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频道 > 图书连载 > 经济类> 房地产> 我们房地产这些年 > 1997,房改新政 启动在即(一)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1997,房改新政 启动在即(一)

  经济这个词的真正含义

  多少年了多少年

  一直被埋在深深的荒地

  ……

  全靠他啊

  第一个顶着漫天的暴风雪

  挖出了这颗种子里的种子

  并把它撒向

  应该开花的所有领域

  ——桂兴华《邓小平之歌》

  1997年国内外的大事很多,但在中国人的眼里,当年只有两件大事:邓小平逝世和香港回归。

  2月19日晚上,93岁的邓小平在北京301医院走到了生命的终点,这位世纪伟人永远地离开了他所深爱的祖国和人民。更多的中国人是在第二天的早上和全世界一起知道这一消息的,路透社这天发表评论说:“邓小平敢于撇开僵硬的计划经济体制而赞成自由市场力量,并让中国的大门向世界开放,他真正改变了中国。”中国的一位哲学教授说:“毛泽东逝世时,我们根本不知道前面的路在哪里;邓小平逝世时,我们已经知道了该向哪里走,问题只是怎么走。”

  7月1日零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同时在维多利亚海湾升起。那一刻,经历了百年沧桑的香港终于重回祖国怀抱;那一刻,电视机前无数中国人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泪水。可一连好几天的倾盆大雨,实乃香港自1840年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景象。大自然中气象的变换,本属正常。但是,一场豪雨被人们赋予了鲜明的政治内涵。中国人说,这是“洗雪百年耻辱”;西方媒体却说:这是“苍天在哭泣”。

  1997年,在中国历史上可以说是一个悲喜交加的年份。

  香港的新纪元才刚刚开始,弥漫在维多利亚海湾空气中的喜庆余温尚未散尽,1997年10月,东南亚金融风暴便黑云压顶,席卷而来。

  早在年初,以乔治•索罗斯为首的国际投机商对觊觎已久的东南亚金融市场发动攻击,开始抛售泰铢,买进美元。泰铢直线下跌。其目的很明确:搅乱东南亚金融市场,以图浑水摸鱼,很捞一把。而东南亚一些国家房地产、外汇储备、金融市场管理的混乱与失控,给投机者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

  索罗斯的如意算盘是:先从最不堪一击的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入手,进而搅乱亚洲“四小龙”之新加坡、韩国、中国台湾,最后攻击中国香港,以图造成他们无坚不摧的印象,击溃市场信心,引发“群羊”心理。索罗斯认为,只要击垮一个国家的金融市场,其他国家就不可避免地一个接一个倒下,这就是所谓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泰国,成了首当其冲的目标。5月,国际货币投机商开始大举沽售泰铢,兑美元汇率大幅下跌。泰国央行奋力反击。索罗斯步步紧逼。泰铢贬值一浪接一浪,泰铢兑换美元的汇率屡创新低。7月2日,泰国宣布放弃固定汇率制,实行浮动汇率制,引发了一场遍及东南亚的金融风暴。当天,泰铢兑换美元的汇率重挫17%,外汇及其他金融市场一片混乱。8月5日,泰国央行决定关闭42家金融机构,至此,泰铢终于失守。

  在索罗斯的强硬态势下,各国政府均感力不从心,已纷纷放下了捍卫行动,任由本国货币在市场中沉沉浮浮。另一方面,国际货币投资商更是有恃无恐,在东南亚金融市场上呼风唤雨,横行一时。

  菲律宾比索、印度尼西亚盾、马来西亚林吉特相继成为国际炒家的攻击对象。8月,马来西亚放弃保卫林吉特的努力。一向有“避难货币”之称的新加坡元也受到冲击。印尼虽是受“传染”最晚的国家,但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东南亚各国经济状况不断恶化。后来连东亚的韩国也未能幸免。

