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人物传记> 摩根全传 > 托拉斯(3)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托拉斯(3)

  1904年,爱德华•格伦费尔的地位提高了,成为合伙人;一年后,他成为英格兰银行的一名董事。这位冷静果敢的年轻单身汉穿着精神的衣服,口齿伶俐,他势利而保守,且过人地聪明。他还对开各种玩笑饶有兴趣。他曾就读于哈罗和剑桥大学的三一学院。他有着荣耀的门第,他的父亲和祖父都曾是英格兰银行的董事,并且都是下院议员。还在年轻的时候,他就爱不动声色地观察世界,去发现人们的虚假与伪善的一面。格伦费尔会成为伦敦银行的政治润滑剂和王牌外交家,以及该行与英国财政部和英格兰银行的主要联络人。

  1905年,格伦费尔又把他的表兄维维安•休•史密斯介绍进来。他也是杰克•摩根的朋友,当时正在一家管理码头的家族公司里工作。他高高的个儿,脸庞清秀,略带红光,非常善于讲故事。他曾就读于伊顿公学和剑桥大学三一学院。他的风格比格伦费尔更像皮尔庞特。他是个能干而有进取心的人,很多业务都要亲自过问。他投资于高加索的铜矿、非洲的金矿以及其他一些罗得西亚的企业。史密斯的父亲曾是英格兰银行的行长。他是英国最大的银行世家、所谓伦敦金融区史密斯家族的成员。他们的祖先是17世纪诺丁汉的一位银行家(格伦费尔不属于史密斯家族,他和维维安是表亲)。1959年,在统计这个家族的权力史时,安东尼•桑普森估计有17位史密斯家族成员曾在伦敦金融区先后控制了75家公司中的87个董事位置,曾是6家公司的董事长。马丁•史密斯家族后来与汉布罗家族通婚,加强了银行间的联盟。维维安•史密斯与修长苗条、头发金黄的西比尔小姐结为伉俪。这位淘气、精神焕发的小姐是安特里姆伯爵六世的独生女儿。伯爵拥有格莱纳姆城堡,并在北爱尔兰有几平方英里的土地,他的母亲曾是维多利亚女王的贴身宫廷女侍。这样,渐渐地伦敦行就摆脱了伦敦金融区的美国殖民地的特点。当杰克1905年回纽约时,就由格伦费尔和史密斯主管业务。1910年,公司改名为摩根建富。这是它首次有了个英国名字。摩根集团的特洛伊木马营造完毕。

  在西奥多•罗斯福任总统期间,皮尔庞特•摩根因在美国舞台上的作用而遭到了最猛烈的攻击。他的实力太雄厚,又高高在上,只有总统才能把他贬斥到凡夫俗子的境地。公众对他的反感很容易解释。华尔街随着这些托拉斯而繁荣起来。很多托拉斯总部设在纽约,与华尔街银行家的密切关系超过它们的各个分公司。特迪•罗斯福想要纠正政府与公司的权力不均现象,这样他就不可避免地与皮尔庞特•摩根发生了正面冲突。

  虽然皮尔庞特建立了巨大的工业联合体,但他却不愿看到工会和政府获得相应的权力。尽管他尊重过去,并爱收集宗教和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品,他仍然是个激进分子,与具有农业传统和纯朴信念的美国小镇经济格格不入。然而,不管商界对皮尔庞特是如何尊敬,在公众传媒中他现在却是个妖魔。一个百老汇的热门剧描绘了一群魔鬼吹一张燃烧的椅子,并齐声唱道:“这个位置是给了不起的金融妖怪摩根留的。”25

  在麦金利总统遇刺后不久,摩根财团就开始试探他的继任者。皮尔庞特的新助手,为人平和而含蓄的乔治•珀金斯向新总统发去电报:“目前国家唯一的安慰就是有一位诚实、勇敢、忠诚的美国人挑起了这个世界重担。”26几周以后,珀金斯和特迪•罗斯福在哈佛大学的同班同学罗伯特•培根拜访了白宫,敦促罗斯福谨慎行事,并摸清他的意图。总统说他想要改革,后来描述说珀金斯和培根“就像律师为了一个打不赢的官司而拼命争辩,实际上他们心里都在想,他是不是像皮尔庞特•摩根这样强大而有力的人的代表。”27

