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人物传记> 摩根全传 > 托拉斯(5)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托拉斯(5)

  马克辛•埃利奥特是第一个在百老汇建剧场的妇女,她于1907年大恐慌两个月后买下了所需要的地皮。爱传丑闻的人都说钱是摩根出的。1908年他与马克辛从欧洲回国时,又乘同一条船——这在素来谨慎的摩根来说是一次少见的疏忽——记者们问他是否对剧院投了资。皮尔庞特回答说:“我对马克辛•埃利奥特的剧院的唯一兴趣,就是在首次演出的那天晚上我能免费得到一张戏票。”62传闻说他与国王爱德华七世共享这个女人,国王与她则是1908年在马林巴德认识的。

  这些胡闹贯穿了皮尔庞特的晚年,但它们也不乏福斯泰夫式的痛苦。然而皮尔庞特仍然是一个殷勤的老式情人。他的最后一位情妇可能是维多利亚•萨克维尔-韦斯特小姐,前英国驻美大使的女儿。她记录下了这个胖胖的老银行家如何像小伙子一样毛手毛脚地突然一下子紧紧地抱住她。她于1912年在日记中写道:“他深情地握住我的手,告诉我他永远不会以任何我不喜欢的方式爱抚我,他说他很抱歉,因为他太老了,但我是他唯一钟爱的女人,这永远不会变。”63对于一个金融之神来说,这是多么温柔的道歉啊!

  甚至在他生命的最后日子里,皮尔庞特还渴望罗曼风情,这大概从他50年前与咪咪•斯特奇斯的短暂婚姻以来就从未得到过满足。他的心里始终有块地方未为他在华尔街的传奇业绩所触及,总有那么些他巨大的成就无法填充的空白。甚至在他死后,他的家人还能发现他的一些私情,因为他所收藏的一些艺术品神奇地出现在别人家里。1936年,一个德国人写信给杰克,说他是皮尔庞特在格丁根当学生时的私生子。杰克无法确认这是否是个骗局,直到后来他弄清那人是在他父亲离开该大学以后出生的,这才真相大白。然而皮尔庞特死去多年以后,杰克也无法消除这种疑虑。

  尽管皮尔庞特的风流韵事层出不穷,但这些与他真正着迷的东西——艺术品收藏相比,花的时间与兴趣都少得多。朱尼厄斯去世以后,皮尔庞特得到了一本萨克雷的手迹和几件埃及古董。后来他的收藏品随着他银行利润的增长而激增。他主要收藏书籍、手迹和英国皇室的书信,把它们储藏在麦迪逊大街住宅的地窖里。很快它们就在凳子上堆满了,而他自己也记不清什么在哪儿了。其他的一些作品则堆在华尔街23号的地下室和东四十二街的一个仓库里。

  1900年,他买下了在东三十六街他住宅附近的房子,请来设计师查尔斯•麦金为他的收藏品建一座图书馆。麦金建造了一座意大利文艺复兴时代的宫殿,具有缥缈而平衡之美。大理石块镶得非常好,根本就没用任何黏合物——这是麦金不惜千金从希腊人那儿学来的绝招。皮尔庞特在1906年搬进该图书馆后,把富丽堂皇的西厢房作为他的办公室,墙上挂着从罗马奇基宫弄来的深红锦缎。角落里的一扇门通往地下室,壁炉上方挂着朱尼厄斯的肖像。这所图书馆的绰号是J.P.摩根公司住宅区分公司。

  为了给这些收藏品编目录,皮尔庞特于1905年雇了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名叫贝勒•达科斯塔•格林。她只有22岁,然而她对普林斯顿图书馆的珍本书的知识给皮尔庞特的侄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是一个破裂婚姻的产物——她在新泽西由母亲养大,母亲是位音乐教师——没有上过大学。她有着黑黝黝的皮肤、绿色的眼睛,活泼可爱。她的皮肤实在太黑,她自己也逗乐说她有“葡萄牙人的血统”。或许她真有点黑人血统。贝勒•格林聪明过人,异常自信。她后来远不止是皮尔庞特的图书管理员:她是他的知己、诚挚的异性朋友,也可能是情人。她给他念狄更斯的著作和《圣经》,并且在1907年大恐慌期间他通宵达旦地开会时,她一直在图书馆侍候他。

