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人物传记> 摩根全传 > 垄断(1)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垄断(1)

  1895年,皮尔庞特•摩根通过精心策划,取得了辉煌的成功:他挽救了金本位制度,并在短时间内控制住了美国黄金的出入。金本位其实是一个简单的概念。自1879年1月起,政府就承诺美元可以兑换成黄金,从而保证美元的价值。华盛顿为了表示自己并不只是在开空头支票,同时也为了让忧心忡忡的投资者们放心,便开始执行这样一条政策:政府手上至少控制价值一亿美元的金币和金条。

  在19世纪90年代初期,大量的黄金开始从纽约流向欧洲。在错综复杂的世界金融体系中,阿根廷这一环节上首先出了问题。19世纪80年代,伦敦金融区出现了一股购买阿根廷证券的风潮,阿根廷证券吸引了将近一半的英国境外投资,主要的渠道是巴林兄弟公司。巴林兄弟与朱尼厄斯•摩根在阿根廷分享了很大一部分生意。之后,阿根廷小麦歉收,接着便是布宜诺斯艾利斯政变。违约的前景使伦敦的摩根银行深受打击,而威风凛凛的巴林兄弟则在阿根廷债券上损失惨重,几乎垮台。

  1890年,为了解救巴林兄弟公司,使其不致破产,英格兰银行组织了一笔救援基金。J.S.摩根公司与其他巴林的竞争对手都出资参加了此项基金。原先的老巴林合伙制公司进行了资产清理,重新组建起来的新公司不复拥有往昔的实力。就这样,摩根的一个主要竞争对手被削弱了。不久以后,巴林与摩根在阿根廷的投资平分秋色。当时,境外投资遭受损失这一事实仍深烙于英国投资者心头,他们纷纷减少投资,黄金不断流出美国。随着银行倒闭和铁路公司破产,1893年的恐慌更加速了黄金的外流。

  这时,美国试图在流通货币——美元上做点文章,这更使欧洲投资者惶恐不安。根据1890年通过的舍曼白银购买法案,美国财政部必须每月购买450万盎司的白银,并发行可用黄金或白银兑换的证券。这实际上是在美国建立了金银复本位制度——即货币由黄金和白银同时支撑,从而扩大了货币供应。对于要硬通货的欧洲人来说,这就好像美国债务人在试图贬低其货币的价值,然后用贬值的美元来偿还贷款。这些债权人极其重视金本位制度,认为金本位制度可以保护他们免受间接违约的困扰。因此,欧洲的银行家们纷纷将他们手中的美元换成黄金运回欧洲。对皮尔庞特•摩根来说,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美国仿佛又回到乔治•皮博迪的那个年代,当时他不得不向别人证明美国人不会赖账。在摩根和其他银行家所施加的压力影响下,白银法案终于在1893年被废止了。但是谨慎的欧洲人仍然害怕人民党的势力会摧毁金本位制度,强迫欧洲人接受他们所不欢迎的白银。

  美国南部和西部负债的农民们则强烈反对金本位制度。美国当时仍然是个农业负债国,贫穷的农村负债人人数远远超过大城市债券持有者的数目。农民们怨气冲天,但事出有因。19世纪后期,他们一直在与价格不断下跌的灾祸进行斗争。紧缩通货意味着他们必须以更贵的货币来偿还债务——这是一张毁灭的处方。在艰难时期,又没有中央银行来扩大信用贷款。同时,由于关税及工业托拉斯的因素,工业制品的价格往往不会像食品的价格下跌得那么快(由于皮尔庞特和铁路行业领主们的干预,货运价实际上有了提高)。因此,农民们欢迎通货膨胀,尤其希望他们的农产品价格能够上升。对于农民们来说,这是他们在与银行家、企业家的竞争中取得均势的唯一途径。

