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人物传记> 摩根全传 > 垄断(2)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垄断(2)

  人民党仍在施加压力,要求进行公募。实际的问题是,克利夫兰在等待国会对授权财政部出售长期债券的斯普林格提案所作出的反应。克利夫兰认为,如果国会否决了这项提案,他便可以向华尔街银行家们求援,而来自公众的指责将会大大减少。在星期二上午的会面中,克利夫兰已与摩根等人约好,一旦斯普林格提案被否决,摩根与贝尔蒙特便立即返回。到星期四晚上提案被否决时,皮尔庞特早已在前往华盛顿的路途中了。在一片暴风雪之中,皮尔庞特到达了华盛顿。

  摩根-罗思柴尔德行动的消息对金融市场来说无疑是一剂镇静剂。1895年2月20日,银团债券开始发行,在伦敦,两小时之内被一抢而空;而在纽约,债券在22分钟之内即告售罄。皮尔庞特非常兴奋,却也是精疲力竭:“你无法真正体会这次债券发行给每个人带来的解脱。当时的局势是如此危险,以至于没有人敢将此点破。”12然而,摩根-罗思柴尔德银团本身却成了债券发售成功的牺牲品。辛迪加以104.5购进,以112.25起价出售,债券很快涨至119点。对持怀疑态度的人来说,这一突然增值证明银团欺骗了政府,故意压低了债券发行的价值。3.75的利率是相当惊人的。在短短22分钟的时间里,银行家们赚得了600~700万美元的利润。摩根后来声明这一数字夸大了事实,银团的实际盈利不足5%。然而,即使是赞同此次行动的阿伦•内文斯和亚历山大•达纳•诺伊斯这样的评论家,也就价格过于坚挺提出质疑。对此,银行家们认为是他们自己的信誉导致了偏高的价格。

  人民党异常激愤。同时,由于罗思柴尔德的参与,反犹呼声也夹杂其间。人民党的煽风点火人物玛丽•里斯称克利夫兰总统为“犹太银行家和英国黄金”13的工具。纽约的《世界》杂志将银团描述成一群“吸血的犹太人和外国人”。威廉•詹宁斯•布赖恩在他的谴责性国会发言中,要求工作人员朗读《威尼斯商人》中“夏洛克的契约”一段。布赖恩否认他的指责是为了迎合反犹太主义情绪。在1896年的竞选活动中,他告诉芝加哥的犹太民主党人:“当我们谴责罗思柴尔德的金融政策时,我们的敌人常说我们在攻击一个民族。但我们不是,我们反对罗思柴尔德的金融政策,同样也反对皮尔庞特•摩根的金融政策。”14

  令人惋惜的是,黄金银团赢得的胜利十分短暂:即使是皮尔庞特也只能在一段时间内保护住黄金供应。到了夏季,黄金再次大量流出财政部。1896年初,在筹措新的贷款时,皮尔庞特提出了建立一个全球银团的计划,它将包括纽约的国民城市银行、柏林的德意志银行及巴黎的摩根-哈耶斯银行(也许是为了平息反犹势力,这一次的银团完全由基督教银行家组织)。然而,克利夫兰不想再次激起人民党的愤慨,他决定组织一次公募,摩根在6700万美元的债券发行中仅约占一半。

  尽管皮尔庞特是为钱所驱,但这次黄金行动仍不愧为他的精心杰作。他起到了美国中央银行的作用,是他填补了一段历史空白,即从1832年安德鲁•杰克逊否决第二个合众国银行的提议,到1913年通过联邦储备法案期间的这一历史空白。只要政府的金融力量薄弱,货币控制手段落后,预算规模小,它就不得不依靠私人银行。而格罗佛•克利夫兰则从未对自己的决定后悔过。他对皮尔庞特•摩根做出决定的“闪电般的速度”赞赏不已,称赞他是个“目光敏锐、有远见的爱国者”。15由于顽固地坚持原则,克利夫兰疏远了自己党内的小城镇农民的势力。1896年,民主党拒绝提名他当下届总统候选人,而改为提名威廉•詹宁斯•布赖恩。在布赖恩眼中,摩根是一个庞修斯•派拉特似的人物,他将饥饿的农民钉在黄金的十字架上。由于存在着这类蛮横的攻击,摩根银行的作风愈发神秘、谨慎。而这种作风反过来又激发了人们对摩根银行势力的无边想象。

