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人物传记> 摩根全传 > 恐慌(1)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恐慌(1)

  华尔街流传的至理名言是:假如人们普遍预期市场崩溃的话,那么这种崩溃就不会发生,原因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恐惧感会渗入到市场中来。这种说法在1907年受到了驳斥,那一年华尔街提心吊胆地等待着这场崩溃的到来,而崩溃果然发生了。3月25日,证券交易所一片混乱,人们在惊恐地抛售股票。亨利•克莱•弗里克、爱德华•哈里曼、威廉•洛克菲勒和雅各布•希夫这些金融巨头聚集在华尔街23号举行秘密会议,目的是想筹集2500万美元来稳定股价。杰克电告在伦敦的皮尔庞特,希夫“认为实际所需货币数量很小,因为迄今为止相互对立的大股东只要一致行动,就会在道义上产生影响,从而不必实际购买。”1尽管杰克乐意合作,皮尔庞特还是回敬了他一份刻薄的电报,称这一行动“是不明智的,因为这和我们一向执行的政策是格格不入的,而我们又处于被宣称为操纵股市的风口浪尖上。”2第二天,股市回升了,部分原因是有不实报道说皮尔庞特也参与了救市努力,因此这项计划便停止了。整个春天,皮尔庞特在欧洲周游时,总收到合伙人的电报,说秋季股市可能严重下跌。

  皮尔庞特年届七旬,常常萎靡不振,情绪低落。照片上的他,目光略显茫然,似乎在倾诉着内心的不安。1907年10月那场恐慌发生时,他正在弗吉尼亚州里士满参加新教圣公会大会。作为纽约的世俗代表,他总是以大肆铺张的方式来参加这些会议。他会请主教们坐在他的私人火车车厢里,品尝由路易斯•谢里主理的佳肴。最能使他高兴的莫过于就祷告书的修改和其他一些远离尘世的事情,所进行的深奥争执了。同时,行为矛盾的皮尔庞特带着位女朋友,即来自费城的约翰•马科夫人。她是他的私人医生詹姆士•马科的亲戚,人们提到她时,总认为她可能是皮尔庞特的情妇。

  随着里士满会议的进行,加急电报雪片似地从华尔街23号飞了过来。摩根的朋友威廉•劳伦斯主教在他的日记中记下了摩根研读电报的情景:他双手扶着桌子,两眼直勾勾地凝视着前方。虽然华尔街需要皮尔庞特,但他的合伙人害怕他过早地回来,反而会引发一场恐慌。到了星期六,也就是10月19日,他决定乘坐他的私人火车车厢立即赶回去,对付这一不断蔓延着的银行危机。他对劳伦斯主教说:“他们在纽约遇到了麻烦,不知该怎么办,我也不知怎么办,但我就是要回去。”3

  1907年的恐慌成就了皮尔庞特最后的辉煌。他虽已半退休,定期来上班,工作一两个小时,但霎时间,他的作用就相当于美国的中央银行。在两周内,他拯救了几家信托公司和一家主要的经纪行,挽救了纽约市,挽救了证券交易所。然而,他的胜利却得不偿失,因为美国作出决定,以后任何个人将不能再行使这项权力。在1907年恐慌之后的危机中,银行家的影响就再也不能与政府监管者相比了。此后,钟摆便决定性地移到政府的金融管理部门了。

  这场恐慌的原因很多——银根紧缩,罗斯福在橄榄球俱乐部的演讲抨击“握有巨额财富的坏蛋”,以及在铜、采矿和铁路股票上的过度投机。信托投资公司的草率行事迅速引起市场的疲软。20世纪最初几年,国民银行和大多数州注册银行不能经营信托业务(遗嘱、房地产等),但却指点客户到信托公司去。传统上,这些做法也就意味着投资安全。然而,到1907年,这些银行充分利用法律上的空子大开投机之门。为了获得资金以进行风险投资,他们支付高额利率,信托经理们也采用了股市投机者的运作方式。他们以股票和债券为抵押贷出巨款,以至到了1907年的10月,纽约银行贷款的一半都由作为附属担保品的证券来担保,使得这个系统的这一根基极不牢固。这些信托公司也没有保持像商业银行那样的高额现金储备,因此易于遭受突然挤兑的打击。

