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人物传记> 摩根全传 > 恐慌(2)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恐慌(2)

  1907年危机期间,皮尔庞特证明美国的金融可以达到令人激动的戏剧效果。11月2日,星期六,这天晚上,在精心安排的最后一幕里,皮尔庞特制定了一项方案,来解救依然危险的美国信托公司、林肯信托公司以及负债2500万美元的穆尔施莱公司——一家投机性经纪行。穆尔施莱公司在田纳西的煤铁公司拥有庞大的多数股,并以此作为贷款抵押。如果这家公司被迫卖掉这些股本,可能导致股价暴跌;反过来,若穆尔施莱公司倒闭,则会殃及其他经纪行。

  皮尔庞特如同戏剧指挥在创作舞台杰作一样,把城里的金融家们召集到他的图书馆。他把商业金融家安排在东厅,上面是黄道十二宫,壁毯上是七条原罪;西厅里安排的是信托公司的总裁,他们陷在朱红沙发和手扶椅里,圣徒和圣母从上面俯视着他们。两厅中间是独自坐在贝勒•格林办公室里的皮尔庞特,正在仲裁这场冲突。

  旁观者是汤姆•拉蒙特,他现在是银行家信托公司的副总裁,据他说他当时仅是一名“有经验的听差”,他被那华美壮丽的场面深深地迷住了。在皮尔庞特的继承者中,只有拉蒙特具有导演这项活动的资格。他回忆道:“简直想象不到焦头烂额的金融家们会在这样一个不协调的地方开会:一个会议室里,墙上挂着高贵华美的壁毯,书架上放着善本《圣经》以及中世纪的插图手稿;另一间屋子里边收藏有卡斯塔尼奥、吉兰达约、佩鲁吉诺等其他许多文艺复兴早期的大师们的作品,摆着大的敞口火盆,门半开着,对着藏护原稿的藏金柜。”13

  为了拯救穆尔施莱公司,皮尔庞特自己想得到些报偿。他一贯有一种牺牲精神,但他也认为,他应该得到这些报偿。以他自己独特的眼观两方的视觉,他看出,在这次危机中,他既可显示出他的政治才能,又可获得个人利益。在这当儿,他告诉朋友说,他已经做得够多了,想要些报酬。现在他就拿到了他应得的一大笔收费。

  皮尔庞特所制定的计划将拯救穆尔施莱公司,避免它在市场上公开抛售田纳西煤铁公司的股票,这将有利于皮尔庞特自己的得意之作——美国钢铁公司。他明白美国钢铁公司可以从田纳西煤铁公司所持有的田纳西、亚拉巴马和佐治亚三州的巨额铁矿砂和煤股票中获益。由于反托拉斯的原因,这样一块肥肉在平时是得不到的。因此他达成了一笔交易:假如举棋不定的信托公司总裁们筹措到2500万美元来保护较弱的信托公司,美国钢铁公司将从穆尔施莱公司手里收购田纳西煤铁公司的股票——多么绝妙的一个高尚和低级动机的组合啊!

  本•斯特朗注意到皮尔庞特已经把大铜门锁上,钥匙揣在兜里。他又在玩老一套把戏了:困住对手,定下期限,长时间讨价还价后主人突然出现,施以威胁恫吓。早晨五点差一刻,皮尔庞特把一支金笔塞到信托公司总裁们的头头爱德华•金的手中说:“金,在这儿签,这是钢笔。”14金和其他信托公司总裁们已被整夜的谈判击败了,因而同意凑齐2500万美元。

  星期日夜里,美国钢铁公司的亨利•克莱•弗里克和埃尔贝特•加里法官乘坐午夜火车疾驰华盛顿。他们乘的这趟火车只有一节普尔曼式车厢。他们得赶在星期一股市开门前征得罗斯福的批准,让美国钢铁公司兼并田纳西煤铁公司。他们到达时,罗斯福正在吃早饭。罗斯福知道这场危机,他说“他没有任何公共责任要提出反对意见”。15换句话说,美国钢铁公司将不受舍曼反托拉斯法案的制约。此时离纽约证券交易所开门仅剩五分钟,加里从白宫往华尔街23号打电话,告诉乔治•珀金斯总统已同意了该项计划。股市在得到这个消息后回升了。

