客源,而不是重视安全。

  虽然摩根的合伙人早就认为白星航运公司董事长布鲁斯•伊斯梅唐突、脾气暴躁——他常常威胁要辞职——但是他们最初却站在他的一边。杰克因伊斯梅受到公众攻击而很难过,便打电报说:“据电文看,他在纽约遭遇极惨,如入地狱。”23后来,杰克和皮尔庞特坚持要他辞职。泰坦尼克号的沉没给这个航运托拉斯的棺材钉上了最后一颗钉子。虽然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摩根的出口部为盟军运送战争物资使这个卡特尔复兴了一段时间,但不足以改变其灭亡的命运。1914年10月,杰克•摩根决定航运托拉斯倒账,不付债券本息。泰坦尼克号沉没差不多4年后,白星航运公司在法庭上承认负有责任,并支付了250万美元的损失赔偿。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