  皮尔庞特挽救信托公司这件事具有讽刺意义,因为这些公司深受华尔街商社的讨厌。乔治•珀金斯说:“的确,我们根本不需要他们,我们知道这些公司理应关闭,但是我们却极力使他们开着,以免别的银行遇到挤兑。”4J.P.摩根和其他有声望的银行把客户介绍给这些信托公司,而这些信托公司却毫无顾忌地企图偷走这些客户的非信托业务。两个年轻的银行家——第一国民银行的亨利•波默罗伊•戴维森和自由银行的托马斯•拉蒙特——连同他人于1903年成立了一个附属信托公司,称为银行家信托公司。商业银行虽不能经营信托业务,但可以拥有信托公司,因此他们筹资建立了这个新的银行。他们的想法是:摩根银行及其盟友把生意委托给银行家信托公司,而一旦信托业务完毕,银行家信托公司将规规矩矩地把客户还给他们。当然,摩根银行必然会警惕地关注着宽街和华尔街街角对面的银行家信托公司。

  10月21日,星期一,皮尔庞特从里士满回来的第二天,铜股票的暴跌危及信托公司。有消息说摩根财团和古根海姆财团将合作开发阿拉斯加的新铜矿,加上别的原因便使得人们害怕出现铜的过剩。当囤积联合铜业公司股票的努力失败后,联合铜业公司的股票仅在两小时内就骤降35点。人们普遍受损,股票也跌到了1893年萧条以来的最低点。尼克博克信托公司总裁查尔斯•巴尼与囤积联合铜业股票的奥古斯塔斯•海因茨及其他投机者有业务联系,所以股票的下跌使尼克博克的18000名储户感到震惊。它新设在三十四街和第五大道的总部办事处前,星期二早晨,储户在排队提款。

  就在恐慌蔓延至城里其他信托行时,皮尔庞特接手负责挽救行动。尽管紧急情况使他人感到疑虑或恐惧,但似乎增强了皮尔庞特的信心。他成立了一个由年轻银行家组成的委员会,包括第一国民银行的亨利•波默罗伊•戴维森和银行家信托公司的本杰明•斯特朗。然后派该委员会去清查尼克博克的账目。后来,斯特朗当上了无所不能的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行长,他回忆起当时从银行里屋望着外边那些表情冷漠的储户。他说:“队伍中许多人我都认识,所有的人脸上那副惊恐万状的表情我是永远也不会忘记的。我知道,哈里是带着沮丧和失败的感觉离开这幢建筑的,而这种感觉我是怎么也无法形容。”皮尔庞特放弃了尼克博克公司,认为它不可救药。10月22日星期二的下午,尼克博克公司破产了。5皮尔庞特说:“我不能老当每个人的替罪羊,该罢手就罢手。”6几周之后,尼克博克信托公司的查尔斯•巴尼想见皮尔庞特,遭到拒绝,就开枪自杀了。这一行动在银行储户中引发了一场自杀浪潮。星期二晚上,皮尔庞特和其他银行家们与财政部长乔治•科特柳会集在曼哈顿酒店,科特柳保证予以合作。第二天,科特柳就把2500万美元的政府基金交由皮尔庞特掌管。这是向一私人银行家不寻常的权力转移,它再次证明了特迪•罗斯福对摩根非常看重。

  尼克博克的破产导致其他信托公司也发生了挤兑,美国信托公司首当其冲,这家公司在华尔街上与摩根银行仅隔一箭之地。10月23日,星期三,皮尔庞特把信托公司的总裁召集起来,想敦促他们组成救援小组。结果,他们彼此不相识,难以在危机中团结起来。这种情况说明为什么银行家们虽不明说,但都信任他们的老关系。本•斯特朗分发了一份有利于美国信托公司的报告之后,皮尔庞特下了权威性的断言:“那么,就从这家公司开始制止这场麻烦吧!”7摩根、第一国民银行的乔治•贝克和国民城市银行的詹姆斯•斯蒂尔曼提供300万美元,来拯救美国信托公司。

  在长达两周的时间内,摩根和他的合伙人坚决地顶住了这股不断蔓延的台风。随着恐慌的加深,储户一窝蜂地拥到全市的各家银行。人们整个晚上坐在轻便折椅上,带着食物,等待银行早上开门,纽约的警察给他们发排队号牌以维持秩序。还有一些储户因为疲惫不堪,便雇人给他们排队(后来成为华尔街名人、高盛公司的悉尼•温伯格,当时排一天队赚10美元)。为了减少提款,避免关门,信托公司的出纳员数钱的时候慢慢悠悠,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因缺乏现金,信托公司从股市投机商那儿收回了保证金贷款。活期借款的价格,即用于购买股票的保证金贷款的利息,骤涨至150%。尽管如此,还是缺乏现金。珀金斯给在伦敦的杰克发报说:“一整天,我们办公室都是发狂的男男女女,他们的千态万状表明他们处在一种极度紧张之中。”8几百个惶恐的经纪人向皮尔庞特诉说他们面临毁灭,请求帮助。从照片上可以看出,街角这个地方人群稠密,到处都是戴着礼帽、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阴沉着脸,密密匝匝排在华尔街上。对于这些惊恐的人来说,摩根是以救世主的面目出现的,这个人可以救他们。人们一浪一浪地涌到华尔街23号的门口,“人们争着往前挤,都抬头望着摩根公司的窗口”。9