  就像皮尔庞特一样,特迪•罗斯福也爱表现自己。他要无休止地操纵摩根的象征。当公众对北方太平洋公司控股事件感到震惊时,罗斯福认为对北方证券公司进行反托拉斯起诉,是政治上的明智之举。而该公司的成立是摩根-哈里曼休战的标志。1902年2月19日股票收盘后,司法部长菲兰德•诺克斯宣布了这项起诉。摩根听到这个消息时正在吃晚饭,他感到很是吃惊。显然,这届政府不愿在摩根的压力面前自动就范。接下来罗斯福与摩根间的一系列冲突都表现了这位大亨的绝对傲慢。这两个人都是纽约的贵族成员,皮尔庞特与罗斯福的父亲同是美国国家历史博物馆的发起人。这同一背景或许给他们之间的不和火上加油——这个模式后来又重复了一遍,对峙双方是杰克和另一个高贵的“阶级叛逆”富兰克林•罗斯福。

  在一次有司法部长诺克斯参加的白宫会议上,摩根愤怒地表示,他事先未收到关于对北方证券公司的起诉的通知。接着他做出了载入史册的绝对傲慢的举动,他建议罗斯福让诺克斯和他的律师们私下会谈。他说:“如果我们做错了什么事,你派人来找我的人,就什么事都解决了。”28诺克斯也生气地说他们并不想解决兼并中的问题,而是阻止它。摩根很为他的宠儿——美国钢铁公司担心,于是就问罗斯福他是否计划“攻击我别的行业”。罗斯福回答说:“不,除非我们发现……他们做了我们觉得错误的事。”29

  从罗斯福对这次会议的反应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有教养的叛逆者的最大兴趣和玩世不恭的态度。他告诉诺克斯说摩根“不得不把我当做个大对头,要么想毁掉他所有的事业,要么得被劝说同意什么都不碰。”30回到华尔街23号,摩根气急败坏地草就一封给总统的信,但被一些冷静的助手劝住了,没有发出去。1903年,明尼苏达州的圣保罗地方法院支持政府解散北方证券公司,一年以后,最高法院勉强通过该判决。在麦金利期间胎死腹中的舍曼反托拉斯法在特迪•罗斯福那儿突然获得了新生。

  虽然罗斯福-摩根关系常被描绘成反托拉斯分子与托拉斯大王之间的斗争,但事情远比这复杂。光天化日之下的争执掩盖了他们深层次的意识形态方面的相似之处。这在1902年5月的无烟煤矿工的罢工事件中就首先表现了出来。主要的煤矿公司都是铁路所有,像雷丁、利哈伊谷、伊利等铁路公司,以及其他的一些与摩根财团亲近的公司。他们想对1900年被迫给矿工们增加10%的工资一事进行报复——这笔交易是由皮尔庞特帮助处理的。这次他们以封建式的残酷手段对付罢工工人。到1902年秋天,纽约的学校关门了,因为缺煤。共和党人害怕在竞选中遭到报应。1902年10月11日,陆军部长伊莱休•鲁特登上停在哈得逊河上的海盗三号,与皮尔庞特会谈。罗斯福想让军队来开采煤矿,需要摩根支持他建立一个仲裁委员会。特迪•罗斯福作为总统,很有见地采取了这一立场,而一般来说,总统更加典型的反应是破坏罢工。

  摩根赞成这个做法,他喜欢秩序和谈判。他和鲁特直奔联盟俱乐部,去会见一些铁路公司的总裁。由于他在自己银行里的家长式作风,他比铁路公司的总裁们更易于向工人们妥协。在10月3日的一次白宫会议上,铁路公司代表愤懑地恶毒攻击美国联合矿工协会的年轻主席约翰•米切尔,而他的反应不失尊严,令人称道。两天后,罗斯福写信给罗伯特•培根,信中要求摩根进一步帮助他。总统对米切尔的评价是:“他没有作出任何威胁,也没有谩骂。在我看来,他的提议非常公道。那些人甚至考虑都不考虑一下,就对他进行谩骂侮辱。至少有两次对我十分无礼。”31虽然摩根同情罗斯福的请求,可他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对这些铁路代表拥有完全控制的权力。罗斯福向亨利•卡伯特•洛奇抱怨说摩根“没有能够给那些呆头呆脑的家伙们做点工作”。32

