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人物传记> 摩根全传 > 垄断(5)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垄断(5)

  在20世纪初,在华尔街的银行家之间存在着很多政治、种族和宗教方面的分歧。正统美国银行势力和犹太银行势力的分裂,是美国高额融资界发生的最大的断层现象。由于这两个集团将会控制美国的投资银行业,他们之间的斗争便成了摩根历史传奇中一个反复出现的主题。皮尔庞特是个著名的反犹太主义者,一个早期的传记作者说:“他具有很深的反犹太情绪,并且不止一次毫无必要地对犹太银行采取敌视态度。”59他对犹太人的厌恶也许在他与罗思柴尔德打交道的过程中得到了深化。犹太金融巨头约瑟夫•塞利格曼注意到了皮尔庞特对他“从冷淡到缓和的态度”,他认为这是由于皮尔庞特对犹太人的反感而造成的。60皮尔庞特与塞利格曼关系和缓后,在一次股票发行中进行了合作。当塞利格曼被禁止进入一个上流社会的萨拉托加饭店时,摩根银行在一份抗议书上签字表示支持。此外,库恩-洛布也和摩根财团合作过多次。摩根历史上的反犹太情绪之所以有趣,主要是因为这种情绪必须谨慎地加以克制。

  参与1901年哈里曼和希夫反摩根计划的还有洛克菲勒家族。1881年,约翰•洛克菲勒以其巨额现金储备为标准石油托拉斯融资,无需借助华尔街的力量。19世纪80年代之后,标准石油公司为洛克菲勒带来了大量的现金收入,洛克菲勒急需为这些现金找一个金融仓库。他选择了国民城市银行——今天的花旗银行的前身。洛克菲勒向这家银行注入了巨额资金,到了1893年,它已是纽约最大的一家银行了。这一变化颇具特殊意义。正当银行家们紧紧控制着工业之时,这个工业帝国的国王则在加紧对银行业的控制。国民城市银行被称为石油银行,正如J.P.摩根公司被称为钢铁银行一样。国民城市银行的总裁詹姆斯•斯蒂尔曼目光警觉锐利,他在北方太平洋公司危机中与摩根作对,但他后来成了皮尔庞特•摩根的亲密盟友。斯蒂尔曼的两个女儿嫁给了威廉•洛克菲勒的两个儿子,加强了洛克菲勒与国民城市银行的联合。

  北方太平洋危机的起因是由西北铁路巨头詹姆斯•希尔决定购买一条中西部铁路线,即所谓芝加哥—伯灵顿—昆西铁路。希尔脾气暴躁,一副桀骜不驯的白色胡须十分浓密,头发长至肩头,脸庞宽阔。在摩根的帮助下,他合并了大北方公司和北方太平洋公司,将其发展成一个控制着美国西北部交通的铁路系统。哈里曼担心希尔购买“芝、伯、昆”铁路,这将使他进入芝加哥,有可能就此连接成一个跨越北美大陆的铁路线,它甚至有可能与摩根的纽约中央铁路相连。

  希夫和哈里曼请求希尔与摩根考虑让他们在这条铁路线中参股,但遭到拒绝。哈里曼毫不示弱地说:“很好,这是一种敌意行动,你们必须承担后果。”61希夫和哈里曼使用的办法正是后来20世纪80年代兼并公司的办法,他们决定将吃掉“芝伯昆”线的北方太平洋公司吃掉。北方太平洋公司的铁路从西部的威斯康星州通往北达科他州和蒙大拿州,止于华盛顿州的西雅图。被梦想中的荣耀和对摩根的恐惧同时折磨着的希夫,经过一个不眠之夜后同意了哈里曼的计划。这是一个非同小可的叛逆举动,因为摩根财团已在北方太平洋公司投下了相当大的资金,绝不会容忍这样的攻击。

  蓄谋控股者秘密地进入股市,买下了7800万美元北方太平洋的股票。在那个时代,这已是股市史上所罕见的大动作了。1901年4月股价上涨,皮尔庞特认为这是由于美国钢铁公司的建立造成的牛市余波。精明的希夫四处传布谣言,说股价上涨反映了收购“芝伯昆”铁路以后北方太平洋股票的增值。当一大批股票落入罗伯特•培根手中时,他轻轻松松地将其卖了出去,甚至北方太平洋的董事会也在出售他们的股票。这就是哈里曼一手导演的绝妙骗局,而麦金利连选连任以后沸腾的金融市场则为这一骗局提供了最好的伪装。报纸报道说,许多炒股发了财的花花公子妄称自己为金融家。同时,许多为眼花缭乱的股市深感担忧的投资者们预言一场危机即将来临。