  这种不满情绪使银行家们成为农民的政治仇敌,黑名单上位于榜首的恶魔。这种怨恨情绪十分强烈,西部的许多州在法律上取缔了银行,得克萨斯州彻底禁止银行,直至1904年。1内地一片怨声载道,怒气集中在摩根财团,人们把它视为欧洲金融的代言人。在社会基层广为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是英格兰银行和纽约的银行家们唆使国会执行金本位制度。数十年来,威廉•詹宁斯•布赖恩一直依靠猛烈抨击美国对英国资本的金融奴性,来团结他的人民党信徒。2摩根财团的成员都是冷血的商人、被英国黄金收买的叛国者,他们的辉煌建立在美国农民的毁灭之上等这种民间传说,都是从这个时期开始的。

  美钞、自由铸造银币及金银复本位制——这些都是19世纪促使物价上涨的灵丹妙药,足够令人做详细的研究。这些都是负债的农民们为减轻他们的债务负担而尝试的办法。随着1893年恐慌的日益恶化,农民中的人民党要求政府铸造银币使美元贬值。这一举动获得了新的产银州的支持。农业地区的人们对放弃金本位制将会造成难以估计的损失的想法都嗤之以鼻。《亚特兰大宪法》杂志指出:“这个国家的人民,只要与金本位的邪恶和高利贷无关,并不在乎黄金支付手段多久会被废止。”3然而,对皮尔庞特来说,金本位制的废除将破坏欧洲人对美国证券的信任,从而毁掉他一生辛劳的成果。正如他后来所说的,在1895年,他的目标“是在美国和欧洲货币市场之间建立一种信任的关系,从而确保欧洲货币市场上的资本可以用来满足我们的需要”。4

  1894年间,美国的黄金储备跌至一亿美元的底线之下。劣币(白银)正一步步将良币(黄金)逐出流通领域。到1895年1月,黄金以骇人听闻的速度流出纽约。人们可以亲眼目睹这种“资本外逃”的实际情景——在纽约港金条被装上货船运往欧洲。在曼哈顿的高级餐馆里,赌棍们在打赌看美国何时会破产,并宣告无力以黄金兑付美元。

  处于重重围困之下的格罗佛•克利夫兰总统是摩根财团的一位朋友,也是金本位制度的大力倡导者。他担任了两届总统,其间有4年在野,他在华尔街效力于班斯-斯特森-特雷西-麦克维法律事务所。这是皮尔庞特的岳父查尔斯•特雷西的法律事务所,位于宽街15号,正与摩根银行相邻。克利夫兰还与精明的弗朗西斯•林德•斯特森成了至交。斯特森是皮尔庞特铁路公司重组方面的代理律师,在华尔街享有摩根财团的司法部长之声望。克利夫兰同时还结交了华尔街诸路人士,他还是1890年老奥古斯特•贝尔蒙特葬礼的12位抬棺人之一。尽管皮尔庞特属于共和党,但他对民主党的克利夫兰并没有敌意。1884年,他单独为民主党投了一票,这一票投的正是克利夫兰——就是因为这位候选人支持货币的稳定。

  黄金储备在逐渐减少。克利夫兰面对的是一个敌视他的共和党国会,他们主张自由铸币,而非黄金。许多来自大草原地带的民主党议员也赞同这一政策。危局之中,国会拒绝授权克利夫兰总统通过向公众出售债券来补充黄金储备。与此同时,由于人民党煽起的众怨,克利夫兰也无法向摩根或其他私人银行求援。克利夫兰心急如焚,却只能坐看局势的恶化。到1895年1月24日,黄金储备已跌至6800万美元,国内财政部9个分部里金币已极为稀少,甚至在纽约,从摩根银行到整个华尔街,情形也大抵相同。危机将至,克利夫兰向伦敦的罗思柴尔德求援,也许这样可以使他免受被华尔街巨贾操纵于掌心的指控。罗思柴尔德向J.S.摩根询问对于这次债券发行的态度,J.S.摩根公司同意参与,条件是由皮尔庞特和罗思柴尔德的代表小奥古斯特•贝尔蒙特共同处理美国方面的事务。1月31日,皮尔庞特和贝尔蒙特于纽约财政部分部会面,参加此次会面的还有财政部部长助理威廉•柯蒂斯。虽然尚未有任何举动,有关此次会面的报道已使胆小易惊的投资者们松了一口气。一夜之间,纽约港便有900万美元的黄金从船上卸至岸边。对人民党来说,摩根-贝尔蒙特-柯蒂斯会晤证实了他们的怀疑——华尔街和华盛顿在搞阴谋诡计。