  很快就有人指控皮尔庞特欺骗罗斯福放弃他的反托拉斯政策,在胁迫下批准了这一反竞争的钢铁公司的兼并。威斯康星州的参议员罗伯特•拉福莱特甚至说这场危机是金融家们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操纵的。确实,以45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处于困境之中的田纳西煤铁公司无异于偷窃。金融分析家约翰•穆迪后来说,该公司的财产潜在价值为10亿美元左右。穆尔施莱公司的负责人格兰特•施莱后来也承认,只要往他的公司注入资金,公司就可以得救,并不需要通过收购田纳西煤铁公司的股票。因此,在这次著名的拯救该公司的整夜工作中,除了利他主义之外,还有更多别的盘算。

  尽管有这些非议,皮尔庞特的影响却因1907年的危机而达到了顶峰。正如他的传记作家弗雷德里克•刘易斯•艾伦所言:“现在,一个王国取代了过去的许多公国,这就是摩根王国。”16皮尔庞特突然成为圣人而非海盗。当时任普林斯顿大学校长的伍德罗•威尔逊说,这个国家的未来应该求教于一组知识分子,他推荐皮尔庞特•摩根为该组的主席。17但恰在这种颂扬的同时,人们对美国的金融体制平添了几分担心。美国金融危机每十年发生一次,这种周期性很是令人担忧。1907年的恐慌暴露出许多体制方面的缺陷,当人们囤积现金、银行回收贷款时,没有中央银行来增加信心,或者抵消突发性信贷紧缩。于是货币供应量的急剧减少导致严重的经济衰退。这个国家需要一种弹性货币以及一个永久性的最后贷款者。

  在1907年金融恐慌的灰烬中产生了联邦储备系统。人们看出那些身躯肥胖的老金融巨头的令人激动的解救行动是脆弱的,不足以支撑这个金融系统。参议员纳尔逊•奥尔德里奇宣布道:“必须采取措施。我们不可能总由皮尔庞特•摩根帮我们对付金融危机。”18皮尔庞特一旦确认了关于他所谓权力的传说,也就无意中使人们都在谈论华尔街货币托拉斯无所不能的问题。罗斯福总统这时建议证券交易所实行联邦管理。而纽约州长查尔斯•埃文斯•休斯想把额定保证金从10%提高到20%。若这些提议被定为法律,美国1929年的经济崩溃就不会那样惨。

  1907年金融恐慌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全社会一致要求进行银行业改革。1908年,国会通过了奥尔德里奇-弗里兰货币法案。根据这一法案成立了国家货币委员会,以研究金融系统的改革。委员会的主席是罗德艾兰州的参议员奥尔德里奇。摩根银行很快行动起来,对委员会施加影响。珀金斯电告在伦敦的皮尔庞特,他和第一国民银行的首领、长着海象胡子的乔治•贝克远离华盛顿,以免新的立法被看作是华尔街的阴谋。同时,珀金斯在一份密码电报中说,贝克的年轻的门徒哈里•戴维森将担当奥尔德里奇的顾问:“据了解,戴维森将代表我们的观点,他将特别接近参议员奥尔德里奇。”19戴维森在1907年的恐慌中曾是皮尔庞特头脑冷静的助手,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当奥尔德里奇的委员会将动身前往欧洲视察各国的中央银行时,戴维森前来和皮尔庞特商量,后者想以英格兰银行为模式,建立一家私人中央银行。戴维森是陪同参议员和众议员出访考察的唯一的一位银行家。

  成立中央银行绝没有得到全体民主党的支持。威廉•詹宁斯•布赖恩和人民党都害怕中央银行的大权会落入华尔街那帮金本位维护者的手里。他们认为中央银行这个机构将铲除自由铸造银币论者。在许多方面,这个概念更多的是保守的金本位论者的想法。只要中央银行是私营的,而且其董事会是由金融家组成的,那么皮尔庞特是会服从这样的中央银行的。作为皮尔庞特的人,戴维森在委员会里反映了他恩师的毫不妥协的观点,即他想让金融家而不是政客来控制中央银行。他也期望这样的中央银行能创造一种“公平竞争的环境”,以结束信托公司的竞争优势。

  1910年11月,戴维森(此时已是摩根的一个合伙人)和其他华尔街银行家们秘密会集在杰基尔岛俱乐部。这次活动对报界宣称为“打鸭假日”。这个地方是佐治亚州海岸外的一处棕榈树遮掩着的带塔楼的海滨院落,也是摩根喜爱的隐居地。杰基尔岛被称为是一百位百万富翁的度假圣地,俱乐部的组织者之一是皮尔庞特的老朋友乔治•贝克。皮尔庞特在圣苏西大楼里还有一套公寓房。杰基尔岛将成为上千种密谋理论的策源地。华尔街的金融家们在这儿制定计划,成立一个由私人领导的中央银行,即一个地区性储备银行系统,其最高权力机关是商业银行家组成的一个管理董事会。作为一名会议的组织者,戴维森不仅让佐治亚州布伦瑞克的一个疑心重重的火车站站长对外不要声张他的疑虑,还常常主持讨论。当时在场的主要理论家之一,库恩-洛布公司的保罗•沃伯格后来这样说道:“戴维森有超人的天赋,他能意识到在适当的时刻转移话题,让讨论及时来个新的转折,这就避免了冲突和僵局。”20