  五月,北方太平洋股票价格急速上扬,仿佛已飘浮在空中。一直被培根的美貌所蒙惑的希尔近来恶梦不断。一次,他睡在西雅图的私人列车厢里,梦见一个“暗色皮肤的天使”前来拜访,警告他在纽约将会出现麻烦。希尔当即横穿美国赶往纽约华尔街。星期六,五月四日,他警告培根将有灾难到来。他们打电报给正在艾克斯莱班的皮尔庞特,等候他的指示。

  在这个时候,哈里曼和希夫这边离拿到北方太平洋公司的控股权只差4万股了。星期六早晨,哈里曼命令库恩-洛布购买所需的股票。然而,雅各布•希夫正在伊曼纽尔教堂中做礼拜,因而这个命令一直未能得以执行。这一时机的丧失是致命的。第二天,皮尔庞特告诉培根,无论以什么价格,务必买入15万股北方太平洋股票。星期一早上,摩根的经纪人遍布交易所大厅各处,一场争夺北方太平洋股票的疯狂战争爆发了。

  股价拼命地上涨。星期二,5月7日,该股票以143点收盘——在3天时间里上涨了70点。第二天,股价猛窜至200点。这是囤积居奇,一个为投机商们设下的血腥圈套。投机者们一直在做空头:他们少量地抛出这种股票,致使高涨的价格暂时回落,他们便可以用更便宜的价钱买回这种股票。但是,北方太平洋股票却像锅炉中的蒸汽,拼命上扬。这迫使投机商们不得不变卖掉其他公司的股票,来偿付他们借来的北方太平洋股票。因此,整个股票市场都被卷入这场风波之中。

  到星期三,交易所里几乎所有的股票都在跌落,资金被从其他股票中抽出,以填补以惊人速度升值的北方太平洋股票。到了星期四,5月9日,一个世纪以来最大的股市暴跌发生了。北方太平洋股票的每笔交易升到200或300点,最后达到1000点。然后在一次交易中,它一下子跌落了400点。当投机商们发现无法找到北方太平洋的股票凭证来补进他们卖空的股票时,交易所变成了一片混乱的地狱。《纽约时报》报道道:“经纪人像疯了一般……身材高大者将矮个子挤到一边,矮个子们愤怒地叫嚷着,重新冲入混乱的人群之中,用手、胳膊、肘、脚——使用一切手段以得到一寸立足之地……远处农产品交易所走廊里的人们不解地看着这一切,看着这个可怕的景象——争斗、喧哗与嘈杂,目眦欲裂的经纪人,卖出与买进,买进与卖出。”62

  当有人手持北方太平洋的股票凭证出现时,那些唯恐得不到股票凭证而破产的人揪住了他。一位经纪人从奥尔伯尼雇了辆火车来,专为送出他手中500万股股票的凭证。在一片失控的局面之中,皮尔庞特•摩根却重新获得了对北方太平洋的控制权,但付出的代价是一场大规模的恐慌。这是一个一心要赢得胜利的自私者不顾一切采取的疯狂的毁灭性行动。惨剧一直延续到摩根的新合伙人乔治•珀金斯在与希夫和哈里曼协商后宣布了这一消息:凡是做北方太平洋的空头交易者,都可以按150美元一股的价格买到股票。如果摩根不这样做,华尔街半数以上的经纪公司都得破产。这是一场人性贪婪的露天表演,它也令公众对无所不能的新金融巨头心生畏惧。《纽约先驱报》1901年5月9日的通栏标题新闻总结了公众的看法:“华尔街巨头为争夺控股权激战,股市暴跌从天而降,小人物破产。”63