  10月24号,星期四,由于证券交易实际上处于停滞状态,纽约证券交易所总裁兰塞姆•托马斯穿过宽街,告诉摩根若不立即筹集2500万美元,至少有50家经纪行会倒闭。托马斯想关闭交易所。摩根问:“通常你们什么时候关门?”虽然证券交易所距他的办公室仅有20步远,但他并不了解交易所的营业时间。他认为证券交易是粗鄙的。托马斯答道:“呃,三点钟。”皮尔庞特挥动着手指,告诫道:“今天,关门时间一分钟也不能提前。”10两点钟时,摩根把银行总裁召集到一起,警告说,如果在10到12分钟内弄不到2500万美元,几十家经纪行就会倒闭。2点16分时,这笔资金有了保障。随后,摩根速派一队人马到证券交易所宣布,活期借款已经到位,利息低至10%。派去的人中,艾默里•霍奇的马甲在动乱中被撕破了。随后摩根财团史上的欣喜时刻来到了:当挽救消息通过交易所传播开来时,皮尔庞特听到马路对面传来一阵响亮的欢呼声。他抬头问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欢天喜地的场内交易人员正在热烈地鼓掌感谢他呢。

  第二天,活期借款的利率再次高升。本周已有8家银行和信托公司倒闭。皮尔庞特去了趟纽约清算行,也就是银行家支票清算交易集团,让该行发行购物券,作为临时紧急货币,来缓解严重的现金短缺,赫伯特•萨特利在一篇绝妙的短文里记下了他的岳父回到华尔街23号的情景。短文表明当时的人认为摩根是纯粹意志的化身。

  任何当天看到摩根先生从清算行回到他办公室的人,都忘不了这样一副情形;他的外衣扣子未系,敞开着,右手坚攥着一张白纸,他沿着拿骚街走着。他的平顶黑礼帽紧扣在头上,嘴里叼着个纸做的烟斗,一根长雪茄抽了一半。他两眼直盯着前方,一边走一边晃着双臂,旁若无人。他只顾想自己在做的事,似乎根本没看到街上的人群,人们都认识他,给他让路,但有些人也在闷头想他们的心事,这些人都被他拨拉到了一边。他的走路与街上其他人所不同的是,他不躲避,不忽左忽右,不停,也不松懈脚步,只是蹒跚而行,似乎整个拿骚街上只有他一人走过这个财政部分部,他是权力和意志的化身。11

  星期五晚上,皮尔庞特把城里的宗教领导人召集起来,请求他们在星期日布道时祈求平静。大主教法利为商人特地举行了一场礼拜日弥撒。一场重感冒折磨皮尔庞特好几天了,他到克赖格斯顿度了个周末。10月28日,星期一,纽约市长乔治•麦克莱伦来到摩根图书馆,他带来了另外一个需要解决的十万火急的大事:欧洲投资者因受华尔街事件的影响,正在把资金抽走;纽约无法在欧洲放债。麦克莱伦说,现在纽约市需要3000万美元来偿债。摩根、贝克和斯蒂尔曼答应提供所需资金,这是本世纪摩根领导的4次解救纽约行动中的第一次。70岁高龄的皮尔庞特在摩根图书馆的信笺上出色地草拟了一份毫无讹误的合同。他也要求一个银行家委员会监视该市的簿记做法,这也是纽约城后来危机的一个特点。

  皮尔庞特这位患有重感冒的七旬老人处理起1907年的危机就像是一位艺术能手。他吮吸着糖块,一天工作19个小时。他的私人内科医生马科大夫不时地给他喉咙里喷些含漱剂,仿佛这位金融家是位上了年纪的拳击冠军,在比赛回合之间休息片刻,恢复精力。医生还强迫皮尔庞特每天只能抽20根雪茄。当他在一次紧急会议上打盹时,任何人都不忍打搅他那宝贵的小憩。有位金融家“伸出手来,像从婴儿身上拿走拨浪鼓一样,从他那松开的手指间拿开了已烫着桌面的大雪茄。”12他熟睡了半个多小时,这期间金融家们在讨论一宗1000万美元的贷款。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