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人物传记> 摩根全传 > 王子(1)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王子(1)

  皮尔庞特当了30年朱尼厄斯•摩根在华尔街的代理,他倚靠英国资本的雄厚实力发展着。一个华尔街流传的笑话说,他的游艇“海盗号”上,海盗旗飘在星条旗上面,米字旗又飘在这两面旗子上面(一生中皮尔庞特都对自己是海盗亨利•摩根的后代闪烁其辞)。年轻的摩根看上去像一个身强力壮的粗壮汉,穿的却是精制的英国大衣。他膀大腰圆,头发浓黑,有一双拳击家似的手。他现在身高有6英尺多,有点花花公子的味道,又喜欢上格子马甲了。朱尼厄斯的目光咄咄逼人,深不可测,皮尔庞特淡褐色的眼睛却常常悲伤而阴郁。父亲一向镇静自若,皮尔庞特却变幻无常。早年的照片里,皮尔庞特看起来紧张易怒,一副要打架的模样。

  在战后乱哄哄一拥而上的铁路热中,争夺很激烈。人人都充满了创业的热情。美国内战期间皮尔庞特曾预言说:“总有一天我们会以世界上自然资源最丰富的国家出现。”铁路将把美国荒野中蕴藏的各种资源和盘托出。内战后的8年间,铁路总长增加了一倍,达7万英里,联邦政府又拨地1000万英亩,更是锦上添花了。铁路不仅仅是孤立的行业,而是脚手架,新的世界就要在上面建立起来。安东尼•特罗洛普到美国时注意到“铁路实际上就是大公司联合起来购买土地”,他们希望道路开通后土地会身价倍增。铁路两边城镇拔地而起,住满了被铁路吸引来的欧洲移民。1

  随着铁路股票投机日渐疯狂,欧洲的投资者们却茫然不知所措。中学地图上画着堪萨斯和落基山脉之间的大片的空白地带,被称为美国大沙漠。2欧洲人必须依靠他们的美国代理商,引导他们摸索这一片金融荒野,而美国银行家们必须随时掌握发展的状况。第一条横贯大陆的铁路竣工不久,1869年5月,皮尔庞特和范妮•摩根就做了一次横穿全国的铁路长途旅行,去看望住在犹他州的摩门教领袖布里格姆•扬。一场竞争已经在华尔街展开,两军对垒,一方是犹太银行家,如约瑟夫•塞利格曼,他主要以铁路股票吸引德国投资者;另一方是北方佬银行家,如皮尔庞特•摩根,他主要吸收伦敦资本。他们之间已经展开了竞争。

  从一开始,铁路就处于混乱状态,疯狂拓展,弯弯曲曲地覆盖了整个国土,超出了运输的需要。而且铁路的固定成本过高。铁路本应该是公共设施,但在一个我行我素海盗式的个人主义时代,这是不可能的。结果,形形色色的贩子和无赖匆匆建造了两倍于实际需要的铁路。一时还显得可靠的投资转眼功夫就成了掉价的股票。亨利•亚当斯这样评判说:“1865至1895年之间的这代人早已被抵押到了铁路上。对这一点,最清楚的莫过于他们自己。”3

  这样的混乱状态很容易激起像皮尔庞特•摩根这样一个讲道德操守的年轻银行家的兴趣。青年时代,他接触过许多华尔街不可救药的大流氓,其中有丹尼尔•德鲁,当他在伊利铁路董事会任董事时,就卖空了本公司的股票(人称投机董事);还有杰伊•古尔德,这位矮小黝黑,满脸络腮胡须的金融家,在竞争对伊利铁路和其他铁路的控制权时曾经重贿议员。4这是臭名昭著的特威德集团时代*,1869年杰伊•古尔德想垄断黄金市场的企图以及其他大肆非法侵占财产的行径都是闻所未闻、无法想象的。朱尼厄斯住在伦敦金融区高雅的“白手套”上流社会区,皮尔庞特却不得不对付华尔街的肮脏卑劣,发现它既令人生厌又极具诱惑。面对着腐朽堕落的现象,他自视为尊贵的欧洲和美国投资者的代理人,是代表华尔街和伦敦金融区正人君子超凡脱俗的意志的实干家。但他认为是道义上的讨伐,别人却认为仅仅是私利之争。至少在青年时代,他本人同他似乎在攻击的那些强盗领主没有显著的区别。