  国际“金融大鳄”自然不会放过国际金融中心香港,狼终于来了。

  其实,两个月前投机商就曾几次试探性地对港币进行了冲击。8月14日和15日,一些投资基金进入香港汇市,他们利用金融期货手段,用三个月或六个月的港元期货和约买入港元,然后迅速抛空,致使港元对美元汇率一度大幅下降。香港当局迅速反击,通过抽紧银根、扯高同业拆息迎击投机者。8月20日就使港市恢复平静,投机商无功而返。然而,人们心里明白,这批炒家并不会就此罢休,双方的血腥搏斗终不可避免。

  果然,“金融大鳄”们再次如期而至,对香港股市发起更大的攻击。

  10月下旬,国际炒家移师国际金融中心香港,矛头直指香港联系汇率制。此时,台湾当局突然弃守新台币汇率,一天贬值3.46%,加大了对港币和香港股市的压力。10月21日,香港恒生指数下跌765.33点,22日下跌1200点,23日继续下跌1211.47点,28日,更是大跌1621.80点,跌破9000点大关。

  在这关键时刻,香港特区政府力挽狂澜,在中央政府的坚定支持下,迅速采取了一系列果断措施,成功地阻击了“金融大鳄”贪婪的侵袭。

  但是,后果依然触目惊心。这场风暴立即引爆了泡沫经济这一存留香港多年的痼疾。一涨再涨的香港房地产价格开始大幅下跌,使得绝大多数人所购房产的市值甚至不抵银行的贷款债务,资不抵债,每位业主平均损失267万港元。香港约有20万中产阶级一夜之间由百万“富翁”变成了百万“负翁”,成为“负资产”一族。就像做了一场发财梦,梦醒后财富化水而去,香港经济命脉严重受损。

  香港楼市和股市泡沫双双破灭所带出的一系列连锁反应,使香港经济遭受重创,并背上沉重包袱,此后陷入长达56个月的经济大萧条。

  直到今天,每每回眸那段日子,人们仍心有余悸。亚洲金融危机虽然没有直接冲击到国内,但对我国经济的影响也显而易见:深、沪股市持续下跌,由“牛”转“熊”;中国对美国、欧洲的出口出现下滑;有效消费不足,产品大量积压。

  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不久,我国就宣布实行宏观政策重大转向,其中包括开始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在扩大内需过程中,迫切需要一个活跃的房地产市场。而当时的中国房地产市场还处于起步阶段,对中国内需的带动作用还处于促进和形成阶段。

  掌控中国经济大局的朱镕基高瞻远瞩,盯上了住宅建设,他认为必须尽快启动住宅消费,用它来拉动中国经济。在他的指示下,建设部等国家有关部委组织力量,加班加点研究取消福利实物分房制度,全力以赴加快住房制度改革的步伐。

  这年8月,青岛市委书记俞正声调任建设部党组书记,准备接任因年龄到线的部长侯捷。俞正声上任没几天,就被朱镕基叫去谈话。回来后,俞正声马上作了传达:朱副总理说,建设部的工作涵盖面广,包括规划、设计、工程施工、市政建设和城市公用事业等,在任一届,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好。当前,最主要的工作是想办法把住宅建设促上去,中国的经济发展需要住宅建设的拉动,需要住房消费的启动。怎么样把居民的住房消费积极性调动起来,希望能组织有关部委尽快提出可行意见。

  1997年10月,第四次房改进入筹备和研讨阶段。

  紧接着,俞正声召集了国家计委、国家体改委、财政部、人民银行、税务总局等有关部门的分管负责人会议,传达了朱镕基副总理的意见。经商议决定从各部委抽调得力人员,集中进行政策研究,尽快形成向国务院的汇报材料。很快,成立了一个近40人的工作班子,在俞正声的直接指挥下,分八个小组对列出的专题(包括停止福利分房、推进住房分配货币化、开放住房二级市场、住房政策与房价控制、经济适用住房、消化空置房政策措施、住宅建设对经济的拉动)分组进行研究和测算。

  那些天,政策研究班子几乎天天开会,先由每个组汇报前一天的研究成果,然后大家提出意见并对有关问题展开激烈的讨论,再分组进行修改。俞正声也是随时了解工作落实情况,只要不外出开会,他每天一上班就把研究团队的负责人叫到办公室,询问各项主要工作的研究进展。其间,在研究工作有了阶段性成果的时候,俞正声多次亲自召开全体研究人员参加的会议,他会就涉及的具体政策问题一个接一个追问,并点名让具体承担研究的人员作出解释和说明。