  在1896年的总统竞选活动中,皮尔庞特在共和党的讲台上游说大家接受金本位政策。他在自己的海盗二号船上招待来自俄亥俄州的银行家、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马克•汉那。摩根及其他银行家都为威廉•麦金利的竞争活动出资不菲——华尔街23号挂满了支持麦金利的旗帜。这些都有助于说服麦金利支持金本位制度。1900年,麦金利签署了一项法规,给予金本位制度新的法律地位。由于欧洲小麦歉收,使农产品价格得以提高,农民与银行家之间的矛盾有所缓解。同时,育空河的淘金热潮及南非、澳大利亚金矿的发现,都使美国的货币供应得以扩大,价格上涨。19世纪晚期,令人痛苦的紧缩通货政策的影响日益减小。

  在19世纪90年代,皮尔庞特•摩根代表着一个令美国人难以接受的事实——在金融上,美国依然依赖欧洲。作为一个债务国,美国不得不努力安抚它的外国债主。英国对美国经济政策的影响,正如一个世纪之后日本对美国的影响。20世纪80年代,日本为美国的预算赤字筹集了大量的资金。和日本一样,英国也因抑制美国本国的货币增加而受到指责。凯恩斯指出:“债务国绝不会喜欢债权国,期待债务国的友善之情完全是徒劳。”16而这种怨恨之情就发泄在摩根财团身上。

  在伦敦受过金融培训的皮尔庞特深知,英国银行家认为英镑的稳定是英国富裕的基础。在19世纪,英镑是每个投资者都想持有的货币。皮尔庞特对美元的态度也是如此。健全的货币制度是美国作为一个主要债权国崛起的前提。摩根财团的历史充满了具有讽刺意味的事件,例如在20世纪20年代,摩根银行使英国恢复金本位制度,使后来的一位英国首相遭受自己政党的谴责,正如格罗佛•克利夫兰在1895年所经历的一样。

  在皮尔庞特•摩根的生涯中,伴随成功而来的往往并不是赞誉,而是争议。因此,20世纪是皮尔庞特•摩根取得苦甜参半的成功的时期。他头戴高顶礼帽,身着黑色风衣,灰色便裤长及闪亮的皮鞋,胸前的衣襟上露出一截表链。他保养得很好,举止庄重,代表那种威胁着牧歌式老美国的财界和工业界巨头的风范。他的成就被描述得如神话一般。《生活》杂志曾发表了一次令人难忘的教义问答式的对话:“问:‘查尔斯,谁创造了世界?’答:‘公元前4004年,上帝创造了世界,但是1901年,詹姆斯•希尔、皮尔庞特•摩根及约翰•洛克菲勒将这个世界重新改组。’”17芬利•彼得•邓恩笔下的人物杜利先生是这样描述摩根的:“皮尔庞特•摩根叫来了他的一名办公人员,他是国家银行的总裁。‘詹姆斯,从银行里拿点零钱出来,去把欧洲给我买回来,’摩根说,‘我想把它重新组织一下,让它一直给我付钱。’”18当有人引用皮尔庞特的话“我对美国相当满意”时,威廉•詹宁斯•布赖恩的《普通人》杂志马上反击:“一旦他不喜欢美国了,他可以把它还回去。”19社论撰稿人争相授予摩根许多头衔——托拉斯之王,将世界摩根化的人,金融巨人,金融界的拿破仑,或者更简单地称他为宙斯或朱比特,众神之神。