  从这段时期皮尔庞特发给伦敦合伙人的电报中,我们可以大致看出他的思想倾向——他鄙视政治,尊重欧洲人的意见,赞同新古典主义经济学,蔑视某些犹太公司。当谈及一家犹太公司时,他说:“我们不愿看到生意大都被操纵在斯派尔公司以及类似的公司手中。”很明显,皮尔庞特认同伦敦债权人的观点:“我们的利益都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保持美元的稳定,必须尽最大的努力……成功地协商……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欧洲人的购买,即使是暂时性地购买债券。”5他的电报往往充满激情,语调甚至富有戏剧效果。

  直到2月初,财政部纽约分部的黄金一直在迅速流失,违约情况随时都会发生。然而财政部长约翰•卡莱尔却通知摩根和贝尔蒙特,内阁已断然拒绝了他们私募的提议。得到这个消息后,2月4日星期一,贝尔蒙特动身前往华盛顿,摩根紧随其后。皮尔庞特想到了弗朗西斯•斯特森与克利夫兰的友谊,于是他找到了斯特森:“我需要你同去,我们有可能要起草一些文件。”同行的还有一名摩根的新搭档,年轻英俊的罗伯特•培根。6皮尔庞特告诉他的伦敦合伙人,美国正处于“金融混乱的边缘”,而他要帮助美国政府避免灾难。7

  摩根、培根和斯特森三人乘坐私人车厢,挂在国会号列车上,来到华盛顿。当他们到达时,迎接他们的是陆军部长丹尼尔•拉蒙特。拉蒙特告诉他们总统决定不采用私人银团,拒绝接见皮尔庞特一行。皮尔庞特正色道:“我是来见总统的,我要在这里等他,一直到我见到他为止。”8在斯特森游说克利夫兰的同时,培根则对司法部长理查德•奥尔尼施展他的魅力。那个晚上,皮尔庞特仍然用玩一种叫做迷尼根小姐单人纸牌的老办法来稳定心绪,一直玩到凌晨。在阿灵顿饭店用完早餐之后,他穿过白雪覆盖的拉斐特广场走向白宫。有人把大步行走着的皮尔庞特照了下来。据后来的传记作家描述,他的步履“宛如热带丛林,充满了自然的神力”。9皮尔庞特在与人会晤时通常沉默寡言。在白宫,当克利夫兰、司法部长奥尔尼和财政部长卡莱尔争执不休的时候,皮尔庞特则一言不发地坐在一边,像一个听话的男学生。他十分紧张不安,捻碎了一支尚未点燃的雪茄,裤子上也沾上了一小撮烟丝。克利夫兰仍寄希望于公募,因为这样可以使他免受国会的指责。直到一名办公人员告诉卡莱尔,政府在华尔街的银库里只剩下900万金币储备的时候,皮尔庞特才开口,说他知道将有一张1000万美元的汇票要求承兑。“如果那张1000万美元的汇票要求承兑的话,你们就无法支付了,”皮尔庞特说,“不到下午3点钟,一切就都完了。”“摩根先生,你有什么建议吗?”总统问道。10

  皮尔庞特和盘托出一个大胆的计划。纽约的摩根银行和伦敦的罗思柴尔德银行筹集350万盎司的黄金,至少有一半来自欧洲。作为交换条件,发行价值6500万美元的30年期黄金债券。他许诺政府得到的这些黄金不会外流。这就是令整个金融界迷惑不解的皮尔庞特的精彩表演——哪怕是想在短时间内操纵黄金市场。关于摩根提议的合法性,还有些问题,不是摩根就是卡莱尔搬出了1862年的一条法令,该法令授予林肯政府在内战期间紧急购买黄金的特权。事情谈妥后,克利夫兰给皮尔庞特递上了一支新雪茄,换掉他因紧张而弄碎的那一支。这时的皮尔庞特异常激动,他打电报给伦敦:“我们认为局势危急,政治家们似乎完全控制了局势。如果失败,或不能与欧洲达成协议,美国面临的结局将不可想象。”11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