  1902年10月15日,危机达到高潮,那天珀金斯与培根来到白宫,与罗斯福一直待到半夜,努力地想找出打破僵局的办法。罗斯福又一次发现这两个摩根合伙人感情冲动,甚至有点可笑。夜深了,他说“他们变得越来越歇斯底里,不仅仅是承认,而且是坚持说如果达不成协议,会导致暴乱和可能的社会动乱。”33罗斯福最后找到了一个办法,可以挽回代表们的脸面:请工人代表在董事会上占一席位,该席位是留给“杰出的社会学家”的。最后,仲裁委员会给矿工们提高了10%的工资,但拒不承认工会。罗斯福热情洋溢地写信给摩根:“要不是你在里面穿针引线,我都无法想象这次罢工怎么会现在就解决了,这要是拖下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34

  即使是在托拉斯问题上,罗斯福与摩根也远不是死对头。罗斯福认为托拉斯是经济发展的自然的、有机的延伸。他说要阻止它们无异于试图堵住密西西比河。罗斯福和摩根都不喜欢19世纪的简单的个人主义式的经济,他们都喜欢大企业,他们都想促进美国进入世界市场。但是罗斯福认为大经济主义要求政府相应加强规章制度,可皮尔庞特认为这没有必要。他本质上是维多利亚式的绅士银行家,觉得商人间的信任、荣誉和自律就可以起到监督与制衡的作用。

  人们很少注意到罗斯福与摩根其实同属一脉。这从摩根的合伙人乔治•珀金斯的传奇故事中就能看出来。此人后来当过两者的助手。他长得英俊潇洒,想象力丰富,一双赌徒般狡黠的眼睛藏在厚厚的眼皮底下,一张娃娃脸埋在车把式的胡子下面。他的父亲创建了芝加哥教士贫民学校,乔治就是在他父亲管理的少管所的操场上长大的。在他1901年加入摩根银行之前,他就已经是纽约人寿保险公司的创始管理人员了。他娴于辞令,善于交易。皮尔庞特把他做了个实验,让他当酋长,而不是普通的印第安人,这表明了他慧眼认人的本领。乔治曾到位于街角的摩根公司来为保护哈得逊河西岸的峭壁筹措捐款。他要12.5万美元,而皮尔庞特给了他2.5万美元,然后在他离开时又告诉他:“如果你愿意为我做点事的话,我将把12.5万美元全数给你。”珀金斯于是问做什么,皮尔庞特用手指了指合伙人办公区说:“你就坐到那里去。”35

  摩根给了珀金斯一天时间考虑。麦金利总统警告他摩根伙伴的制度很严厉,但是高傲的珀金斯答应了。事情从一开始就不顺当。J.P.摩根向来只雇男秘书,而珀金斯却想把他在纽约人寿保险公司的女秘书带来。皮尔庞特咆哮了:“我可不愿在这里看见倒霉的女人。”可怜的玛丽•基姆只被安排在街角的一个银行大楼里。36后来珀金斯让她搬到了华尔街23号,但前提是她待在楼上,千万别到下面的营业厅来。

  乔治•珀金斯自负而外向,他在早期的合伙人中是突出的一个,即使是他自己创造的托拉斯,他也爱写点评论。他对领主时代的银行家不外露的宗旨不以为然。1902年8月,他做成了一笔大生意,使他得以加入皮尔庞特的联盟。他把麦考密克收割机公司和迪林收割机公司以及另外三家小公司合并,成立了国际收割机公司,收费300万美元。这个新的托拉斯占领了农业机械市场85%的份额。珀金斯之所以将该公司命名为国际收割机公司,是因为他预见到全球合作的兴起,他希望他的新托拉斯将会“符合世界各国的法规,在任何地方都吃得开”。37由于农民们都比较爱用麦考密克公司的机器,国际收割机公司避免了美国钢铁公司所受到的那种反托拉斯浪潮的冲击。

  因为迪林家族与麦考密克家族都想控制国际收割机公司,珀金斯想出了个聪明的办法:让摩根财团来控制。珀金斯向皮尔庞特吹嘘:“这个新公司是我们组织的,名字是我们起的,公司注册的州要由我们决定,公司董事会、管理人员、一切装备也由我们来定——没人有权以任何方式对我们作出的任何决定提出质疑。”38小赛勒斯•霍尔•麦考密克后来说,珀金斯是他见过的最高明的谈判家。39当国际收割机公司在股票交易所上市时,珀金斯得意地写信给罗斯福说:“据我所知,这还是历史上头一次,一个公司在向公众发售股票时,将自己的所有有关信息都公之于众。”40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