  对于一个没有封建历史的共和制国家来说,摩根及其他19世纪的强盗领主们就是贵族的代名词。新闻界不断地报道他们的事情。公众对这些巨头们有些害怕,有些憎恶,也有几分因共鸣而产生的快感。当皮尔庞特骄横地命令司机绕过交通车流,在人行道边上向前开时,公众对他的傲慢自负惊骇不已,但同时又敬佩他毫不妥协的意志。华尔街经纪人亨利•克卢斯在谈到摩根时说:“他有火车头一般的力量。”他指的是一种野蛮的难以控制的力量,又是一种超人的力量。20

  现在,世界上最有势力的私人银行家皮尔庞特•摩根自视与王族平起平坐。他向公众捐款,慷慨犹如王室。他觉得伦敦圣保罗天主教堂的内部过于黑暗,因而出资为教堂安装了照明电灯。他登上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尔德的游船,拜访了国王,并为国王提供了一些财务方面的意见。1901年,杰克向他母亲报告有关他父亲与其伦敦合伙人克林顿•道金斯爵士,如何前往格雷夫桑德“并与比利时国王共同进餐的事情。国王想和父亲谈生意,但父亲不愿去布鲁塞尔,因此国王特地把他的游艇开来了。”21皮尔庞特只在他自己的领土内处理生意,即便有时这意味着要把一个国王当成平民百姓来对待。

  1906年,皮尔庞特答应邀请国王爱德华七世,参观他在王子门街13号的艺术收藏品,皮尔庞特是从他父亲那儿继承下来这幢市内住宅的。皮尔庞特曾向国王提供财务方面的咨询,两人经常在欧洲的社交场合会面。国王陛下注视着托马斯•劳伦斯爵士为德比伯爵夫人所作的著名肖像画,认为天花板太低了,不适合挂这幅画。“你为什么把它挂在那儿呢?”他问道。“先生,因为我喜欢那儿。”皮尔庞特的回答很简单,他觉得无需做过多的解释。皮尔庞特的女婿赫伯特•萨特利注意到,在国王和银行家之间是完全平等的:“他们就像是两个朋友在一起,有时似乎满足于静静地坐着,而不用努力去使对方感到高兴。”22在爱德华七世举行加冕典礼时,皮尔庞特送给他的礼物是块价值50万美元的挂毯,从此便开始了摩根财团和英国王室之间持久不衰的联系。

  皮尔庞特也做了件使意大利王室高兴的事。1904年,他因归还了一件珍贵的教士斗篷而受到了意大利的嘉奖。这件斗篷是从阿斯科利天主教堂被偷走的。国王维克多•伊曼纽尔授予皮尔庞特“圣莫里特斯和拉扎鲁斯的伟大卫士”称号。这样,皮尔庞特无论何时踏上意大利领土,他都将享受到国王陛下的表兄的待遇。

  尽管皮尔庞特向往天国,宗教界人士想到他时却是满脑子世俗念头。1905年,皮尔庞特拜会教皇之后,教皇庇护十世遗憾地叹道:“真遗憾我没有想起要请摩根先生给我们的财政状况提些建议!”23不过后来摩根财团的成员就购买美国股票的问题为罗马教皇提出过建议。

  对于自己的家,皮尔庞特原则上不把它建造得如同宫殿。同样,在生意上他对房地产的兴趣也小得惊人。房地产在他的时代曾给许多人带来大笔财富。皮尔庞特曾笑着说他“活着只需要一个住处,死后只要墓地里的一块坟地”。他的儿子杰克也骄傲地承认他对房地产一窍不通。24皮尔庞特没有规模宏大的房地产,他只稳稳地拥有麦迪逊大街的一幢朴实的市内住宅和哈得逊河畔的克赖格斯顿度假村,这里有养狗场、奶牛场和花园。

