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人物传记> 摩根全传 > 泰坦尼克号(1)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泰坦尼克号(1)

  晚年的皮尔庞特变得忧愁乖僻,相信命运。他认为公众误解了他,对于责难其信托公司的轩然大波感到气愤。他眼露凶光,对记者挥舞着拐杖以示威胁。公众对他的事情怀有好奇心也是合情合理,而他却不能容忍。1911年,在多佛尔庄园,他把30年来写给朱尼厄斯的一捆捆书信付之一炬,销毁了19世纪后期英美两国金融方面也许是最重要的史实记录。他极力想保持世上最著名的银行家所不可能有的隐私。他像幽灵一样,在其作为图书馆的西厅里沉思着,窗上的彩色玻璃和厚厚的帐帏隔绝了外面嘈杂变化的世界。

  他大部分时间是在欧洲度过的,以躲避进步党政治的喧嚣。他的旅行癖从未消退。从欧洲开始,他就通知杰克他日程上的下一站,再加上句笨拙之词:“通知母亲。”在任何地方他都觉得是在家里。曾有人要他说出几个他最喜欢的地方,他答道:“纽约,因为它是我的家;伦敦,因为它是我的第二个家;罗马和卡格。”1

  对他来说,埃及具有独特的神秘魅力。在他生命的最后三年内,他三次走访埃及,并出资为大都会博物馆收集埃及文物(在一幅1909年拍的照片上,身躯魁梧的皮尔庞特骑着一头小毛驴,向沙漠深处疾驰,后边跟着惊魂未定的导游)。在开罗西南400英里之外的卡格发掘出的文物使他如此着迷,以至于他要求托马斯•库克父子公司建造一艘在尼罗河上航行的钢制汽船,取名“卡格号”。从这艘装有蹼轮的船上,他爱把硬币掷入水中,而这些硬币又被尼罗河岸上的孩子们打捞了上来。

  皮尔庞特是孤独的,而名望很可能又加深了他的孤立。他的第一个传记作者卡尔•霍维写道:“据说在金融区能同摩根搭得上话的熟人还不到50个。”2皮尔庞特在生意上交际广泛,但没有几个同僚跟他有深交。因此,他就依赖家人获得感情支持。正因为如此,他和小女儿安妮•特雷西的矛盾尤其使他受不了。安妮比杰克小6岁。皮尔庞特•摩根可以征服世界,但征服不了他的女儿安妮。她生性活泼,精神饱满,喜欢高尔夫和网球,反抗常规的养育。在皮尔庞特的所有孩子中,安妮在气质上最像她父亲:她聪明、坚定、专横,而又极为固执己见。据后来成为社会名流哈里•莱尔妻子的伊丽莎白•德雷克塞尔回忆,安妮是一位“身材修长,长着小精灵似的脸蛋,两眼炯炯有神”的姑娘。但“性格和意志如同〔皮尔庞特的〕一样倔犟,她爱指责哥哥姐姐的习惯,使人感到很难堪。”3一次,在皮尔庞特密友们的宴会上,她父亲看着桌面,问她长大以后想干什么。她立即答道:“不管什么,只要比富裕的傻瓜强就行。”4尽管她爱这样嘲弄人,但她还是跟父亲很亲近,常常陪父亲乘坐海盗三号去欧洲。一次她作为主人,招待了乘坐游艇的德国国王。

  到20世纪早期,安妮已30出头,是一位年轻高个女郎了:短发、高鼻、黑眉,有一对父亲那样锐利的眼睛。她既有领导才能,又有孩童的单纯,她憎恶嘲弄她父亲鼻子的漫画家。她个子高,长相富态,穿着时髦。1903年,戴西•哈里曼,这位华盛顿著名的女主人邀请她作为殖民地俱乐部的一个创始人。这是美国第一家女性俱乐部,是模仿一家英国绅士俱乐部成立的。在三十街和麦迪逊大街交接处,坐落着这个俱乐部,由斯坦福•怀特设计,里面有大理石砌的游泳池和土耳其浴室,男人是不准上二层的。皮尔庞特不赞成这一项目,在一次讲话中他对妇女们说道:“女人最好、最安全的俱乐部是她自己的家。”5可以预料的是,多萝西•惠特尼也是早期的一位成员。

