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人物传记> 摩根全传 > 垄断(3)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垄断(3)

  伴随新世纪而来的是美国历史上的第一次兼并浪潮。在电报、电话以及交通发展的带动下,地方市场开始与地区市场,甚至整个国家市场融合交错,互相影响。同时,由于美国在美西战争中取得了胜利,商业重心也从扩大国内业务转向了寻求全球市场。这些经济上的变化使得公司兼并的数量从1897年不太引人注意的69起,发展到1899年的1200起。

  如果市场主要依赖于当地,工业界就很少需要大规模融资。华尔街和伦敦金融区一向瞧不起制造商,认为他们是无足轻重的小商人。摩根财团主要在铁路证券上业务较多。(直到1911年,巴林银行的第二位巨头雷维尔斯托克勋爵还很势利地说:“我承认我个人害怕所有工业公司。”27)现在,随着兼并步伐的加快,华尔街银行业的精英们也开始把重点从铁路托拉斯向工业托拉斯转移。在一个托拉斯之中,股票持有者把他们拥有的各成员公司的股票换成最高控股公司的“股权信托证书”。在新泽西州通过了一项允许一家公司拥有另一家公司的法律之后,新泽西州得到了托拉斯公司的青睐。到1901年,这些新的巨型法人公司控制了许多行业——制糖、制铅、威士忌、厚玻璃板、金属钉、冶金及煤炭等。

  华尔街的银行家们促成了其中许多行业的改造,并且与此同时,他们的权力也日益增大。一个托拉斯公司常常是由家庭公司,或成员关系密切的公司组成的,这类托拉斯在其竞争对手要加入自己的托拉斯公司时,内心充满敌意。这种时候,银行家以真诚可信的经纪人的身份来充当他们之间争执的仲裁者。由于银行要对每个参与公司的价值进行评估,银行必须做到公正无私;同时由于价值评估很少能被每一家都接受,银行的态度又必须坚定不移。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必须取得信赖。公众或许惧怕皮尔庞特•摩根,但他从来都按时付账,信守诺言,得到了世界各地商人们的尊敬。皮尔庞特•摩根认为竞争是没有用的,而且具有毁灭性,他本能地赞同大规模兼并,认为这才是消除弊病的办法。有一次,摩尔特尚多葡萄酒公司的经理抱怨一些工业上的问题,皮尔庞特轻松地提议他把整个香槟行业买下来以解决问题。28

  在威廉•麦金利任职期间,商业界有了一个共和党总统。这位总统赞成公司兼并,他没有设置任何障碍反对托拉斯。1900年,共和党以压倒性的多数选票大获全胜,此后形成宽松的规范氛围。1901年美国钢铁公司的成立与这种氛围是分不开的。随着威廉•詹宁斯•布赖恩及支持反帝、反托拉斯政策者在竞选总统中的失败,商业界变得更加大胆,跃跃欲试,想干一番大事业。在共和党赢得辉煌胜利的几个星期之后,副总统西奥多•罗斯福请陆军部长伊莱休•鲁特参加他为皮尔庞特•摩根举行的宴会。他写信说:“我希望你能来参加我为皮尔庞特•摩根举行的宴会。你瞧,这意味着我在努力变为一个与有势力的阶级接触的保守分子,我想我需要一些鼓励。”29

  在这次宴会以后的一周,就开始了有关美国钢铁公司的第一次讨论。这次宴会使得皮尔庞特确信麦金利政府对托拉斯的态度将会比较宽松。有关钢铁托拉斯的成立问题仍在争论之中。比较有声有色的传闻认为建立钢铁托拉斯是钢铁业商人约翰•盖茨的主意。据说他是在沃尔多夫-阿斯特利亚饭店赌钱时想到这一主意的,当时这家饭店坐落在第五大道和三十四街之间。盖茨从前曾做过有刺铁丝的推销员以及股市投机者,他是个矮胖、长相俗气的家伙。他的头上总是斜戴着圆顶礼帽,帽子微微后倾,嘴角总是叼着一根雪茄烟。他曾就雨点打在火车车窗上下落的速度打赌,盖茨有着“一赌一百万”的绰号,他得到这个绰号是有一次在一匹英国良种马上下了一笔巨额赌注。他并不仅满足于美国钢铁托拉斯,他还想将德国制造商也包括进来,以形成一个全球卡特尔。

  比较严肃的说法则认为美国钢铁托拉斯源于安德鲁•卡内基的钢铁公司与皮尔庞特•摩根的两家钢铁公司——联邦钢铁公司和全国钢管公司——之间逐渐形成的巨大冲突。作为最大的钢材制造商,卡内基在1900年7月决定发展诸如钢管和钢丝之类的钢铁制成品。作为第二大钢铁集团的领导,皮尔庞特担心铁路行业的混乱局面将会重演,钢铁行业也会出现生产过剩和价格战的现象。他咆哮着说卡内基会通过竞争使整个工业界“道德堕落”。皮尔庞特已准备好要应付一场恶战,他让他钢铁制成品部门的负责人也准备好在粗钢生产方面给卡内基以迎头痛击。