  唯一例外的是纽约州北部,阿迪朗达克山里的安卡斯营地,而这也只是皮尔庞特的偶然所得。1898年,皮尔庞特的一个朋友、建筑师威廉•韦斯特•杜兰特无法按时偿还一笔贷款,于是就用这一乡村营寨来支付。安卡斯营寨深藏于密林之中,陡崖之下,两侧山崖树木茂盛,终年常青。该营寨占地将近1000英亩,终年需30人照料林间的建筑。杜兰特推广了这种百万富翁的野外度假地。他造出了最奢华的木屋,这些屋子都有浑圆的木柱子,壁炉大得可以进入,厚重的梁木露在外面。为了营造出乡村林地的气氛,家具上都故意刻有斧痕,松木长条上甚至还留有树皮。墙上装饰着印第安毛毯、麋鹿头以及捕获的鱼的标本。当皮尔庞特在这里举行聚会时,他用私人列车厢载来整车厢的朋友,另有一节行李车厢装运成架的陈年香槟酒,一路上拨浪鼓似的乱响,紧随其后。

  皮尔庞特性喜漂泊,不愿做安守一地的乡绅。大海才使他更加雄姿英发。作为纽约游艇俱乐部会长,他为游艇比赛提供了摩根杯,并资助哥伦比亚队蝉联了美国杯游艇赛冠军。他甚至把自己在西四十四街的一块土地提供给俱乐部,作为新的总部。

  皮尔庞特的船比他的家更引人注目,船才是他的财富的真实体现。1898年,尽管他提出了强烈抗议,海军还是征用了他的海盗二号船用于美国和西班牙的战争。摩根家族的人反对这场战争,杰克(尽管后来他因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表现而被称为战争贩子)哀称美西战争“无谓地浪费了生命和财产”。25海军为这艘船付给皮尔庞特22.5万美元,并将它改造成了一艘战舰,名叫格赖斯特号。该舰参与了圣地亚哥战役,被一枚西班牙炮弹击毁。皮尔庞特保留了一块船桅的碎片作为纪念。

  海盗三号则是更加狂妄自负的作品,它简直是一个现代的法老墓。就像情人哀悼自己死去的女友一样,皮尔庞特以惊人的巨资,将海盗二号的地毯及其他装饰再现于海盗三号上。海盗三号吃水线长300英尺,需70名船员,黑色外壳。这艘越洋船造得格外新颖夺目。在船上的诸多细微事物中,有一个特别的保湿雪茄烟盒,这只烟盒可使皮尔庞特的黑色八英寸麦瑞狄安娜•科西诺雪茄一直保持新鲜。皮尔庞特特别喜欢海上的壮观。当他乘客轮从欧洲回来时,海盗三号会出海迎接他的归来,而他则在大船甲板上挥舞着手帕。皮尔庞特不用与客轮下等舱的乘客混在一起,就可以溜过隔离区转上海盗号。

  皮尔庞特常常在游艇上留宿,或带着客户在夕阳中巡游。有时,他会在周末于克赖格斯顿招待完朋友之后,率朋友们一同在星期天的晚上驱船驶回曼哈顿,在船上过夜,然后醒来享用登陆前丰盛的早餐。对皮尔庞特来说,海盗号如同一个昂贵的玩具,它具有疗伤治痛的功效。皮尔庞特无法抑止自己情绪低落,成功仿佛只是使这种低落情绪更甚,只有大海能使他心情愉快。杰克曾这样对他的母亲讲述1898年的一次出海航行:“皮尔庞特•摩根近来心中有许多事,他被这些事搅得心绪烦躁,还有那些讨厌的有关战争的流言,这次航行对他来说的确很有必要。如果他情绪稳定下来……他回来后会去法国南部的温泉疗养,然后再出两次海。出海似乎是唯一对他有益的事了。”26也许这仅仅是一个用来遮掩真相的借口——杰克用这种办法向他母亲遮掩父亲越来越多的风流韵事——然而大海的的确确是治愈皮尔庞特•摩根的一剂良药。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