  1869年,32岁的皮尔庞特卷入一场关于纽约州北部一条小铁路的争议之中,这件事确立了他自负的年轻银行家的名声,不怕惹上污名。这场公司之间的争议加快了美国银行家的转化,他们从前仅仅是一个为各公司发行股票的被动形象,而现在则变为管理这些公司事务的积极强硬的角色。上述这条铁路线从奥尔巴尼至萨斯奎汉纳,总长143英里,是一条微不足道的小铁路。奥萨线上只有17辆机车,214节车箱。穿越纽约州奥尔巴尼和宾厄姆顿之间人口稀少的卡茨基尔山脉。但是当杰伊•古尔德认为这条铁路可以使他所拥有的伊利铁路,即所谓“华尔街淫妇”的财富增加时,这条小铁路成了各派势力争夺的战场。古尔德希望通过这条铁路把宾夕法尼亚的煤卖到新英格兰去,并同纽约中央铁路争夺从五大湖区运送货物的权利。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古尔德购买了大宗奥萨铁路股票,与一派唱反调的董事结成联盟,并让他的傀儡法官乔治•巴纳德中止了铁路的始建者约瑟夫•拉姆齐的董事席位。拉姆齐也通过法院判决中止了古尔德的几个党徒的董事席位,来予以回击。在这段日子里,公司大战绝不仅仅是个委婉的说法。拉姆齐和古尔德两股势力不是向法院控告对方,取得法院判决就罢休的,有时他们甚至大打出手。吉姆•菲斯克从前是个马戏团的场地工,后来成了古尔德的副手。他的一群鲍威尔街的哥们儿都是纽约街头刮地皮的恶棍,也成了古尔德的走狗。他们挤上一列由宾厄姆顿向东开的火车,聚众800人。而拉姆齐则纠集了450人上了从奥尔巴尼向西开的火车。最后,两列火车在宾厄姆顿的长隧道中迎面撞在一起,车前灯全撞碎了,一辆火车车头部分滑出了铁轨,8~10个人被打死之后,古尔德的一伙人逃跑了。州长托茨•霍夫曼不得不派本州的民兵去制止这一流血事件。

  1869年9月7日,在暂时放下武器后,古尔德和拉姆齐两派势力又在奥萨铁路董事会年会上碰面了。拉姆齐身材矮小,头发花白,脸上略显蜡黄,一只眼睛极亮,这位绅士差不多有115磅重。他把强壮结实的皮尔庞特吸收入伙,皮尔庞特当时刚从西部旅行回来,他为达布尼摩根公司5买了600股这条铁路的股票。皮尔庞特的女婿赫伯特•萨特利后来说,在那次9月7日的会上,皮尔庞特把肥胖的吉姆•菲斯克推下了楼梯。这个说法不一定可靠,但那次会议的确剑拔弩张,拉姆齐原先把认股簿藏在奥尔巴尼的一座墓地里,为了不让古尔德一帮人抢到,他让人把这些文件从一扇后窗递进屋里。最后会议陷入僵局,双方互相谩骂,两次不同的选举之后,双方都宣称自己对这条铁路拥有控制权。

  经皮尔庞特的指点,拉姆齐一派在纽约州北部的小镇德里找到了一位很友善的法官,他非常帮忙地取消了伊利董事会候选人的名单。然后向已经重掌控制权的拉姆齐派建议把这条铁路与相隔不远的特拉华•哈得逊线合并起来。1870年2月,他们合并了两条铁路。在解决这一争端的过程中,皮尔庞特采取的行动显露了他后来的不少金融策略:他收取的不仅仅是金钱,而且还有权力,因此成为这条新合并的铁路的董事。首次在董事会上占据一席位,预示着许多将要发生的事情,预示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在这个时代里,银行家进入了公司董事会,并逐渐控制他们的董事资格成了一面警戒旗,警告其他银行家不要插手一个受控公司。

  19世纪70年代,皮尔庞特开始扩大自己的影响,不仅仅把自己视为各个公司的资金提供者:他想成为这些公司的律师、祭司长和知己。某些公司和某些银行的联姻——这种“关系银行业”成为19世纪私人银行业的主要特征。出现这种现象并不是因为银行家太强劲,而是各个公司力量依然薄弱。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