  皮尔庞特•摩根具有这样一种一半魔鬼一半天使的特性。是他引起了这场恐慌,也是他结束了这场恐慌。他的同样一张面孔常常代表两个不同的人,其性格截然相反,互相矛盾。具有喜剧意味的是,在恐慌最甚的时候,一名《纽约时报》的记者在沃尔多夫-阿斯特利亚饭店找到了一名孤独的投资者,这位名叫杰斐逊•利维的投资者喟叹道:“如果摩根先生在这里,就决不会发生这一切了。”64

  皮尔庞特不能忍受对他在北方太平洋风波中所作所为的任何批评。在巴黎的摩根-哈耶斯办公室,他以金融巨头的率直口气说:“我对公众没有欠下任何东西。”65他在重申绅士银行家准则时的一番言论,也许勉强可被看做他自己对此次风波的解释:“当我重组一份产业时,我感到无比荣幸,我在道义上对这一产业的管理负责,我有责任保护它,而且我通常都在保护它。”66但是,现在他在华尔街的势力已经如此之大,当他像一头母象冲过去保护着幼象时,他无法顾及自己伤害无辜。他太庞大了,脆弱的规章制度的框架无法将他置于其中。摩根已超越了他的时代。在美国钢铁公司建立之后,控制北方太平洋公司股权的风波再次表明,公众只不过是几位华尔街大人物操纵股市的人质罢了。

  在大多数时候,麦金利总统对这些愤怒声讨充耳不闻。1901年9月6日,当他站在布法罗泛美博览会的音乐之殿前面时,遭到了一位名叫利昂•乔尔戈什的无政府主义者的枪击。关于皮尔庞特对这一消息的反应,有生动的描述。当晚,皮尔庞特戴上了他的丝制礼帽,正准备离开华尔街23号。这时,一位《纽约时报》的记者冲进门来,告诉他总统被刺的消息。“什么?”皮尔庞特问道,一把抓住了那人的胳膊。他紧盯着那人的眼睛,整个人都惊呆了。然后,他滑倒在桌边的椅子上,等待有电话来证实这个消息。“这太让人难过了,太让人难过了,这是个太让人难过的消息。”他告诉《纽约时报》的记者。67其他的报道说他面色通红,几乎被这一惊人的消息击垮。

  麦金利遇刺是皮尔庞特•摩根一生中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麦金利之后继任的是年仅42岁的西奥多•罗斯福。相比于麦金利,罗斯福对大型公司的态度要模棱两可得多。杰克•摩根对新总统微存幻想,尽管罗斯福在三月就职典礼之后喋喋不休,令杰克厌烦不已。“我担心的是他说得太多了,这可能不太好。”他说。68事实上,特迪•罗斯福的就任标志着白宫与摩根财团之间断续存在着的矛盾就此开始。这一矛盾贯穿了整整三届总统任期——罗斯福、塔夫脱和威尔逊。

  麦金利被刺两个月后,北方太平洋危机中相斗的双方握手言和。他们共同建立了一个控股公司——北方证券公司。这个控股公司合并了北方太平洋、大北方和“芝伯昆”铁路。希尔和哈里曼都在董事会中获得了席位。这次协商的成功使华尔街两个重要的集团得以和平相处,它同时也令公众警觉到密西西比以西的铁路已被他们控制。“取得第二个部分的控制权要比第一部分容易得多,”一位报纸编辑预言了东部铁路的垄断将要接踵而来,“一条又一条铁路慢慢落入他们的掌握之中,最终会有一天,任何一个地方的乘客如果反对乘坐他们的火车的话,就只能乘电车或者步行了。”69北方证券公司的设计师们的梦想已超出了人民党所惧怕的范围。在将横跨北美的铁路线连接成功之后,他们计划用轮船将之与亚洲相连。爱德华•哈里曼甚至提出了建立全球交通网的设想。目前,皮尔庞特正在考虑如何通过铁路和轮船垄断北大西洋,将其控制领域拓展到美国以外的地区。华尔街的目光正日益移向海外。

  控制北方太平洋公司股权风波的受害者除了数千破产的投资者之外,还有摩根的合伙人罗伯特•培根。尽管他在华尔街23号又呆了一年半,他的神经已被这次危机击垮。遵照医生的嘱咐,培根外出狩猎两年——这是一种摩根式的治疗方法。结束国外旅行回到美国后,培根在一系列部门任过职——助理国务卿,国务卿,驻法大使——相比于当皮尔庞特•摩根的主要副手,这些职位要轻松得多。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