  当参议员奥尔德里奇在1910年把他拟定的关于中央银行的法案递交国会通过时,遭到民主党的阻挠。1913年,弗吉尼亚的民主党员,众议员卡特•格拉斯以此为基础,大刀阔斧地修改后,拟定了联邦储备法案。威尔逊总统成功地命令将由12家私营的区域性储备银行组成的这一系统,置于一个中央政治机构的管理之下,这个机构就是华盛顿委员会,它包括财政部长和总统任命的成员。进步党希望这一联邦储备系统能减少摩根财团的独有权力。我们将看到,事实要复杂得多,因为摩根银行将巧妙地驾驭联邦储备系统,利用它来扩大自己的权力。改革者意想不到的一个具有讽刺意义的结果是,摩根银行成为全世界中央银行喜欢打交道的私营银行,从而给予它不可估量的新优势。

  当共和党总统威廉•霍华德•塔夫脱于1909年就任时,狡猾的乔治•珀金斯扬扬自得,认为他已打入了塔夫脱的内阁。珀金斯向皮尔庞特报告说,塔夫脱给他寄了份自己就职演讲的绝密草稿,演说“在许多方面,语气和缓、融洽”。21他深信塔夫脱会削弱烦人的舍曼反托拉斯法的。珀金斯给在埃及度假的摩根发了一份密码电报,听上去好像这个新内阁是他一人遴选的:“根据两周前我个人的提议,富兰克林•维•芝加哥被选上了财政部长。威克沙姆将出任司法部长,其他一些职位也都放上了我们完全满意的人选。”22

  然而,任期一届的塔夫脱政府对摩根银行的态度极为暧昧。表面上他比罗斯福政府敌意更大,令人惊讶地气势汹汹地直逼托拉斯。他对摩根的两家心爱的公司——美国钢铁公司和国际收割机公司进行了反托拉斯的起诉。在塔夫脱任期内,洛克菲勒的美孚石油托拉斯和詹姆斯•杜克的美国烟草托拉斯也解体了。尽管特迪•罗斯福当初打击托拉斯声势很大,但他却谨慎得多,并不随便把言语落实到强硬的行动上。

  然而塔夫脱-摩根的关系决不仅仅是一场进步党对华尔街集团的进军。如果说打破托拉斯造成了健康的政治舞台,那么再深一层就是在对外方面的勾结了。华盛顿一方面在国内整治银行,一方面在美元外交的新时代,将这些银行组成对外贷款的银团。美国打败西班牙,以及菲律宾和波多黎各的殖民化使得这个国家再次产生了帝国主义冒险的兴趣,而摩根财团则是它的主要工具之一。

  此后,摩根的大多数传奇都是围绕着位于纽约和伦敦的摩根银行与他们各自政府的龌龊交易,这种阴谋给他们披上了一种神秘的新的面纱。领主时代是不加约束的自由竞争时期,其特点是有些金融家常常势不两立地与政府作对。但在即将到来的外交时代,则是金融与政府权力的公开融合。经过一段时间以后,难以把摩根财团与英美两国政策的各个方面加以区分。然而也有一些十分显著的例子,说明摩根的政策有其自身秘密的使命,并非唯政府号令是听。

  这一新的联盟对双方都有好处:华盛顿想驾驭这个新的金融权力,来威迫外国政府对美国货物开放他们的市场,或是采取亲美政策。反过来,银行需要一些逼债手段,因而欢迎政府在外国拥有警力。军事干涉的威胁是个极好的逼债办法。库恩-洛布公司考虑给多米尼加共和国提供一笔贷款,以关税收入作担保。当时雅各布•希夫向他的伦敦同事欧内斯特•卡斯尔爵士咨询道:“如果他们不还钱,谁来收这些海关关税?”卡斯尔答道:“贵国与我国的海军陆战队。”23

