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人物传记> 摩根全传 > 托拉斯(2)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托拉斯(2)

  虽然摩根一家是英国上流社会的宠儿,但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常常充满紧张——不像是爱情,更像是一场激烈的权力争斗。英国人永远也搞不明白皮尔庞特和他的公司是盟友,还是野蛮部落的第一轮冲击。华尔街在与伦敦金融区的竞争中占的优势越来越多,摩根也超过了巴林和罗思柴尔德。“在伦敦,刚恢复元气的巴林是唯一能勉强可以和我们平起平坐的银行。”这是J.S.摩根公司的新合伙人克林顿•道金斯爵士在1901年说的一番话,“在美国他们已无立足之地,充其量算个小兄弟,而美国公司将会占尽优势。”12巴林与罗思柴尔德在19世纪是两大对头,为了与美国的暴发户斗争,他们相互的敌对行动减少了许多。

  在布尔战争期间,英国政府耗尽了黄金,向伦敦的罗思柴尔德和纽约的摩根求助,发行国库券融资。开始时皮尔庞特有些踌躇,英政府又向巴林伸了手,使得他更不满。克林顿•道金斯爵士称当时财政大臣希克斯•比奇“笨得出奇,根本不像办事的样子”。131900年布尔战争的融资给伦敦金融区留下了不安的影响。J.S.摩根的新任办公室经理爱德华•格伦费尔在伦敦沮丧地发现,一半的证券都要到纽约发行。当年朱尼厄斯曾在某些方面包容过罗思柴尔德,而皮尔庞特不买账,私下里就发行事索取更高的佣金——这个讹诈英国勉强接受了。在1902年的发行中,罗思柴尔德试图将摩根排斥在辛迪加之外,但没有成功。从那时候起,随着不断的胜利,格伦费尔就在日记中记下了摩根财团逐步压倒罗思柴尔德财团的日益增长的优势。

  1901年美国钢铁公司的建立,使得英国的金融家们对皮尔庞特的大胆感到不安。《纽约时报》称“他们对美国钢铁联营的规模惊恐万状”。伦敦的《编年史》称这个托拉斯“不啻为对文明世界商业的威胁”。14除了别的方面的影响,该托拉斯的建立预示着一场美国向欧洲出口产品的热潮,从而激化两者间的商业竞争。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皮尔庞特对伦敦的地铁与地面轨道电气化发生了兴趣,引起一番争议。由于城内拥挤,要求在郊区建新的住宅区,新的地铁线路也纷纷上马。皮尔庞特参加了为一条地铁线融资的竞争,这条线路从哈默史密斯穿过皮卡迪里到达伦敦金融区。通过给地铁融资,皮尔庞特还希望为他参股的两家公司承揽业务——英国的汤姆森•休斯顿公司与西门子兄弟公司。最后在地铁融资上,他败给了由号称运输大王的芝加哥大亨查尔斯•泰森•耶基斯所牵头的辛迪加。此人就是人们熟知的西奥多•德莱塞笔下的残酷无情的弗兰克•考伯伍德的原型,小说《金融家》《泰坦》和《禁欲主义者》中的主角。皮尔庞特难得失手,尽管如此,他的参与仍然触发了认为他要左右英国经济的恐惧之感,伦敦郡议会警告说,这个大都市都快交给两个美国佬了。

  现在英国人对皮尔庞特的态度非常矛盾。在伦敦大街上,小贩们兜售的便宜小报题为“生活在地球上的执照”,并且由皮尔庞特•摩根签字。151901年纽约《世界报》的漫画上画着皮尔庞特问约翰牛——英国人的绰号:“你还有别的要卖吗?”16但不管英国人如何对皮尔庞特的咄咄逼人感到不安,他们在美国的金融事务上还必须依靠他。1901年,伦敦的金融家们为了保证他们在美国的投资,不惜以200万美元的巨资在劳合保险公司为他做了人身保险。就像杰克所说的:“这使他与维多利亚女王和大西洋东岸别的统治者平起平坐了。”17

  1902年,皮尔庞特建立了一家航运托拉斯,旨在垄断北大西洋的业务,此举比摩根财团的任何举动都更加严重地引起英国人本能的害怕。这是美国新的出口导向的自然延伸。就在皮尔庞特刚成立美国钢铁公司时,有人问他是否可能把北大西洋的汽船队都归属于统一的所有权之下,他回答说:“应该是这样。”18那时的航运情况使人想起早些时候的铁路时代——船太多,互相展开毁灭性的价格大战。德国人在威胁英国人的海上优势,而美国人认为他们应该从移民客运中捞到更多的好处。再说还有一股新时尚,富裕的美国人喜欢享受豪华舒适的大西洋越洋旅行。

