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文化类> 对话录> 别想摆脱书 > 书永远不死(2)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书永远不死(2)

  托纳克 我想援引赫尔曼·黑塞在五十年代的一段话,他在提到科技进步必然带来书的某种可能的“重新正当化”时说道:“随着时光,新的发明越是满足人们对娱乐和教育的需求,书也越是将重获其神圣性和权威性。我们尚未到达那一步,也就是具有竞争力的新发明如收音机、电影等,取代了印刷书籍的某一部分用途,而书恰恰可以毫无损失地丢掉这一部分用途。”

  卡里埃尔 在这一点上,他讲得没错。电影和收音机,还有电视,丝毫没有取代书,除了那些书“毫无损失地”丢掉了的用途以外。

  艾柯 在某个特定时刻,人类发明了书写。我们可以把书写视为手的延伸,这样一来,书写就是近乎天然的。它是直接与身体相连的交流技术。你一旦发明了它,就不再可能放弃它。刚才说过,这就好比发明轮子一般。今天的轮子与史前的轮子一模一样。相比之下,我们的现代发明,电影、收音机、网络,都不是天然的。

  卡里埃尔 你刚才强调的一点很有道理:人类从未像今天这般迫切需要阅读和书写。不懂读写,就没法使用电脑。甚至于读写的方式也比从前复杂,因为,我们接收了新的符号、新的解码。我们的字母表得到扩充。学习读写越来越困难。倘若电脑可以直接转换我们说出的话,那我们必将回归口述时代。然而,这带来另一个问题:不懂读和写,人能否表达自己?

  艾柯 荷马会肯定地回答:能。 

  卡里埃尔 但荷马属于一种口述的传统。他通过这个传统的载体获得了他的认知,在那个时代,古希腊还不存在书写。我们能想象今天的作家不借助书写而口述自己的小说,并且对以往的文学一无所知吗?或许他的作品将充满天真、坦白和新奇的魅力。但我认为,他还是缺少我们差强人意地称为素养(culture)的东西。兰波是个天分非凡的年轻人,写下了无法摹仿的诗。但是,兰波不是我们所说的自动写作者。他在十六岁就具备坚实的古典素养。他那时就会用拉丁文写诗了。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