  在匆忙、紧张的气氛中,深化房改政策的研究步步深入,分专题的研究报告出来后,政策研究班子来到避暑胜地北戴河召开讨论会,进行总体材料合成。与会人员当时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但是这个小型研讨会在后来被认为是一座里程碑,因为把中国房地产业列为国家支柱产业就是在这个会上提出来的。此后,所有享受过福利分房的国家干部和工人,在单位的大小报告会上都会听到告别福利分房和分房“末班车”这句话。2003年,国务院18号文件中终于写进了“房地产业是支柱产业”这句话。

  从四年多的经济情势可知,朱镕基控制经济大局的能力相当出色,其结果也值得自豪。尽管如此,朱镕基还是在相当大胆程度上流露出他的不能轻松的心情。目前他最为操心的一件事,就是如何把住宅建设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

  1997年11月,朱镕基为京九通车剪彩,顺便来到深圳进行企业调研,听取企业汇报。他特别叮嘱深圳市委负责同志,多找几家房地产企业。

  于是,深圳市委安排了3家房地产企业,3家出口型企业。

  下午3点,王石和深圳五家企业老总来到麒麟山庄。

  在这次汇报中,王石说了他对房地产的看法:“如何刺激明年的内需消费,经济理论界认为钢铁、汽车都不行,只有住宅,提出了‘把住宅当作刺激内需的支柱产业来发展’。我认为,两三年内,住宅行业成不了支柱产业,理由有四……”

  朱镕基沉吟。

  王石继续发挥:“万科就是奉公守法的发展商。1992年底,房地产正火热,我提出‘超过25%的利润不做’,其意是赚取公平利润。1993年上半年建材价格翻番,万科面临经营困境,6月份的宏观调控,三大建材价格迅速降了下来,万科出现转机。1993至1997年,万科的住宅开发规模以平均70% 的速度上升。对于宏观调控,万科100%举手赞成。至今为止,我还没听到第二位企业家说‘赞成宏观调控’。”

  朱镕基点头:“绝无仅有!”

  这句话让王石荡气回肠。

  王石大胆地问:“不知道朱总理怎么看住宅市场?”

  片刻沉默,总理反问:“如果取消福利房分配制,房地产行业能成为支柱产业吗?”

  “不能。”

  “如果金融市场开放,房地产行业还不能成为支柱产业吗?”

  “不能。”

  “消费信贷放开,还不行?”

  感觉到总理如此认真,王石字斟句酌:“两年内不行。”

  “我两年内一定要把住宅行业促成支柱产业。”朱镕基斩钉截铁。

  “既然总理说行,就一定能行。”

  全场笑声一片。

  “哎,你是房地产专家呀。我聘请你为我的房地产顾问。不过,是没有工资的顾问哦。”

  王石当场脸涨得通红,一点没有思想准备,说话有点结巴:“您不……给我发……工资,我也感到非常荣幸!”

  聘请房地产顾问的事,王石本以为不过是总理说说而已。不曾想,两个月后,建设部、国家体改委、土地总局、房改办等国务院有关部门来人,约他去北京参加有关内部小范围研讨会,会上讨论的就是如何把住宅建设促上去,拉动内需的问题。

  12月15日下午3点,朱镕基亲自在北京召开会议,专门听取《关于大力发展住宅建设的若干意见》的汇报。国务院副秘书长何椿霖、张左己,以及建设部党组书记俞正声、部长侯捷,国家计委副主任陈同海、张国宝,国家体改委副主任刘志峰,财政部副部长高强,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尚福林,建设银行行长周小川等,他们作为参加政策研究的单位负责人参加了这次会议。

  前一天晚上,朱镕基已经看过汇报材料。俞正声对汇报稿中的要点作了一些说明和强调,各部委负责人相继发言表示基本支持。

  从来不爱拖泥带水的朱镕基,没有再给时间让大家讨论,他一开口就开宗明义,直奔主题。这是朱镕基的一次不公开的内部讲话,却对中国房地产业具有里程碑般的意义。我们今天听来,还无不感受到他当年执政的务实和掌控大局的过人能力。