  皮尔庞特赤裸裸地宣称维护美国利益,他草拟了一份计划,要建立一个美属航运托拉斯,这将使他的“利益集团”原则,即某一工业竞争者之间的合作扩展到世界范围内。他建立了英美船队,拥有120多艘汽船——世界上最大的私有船队,即使法国的商船队也自叹弗如。从政治观点来看,他征服哈兰特-沃尔夫的贝尔法斯特造船厂和白星航运公司是关键之举。在新的托拉斯中,哈兰特-沃尔夫的皮里勋爵看到了他的船队可以稳稳到手的市场,但是布鲁斯•伊斯梅却对这笔交易顾虑重重,他的父亲是白星航运公司的发起人之一。皮尔庞特给白星的股东的发行溢价非常之高——10倍于1900年的最高收益,所以伊斯梅不仅继续做白星的总裁,还听了皮尔庞特的劝告,担当了托拉斯本身的总裁,该托拉斯称做国际商业海运公司。由于购买白星以及雇用伊斯梅,皮尔庞特还卷入了十年后的“泰坦尼克”号海难。

  皮尔庞特迫切需要德国人——这个北大西洋的新主宰——加入他的托拉斯。他们庞大的跨大西洋航班在大西洋的航运中屡创速度记录。这些轮船有好几层,就像婚礼蛋糕。该航运托拉斯的一个重要设计师叫艾伯特•鲍林,他的汉堡—美国轮船公司有几百艘船只,是世界上最大的船运公司。在1901年的一份秘密报告中,他勾画出了摩根的野心:

  大家都知道,作为由美国最重要的和最有能耐的企业家组成的辛迪加的首脑,摩根是在执行他的长远计划,而铁路公司在该辛迪加中的比重尤为突出。摩根本人几个月前在伦敦时,曾向一些英国航运界人士表示,根据他的推测,从北大西洋口岸运往欧洲的货物的70%左右都是靠联运提单,通过铁路运抵目的地的,它们的后半程是交给外国航运公司来完成的。摩根接着说,他和朋友们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铁路公司要让外国公司把美国货物运过大西洋去。比较合情合理的做法是,把美国的铁路和航运公司联合起来,从而保障美国资本的整体收益。19

  1901年年底,摩根与鲍林达成协议,平分北大西洋的业务:摩根辛迪加在没有得到德国的明确批准之前,不会开展到德国港口的业务;而德国人则保证不把业务扩展到英国和比利时。航运托拉斯的合伙人还要共同集资,共同购买荷兰—美国航运公司。

  鲍林,这位经常进出宫庭的犹太人,在伦敦与摩根会谈后,随即去了国王威廉在柏林的狩猎山庄,向他汇报条约的情况。起先,国王怕美国人玩金融花招,但鲍林指出,虽然英国公司整家整家地被吞并掉,但是德国人将保持独立合伙人的地位。威廉国王被说动了,于是坐到床上,读完了那份条约,做了些改动,并坚持要把北德劳合公司包括进这个卡特尔。后来,威廉国王在基尔登上了海盗三号,皮尔庞特与他在甲板上散步。但是在邀请国王入座时,他犯了个严重的失礼错误。然而,威廉还是接受了摩根的意见。

  随着与德国签署协议的风声传出,公众震惊了,感到合并已在全世界范围内咄咄逼人。《纽约时报》在一篇题为《难以置信》的社论中如此写道:“如果巴黎来电说,摩根先生打电报命令他的总部撤掉所有的电话,搬走所有的速记机和打字机,砸烂所有的抽屉,纽约的男女老少谁也不会信这鬼话。同样,任何一个有理智的人也不会相信与德国航运公司的协议条件是真的。”20《泰晤士报》认为这种限制竞争的做法是过时和低效的——越来越多的人同意这个道理,因为人们对托拉斯大王的反感与日俱增。

  英国人对皮尔庞特的航运卡特尔尤其感到不安。他们害怕国际商业海运公司的商船会专门将产于美国内地的商品通过摩根铁路运到东海岸港口,继而运到欧洲。摩根的合伙人乔治•珀金斯证实了这一点,有一次他得意地说,该航运托拉斯“实际上将会把我们的铁道终点站延伸到大西洋彼岸”。21似乎皮尔庞特•摩根在编织一张环绕世界的无缝大网。