  1900年12月12日,皮尔庞特受罗斯福盛宴招待之后,参加了在曼哈顿大学俱乐部为查尔斯•施瓦布举行的一次著名的宴会。施瓦布年轻英俊,长脸,皮肤光洁,深色头发,眉目俊朗。他是安德鲁•卡内基的一名忠诚的副手。摩根坐在施瓦布的右侧,眼睛紧盯着餐碟,听这个年轻人的餐后讲话。这位言辞甜美流畅且富有戏剧效果的年轻人,向摩根和在座的其他80位金融家描述了一个有关钢铁托拉斯的设想,这个托拉斯将包括钢铁生产和销售的各个方面,从采矿到推销成品概不例外;而卡内基和摩根钢铁企业当然将是这一托拉斯的核心成员。钢铁托拉斯将是一种高级协作的关系,托拉斯通过规模经济来降低价格,并进军新兴的世界市场。这是国家产业政策的一种形式,尽管是由私人企业家来操作的,并且是为了他们的私利。

  摩根听得入迷,宴会之后和施瓦布又接着商议了半个小时。摩根的合伙人罗伯特•培根后来说:“很显然〔摩根〕看见了一片新天地。”30施瓦布究竟是在卡内基的授意之下这样做的,还是打算先取得皮尔庞特的支持,再去向卡内基提议此事,始终未搞清楚。无论怎样,不出三周,摩根、培根、盖茨和施瓦布就聚在摩根的“黑色书房”里,通过一夜的磋商制定出一份提议。根据这一提议,新钢铁托拉斯将控制美国钢铁行业一半以上的业务。除了卡内基钢铁公司和摩根的联邦钢铁公司之外,它还将包括美国镀锡铁皮公司、美国钢环公司、美国钢板、美国桥梁、美国钢铁钢丝、国家钢管、国家钢铁、谢尔比钢管和苏必利尔湖联合矿业公司。

  在建立美国钢铁公司的过程中,皮尔庞特不得不与安德鲁•卡内基和约翰•洛克菲勒这两个代表美国商业完全不同的两个方面的企业家打交道。这两个人都十分强硬,蔑视银行家,喜欢用收益留成来为经营活动融资。洛克菲勒是凭他的铁矿和苏必利尔湖上的船运公司加入托拉斯的。皮尔庞特觉得这两个人举止粗鲁,缺乏修养;而卡内基和洛克菲勒则认为皮尔庞特傲慢专横。此外,拘谨正统的卡内基对皮尔庞特婚外的风流韵事颇有些看法。“卡内基对一切带有肉欲和魔鬼味道的东西都会皱眉头的”,施瓦布评论道。31

  “黑色书房”会议之后,施瓦布试探卡内基是否愿意将钢铁公司卖给托拉斯。在韦斯特切斯特的圣安德鲁高尔夫球俱乐部内打完了一场高尔夫球之后,卡内基经过反复琢磨,最后在一张纸片上写下了他的卖价——4.8亿美元。他要求用债券支付,而不是滥发的股票。当施瓦布将纸片交给摩根时,摩根看着这张纸条迅速说道:“我接受这个价格。”32喧闹之中,皮尔庞特忘了在这上面签字使其合法化。几星期之后,他不得不派一名律师带着一份合同前往卡内基的宅邸。尽管卡内基十分敬重朱尼厄斯•摩根,但对皮尔庞特•摩根,他则喜欢来些小打小闹。皮尔庞特邀请卡内基去华尔街23号,而卡内基则坚持要摩根到他自己的五十一街的办公室来。15分钟冷淡的闲聊之后,摩根道别离开:“卡内基先生,我祝贺您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了。”33

  敏感而富有报复性的卡内基对这个交易感到很得意:“皮尔庞特觉得他拥有华尔街最优秀的犹太人为他服务,他就可以为所欲为……要打败犹太人,需要一个纯粹的美国人才行;要打败美国人则需要一个苏格兰人才行。”34卡内基庆贺得太早了。后来,他向摩根承认他卖得太便宜了,少卖了一亿美元。摩根一点也不顾及这位企业家的情绪,直截了当地回答:“不错,很可能是这样,安德鲁。”35