  如果说这位金融家喜欢泼辣的女人,那么贝勒•格林超过了她所有的对手。当一个木材大亨向她求婚时,她发回一封电报说:“所有的求婚都会在我50岁生日以后按字母顺序加以考虑。”64她大胆地让人给她画裸体画,并且喜欢波西米亚式的自由。她还是哈里曼家族与洛克菲勒家族的座上宾,在跟着摩根出差时,经常下榻伦敦的克拉里奇饭店和巴黎的里兹饭店。她也是个冒险家,有一次她告诉助手:“如果一个人是一条虫,你就可以踩他。”65即使在她作为皮尔庞特•摩根图书馆的馆长而出名之后,她仍然像她的老板一样神秘,从不当众演讲,或接受任何名誉称号。跟皮尔庞特一样,她在1950年去世前烧掉了她所有的信件与日记。

  在贝勒•格林身上,皮尔庞特对女人和艺术的迷恋得到了统一。他们之间的关系中有些性色彩。她与鉴赏家伯纳德•贝伦森相好了4年,她坚持一定要保密,不要引起皮尔庞特的忌妒。她作为图书馆馆长忙里忙外,穿着文艺复兴时期的袍子,挥动着她绿色的丝绸手绢,并且代表皮尔庞特参加艺术品拍卖。大亨与图书馆馆长之间46岁的差距似乎并没有关系。她在皮尔庞特死去后曾说:“他几乎是我的父亲,他总是富于同情心,善解人意,信心十足,对我信任有加。这一切超越了我们年龄、财富、地位的距离。”66她对摩根家族的很多成员来说都是个重要的人物,后来她对杰克的吸引力丝毫不亚于对皮尔庞特的吸引力。

  皮尔庞特最终成为他那个时代、或许任何时代的最大的私人艺术品收藏家。他收藏拿破仑的表,达•芬奇的笔记本,凯瑟琳大帝的鼻烟盒,梅迪契家族的珠宝,莎士比亚的《第一对开本》,乔治•华盛顿的一封5页长的信,印有11位罗马皇帝头像的硬币。皮尔庞特对印象派和现代美国艺术家不感兴趣,而喜欢因年代久远而神圣化的欧洲艺术品,历史悠久且有罗曼色彩的历史文物。这位老派银行家的确喜欢古老艺术家的作品,非常珍视其精湛的工艺与昂贵的材料。然而画只占他收藏品总数的5%以下。他喜欢挂毯、镶宝石的书、镀金的祭器、首字母加饰的手稿、金杯银杯、瓷器和象牙。在重视装饰艺术上,他步了罗思柴尔德家族与梅迪契家族及其他商业巨子的后尘。他对他的收藏品充满了自豪,并且为它们印制私人目录,发给欧洲的皇室贵族。

  银行家摩根在人们眼里也是收藏家摩根,他在这两方面的风格完全一致。他讨厌讨价还价。他上来就爱问交易商花了多少钱买进,然后在这上面加10%到15%就成交。有人回忆说皮尔庞特在给外汇开价时就是一副要买就买,不买拉倒的架势。在艺术与金融上,他对交易商的重视就像对交易本身一样重视。弗朗西斯•亨利•泰勒研究过摩根作为收藏家的习惯。他写道:“当有人想要卖东西给他时,有人说他不是在看东西,而是在看人家的眼睛。这就是他爬上金融高峰的原因,这个办法还挺奏效。”67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他附有条件买下一幅画,把它放在椅子上,请别的一些交易商自由评论,然后才完全买下。有一次,为了测试艺术交易商约瑟夫•杜维恩对中国瓷器的知识,他一字排开5个瓷器,然后告诉他:“有3个是真的,现在请告诉我哪些是真的。”杜维恩拿起手杖就把两个假的砸得粉碎。68

  这位美国钢铁公司的教父知道要收集大批艺术品,他必须成批购买或把别人的收藏品整个买下。他以货车转轨的气势横扫艺术历史。他在给姐姐玛丽•彭斯的信中说:“希腊古董我已收集得差不多了,现在我正搞埃及古董。”69他的决心令人生畏。为了从拜伦勋爵在希腊的一位亲戚那里搞到拜伦的手稿,他派了一个代理长驻在那儿,怀揣他的信用证。这个孤独的哨兵守在那儿好几年,拜伦的手稿一上市他就去买,直到将它们全部买下。