  在俱乐部成立期间,安妮遇到了两个将改变她生活的年长妇女。一个是贝西•马伯里,她身体健壮,男人气十足,是肖伯纳和王尔德的舞台代理人;另一个是埃尔西•德•沃尔夫,她以前是个交际花,又是演员,现在是著名装潢设计师,为殖民地俱乐部搞设计。1908年,35岁的安妮与这两名妇女住进了位于凡尔赛的特里亚农别墅,组成了“三人家庭”。规规正正的花园,修剪整齐的树篱和草坪,使得特里亚农别墅这一贵族式的场所和这种大胆的行径很不协调。德•沃尔夫设计了一个梳妆室,正符合安妮的矛盾性格,正规的壁炉台上装饰着法国的一个半身塑像和一块豹皮绒毯。

  几年来,这3个贵族妇女在许多文化领域中都充当了先锋。她们开了个百老汇舞厅,资助了科尔•波特的第一出音乐剧。她们还从事自由主义和女权运动。安妮支持了基本上是一个犹太团体的裙装女工的罢工,视察工厂的卫生状况,在布鲁克林开了个无酒餐馆,为年轻上班妇女搞了个节俭协会和度假基金,倡导了妇女的选举权。1908年12月31日,在白宫用午饭时,她同特迪•罗斯福商谈社会福利问题,席间罗斯福可能感觉到了皮尔庞特十分不自在。安妮与她父亲生意上的朋友的接触使她更加愤世嫉俗。当林肯•斯蒂芬斯告诉她,他喜欢美国钢铁公司的加里法官时,她不耐烦地说道:“噢,他这个人善于花言巧语。跟别人一样,他把你蒙骗了。”6

  皮尔庞特对安妮那自由派的、不合常规的行为感到恼火。如果说这三个女人对待她们的私事还算谨慎——就连德•沃尔夫的传记作者也没有使用女同性恋者一词——那么,她们的娱乐晚会还是引人注意的。伯纳德•贝伦森参加了她们的聚会,皮尔庞特的情妇马克辛•埃利奥特也参加了,并与德•沃尔夫一起表演节目。一支接一支抽烟的安妮处于令人烦恼的境地。作为世上最富有的年轻女郎之一,有头衔的欧洲人对她穷追不舍,向她求婚。专登丑闻的小报捕风捉影地说她将与法国伯爵博尼•德卡斯特朗订婚。这段时期,她一心扑在事业上,采取了与其父亲的批评者同样的立场。

  皮尔庞特与安妮之间的分歧没有系统的证据。德•沃尔夫的传记作者简•史密斯说皮尔庞特认为贝西•马伯里毒害了安妮的思想,导致安妮反对他。马伯里肯定告诉过安妮,她父亲让她陪同乘海盗三号去欧洲,是要用她作掩护,与情妇幽会。皮尔庞特的其他孩子都强烈反对这一说法。皮尔庞特中间的那个女儿提起德•沃尔夫时眉毛都竖了起来。杰克则为安妮的行为深感不安。马伯里在她的回忆录中很策略地描述了这场争执:“摩根先生在观点上很专制。这个解放出来的妇女在他眼中不受宠幸,因此,作为女儿,她长大了就决心必须有自己的见解。”7她还说:“承认失败不是皮尔庞特的本性,他总是护己之短。”8

  女儿的疏远伤了皮尔庞特的心。安妮的一个朋友告诉克拉伦斯•巴伦说:“她决定与父亲分开时,皮尔庞特的心都碎了。”9我们已经看到,皮尔庞特被激怒后,很难消气。他责备贝西•马伯里偷走了他的女儿。因此,他设下一条妙计折磨马伯里。马伯里一心想成为法国荣誉社团的成员,并认为她应该得到此项荣誉,因为她曾在一个说英语的国度里以官方身份代表法国的剧作家。事有凑巧,1909年,罗伯特•培根——华尔街的前希腊神——被任命为驻法大使,他秉承皮尔庞特的旨意,确保马伯里不能如愿以偿。法国知道是摩根银行从中作梗,就没有授予贝西•马伯里这一政府奖励。即使她多年为法国筹资,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拿出她在凡尔赛的住宅作为医院也未能如愿。德•沃尔夫赢得了法国的十字军章,安妮成为荣誉社团的领袖,因为她组织了一个野战救护队,进行救护。对马伯里来说,尽管前总统罗斯福和塔夫脱给她发来了赞扬信,但她无法战胜法国怕伤害摩根利益的恐惧心理。即便摩根躺在坟墓里,他的意志也不能被违背。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