  为了引诱不肯就范的公司加入托拉斯,皮尔庞特显示了马戏团班主挥鞭控制的才能。他对那些有非分之想的公司毫不客气。在华尔街23号的谈判中,“一赌一百万”盖茨和他的美国钢铁公司拒不让步。为了打破僵局,皮尔庞特突然猛拍桌面,状如愤怒的上帝:“先生们,我将在十分钟之内离开这幢楼。如果到那时你们还不接受我们的条件的话,我们就不用再谈了。我们会建立我们自己的电线厂。”36皮尔庞特的慑人威势果然奏效。盖茨投降,决定卖出自己的公司。皮尔庞特兴奋地回了家,快活得像个孩子。

  摩根财团原则上不出资创办新公司,对股票投机也极为反感。朱尼厄斯•摩根在很久以前就告诫他的儿子:“我建议你做这样一个决定——绝不购买任何投机性股票。”37因此,1901年,皮尔庞特建立了美国钢铁公司,实际上是为托拉斯浪潮增添上一份“旧资本”的显赫威望。1901年与1929年或1987年没有什么不同:股票市场是每个人嘴边的日常话题。每天的股票交易额成3倍地上涨。华尔街的观察家们预言一个新时代将要到来。报纸上也充满了饭店服务员、公司职员、看门人和裁缝等在华尔街发迹的故事。38

  美国钢铁公司的建立使投机之火愈烧愈旺。在那个年代,发行100万美元的证券已被认为是相当大的一个数目,而这家新公司则拥有雄厚的14亿美元(相当于1989年的230亿美元)的资本化资金——它是历史上第一家拥有十亿以上美元资本的股份公司。而当时,若将美国所有制造业资本化资金相加,也不过是90亿美元而已。在托拉斯的融资过程中,债券与股票势如潮涌,为妥善管理,皮尔庞特组建了一个由300个发行人组成的银团。他任命股市行家詹姆斯•基恩负责为股票造市。基恩长着一副尖脸,蓄着尖尖的胡须,素有“华尔街银狐”之称。通过同时买进和卖出托拉斯股票的办法,基恩使得该种股票价格稳步上升,并创造了交易额巨大的假象。尽管有人预言如此之多的股票会使股市饱和,然而托拉斯股票发行的成功,验证了摩根合伙人乔治•珀金斯所夸下的海口并不过分。他说,摩根即使是“从撒哈拉沙漠”发行股票,也一样会找到买主。39这个银团以他们的服务获得了5750万美元的股票(相当于1989年的10亿美元)。美国钢铁公司的成立是金融界与工业界的力量相结合的结果,是领主时代的标志。当4位摩根合伙人加入新托拉斯的董事会之后,这一结合即告完成。

  许多观察家认为美国钢铁公司如此巨大的规模是个凶兆,很不正常。甚至《华尔街日报》也承认他们对“公司的规模感到不安”。40在其他人之中,著名经济学家、耶鲁大学校长阿瑟•哈德利认为,联邦政府需要加强对大型股份公司的控制。后来,成为伍德罗•威尔逊总统传记作者的雷•斯坦纳德•贝克指出,新股份公司的收支将超过世界绝大多数政府。41华尔街对这些言论毫不在意,股票交易额仍不断刷新记录。1901年1月,托拉斯股票一天内的交易额就达到了200万股;当年春天,美国钢铁公司建立之后,交易额达300万股。华尔街被股票淹没了,证券交易所甚至不得不宣布一天特别假日,以使票据整理工作赶得上股票交易的速度。

  围绕美国钢铁公司的争议无休无止:这真的是像皮尔庞特相信的那样最大的一笔交易,抑或是一个大欺诈?股票的发行使数十个参与托拉斯融资的钢铁企业家成了百万富翁。这种暴富的景象令公众大为震惊。1905年,美国钢铁公司的第一任总裁查尔斯•施瓦布在曼哈顿河边大道建起了一座有75间房间的豪宅。宅中有管风琴、画廊、保龄球道、私人小教堂、60英尺长的游泳池等,一应俱全。在匹兹堡市的各处,钢铁巨头们的豪华大厦比肩而立,都是他们以新敛的资财建成的。这些大厦象征着一个新的阶级——工业资产阶级暴发户。

  后来,特迪•罗斯福设立的一个联邦机构——美国股份公司局对美国钢铁公司的估价只达到其14亿美元出售价的一半。这一消息如果属实,那么投资者们花钱购下的仅是一只充满希望的巨袋,其中至少一半只是热空气而已。从范德比尔特那里,摩根学会了以预期收益而非现有资产来估价的技巧。美国钢铁公司后来的历史为其诋毁者和仰慕者都提供了谈资。其股票从38点开始,猛增到55点,在“富人的恐慌期”——1903年下跌幅度也没有大于9点。到1904年1月,美国钢铁公司甚至无法支付股利。然而,公平地说,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企业仍是按摩根设想的方案不断扩大规模,成为美国首屈一指的钢铁公司,它为投资者们带来了丰厚的回报——至少回报了那些有足够耐心的投资者。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