  皮尔庞特有时候像小孩一样地冲动。他喜欢听有关艺术品的故事,并且用心去记住它们。这一嗜好使他强于那些怕钱贬值的百万富翁,那些人冒充内行,而买回的“艺术品”不过是高价垃圾。当一个艺术交易商拿了幅弗美尔的画来,皮尔庞特问他:“谁是弗美尔?”于是那人告诉他这位艺术家的生平,末了,皮尔庞特又看了一眼这幅开价10万美金的画,然后说:“我买了。”这个故事的真伪不好分辨——皮尔庞特几十年来参观了很多欧洲的博物馆,肯定见过弗美尔的画——然而这幅画打动了他的心。总而言之,皮尔庞特总是靠他自己的判断。1911年,杰克很高兴地向他报告说,一个交易商愿以17.6万美金出让一本哥白尼1530年的真迹,这可是现代天文学的基石。皮尔庞特生气地回电:“别理什么哥白尼,哪有这么荒谬的价钱。”70

  皮尔庞特有时候也成为感情的俘虏。有个交易商想要卖给他一批手迹珍品,包括爱伦•坡的《塔默莱恩》和霍桑的《欢乐谷罗曼史》。当摩根不为所动时,这位交易商打出了他的将牌。他说朗费罗有关于他的孙子们的一首诗,使他想起了皮尔庞特与他的孙子们。“让我看看,”摩根回答说,他戴上眼镜,读了这首诗,然后拍了一下桌子说:“我全买下了。”71

  皮尔庞特收藏的东西非常多——包括225件象牙制品,140件文艺复兴时的陶器,150件大陆银器等——其数量之多远不是虚荣心所能解释的。相反,这是出自与他在银行业的野心不相上下的一种冲动——要让美国文明与他所推崇备至的欧洲文化并驾齐驱。像在银行界一样,他尊重旧世界的传统,同时也洗劫这个传统。据说他想要积累一大批艺术品,这样美国人就不用上欧洲去学文化了。1897年以后,他定期资助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并于1904年成为该馆的董事长。托管董事会的会员们常在他家里开会。为了发起一场向欧洲杰作进军的爱国主义运动,他往董事会里塞进了不少富豪朋友——弗里克、哈克尼斯、罗杰斯,还有其他的一些工业巨子。1905年,他把珀登•克拉克爵士从南肯辛顿博物馆请来当这个馆的馆长,并让布卢姆斯堡里的艺术批评家罗杰•弗赖伊当绘画馆的馆长。弗赖伊后来嘲讽皮尔庞特“根本没有敏感性”,有的是“粗糙的历史想象力”。72但是摩根收藏品的质量非常之高,弗赖伊的冷嘲热讽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1904年,皮尔庞特买下了王子门街13号毗邻的房屋之后,他想把这两幢房屋改建成一个博物馆,作为他父亲的纪念馆。他还想在朱尼厄斯住过的4个城市——马萨诸塞州霍利奥克、哈特福德、波士顿和伦敦修建纪念馆。后来他觉得扩大了的伦敦馆还是装不下他的收藏品,就在哈特福德花140万美元修了个摩根纪念馆来纪念朱尼厄斯,从而把该市的艺术博物馆——瓦兹瓦斯博物馆扩大了一倍。仅这一笔财产就超过了他于1901年为纪念他父亲而赠给哈佛大学医学院的100万美元捐款。

  皮尔庞特收藏艺术品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他花钱很草率。他通常在夏天购买艺术品,却要把付款推到第二年年初——很难想象世界顶尖的银行家买艺术品要赊账!早在1902年,特迪•格伦费尔就在日记中记载说,伦敦金融区在摩根旋风般收购艺术品以后,对银行财务状况是否有问题产生了“模糊而令人不安的谣言”。73他还记下了皮尔庞特在伦敦或巴黎银行付账时的紧张情况。所有这些数额加起来可不是个小数字。皮尔庞特去世时,他的收藏品的价值据估计是5000万美金,或者说是他总资产的一半。

  这种不停顿的购买给皮尔庞特的银行资金构成了潜在的威胁。再由于他挑选合伙人是看人的能力,而不是给他的事业注入新的资金,这就使得问题更加严重了。穷孩子也能加入内部俱乐部是摩根财团的荣耀之一,然而皮尔庞特用起钱来并不节俭。几年后,摩根的合伙人拉塞尔•莱芬韦尔道出了内部有关狂买艺术品带来的问题的传闻,他告诉一个同事:“老摩根买画与挂毯有一半是为了赚钱的说法,与事实恰恰相反,这完全是穷奢极侈的举动,并且给公司造成了巨大的压力,还经常削弱了公司的财力。如果他不挥霍这些钱,那么公司完全可以把它们用作资本。”74总而言之,这位收藏家花钱的冲动胜过了作为银行家的节俭的冲动。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