  皮尔庞特必须跟唯一的一家死硬派竞争,这就是英国的丘纳德航运公司。鲍林认为缺了它会大大削弱托拉斯的影响力(这有可能还有些个人恩怨在里面:有一次因为丘纳德公司的工人罢工,皮尔庞特被困在利物浦,当时他就发誓再也不跟这家公司打交道了)。现在,英国航运界几乎惊慌失措,公众也纷纷要求议会“救救”它,为英国保留一片海洋。一个议会委员会给丘纳德施加压力,不让出售它。英国海军部需要在紧急关头能调用跨大西洋船只,也害怕丘纳德落入外国人手中。为了讨好这家公司,英政府给了它丰厚的补贴来造两艘新船——毛里塔尼亚号和露茜塔尼亚号,它们都将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汽船。作为交换条件,丘纳德公司同意由英国控制并随时听候英政府调遣。

  在创建一个托拉斯的过程中,皮尔庞特还从未被迫跟外国政府争斗。但随着融资规模越来越国际化,并越来越影响到主权利益,它就日益染上了政治色彩。皮尔庞特为了平息英国人的恐惧,游说了殖民事务大臣约瑟夫•张伯伦。他是个畅言无忌的批评家,并且采用了现代跨国公司的惯用手法:他将美国的拥有权掩盖起来,首先在托拉斯的名字“国际商业海运公司”上做文章。皮尔庞特还同意在他的英国船上配英国水手,管理层派英国管理人员,并让它们挂英国国旗。最后,他的英国船只也成为英国海军的预备队,战争期间可以被征召。但是国际商业海运公司的股权信托5人小组必须是美国人占多数,他们是皮尔庞特和他的合伙人查尔斯•斯蒂尔,还有怀德纳、伊斯梅和皮里勋爵。

  国际商业海运公司将成为皮尔庞特•摩根的一大败笔。在布尔战争结束后,航运业迅速萎缩,摩根财团与丘纳德公司大搞价格战,结果两败俱伤。从它1902年创立开始,摩根辛迪加就努力地要卸掉国际商业海运公司不想要的证券担子。该股票的水分太多——即价值太虚——甚至纽约证券交易所都拒绝它上市。1906年,承销商手里还握着几乎80%的股份。正如《华尔街日报》事后对皮尔庞特的航运托拉斯做了这样的结论:“海洋对于这位老人来说太大了。”22

  英国人对皮尔庞特的反感或许改变了他在伦敦的合伙公司J.S.摩根公司的局面。以前不仅该公司绝大部分的资金是由他出的,并且绝大部分的美国合伙人都来自家族成员。在20世纪初期,皮尔庞特不遗余力地营建他的伦敦行,而更多的合伙人都将是英国人,各种的决定也更多地从政治上考虑了。1900年,他签字请克林顿•道金斯爵士任合伙人,此人是位杰出的公务员,刚结束他在埃及的公务,并将成为印度财政部长。报界又大造舆论,说摩根的手要伸到印度去。

  很明显,由于皮尔庞特对道金斯的合作不太满意,他转而于1904年与巴林银行商谈合并事宜。他还害怕在华尔街崛起的新对手。巴林银行的雷维尔斯托克勋爵在回忆他与皮尔庞特就此事的会谈时这样写道:“他猛烈地抨击力量不断壮大的犹太人和洛克菲勒集团,并不止一次地说我们和他的公司是纽约仅有的两家由白人组成的公司。”23这两家公司多年以来一直都相互认同,认为各自分别是在这两个城市里的头号新教公司。

  拟议中的合并计划是巴林银行办理伦敦的业务,摩根银行办理纽约的业务,而J.S.摩根将解散。谈判失败了,雷维尔斯托克勋爵认为原因有二:皮尔庞特害怕合并伦敦行会让道金斯失望;另外,杰克•摩根在伦敦待的时间很长,他在合并后的公司里的位置是个棘手的问题。雷维尔斯托克本人也害怕被皮尔庞特盖了过去,他认为摩根父子间“相互没有感情与信心”。24就在1905年谈判破裂后不久,道金斯因心脏病发作而辞世。于是,杰克被委以一项敏感的任务,为J.S.摩根公司招募有背景的英国合伙人。现在摩根准备付出相当高的代价,吸收一些英国成分了。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