  塔夫脱政府于任期的第一年,在一份计划里聘用摩根银行针对洪都拉斯实行金融监护,并同时解救英国的债券持有者。作为债务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摩根银行将全部买进当时在英国以很大的折扣出售的洪都拉斯债务,随后,国务卿菲兰德•诺克斯将使美国强行扣押洪都拉斯的海关收入,并且通过摩根组织的辛迪加发行新的洪都拉斯债券。这项计划将由美国军事力量作为后盾,虽然参议员威廉•奥尔登•史密斯独自反对国务院支持摩根的计划,但摩根实在是被政府像抓壮丁那样逼着干的。摩根财团只为政府的首要客户服务,对落后国家或小国家极为傲慢。杰克在给伦敦办事处的一封电报中说:“因为美国政府急于让洪都拉斯政府了却债务,才进行谈判。”24他和哈里•戴维森在没有切实的债券担保条约的情况下,拒绝继续谈判。在愤怒的民众包围洪都拉斯会场,抗议对他们主权的威胁之后,美国参议院否决了这项交易,此项行动也就撤消了。

  新时代在中国体现得最为明显,摩根财团对中国这项业务就像对洪都拉斯业务一样没有什么兴趣。19世纪末的中国是个烂摊子,没有一支中央军队,没有现代的预算编制,令外国银行家很是头痛。中国官员擅长拿一批外国债权人来压另一批债权人(银行家们则被指责为对中国官员利用同样的战略)。这不仅激起了银行家的憎恨,也使得华尔街产生了决定性的偏见,支持中国的宿敌日本。

  法国、德国和英国早已在中国站稳了脚跟,控制了他们自己的势力范围。欧洲的金融家们是在19世纪末期进入中国的,当时,中国各省的商人缺乏建造铁路的必要资本。1899年,国务卿约翰•海宣布了对华的“门户开放”政策,用以保证外国的自由进入。然而,在塔夫脱当政时期,“门户开放”变成了美国公然要求与欧洲列强在平等的基础上进入中国。

  1909年,国务院敦促不太情愿的华尔街开展中国业务。英、法、德三国组成的财团即将完成给从上海至广州的铁路的2500万美元贷款的谈判。令欧洲人大为不满的是,美国国务院要求给美国银行家拨出同等份额的一块。赫伯特•克罗利记述道:“大多数银行参加这一财团并不是寻求在中国投资,而是为了服从美国政府。”25

  国务院把摩根银行置于美国银行集团的首位,其中还有库恩-洛布公司、国民城市银行和第一国民银行。仅仅几年前,这些银行在控制北方太平洋公司股票的事件中吵得很凶,而如今华盛顿把他们组织到一起,成为国家的工具,认为银行家的团结将扩大美国在海外的影响。当杰克把这一安排电告远在伦敦的父亲后,皮尔庞特压制不住他的竞争本能,回电说:“我感到很好,但要绝对保密,仅供你本人掌握。摩根公司牵头,名字排在第一,这一点很重要,应表现出此事业已敲定,但不容疏忽。”26

  美国银行集团在华尔街23号开会,由哈里•戴维森主持,国务院在幕后操纵。平时指手画脚、幽默风趣的戴维森对受人控制感到恼怒,他对在伦敦的特迪•格伦费尔说:“你要想一想,你漫不经意但坚定地对与你联系的那些人指出,这是政府而不是银行家的意思,将是明智之举。”27在民众中影响较大的报纸大多对摩根和白宫斗争中最近的一场冲突拍手称快,认为反托拉斯者现在已把银行家打得大败而归。与此同时,戴维森哀叹:“还将继续完全受制于国务院。”28对于与政府毫无干系而引以为豪的银行来说,这种新的束缚难以忍受。

  特迪•格伦费尔——J.S.摩根公司(随后成为摩根建富)的合伙人——代表美国银行集团,与英、法、德银行组成的对中国贷款的银团进行交涉,无论当时还是后来,他都是华尔街23号和英国政府之间的一个重要的中介。摩根的各家银行内部是团结的,在许多事情上是自主运行的。这是一种极为复杂的情形,充满了冲突,因为纽约和伦敦这两家公司对于他们各自政府的要求总是很敏感。例如,1908年,J.S.摩根公司根据外交部的指示,扣留了一笔土耳其贷款,直到第二年政治风向转变以后才予以提供。只要英美两国利益一致,就不会有问题。但是这里边埋伏着冲突,在以后的日子里,它会把英美联袂的摩根帝国一分为二。无论怎样竭力掩饰,摩根银行不是一家跨国银行,而是一家有海外合伙人的美国银行。有许多次,它都无法兼顾英美双方的利益。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