  朱镕基说:

  香港有人说,中国明年会遇到困难,对我讲的人民币不会贬值不相信,因为你没有措施。现在看,不是没有危险,明年经济会有困难,再就业有压力,出口压力会增大,会出不去,确实要考虑有硬措施来应对。

  速度降低是肯定的,三季度已经降了。我们极不愿意看到明年经济增长速度低于8%。会影响国家信心,也对付不了经济学家,他们拼命谈投入不足。往哪儿投?还搞重复建设?新的经济增长点往哪儿培养?看不准!看得准的一是住房建设,说实话不是看得很准。二是信息产业。现在我想明年要加大一点投入,就怕投了收不回。压一宝,往住房建设上投,加大住宅建设。侯捷、俞正声,你们要回答我建了房子会不会卖不掉。不压这个宝,明年会出麻烦。

  房改思路怎么办?提租加补贴,鼓励大家买房。我看卖公房的思路不一定走得通,不一定有好处。任何时候总有一部分中低收入家庭要住公房,卖公房对加大投入带动住宅建设没有作用,这不是一条路。我赞成这条思路,提租逼他买房。提多少,不是按工资多少来算,而是与买房价格相比较,与回收年限差不多来计算,与其付租金,不如买房。房租提了给补贴,可以提工资,但不放在工资中发放,在工资外另外拿一块加上去。

  给机关盖住宅的钱就不要给了,节省的钱用于补房贴,不出一点血不行,以基本建设的方式建设住宅没有效益。这个钱财政投入并不多,真正拿钱的是银行,但是肯定可以收回,分期付款每月扣回,我不担心这个风险。去年和今年用于住宅建设资金是3000亿元,面积3万平方米。我愿意明年银行投1000亿元进去,可带动一点国民经济发展。投入的钱十年可以收回。

  如果决策正确,明年的经济速度就掉不下来。然后,配套的政策要跟上。比如如果没有二级市场,房子买了,卖不掉,或者维修不能解决,谁也不愿买房子。因此,要搞物业管理,这些配套的政策都要考虑。另外,为了使建好的房子能买出去,造价不能太高。税不要免,要按市场规律走。一开始价格定的太低,政府受不了。还是以市场价值,按价格规律走。一切摊派费用都要取消,明年砍费要有新气象。所有费都由税务部门收,实现收支两条线,减费不减税。关于贷款,明年也不要限制在100亿元,只要贷出去保险。包括上海长宁区成立的置业公司给贷款担保,不能按时还款就帮你搬到小房子里,把原来的房子卖了还银行贷款。这个办法好,就是要搞这个。

  总之,要把建成的房子卖出去,钱才能收得回来。当然,还有很多政策要一一论证,从长计议。但整体的思路是这样的:明年7月1日开始,再也不搞福利分房。取消基建费,都纳入到增加的工资、增加的住房补贴中。让大家贷款分期付款买房子,展开大规模的住宅建设,带动国民经济的发展。因此,财政支出要作大规模调整。我想,老百姓是赞成的。

  这项工作我指定俞正声负责。具体由计委、建设部牵头。计委是宏观,建设部主抓具体工作,其他在座的部门都参加。对俞正声他们今天提出的政策要一条一条研究,不动税减费。我希望能快一点,春节前要拿出方案,要在1月28日前。如果能够在李鹏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讲最好。

  这件事非常重要。绝不能到春节才听汇报,在研究的过程中我都要过问。计委和建设部要固定专人,组织专门的写作班子。1月28日之前给我一个答案。要有数字出来,建设规模多大,银行贷款多少。财政、计委要有熟悉情况的人参加。

  听了朱镕基的讲话,到会人员非常震动,非常振奋,倍感责任重大。大家意识到:这次住房制度改革政策的制定不仅是房改本身的问题,更是关系中国经济增长和抵御亚洲金融风波的大事情。必须把每一步工作做好做扎实。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